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再送人头

第五十三章再送人头

        伴着沉重的开启声,高强度复合材料板收起,满天星光顿时照亮了战舰内部。

        烈阳号战舰刚刚经过的扭率空洞有些漫长,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有些疲惫,有些军官坐在操作台前,已经沉沉入睡。

        井九静静站在窗前,不知道在想什么。

        星光落在他的脸上,如诗如画,如星海本身,神秘而美丽。

        换作当初从星门基地到主星的航程,钟李子和江与夏肯定会牵着手,不停地偷看他,眼神越来越痴迷。

        花溪看的也很专注,只不过她没有看井九,而是在看医疗舱里的那个人头。

        医疗舱经过了改造,生物组织再生部分被单独隔离成了一个方盒,里面盛满了淡蓝色的液体。那些液体不再是井九随便找的无土蔬菜养殖液,而是专门的生物营养液,还有极大剂量的药物,至于那些像金粒般飘着的东西应该与仙气有关。

        无论颜色还是成分,这个淡蓝色的液体都极为复杂,给人一种丑陋却又丰富的诡异感觉。

        更不要说里面还泡着一个人头。

        绝大部分时间,沈云埋都闭着眼睛在沉睡。

        超微粒子化核动力炉爆炸比核弹可怕无数倍,他这次受的伤非常重,和以前不一样,不是说随便换个机械臂,或者配个钢铁身躯就能站起来。

        花溪趴在医疗舱边,看着在蓝色液体里不停沉浮的人头,脸上满是好奇的神情。

        “你说……他的头怎么就能不沉下去呢?因为溶液的比重和人体相近?可他又不是人。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就算他有身体的时候,也没有心脏和肺,那不就是传说中的没心没肺?还有他的动力源到底是什么?现在就剩一个头了,怎么还不死?你看他现在好像一条死鱼啊。”

        井九站在窗前,没有理会她的这些问题。

        他清楚她的的很多问题都是明知故问。

        花溪看着那个头脸颊上被泡的皱巴巴的皮肤,伸出手指想要戳戳看是不是和鱼皮的触感有些像。

        就在她的指尖快要触碰到的时候,沈云埋忽然睁开眼睛,看着她毫无情绪说道:“我不是死鱼。”说完这句话,他有些艰难地往外呸了两口唾沫,冲着井九的背影抱怨道:“这玩意儿怎么是咸的?你还真准备把我腌成一条咸鱼啊!”

        花溪嚷道:”你好恶心,居然乱吐口水。”

        沈云埋大怒,说道:“我现在就只剩一个脑袋了!我还能走到哪儿去吐?”

        花溪说道:“凶什么凶?不就是仗着自己只剩一个脑袋……我说恶心是说你吐在营养液里,到时候还是得让你自己喝掉。”

        沈云埋怔了怔,发现好像是这个道理,也觉得恶心起来,甚至生出一种生理性的呕吐欲望,悲愤说道:“过分了啊!我说……噫,来了?”

        ……

        ……

        烈阳号战舰里响起数位标识自动匹配的声音,紧接着是各种系统的连结音。

        两艘战舰出现在光幕上,正在数千万公里之外。

        一艘战舰与焦尾号战舰同等级别,比烈阳号高级很多。

        另外那艘战舰有些奇特,浑身幽黑,身形细长,而且不是普通战舰的黑色涂装,应该是某种特殊材料,不管是哪个方向的恒星光线都无法反射,如果不是开着激光示意信号,只怕根本无法发现它的存在。

        那艘黑色战舰用的舰身材料与人类飞行器穿过扭率空洞里使用的复合材料有些相似,可以但真的没有必要,因为太浪费。

        烈阳号战舰与那两艘战舰同时开始减速,在舰队指挥系统的自动处理下,开始了漫长的对接过程。

        “直接飞不就行了,还非要玩这一套,交接仪式很重要吗?难道他觉得我还能站起来和他握手!”

        沈云埋非常虚弱,情绪非常不稳。

        不管度假星上的那场爆炸是不是阴谋,但可以肯定的是不是为了争权。权势这种事情,对他们这个层次的人来说没有太大意义。他当初是军方权限最高的首席顾问,因为井九去做了星核舰队的司令,普通人里的天才,哪怕奋斗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位置,对他们来说只是一句话的事。

        漫长的减速过程终于结束,三艘战舰的相对速度无限接近零,在彼此的眼中也越来越真实。

        井九看着窗外越来越近的那艘战舰,依然沉默不语。

        舰身微震,三艘战舰终于对接成功,静静靠着圆形构件组成的通道,看着就像乖乖等在自动喂食器边的鱼儿。

        他们当然不会主动过去,必须是对方过来。

        脚步声响起。

        通道里隐见人影。

        走进烈阳号战舰的高大男子穿着军装,披着黑色大氅。

        黑色大氅表明他也带着一个超微粒子化核动力炉,也间接证明了他的身份。

        曾经的西海剑神,现在的星核舰队司令——西来。

        烈阳号战舰从舰长到普通士兵纷纷敬礼。

        西来面无表情,看着极其严肃,似极了当年海上的那座雕像。

        套房的大门开启,他看到了窗边的那个男人,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那座雕像仿佛瞬间活了过来。

        他走到井九身前,露出一抹真诚而阳光的微笑,说道:“真人,好久不见。”

        井九问道:“还好吗?”

        西来点点头,说道:“还好。”

        井九看着他看了很长时间,平静说道:“那就好。”

        沈云埋泡在蓝色液体里,看着房顶,听着这段对话,本就极皱的额头变得更皱了,心想这和书里写的好像不一样啊。

        ……

        ……

        井九没有与西来再说什么,不是他们这种修道者不喜欢寒喧浪费时间,主要是沈云埋现在的情形不能浪费时间。

        战舰上的条件终究有限,他如果想活下去,想治好伤,就必须回联盟科学院。

        沈云埋在那里生活工作过一段时间,对自己的改造计划也全部是在那里完成的。

        关键问题是,他连焦尾号都不愿意再踏进一步,现在能不能放心离开。

        看着井九的眼神,沈云埋说道:“没事,那是我家的。”

        那艘奇怪的黑色战舰原来是沈家的,战舰上的人都是他的仆人,自然不用担心会出什么问题。

        西来没有理会沈云埋,更没有与他见礼——无论是朝天大陆修行界的辈份,还是星核舰队前后两任司令的关系。

        沈云埋却不会放过他,看着他嘲弄说道:“看来思想改造的很成功嘛。”

        西来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沈公子现在确实也就只剩这张嘴了。”

        沈云埋虚弱地笑了两声,又呸了两口,说道:“你为何对我如此无礼?”

        西来说道:“我和青山宗是仇敌。”

        沈云埋大怒说道:“你当我傻啊!你和青山宗掌门在这里有说有笑,和我说什么仇敌!”

        西来不再理他,对井九说道:“我把他送过去。”

        “不行!”沈云埋说道:“我只信任井九。”

        一直没有说话的花溪,忍不住好奇问道:“这个男人冷漠无情,为何你们都这般信任他。”

        沈云埋说道:“你这个小姑娘家家懂什么。”

        ……

        ……

        为了联盟军方以及沈公子的脸面,那个桶自然是不能再用了,井九提着一个箱子走出了烈阳号,在环形通道上停了片刻,看了眼远方那颗像米粒般的恒星,继续往前走去,没用多长时间,便走进了那个通体幽黑的奇特战舰里。

        战舰里的数百名工作人员没有穿军装,而是穿着黑色的制服,神情平静又有些淡漠,看着几乎一模一样。

        在一名女管家的带领下,所有人跪倒在地行礼。

        井九知道这些人跪的不是自己,而是箱子里的那个人头。

        他视线在这些工作人员的身上扫描而过,看到他们的精神世界深处存在着某种印记。

        这让他想起在857基地时那些专家说过的思想烙印。

        那位女管家没有伸手接过那个箱子,带着他向战舰深处走去。

        那是一个单独的空间,由极厚重的超强合金组成,墙壁里有井九最不喜欢的那种味道——引力场发生装置的味道。

        女管家的头发束的很紧,眉毛很淡,脸色苍白,大概三四十岁年纪,神情与别的工作人员一样淡漠,对他的态度却很恭敬,应该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内情。

        “非常感谢您对少爷的照顾,回程的时候我们会小心,不会有问题,请您放心。”

        井九静静看着她,没有说话。

        女管家知道他在看什么,神情依旧淡漠,没有遮掩的意思。是的,她的精神世界里也存在那种印记,这也就意味着这艘黑色战舰上的所有人都不可能背叛沈家,沈云埋的安全没有问题。

        隐藏在合金墙壁里的引力场发生装置开始预启动。

        井九不想停留,打开箱子把沈云埋的脑袋抓了出来。

        看着这幕画面,女管家如同冰山般的容貌终于有了些变化,似乎觉得他的动作太过粗鲁无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