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你好像个电焊工啊

第四十三章你好像个电焊工啊

        沈云埋忽然有些古怪地笑了笑,伸出夹着粗烟草的左手在耳垂上一抹,取出一根绳子来。

        那绳子看着便不普通,通体幽绿,泛着玉般的光泽,迎风而长,自行一转,把他的两只手捆在了一起。

        井九识得这绳子是用蓬莱神岛大树真根制成的法宝,除非主人动念,极难解开。

        现在的局面有些紧张,通道的阵法还没有开启,那些速度惊人的怪物正在高速赶来,沈云埋为了逼他出手,竟是用法宝自缚双手,怎么看都是很疯狂的举动。

        井九知道他是怎样的人,只是觉得有些烦。

        他摇了摇头,双手离开了背包的带子。

        就在这个时候,那些代序已经穿过森林,来到了场间。

        那些怪物的形体确实有些像人类,毕竟当初活着的时候就是人类,只不过身体表面覆着一层很难看透的毫毛,那些毫毛并非是真实的存在,更像是某种能量凝成,耀着淡淡的光泽。

        一种幽暗而强大的气息从它们的身躯里散发出来,没有任何生命的感觉——不是冷酷无情,而是真的无情,没有任何情感,即便是杀戳、抹灭生命的本能也是以一种漠然的方式表现着——更像是黑暗宇宙的寂灭感。

        当年把被浸染的人类命名成“代序”,是一位科学家、一位哲学家以及一位女祭司的共同行为。他们认为这种怪物更像是某种冷漠客观意志的代理程序。很多学者因此生出很多想法,心想难道人类其实也是某种终极意志的代理者?

        井九在基地学习的时候知道了这段历史以及这些讨论,不怎么在意,更关注这些怪物的战斗能力。

        事实证明,被浸染之前的生命拥有怎样的能力对之后形成的怪物能力呈正相关。

        这些代序的速度非常惊人,快若闪电,力大无穷,而且拥有某种近乎本能的战斗直觉。数息之间,一百多名代序便来到场间,占据了空间里的各处关键位置,把井九与沈云埋围在中间。

        雪国里也有类似的怪物,那些怪物都是雪姬的近侍,拥有极强的战力,当年赵腊月破海境的时候,曾经在雪原里与那些怪物大战一场,打的非常艰苦,流了很多血。

        这些代序比雪姬的那些近侍更强,它们不停地移动着身体,在森林中间的平地里带出无数道残影,仿佛知道这些人类强者擅长远程攻击,绝对不做片刻停留,然后逐渐逼近。

        井九静静看着这些怪物,视线随着它们的高速移动而动。

        忽然,无数道剑光在他的眼里显现出来,看着就像是一朵蒲公英在黑暗的背景前迎风而散,飘向四周。

        紧接着,无数声剑鸣在空地里响起。

        数百道明亮的剑光离开他的右手,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破空而去。森林边缘的空气被割裂,那些代序根本来不及躲避,甚至没有任何反应,便失去了所有运动能力,保持着前一刻的惯性在空中变成了飞灰。

        百余道残影变成了百余道飞灰,然后渐渐消失在风中。

        井九收回右手,重新握住了黑色双肩包的带子。

        沈云埋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系着双手的真根青索随风而解,收回了耳钉里。

        ……

        ……

        除了沈云埋,还有很多人看到了这幕画面。

        这幕悄然无声、颇有艺术气息、完全感受不到血腥和力量的画面呈现在无数张光幕上。

        那些光幕在战舰上,在基地里,在机甲里。

        两大舰队的舰长们、基地与机甲里的强者们,还有那些普通的战士,看着光幕上的画面,就像沈云埋一样没有说话。

        沈云埋是不想说话,他们则是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那些代序多么可怕,这些军人都很清楚,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被杀死了……

        那个穿着蓝色连帽衫、背着黑色双肩包的少年,才是真正的怪物吧?

        不,怪物都不足以形容这种存在,应该是魔鬼。

        知道他身份的舰长以及高级军官们沉默之余,再也生不出任何怨气。

        “你觉得像顾问以及沈司令这样的人,需要抢功吗?”

        六星基地主任看着那名身材魁梧的少校,面无表情问道:“你觉得所谓军功对他们这种人来说有意义吗?”

        那名少校沉默了会儿,说道:“那他们为什么没有早些出手?觉得这颗行星上的战争也没有意义?包括这三年里死去的那么多人都没意义?”

        ……

        ……

        森然的剑意残留在空中,被风送至场间。

        沈云埋向前踏了一步,腐叶自散,阵法完成,伴着轰隆巨响,一道极厚实的超强合金门开启,露出一条幽深的通道。

        “这是曾举用了三十天时间布置的阵法,所以哪怕用的是他的解阵法与符器,解起来也很麻烦,需要的时间比较多。”

        “千里风廊尽头不是有一条通往冥界的通道,然后被那些书生用一座山镇压住了?”

        “是的,这座阵法是用来镇压通道的。”

        “当年这颗行星发现次元空间裂缝之后,曾举就带着舰队赶了过来,冒着被浸染的风险,设置了这座阵法。”

        “这座阵法让次元空间裂缝扩大的速度变慢了三万倍,所以这颗行星才能撑到今天,眼看着还有收复的可能。”

        “这都是九年前的事情了。”

        这种时候自然没有时间闲聊,这些对话都是他们在漫长的阵法通道里穿行的时候发生的。

        最开始介绍这座阵法的时候,他们刚刚离开那片森林。

        最后说这是九年前的事情时,他们来到了行政首都地底深处的某个地方,站到了那道次元空间裂缝之前。

        这是井九第一次亲眼看到次元空间的裂缝,发现与影像资料上的画面有很大的区别。

        任何画面转换,都会有信息流失,都无法真切地展现空间裂缝特有的非真实感。

        次元空间裂缝是透明的,却有明确的界线感,就像是没有厚度的琉璃墙。

        看着这面透明的墙,井九很自然地想起坠魂谷底,中州派前代大能设置的那道屏障。

        那道没有边界的透明巨墙,隔绝了朝天大陆与冥界。

        这道透明的墙,也是两个空间的分界线。

        井九再次生出那个念头。

        如果朝天大陆真是那位神明设计的实验室,那么从后来的发展来看,他设计的很成功。

        ……

        ……

        与聚魂谷底的透明巨墙相比,这道次元空间裂缝的面积要小很多。

        两道若有若无的曲线逐渐收拢,在十一米外相遇,形成了一个闭环。

        透明平面的那边是陌生的世界,无法用语言形容其幽深与黑暗,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对生命来说却有一种魔力。

        生命如果注视那边的时间太久,精神可能会落入无法回来的深渊。

        如果把视线从那边收回来,便可能发现这条次元空间裂缝很像是一只巨大的眼睛。

        两道曲线的收拢非常平滑,于是这只眼睛便显得非常美丽、甚至有些妩媚,却令人不寒而栗。

        这道次元空间裂缝无法扩展,因为曾举在这里冒险设置了一座极强大的阵法。

        四周的岩石墙壁里嵌着很多光滑的平板,平板用的是某种很特殊的材料,上面用激光刻着很多符文。

        这就是圣人所为。

        ……

        ……

        沈云埋关掉了监控与通讯设备,取出一个形状怪异的喷射装置,开始准备融蚀。

        井九说道:“有人会觉得我们在抢功。”

        “你觉得我在乎?”

        沈云埋冷笑一声,直接抠动了扳机,一道难以想象的光热洪流喷射而出,轰击在了次元空间裂缝上。

        井九说道:“死了的人?”

        “死了还在乎什么?”

        沈云埋的视线穿过七百多万度的光热粒子流,落在那只缓缓合拢的巨眼上,显得格外冷酷。

        他的任务就是来黄玉三号行星融蚀掉这道次元空间裂缝。

        之所以到这时候才执行任务,原因很简单,因为857基地研发的超微粒子化核动力炉刚刚成功。

        李将军在那颗矿星上做了一次实验,他与井九在太空里做了第二次实验,今天则是第一次正式使用。

        看着这个在星河联盟拥有极高地位的年轻公子哥儿,井九想了想,难得地说了一句俏皮话。

        “你好像一个电焊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