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送人头

第五十二章送人头

        数百道激光以及高能粒子束就像原始犁耙一样,在那颗星球的表面梳了一道,所有的小桥流水、白墙黑瓦都变成了渣渣。

        那些田园派民众就这样死了,化作青烟,与自然融为一体。

        那支舰队的行为当然不合法,毫无人道主义精神,甚至可以说是反人类。

        问题是那颗偏远星球没有进入序列,根本没有多少人知道它的存在。

        政府、学界还有新闻界不知道这件事,又如何会追究什么。

        那个小姑娘没有死,她被一位神秘老人收为养女,接受各种教育,继续投身到田园派的事业当中。

        与别的同志相比,她的信念更加坚定,也更加激进,认为人类就是恶的果子,应该被集体毁灭。

        至此,她变成了一名恐怖主义分子,在各个星球上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但不管是田园派还是投降派,在星河联盟没有任何民意基地,也没有经济、科学方面的支持,再疯狂的意志与杀戮,对一个文明来说也只是小打小闹。直到最近几年,在一位身患重病、无法医治的大富豪暗中支持下,她领导的组织终于有了壮大的机会,并且找到了一个基地——就是这颗度假星。

        去年的时候,那位大富豪因病逝世,再没有人能够影响到她,她脑海里那个疯狂的念头变得越来越真切,然后开始着手将其变成现实。通过某个世家她弄到了一台三级引力场发生装置,瞒过政府的监控,藏到了巨浪区的海底。她对引力场发生装置进行了改造,确保其超幅工作的时候,有极大概率能够造成空间撕裂。

        现在她只需要考虑,应该把这个人类灭绝开始之日选择在哪一天。

        就在这个时候她接到了一份来自军方的订单,去接待几位贵客。

        她很快便查到了沈云埋的身份以及那些隐秘的传言——如果开启空间裂缝的同时还能杀掉这名联盟军方的领袖,哪里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她毫不犹豫地做出了决定,便有了今天这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以及随后的这些故事。

        ……

        ……

        在这个女人的意识里读完她的一生,井九收回了手指。

        女人的眼神有些茫然,下意识里接着说道:“……道你是谁。”

        很明显她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对方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

        被井九抱在臂弯里的沈云埋啧啧了两声,不知道是嘲弄还是同情。

        女人望向那个焦黑一片的脑袋,眼里流露出厌憎与不甘的情绪,说道:“今天算你运气好。”

        在她想来,如果能在这里打开一条空间裂缝,引入暗物之海,再把这个军方重要的大人物杀死,人类社会必然动荡。到时候她的组织便可以趁势而起,从而开创一个崭新的局面。

        至于说空间裂缝不断扩大,局势失控,人类文明很快便会毁于暗物之海……那些田园派的同志或者会担心,她可不在乎。所有一切都毁灭了,那才是最完美的结局,就像那年从天空里落下的无数道激光一样。

        毁灭吧,都毁灭吧。

        井九没有再说什么,抱着沈云埋的头向着高空飞去。

        那个女人闭上眼睛,身体微微后仰,无声无息地落入海底的深坑。

        他与沈云埋都离开了,那座承天剑阵自然无法再维持,无数海水破壁而出,瞬间填满那个深坑,将那道空间裂缝、那台引力场发生装置的残骸、那些残破的机甲与死人,都埋在了海底。

        ……

        ……

        穿过蘑菇云范围不远,便遇到了一艘武装轻型战舰,隔着舷窗能够看到花溪的脸。

        那张小脸上天真的神情被凝重所代替,只有井九才能看到她眼神深处还是那样的平静。来度假的除了他们三人,还有857基地的一些教授学者,军方自然要派人严格保护,今天发生事情,花溪便把那艘轻型战舰带了过来。

        飞入战舰,井九到备装间取出一大桶淡蓝色的液体倒入桶中,然后把沈云埋的头扔了进去。

        沈云埋伤势极重,正闭着眼睛休息,被吓了一跳,睁开眼睛骂道:“你想淹死我啊!”

        井九面无表情说道:“你没有肺,也不需要呼吸。”

        沈云埋眯着眼睛,看着淡蓝色液体面上的泡沫,问道:“这不是保存液,是什么?”

        井九说道:“无土蔬菜养殖液。”

        沈云埋眼瞳微缩,说道:“你……确定这个可以?”

        花溪站在备装间门口,睁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们说话。按道理来说,一个人对着水桶里的一个脑袋对话,这幕画面真的很诡异,但她的眼里没有任何害怕的神情,反而觉得很好玩。

        井九手指微微用力,把那个桶摁进桌面,指尖轻弹,往养殖液里度了些仙气,同时带出几道剑意开始布阵。

        “没想到你写书还挺诚实,承天剑确实练的很糟……”

        随着承天剑阵的完成,沈云埋的声音越来越低,直至最后再也听不到。

        花溪凑了过去,望向桶里的那个脑袋,嘻嘻笑了两声。

        沈云埋大声骂了两句,声音却传不出来,只好闭上眼睛继续养伤。

        井九不知为何觉得有些疲惫,坐到了椅子上。

        花溪看着他沉默了会儿,说道:“确实有一部分人类里有自毁倾向,不过老鼠也是如此,嗯,其实不止哺乳动物,生命都会如此,很难理解,也很难控制。”

        井九说道:“我们不一样。”

        这说的是他、花溪以及桶里的那个脑袋,与那些有自毁倾向的生命不同。

        花溪想着桶里那个脑袋从前泪流满面的模样,撇了撇嘴,心想那个家伙自毁倾向比谁都严重。

        ……

        ……

        被夜色笼罩的星球背面,出现一道极大的阴影,直指那座都市。都市里的人们因为地震而恐慌,都站在悬空喷泉广场以及草坪上,看到那艘缓缓降落的战舰,不禁吓了一跳,纷纷向四周散开。

        哪怕是最小级别的轻型战舰,在行星表面也是个庞然大物,对都市里的这些建筑而言,就像是一座大山。

        城市里根本没有足够面积的舰坞,那艘战舰直接悬停在了酒店的上方。

        数十名精锐战士穿着战斗装甲,从战舰里飞了出来,在最短的时间里清场,然后完成布控。

        井九穿了身军装,只不过没有戴帽子,手里提着一个水桶,就像一个正在度假、喜欢海钓的将军。

        如果这幕画面被民众看到,被新闻媒体播出去,应该会成为军方腐败的有力证据。

        走进那间套房,井九挥了挥手。

        水族箱里的海水变成一个水球飘了起来,带着里面的几条名贵海鱼,如一道水桥般灌进了浴池。

        他把桶里的养殖液与人头倒进了水族箱里,看着满地凌乱的衣服与工具,还有空气里残留的药剂味道,微微挑眉。

        数朵剑火离指而去,瞬间把那些东西烧成了青烟,包括味道本身,却是极精确地没有点燃别的事物,包括那床名贵而易燃的蚕丝被。

        沈云埋看着这幕画面,本想说那是自己的衣服与工具,转念想着短时间里自己应该不需要穿衣服了。

        ……

        ……

        四个小时后,烈阳号战舰抵达了星球外围。

        紧接着,焦尾号也赶到了这里。

        数百艘轻型战舰从两艘战舰腹部飞出,占据了整个星球的所有重要位置,宣布戒严,进入了事实上的军管。

        战舰上有完备的维生系统和医疗舱,沈云埋不用再在水族箱里看着水草的尸体发呆。

        井九准备把他送去焦尾号,那是他自己的战舰,应该比较安心。

        沈云埋却没有同意,要去烈阳号。

        井九明白他在怀疑什么。

        这个时候,军方的意见也随着两艘战舰来到了这颗度假星。

        李将军认为基于当前的现实情况,沈云埋不适合继续做星核舰队的指挥官,提名了一个新的人选,问井九有什么看法。

        那个人是西来。

        “你有什么看法?”沈云埋的声音有些飘忽,不知道是虚弱,还是别的什么心理方面的原因。

        他确实在怀疑什么,不然也不会选择去烈阳号,而不是自己的焦尾号。那个自称“暗夜女王”的女人,那个田园派组织,那台从某世家处流出来的三级引力场发生装置,那个病重将死的富翁,那个神秘的老人……

        这个故事有些俗套,所以听着很像是真的,问题是有太多巧合。他和井九这样的人都不相信命运之类的东西,只相信数学。一件事情巧合过多,概率低到某条线以下,那就不再是巧合,必然有问题。

        那么是谁要对付他?当然对方也有可能是想对付井九,只不过没想到这个家伙忽然跑到太阳上去了。

        ……

        ……

        光柱照亮都市的每个角落,夜空里满是嗡鸣的机甲引擎声。

        在没有光的那座酒店顶楼,前来接应的焦尾号舰长和一应下属军官,发现没有等到自己想要见到的人。

        夜空里出现一道剑光,瞬间消失,然后在大气层外的烈阳号战舰里显出身形。

        战舰上已经准备好了医疗舱以及相关的物品,安置到了舰首的套房里,井九提着桶走了进去。

        看着紧闭的房门,舰长等人沉默不语,只敢用眼神彼此确认,那个桶里难道真是沈司令的头?

        数百艘轻型战舰离开了地面,当然没有忘记顺便带走那些857基地的教授与学者,星球表面起了无数场大风,吹散了云层。

        很多游客与本地居民,直到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地震、海啸接着是军方戒严,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

        烈阳号战舰离开度假星,借着远方那颗高质量伴星的引力做了一次难度极高的加速,很快便消失在了黑暗的宇宙里。焦尾号战舰收到了沈云埋的命令以及军部的指令,留在星系等待调查,孤伶伶地静悬在那条浊光带外围,看着就像没有妈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