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海上日出

第五十章海上日出

        ——不过是大梦一场空。

        在这个满是高温幅射、难闻味道的蒸汽世界里,看到像垃圾一样的沈云埋,听着他说了个笑话,井九想起了一句词。

        这当然很莫名其妙,就像沈云埋这时候的遭遇一样。

        沈云埋还能说笑话,自然就不会死,当然,他的身体已经毁成了这样,也没有什么抢救的价值。

        那朵巨大的蘑菇云下方飘着很多灰尘,灰尘最深处隐隐有道让井九非常不舒服的引力场味道。

        他挥了挥手,数道剑光破空而去,把那些灰尘带走,露出了里面的画面。

        那个引力场装置已经被数千万度的高温融成了金属浆流,根本看不出原先的模样。

        黑色礁石上飘着一道空间裂缝。

        在幽暗的天光下,那道空间裂缝像黑色硫璃凝成的眼睛,上面残留着一些灼烧的痕迹,看着异常恐怖。

        这道空间裂缝不久前被融蚀,想来便是这场爆炸的起因。

        如果不是沈云埋刚好在这颗度假星上,如果不是他随身带着核动力炉,如果这道空间裂缝继续扩张,暗物之海来到这边……这颗星球上的数亿名游客与工作人员还能活下来几个?

        问题是这道空间裂缝是怎样产生的?这台高阶引力场发生装置怎么会出现在一颗度假星球上?

        ……

        ……

        当藏在海底深处的这个高阶引力场发生装置启动的第一时间,沈云埋就感受到了。

        那时候他正站在窗边,嘴里叨着粗烟草,手里端着烈酒,腰间缠着睡衣,模仿着绝望,扮演着孤独。

        来自远方、准确来说是星球另外一面的震动以及大气层极高空出现的淡渺离子放电现象,瞬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如果可以的话,他根本不想看到这些、感受到这些,因为那样他就要放下酒杯、吐掉粗烟草,破窗而出去做那些累死人的活儿,去面对未知的风险。

        无奈他经过改造的眼睛比最高级的战舰监控系统还要灵敏。更无奈的是——他不喜欢这个宇宙,觉得星河联盟里的人类愚蠢白痴至极,也不好看,但他是人类文明的儿子,不得已要有些责任感。

        这种强度的引力场装置在普通的居住星球上根本不可能出现,因为极容易引发空间裂缝。如果出现空间裂缝,这颗星球被暗物之海浸染,那会发生怎样的大事?

        战舰在恒星的那边,井九在太阳上,十七标准小时航程范围内的宇宙没有别的飞升者,只能他出手。

        他出手破掉落地窗。

        当微寒的夜风与微暗的光线灌进套房,惊醒白色床单下的那个赤**子时,他已经飞过了昼与夜的分割线,穿越无数道巨浪,来到了大海深处,再次出手破开数千米深的海水,来到潮湿的海底,看到了那台即将崩溃的引力场装置,以及正在缓缓破开的空间裂缝……

        看着这幕画面,即便是他也感到了寒意。很明显这个高阶引力场发生装置是被人故意运到这颗星球,偷偷安放在海底,目的就是为了打开一条次元空间裂缝,把暗物之海引进来。

        他毫不犹豫伸手摸向左耳垂上的银色耳钉,心想这颗星球上的人们真是幸运,今天应该都去赌场玩两把。

        这颗星球确实非常幸运,遇到如此大的灾难开端,却刚好遇到他在这里度假。

        更幸运的是,超微粒子化核动力炉已经研发成功,连同那件融蚀设备在内,都放在他的那个银色耳钉里。

        难以想象的光与热化作一道洪流,向着正在扩展的空间裂缝喷去,伴着嗤嗤的声音,残存的海水与那些从异空间里涌来的未知物体尽数化作虚无。

        微型核动力炉散发着明亮的光线,就像一颗小太阳,照亮了四周的海水巨墙,照亮了很多海鱼惊恐而茫然的眼睛。

        海平面在他的头顶数千米高处,忽然有很多道呼啸的声音从那里传来,紧接着,高空里出现了数十道白色的线条。

        在那些声音抵达海上之前,沈云埋便监控到了对方的存在,没有任何意外,冷笑一声,说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作为传统修仙小说的爱好者,在没有旁观群众的时候,他习惯用这种句式说话。

        只是联想到从高空里飞来的是数十枚制式导弹,这句话不免显得有些中二。

        下一刻他感知到了那些弹头的射线强度,神情微变道:“我操你妈。”

        和前面那句相比,这真是风格突转。

        ……

        ……

        那些制式导弹里装置的不是威力强大的多相核弹头,是超碳结构细束集爆弹。

        这种弹头的名字听着很复杂,其实很简单,就是用来破坏战舰的外层防御的,自然也可以对机甲起作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沈云埋就是一台威力极大的人型机甲,这些弹头自然是针对他的。

        如果是平时,他根本不会把这些集爆弹放在心上,多少楼台烟雨中,只要走了都落空。

        问题是,现在他没有办法离开海底,于是就只能选择硬撑。

        片刻时间,数枚制式导弹最先来到了海水巨坑底部,释放出数百颗超碳结构细束集爆弹。

        清楚而而令人恐怖的密集切割声里,海底的礁石变成粉末,他的身体上出现无数道裂口,白衣尽碎。

        真正麻烦的是,空间融蚀设备受到了那些超碳结构细束的干扰,变得不稳定起来。

        那道空间裂缝再次开始扩张,向着稳定形态而去。

        更多的制式导弹带着更多的集爆弹,像无数颗陨石般从几千米高的海平面处落下,向着沈云埋的头顶砸去。

        他毫不犹豫把从陈屋山石人处学的防御道法催至最大,伸出右手结下承天剑阵,手指从耳钉里弹出数百张一茅斋的符纸,然后握着手里的微型核动力炉,向着那道空间裂缝里塞了进去。

        这个画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人举着太阳,要去照亮黑夜。

        ……

        ……

        接着便是那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

        那场爆炸生出的能量波动,连七亿公里之外的烈阳号战舰都清楚地捕捉到了,更不要说这颗星球。

        所有城市都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所有终端都显示着超强地震警告,震源却是众说纷纭,仿佛整个星球都在地震一般。

        一轮红日从海里升起,照亮了整个世界,甚至夜半球的一些地方都看到了日出。

        那些导弹瞬间被汽化,无数海水变成了雾气,天地间生出一朵巨花,礁石变成硫璃,那道空间裂缝被融蚀了。

        沈云埋变成了现在的鬼样子。

        这个故事当然是他告诉井九的,不是说话,而是神识交流。

        他们这样的人本来就可以直接神识交流,平时习惯说话只是习惯,也可以说是喜欢,现在时间急迫。

        井九说道:“没想到你会这么拼命。”

        沈云埋的神情很严肃,在那被压扁的半张脸上便显得很可怕,说道:“那些人想我死,我当然不能如他们的愿。”

        他现在确实还没有死,但也快了。

        井九通知了烈阳号与焦尾号战舰,抓起他残存的那只手,便准备拖着他离开。

        沈云埋怒了,说道:“你这是拎包还是去超市购物!”

        井九说道:“你这手碍事。”

        沈云埋抱怨道:“你扯掉就是。”

        井九心想确实是这个道理,抓住他的头,踩着他的咽喉,用力一拉。

        嗤啦一声,沈云埋的头被扯了下来。

        他眨了眨眼睛,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叹了口气,对井九语重心长说道:“手碍事你就扯手好了,扯我的头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