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落子

第五十八章落子

        井九答应了李将军与曾举的请求,加入了恒星点燃计划,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要像那些学者专家一样,一直留在环形基地里。

        当天夜里他就离开了857行星,回到了烈阳号战舰。

        这些天的度假过程里,烈阳号战舰一直在进行改造,运算核心被升级到了联盟最高一档,无线传输承荷也得到了极大加强。

        最大的改造发生在战舰的库房里,那个曾经布满了核弹的库房已经被完全清空,显得无比空旷巨大。

        远方的地面上摆着一张椅子,与巨大的库房相比,就像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点。

        淡蓝色的光辉从各个信息节点里生出,在光滑的地板与墙壁之间不停折射,幻化成美丽而非现实的画面。

        那张椅子是星门大学酒店露台上的那种软椅。

        椅子左边有个小泥炉,整齐排列着数十枝纤细好看的银炭,淡蓝色的火焰从里面如烟雾般升起,炉上搁着一只铁壶,壶里煮着清淡的绿茶。

        一切都是他熟悉的。

        当整个文明来侍奉一个人的时候,任何匪夷所思的事情都能发生。

        这也就是他没有提出要求,不然钟李子肯定会中断在祭司学院的学习,被以最快的速度送到这里。

        看着这些画面,井九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把黑色双肩包放到椅子下,很自然地躺了上去,轻轻敲了敲扶手。

        花溪提起铁壶给他倒了杯茶,睁着大大的眼睛,天真问道:“以后我们就在这里上班吗?”

        如果非要说这是上班,倒也没有什么问题,只不过要解决的问题比较重要,而且麻烦一些。

        花溪从黑色双肩包里取出一个瓷盘放到他的右手边,往里面倒了些沙子,然后撑着下巴,蹲在旁边好奇地看着。

        井九就像当年在小山村、在洗剑溪畔、在神末峰时那样,把手伸向了瓷盘。

        与当年不同的是他没有用指尖拈起一粒沙子,而是有些粗暴地直接抓起了瓷盘里的沙,然后任由其从指间簌簌落下。

        随着这个动作,库房两侧靠着墙的自动金属架上响起哗哗的声音。

        这些金属架上曾经摆放着无数颗多相核弹,在海印星云的时候被井九全部施放出去,当作仙气的来源,帮助他摧毁了那艘战舰,杀死了赤松真人。

        现在这些自动金属架上摆放的是什么?

        是棋子。

        无数的黑白棋子泻落下来,如数万道瀑布,如水般慢慢将空旷的库房地面铺满。

        花溪转身望向这些画面,用两只小手捂着耳朵,小嘴微张。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棋子与地面的撞击声终于结束了,那些黑白棋子悄无声息地飘了起来,依照某种无形力量的指引,在空中静悬。

        当初在朝歌城棋盘山,井九曾经给童颜摆过一个类似的立体棋局,但哪里能与此刻相提并论。

        如果说这是棋局,毫无疑问是人类文明历史上最复杂的一盘棋。

        这些黑白棋子并非按照围棋规则排列,有些地方,数百颗黑棋连在一处,有些地方则全部是白棋。

        去过857行星地底,看到过那片星空的飞升者们,大概能够认出来,这些黑白棋子的大概分布与那片星空有些相似。

        花溪看着天空里那些密密麻麻的棋子,震惊问道:“一共有多少颗?”

        井九说道:“四亿九千万颗白棋,一亿三千颗黑棋。”

        隐藏在地面与墙壁里的信息节点继续散发着蓝光,无数的数据经由专门搭建的加密通道进入库房。

        戒指散发出片刻微光,然后敛没,那些信息进入了他的意识。

        花溪想说些什么。

        井九说道:“屏蔽。”

        不知道他这句话是对谁说的。

        战舰里的信息屏蔽墙开始发挥作用,库房成了一个单独的世界。

        花溪走到软椅前方准备坐下。

        井九说道:“不要。”

        花溪静静看着他。

        井九不说话。

        花溪说道:“这点棋子数量根本不够。”

        井九说道:“这是截面。”

        花溪说道:“那我回去了,你自己在这里算吧。”

        井九说道:“你要帮我算。”

        花溪说道:“都没有坐的地方。”

        井九沉默了会儿,说道:“坐。”

        花溪在软椅前方坐了下来。

        就是钟李子在星门大学酒店露台上经常坐的位置。

        就是赵腊月在神末峰上经常坐的位置。

        就像空旷巨大的库房里,数亿颗棋子都有自己的位置。

        ……

        ……

        时间缓慢地流逝。

        那些黑白棋子静静地悬在空中,位置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花溪坐在椅子末端,仰着小脸认真地看了很长时间,最终决定放弃,就像过往很多年里的每次尝试一样。

        点燃恒星计划,难以想象的计算量只是一方面,而且是最好解决的一方面。最麻烦的是宇宙里的变化不可能都按照数学的规律来运行,暗物之海没有主观意识,但并非死物。

        她转头想要看看井九的情况。

        回首之前她想象过几种可能,他可能因为精神消耗过大从而脸色苍白,或者他可能因为破局毫无头绪而脸色难看,或者他可能因为绝望而脸色胀红,却怎样也没有想到会看到这样一幕画面。

        井九躺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好像已经睡着了。

        千里杀一人,十步不肯行。

        花溪看过那本小说,知道这个家伙在朝天大陆的生活方式,但还是有些不适应。

        这是在拖延时间还是尸位素餐?

        井九忽然睁开了眼睛。

        花溪眼睛瞪的极大,似是受了惊吓。

        无数道极细的剑光在他的眼睛深处出现然后消失,仿佛是某种算筹之类的运算工具。

        他的手指也快速地动了起来,拈着瓷盘里的细沙,没有再造一片山河,而是在进行某种几何结构的解答。

        满天棋子里的某一部分,大概有几万颗的数量,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开始移动。

        他不是在下棋,偶尔出现几颗被围死的黑棋,没有被提走。

        黑白棋子像水一样在流动。

        不,那应该是光线与暗物质在极大尺度空间里的释放、蔓延。

        那是两种不同性质的存在相遇,然后争锋,甚至偶尔会出现一些融合。

        就像两条江水突破各自的峡弯相遇于半岛之前,有的瑟瑟,有的浊浊,彼此包围,然后撕扯开来,形成各自的小团,倔强地生存在对方的世界里。

        数万颗棋子不停转动、改变位置,在视觉上形成极富冲击力的画面,就像是某种能够随电流改变形状的金属。

        井九静静看着那些棋子,眼里的剑光越来越盛,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快。

        花溪看着他的脸,眼睛越来越亮,干净清透的眸子里隐隐能够看到希翼这个词语。

        不知道隔了多长时间,黑白棋子的分野不再清晰,彼此纠缠在了一处,如混沌一般。

        换作普通修道者,只需要往那处看上一眼,便有可能道心失守,身受重伤。

        花溪有些紧张,嘴有些干,很随意地端起井九的茶杯喝了一口。

        井九看了她一眼,很随意地举起手指点向空中。

        他的指间不知何时多了一颗白色的棋子。

        那颗白棋落在数亿颗棋子之间。

        如炸药里落了一粒火。

        如烈火里落了一盆油。

        如热油里落了一滴水。

        轰的一声巨响。

        那个角落的数万颗棋子爆炸开来,变成了无数道碎片,然后落地成灰。

        ……

        ……

        (应该在地面准备个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