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重启

第六十六章重启

        井九是个很懒的人,但观察力很强。

        不管是在竹椅上,还是在软椅上,他大部分时间都闭着眼睛在休息,偶尔睁开眼睛,便能把整个世界看清楚。

        这大概就是所谓冷眼看世界,最为分明。

        当初在那片温泉畔,那位自称“飞”的浴衣少女请他喝酒。

        他没有喝,但看了眼她的酒杯。

        那盏瓷杯上留着她的指纹。

        一个生化人会有指纹,是件很怪的事。

        他记住了那个指纹,在意识里找到了一个同样的指纹。

        当然,因为成长环境不同,就算是复制人指纹也不可能完全一样,但其间自有规律。

        那个指纹是花溪的。

        确认这一点后,很多疑问迎刃而解。

        当他带着钟李子离开地底、去往守二都市后,很快便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以李将军为代表的飞升者组织,采用的是一种粗暴的考察方式。

        祭司一脉则要温和的多,更应该称为观察。

        为什么星门女祭司认为他就是新的神明?

        当然不可能是因为那个游戏厅老板,也不可能是因为漩雨游戏公司。

        真正狂热的信徒不可能对着那盆清水与三片花瓣静坐十余载,必然是有她非常信任的人让她相信了井九的身份。

        放眼整个星河联盟,只有那位能够做到这一点。

        那位在祭司与信徒们的心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没有任何人会质疑她的决定。

        井九有些不解的是,那位完全可以在各个行政星球安排自己的分身做女祭司,以更快的速度把远古文明传承下来,为何要选择像花溪这样的人类?可能有历史原因,可能是受到某种规则的限制。

        那些是以后再来思考的事情,现在他要解决眼前的问题。

        他的眼前除了那块透明的正六面体冰块,还有满天繁星,以及如星辰一般的舰队。

        他不在意那些战舰,在意的是那些飞升者。

        然后他回头看到了李将军以及西来。

        怎样才能战胜整个朝天大陆?

        当然要要靠整个星河联盟。

        ……

        ……

        李将军望向透明冰块里的小姑娘,眼神微变,明显有些意外。

        他是联盟军方统帅,是破茧者的领袖,但依然有些事情不知道。

        军方查过花溪的身份,谁能想到,这个看似寻常的小姑娘居然会是那位的分身。

        他对花溪行了一礼。

        数十道剑光以及法宝光毫照亮了黑暗的宇宙,飞升者们离开了各自的战舰,按照各自宗派以及年代的习惯,向那个冰块里的小姑娘行礼。

        他们都知道那位并非真实的人类,是远古文明留下的人工智能。

        远古文明与暗物之海同归于尽后,这片星空是那样的荒凉而死寂。

        因为她的存在,这片荒凉而死寂的星空里才能重新生出花来,人类文明才能重续。

        毫不夸张地说,她是真正的救世主,是照亮人类命运前路的明灯。

        不管是实验室还是人类最后的避难所,那位神明都可以说是朝天大陆的创世主,而她就是那位神明的代言人。

        哪怕花溪只是她的一个分身,依然值得最诚挚的敬意。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在朝天大陆的飞升者们与井九之间,她会站在那边?

        这个问题早就已经有了答案。

        来自朝天大陆的飞升者在这个文明的阴影里已经存在了很多年,拥有难以对抗的力量。

        星河联盟政府以及冉家、花家这些世家,全部都是依靠她的无上声望,才能勉强维系自身的存在。

        这些忠诚于她的势力与飞升者们的关系向来不好,甚至可以说恶劣。

        “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我只是一个观察者。”

        花溪的声音通过薄冰表面传出,然后瞬间消失,显得非常微弱。从这点来看,她确实只是一个普通人类,但大眼睛里再看不到小女孩的天真懵懂,只是一片平静漠然,似乎对这场纷争毫无兴趣。

        井九知道她没有说真话。

        不管是人类文明的灯塔,还是那位神明的代言人,她都必然会表明自己的态度。

        他相信她会站在自己这边。也许朝天大陆是那位神明设计的实验室,但从这个实验室里出来的飞升者,走上了一条与星河联盟完全不同的道路,强大的超出了她的想象。这种历史原因形成的对峙,很难在短时间里解决,以青山祖师为代表的飞升者们,给她带去了太大的压力,她需要外援,才会在他身边停留这么长时间。

        “你已经观察了很长时间。”他说道。

        在星门基地的时候,她通过星门祭司观察了他很长时间,祭司征选的时候,她开始直接观察他。

        然后便是去主星的太空航程,她看着他斩了那艘战舰,杀了赤松真人。

        接着又是温泉边的直接对话。

        离开主星的时候,他带着她一道同行,就是要给她足够多的时间看看自己。

        不管是去857基地、黄玉三号行星、暗物之海,还是烈阳号战舰里满是黑白棋子的库房。

        “你知道我去过太阳,你知道我在计算什么,知道我有可能做到。”

        井九看着冰块里的小姑娘说道:“更重要的是,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是啊,那位为何要与他结盟?自然是因为他强大到足以改变整个人类的局势,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与她本就是一样的人。

        燃烧的舰队正在来到这片宇宙里,数十道飞剑与法宝照亮雾外星系,没有太多时间了。

        花溪静静看着他说道:“我不能进行物理操作。”

        这个问题已经出现过很多次。

        那天端起茶杯的时候,她给出过一个相对准确的答案。

        井九说道:“权限给我。”

        那位可以通过无所不在的网络控制整个星河联盟,但受到某种规则限制只能进行极有限的物理操作。但她可以把权限交给井九,让他通过她来控制整个星河联盟,自然也要包括即将抵达这片宇宙的星锋舰队。

        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这一点,因为这需要极其强大的精神力量,最重要的是需要得到她的完全信任。

        在漫长的历史里只有一个人曾经得到过这种权限,就是那位神明。

        花溪不知从哪里取出一枚戒指,看着他的眼睛问道:“如果你接受,你就会成为新的神明,要承担起人类的责任,确认不会后悔?”

        那枚戒指的材料看着像黄金,上面缀着一些极细的宝石,隐隐有某种气息波动,绝非凡物。

        井九说道:“我愿意。”

        那枚戒指很明显是整个星域网络的最高权限或者说是进入装置,不知为何在这时候却有一种别的感觉。

        说完这句话,他把右手伸进了冰块。

        花溪把戒指套进他的手指。

        井九的意识进入一个无比浩瀚、简直可以与真实宇宙比拟的虚幻世界,感知到了无穷无尽的信息。

        他望向宇宙,眼中所见已然不同。

        那片星空里除了真实的恒星,还多了很多微小的光点,比星辰还要繁密,运动的更快,构成了一幅极其复杂的图案。

        正在发光的是各种各样的芯片以及数据处理终端。

        光幕、电脑、设备、眼镜、游戏舱、义眼、脑波加强处理器、自动扫地机器人、生化人、机甲、战舰……

        能够想象到的一切有信息存在的事物,都在这个世界里。

        这片星空,便是人类文明。

        现在都在他的眼里,也在他的意识里。

        星核舰队的战舰正在向这里高速飞来,就像一万道燃烧的飞剑。

        井九望了过去。

        那些战舰开始缓慢减速,然后渐渐改变方向,无数激光炮对准了李将军、西来还有那些飞升者以及他们的战舰。

        整个画面就像是一部宗教电影。

        朝天大陆的最强战力与星河联盟的中央电脑联手,就是神明。

        这就是神迹。

        西来看着这幕画面沉默不语。

        飞升者们也各自沉默。

        这个时候,李将军发出了一声叹息。

        这声叹息有些感慨,有些轻松,仿佛解决了一件压在心头很多年的事情。

        ……

        ……

        857基地通道里一片安静,窗边的合金墙依然光滑,看不到任何痕迹。研究人员依然在实验室里专注地做着研究,以至于没有人发现龙教授好些天前就不见了,与他同时消失的还有那位生化人军官。

        无数光年之外,有一颗蓝色的星球。

        一艘造型奇特的圆碟形飞船缓慢降落在海面,激起无数浪花。

        飞船舱门开启,一位额头宽广的老者走了出来,看着沧茫大海,发出一声意味复杂的叹息。

        那位生化人军官也从飞船里走了出来。

        老者便是龙教授,也就是朝天大陆的中州派掌门谈真人。

        他看着海里的那座小岛,感慨说道:“你没有智识,所以不怕死,我这又是发什么疯呢?”

        ……

        ……

        岛上有个温泉,热雾弥漫,偶有风过,吹散雾气,露出池畔的画面。

        一个戴着笠帽的老人坐在温泉边的石头上,矮小而枯瘦,看着没有什么生气。

        那位少女坐在对面,依然穿着浴衣,黑色刘海微微飘荡,手里瓷杯里的酒水却是平静如镜。

        老人与少女之间摆着一张棋盘,上面摆着黑白两色棋子。

        这局棋不像井九在烈阳号战舰上的那局棋那般复杂,甚至比普通的棋局都要简单无数倍,因为他们下的是五子棋。

        老人用枯瘦的手指拈起一颗黑子,轻轻落在棋盘上,连起了四颗黑子,说道:“时间到了,重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