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仙人老虎狗

第六十五章仙人老虎狗

        不知道是不是高温粒子运动太活跃的缘故,井九的声音变得有些特别,明亮的就像是剑,锋利无比地切开寒冷的空间,以某种奇特的方式,在没有介质的宇宙里传的极远,而且极快。

        听着通讯系统里那句振聋发聩的宣言,飞升者沉默了会,然后先后听到窗外传来的余音,回响不绝。

        能够飞升的修道者,必然都极其聪慧,而且道心极其坚定。

        如果是还在朝天大陆的时候,可能有人会认同井九的想法,但当他们来到这个宇宙,学习了足够多的天文物理知识,知道了时间的尽头,自然难免空虚,然后生出不一样的想法,当然也可能是受到了某些飞升前辈的影响。

        在很短的时间里,他们便做出了决定——要想尽一切办法不让井九离开。

        十余艘战舰从宇宙各处显现出身影,分隔数百万公里至数亿公里不等,看似随意出现,实则其间有某种隐在联系,形成了一座阵法,或者说像一张网。

        这张无形巨网的中间位置便是雾外星系极外围的小行星带,更准确一些便是烈阳号战舰先前的位置。

        “书里你毁了我青山剑阵,那你看我这青山剑阵如何?”李将军问道。

        是的,那十余艘战舰,那些让井九不喜欢的引力场味道,连在一起便是一座阵。

        如果说他杀死密真人、毁掉那艘战舰的万物一剑是一把宇宙大剑,那么这座阵便是一座宇宙大阵。

        “很差劲。”井九说道。

        李将军看着他微笑说道:“朝天大陆数万年来的飞升者,今日大半齐聚于此,你觉得自己还走的了?”

        “战舰满天走,仙人多如狗。”

        井九看着那些逐渐靠近的战舰,想着战舰上的那些飞升者,面无表情说道:“但再多也不过是一群狗,如何留得下我?”

        他不是在逞口舌之快,重点在那个狗字上面。

        这个字直接撕开了双方之间温情脉脉、人类伟大事业之类的外衣,露出了最赤裸的真实。

        如果西来真的被青山宗打下了思想烙印,所以才会如此服从,那么这时候在场的飞升者呢?

        井九举起了右手。

        无数道剑意破空而去。

        李将军与西来也举起了右手。

        剑意在宇宙里相遇,没有任何声意,偶有几朵幽暗的剑芒。

        与空旷的宇宙比较起来,这些剑芒实在是太过渺小,很快便消失无踪。

        剑芒消失的那一瞬间,三颗小太阳先后点燃,那是核动力炉散发出来的光线。

        井九的核动力炉系在腰间,李将军的核动力炉在红色大氅里,西来的竟是被安装在了身体里。

        先前他想自爆留下井九,就是凭恃着这一点。

        三道光线在黑暗的宇宙幕布上纵横,画出极其复杂的图案,然后回到原点。

        不远处的小行星带里数千颗陨石无声而碎,形状变得更加狰狞,仿佛地狱里的头骨。

        李将军红色大氅上多出了数道裂口。

        西来颈间多了道极深的口子,如果不是身体经过了改造,纵使是仙躯,也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数茎黑发飘到正六面体的冰块之前,轻轻一触然后散开,就像蒲公英。

        花溪的视线穿过看似极薄的冰面,看着这些黑发,眼里流露出若有所思的情绪。

        那记等离子炮让井九受了伤,李将军的境界实力不在他之下,西来也很强。

        更关键的是,这时候那十余艘黑色战舰正在靠近。

        这座用引力场构成的青山剑阵正在落下,渔网正在收紧。

        冰面上忽然出现一道极浅的裂纹。

        自然不是那几根黑发的原因,而是引力场到了,更恐怖的是,那些引力场里带来着飞升者们的神识威压。

        数万年来,朝天大陆的人族飞升者要比历史记载的要多很多,今天大半都到了这里。

        这些飞升者看似普通,实则毫不普通。

        他们是真正的仙人,每个人都拥有难以想象的战斗力。

        杀死赤松真人以及今天杀死密真人都消耗了他极多的剑元与精神,这么多飞升者他怎么应付?

        本质上他面对的是整个朝天大陆的修行历史。

        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

        哪怕他真的是神也不行。

        ……

        ……

        难以想象的威压从宇宙各方而至,甚至可以说是开天辟地来最强的一次。

        雪姬最完美的时候,也远没有此时的威压强大。

        就算是最高阶的母巢,在这样的威压之下也承受不住,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

        远方那颗恒星的光线开始扭曲,正六面体冰块表面的裂纹越来越多,折射的光线也越来越诡异。

        那些光线忽然被染红,因为花溪承受不住渗过千里冰封剑阵的威压,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井九的脸色苍白,黑发无风而舞,不时落下数根。

        “你会死的。”李将军说道。

        井九说道:“我永远不会死。”

        李将军说道:“你的身体确实很难被毁灭,但神魂呢?”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蝎尾星云的雾气忽然被光照亮。

        星锋舰队的一万余艘战舰陆续通过扭率通道,破开星际尘埃,来到了这边的宇宙,用各自的重型远程武器对准了井九。

        如果他真的到了不死不灭的境界,又怎会还在这个宇宙里停留?

        难道下一刻他的神魂便要烟消云散?

        “如果你真能太上无情,为何会到河边见到我?不管沈云埋还是西来,你都可以不理会……接受这一切吧。到时候整个人类都会获益,全世界都会感谢你的教诲,那专属于你的东西,会传遍广大人群……你就像行将陨灭的慧星,光华四射,无限的光与会同你的光芒永相连结。”(注)

        这是李将军乃至整个人类的最后通告。

        “这段话很长,但我曾经写过一本字数更多的小说,我用了两百万字来告诉这个世界,我不会同意,为什么你们还要来烦我?”井九说道:“至于为何我会做那些事情……你想多了,我愿意踏进那条河,是因为我早有准备。”

        李将军问道:“你的准备是什么?”

        什么样的准备可以帮井九解决当前的危局?什么样的力量可以帮助他直面整个朝天大陆的历史,甚至是整个人类文明?

        他转身望向那个正六面体的冰块。

        花溪在里面擦鼻血,神情天真而茫然,似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井九的视线穿过冰面落在她的脸上,问道:“现在你可以信任我了吗?”

        花溪沉默了会儿,把手上沾着的血擦在裙子上,抬起头来看着他说道:“从开始我就没想明白,你到底是怎么认出我的?”

        井九说道:“在温泉边喝酒的时候,你拿过那只酒杯,上面的指纹与花溪一样。”

        花溪笑了笑,说道:“原来是这样啊,看来做人还是不能太懒。”

        井九说道:“不是懒,是习惯。”

        ……

        ……

        花溪是星门基地一个世家的女儿。

        那个世家与主星花家有些比较远的关系。

        在星河联盟所有势力的资料里都是这样的。

        她有着普通不错的天赋,普通可爱的性情,普通好看的眉眼,就像漫画、游戏、小说里那些常见的少女一样。

        能够成为钟李子的随侍,去往主星祭司学院,在很多人看来这就是她人生最了不起的事情。

        井九离开主星的时候选择带走她而不是钟李子、江与夏,这令很多人感到不解。

        直到今天,答案才终于揭晓。

        星门女祭司认为井九是新的神明,对他有很多帮助,真的只是因为地底街区游戏厅老板失窃的金币?

        当然不会这么简单。

        是因为花溪。

        她就是那位。

        或者说,她就是那位的分身。

        ……

        ……

        (李将军对井九说的后面那这几句话是歌德悼念席勒的祭文?后来爱因斯坦的葬礼上用过,我在庆余年后记里提过,也是献给叶轻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