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你是我的剑

第六十七章你是我的剑

        井九的意识顺着星域网,伸向着宇宙各处,速度快的超乎想象。

        首先,他控制了整个星锋舰队。

        紧接着,他准备控制蝎尾星云的太空中转枢扭,把星河联盟的资源供给控制在手里。

        下一步,他准备进入军方的绝密资料库,找到祖星防御系统的编码,为谈真人开路,杀死某人。

        最后,他要把整个星河联盟控制在手里,要求李将军等飞升者投降。

        这就是他的计划。

        在烈阳号战舰里对着满天棋子,他闭着眼睛想了这么多天,主要就是在推演这个计划。

        至于怎样点燃那些恒星,他只是最开始的时候想了想,反正还有三百年时间,何必着急。

        从理论来说,这个计划没有任何问题,因为李将军绝对想不到花溪会是那位的分身。

        但世间任何事情都是彼此对应的。

        没有纯粹的观察,也没有单方面的控制。

        就算你只是看了某人一眼,事实上也是很多粒光子落入了你的眼里。

        当你用意识控制某个设备、某个芯片的时候,自然也会有相对应的数据回到你的意识里。当初在星门地下的世新学院图书馆里,他第一次与星域网进行正式连结,便因为下载的数据量过大,瞬间造成超载事故。现在他身处宇宙之中,用的是超距无线传输,从理论上来说,只要他自己的精神世界能够承受得了,下载或者说交互速度便没有上限。

        那枚戒指不是真正的信息节点,也不是数据桥,更像是数位标识。

        随着他的意识向宇宙各处而去,有无数信息从宇宙各处而来,进入他的精神世界。

        这不是问题,也没有什么危险,他不是普通的人类,精神世界深若渊海,而且只要愿意,他随时可以停止这个过程。

        ——停止。

        当他想到这个词的时候,事实上便是用意识发出了指令,然而……没有停止。

        海量的数据继续从宇宙各处而来,像潮水般涌入他的大脑,进入他的精神世界。

        绝大多数与他的意识探索没有任何关联,是没有意义的信息碎片。

        各种各样的画面,各种各样的字符,不停在他的意识里闪现,然后沉入海中。平静的精神世界海洋生起波澜,然后越来越大,以至于他的太阳穴竟像普通人类一样微微发胀起来。

        感受着那些信息洪流,井九明白了些什么。

        当初星门女祭司征选的时候,烈阳号战舰曾经向地面发动了一次激光主炮集射。

        井九避过那些激光,飞到太空打开烈阳号的舰身,准备通过网络控制住这艘战舰。

        就在那个时候,在那条仿佛真实存在的、黑暗的数据通道深处,隐隐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那声叹息就像来自井底深处,带着极深的寒意,有一种极为幽冷的感觉。

        他直接转身离开,因为感觉到那人是能够威胁到他的存在。(这三句全文照抄前文。)

        在温泉边看到那位浴衣少女后,他便知道了她就是那位存在。他信任她,因为祭司一脉与飞升者之间确实处于敌对关系,更重要的原因是他觉得他们是同一类人——当初在朝天大陆,青儿与平咏佳都是他最坚定的盟友,为什么她会是例外?

        当然这个选择依然有风险,为了尽可能地降低风险,他带着她离开了主星,开始四处游历,想要说服她以及自己。

        直到前些天,他看到了阳光开朗的西来,收到了他留给沈云埋的法鹤,来自那边的压力终于让他下定了决心,给她亲手倒了杯茶,这时候戴上了那枚戒指。

        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可惜的是事情又进入了那种乏味的重复。

        他望向花溪说道:“重复了,不符合你的层次。”

        这里说的重复指的是手段。

        他进入西来的精神世界,却被偷袭,留下了一道神识在里面。现在他放开道心,与星域网没有障碍的连结,便等于是进入了她的精神世界,然后再次被偷袭,而这一次被攻击的目标则是神魂本身。

        花溪说道:“我很了解人类,你们的本质就是重复。”

        井九说道:“我以为你会觉得我们才是同类。”

        花溪平静说道:“现在还不是。”

        简短几句对话的时间里,来自宇宙各处的信息还在不停地涌入,就像是一条狂暴的洪流。

        很难用具体的数字来形容这些信息流的数量,就算是联盟科学院最高阶的存储设备,都会在微秒时间里被填满。那些信息流没有经过任何挑选,有的是文字,有的是图片,有的是视频,绝大多数都是无序的碎片,无法排列起来,占据了更多的空间。

        就像是碎石,就像是乱流,就像是崩飞的悬空山,就像残缺的行星,就像红巨星,不停涌至。

        可以理解为整个人类文明的数据正在轰击他的道心,试图冲毁他的意识。

        井九的意识有些昏沉,像沈云埋喝了药后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没有注意到在这些看似杂乱的信息洪流里,隐藏着一些很关键的数据。

        花溪隔着薄薄的冰面,静静看着他,眼里没有任何情绪。

        西来看着这幕画面,沉默不语。

        大河滔滔,十二重楼剑缓慢向外抽动。那名年轻道士的道衣还是那样的殷红。

        红色大氅在黑暗的宇宙里是那样的醒目。

        他飞回了李将军的身边。

        李将军看着井九道:“你确实是朝天大陆有史以来最强的修道者,但你不是人,只是一件武器。”

        井九听过这句话,或者说类似的表达。

        那还是很多年前,天光峰上开大会,他的师兄太平通过阿飘说的,说给天下人听的。

        很多人说是他剑妖,说他没有资格做青山掌门,那就走好了。

        但现在很明显,不管是李将军还是花溪,都不会让他离开。

        “我不是谁的武器,我就是我自己。”

        他看着花溪说道:“你以为靠这些数据就能冲散我的意识?”

        “这些数据是用来对你的大脑进行格式化与数据覆盖。”

        花溪说道:“之后还要写入新的程序才能控制住你。”

        井九说道:“没有什么能控制我。”

        说完这句话,他的视线落在那枚戒指上,眼底深处出现无数道明亮的剑光。

        紧接着,他用力地握紧了手,套在手指上的戒指受力,开始微微扭曲变形。

        现在他无法阻止整个人类文明的数据向自己的意识海洋冲去,因为信息狂流的速度太快,那道门无法关住。

        那么把做为数据通道的戒指毁掉,应该能解决一部分。

        更关键的是,他隐隐感觉到这枚戒指隐藏着更深层的意味,对自己形成了某种威胁。

        既然对方想用这种方式困住他,这枚戒指必然不是凡物。

        啪啪声响里,戒指表面的宝石依次碎裂,射出如晶雨般的粉末,同时出现的还有无数道强大的气息。

        破碎的宝石里竟然是极高妙的道门阵法,更厉害的是阵法之下,竟是类似于引力场发生装置的事物。

        那些道门阵法极其厉害,每个都不在云梦山大阵之下,可以说是朝天大陆修行界的巅峰水准。

        那些微型引力装置更是匪夷所思,远远超过了星河联盟展现出来的科技水平。

        一道极薄的空间隔绝了井九的手指与戒指的本体,让他的剑意与力量无法真正地落到戒指上。

        不愧是两个文明的结晶,竟能挡住万物一剑的锋芒。

        这个世界里有过类似的文明的结晶,那就是沈云埋。

        沈云埋最终也不是他的对手,那这枚戒指又能坚持多久?

        无数道白光刚刚生出,便被他手指间生出的剑意缚住,斩碎成虚无。

        这是他最巅峰的一剑。

        森然的剑意向着太空各处散去,小行星带里的无数陨石瞬间碎裂。

        李将军与西来化作两道剑光,退到了数千公里之外。

        那枚戒指表面的阵法依次碎裂,空间隔层渐渐变得更薄。

        花溪看着变成太空里飘浮的宝石碎片,眼里流露出可惜的情绪。

        在戒指完全崩解的前一刻,忽然有一道极细的青色光线出现在井九的手腕上,自行束紧。

        那道青色光线并非真实存在的事物,甚至不是真正的光,而是某种信息波动的投影,或者说是一个程序的外显。

        整个宇宙里仿佛都响起了一声剑鸣。

        不是飞剑破空。

        而是归鞘。

        那枚戒指表面的宝石与阵法重新稳定。

        来自整个人类文明的信息洪流变得更加狂暴。

        那些隐藏在信息洪流里的关键数据显现出来,其间自有联系与规律,竟是一个程序。

        那个程序锁住了他的意识,正在进行编码改写。

        这就是最干净的重新启动,或者说恢复出厂设置。

        ……

        ……

        “这枚戒指不是承天剑,这个程序才是。”

        一道苍老而悠远的声音出现在这片宇宙里,落在所有人的心上。

        满天星辰间出现一个巨大的身影。

        那是一位戴着笠帽的矮瘦老人,面容在阴影之中,无法看清。

        这不是真人,是神识在真实世界里的显影,就像井九手上的那道青色光线。

        所有飞升者对着那位老人行礼,无比恭敬。

        青山祖师。

        沈青山。

        井九看着他,没有说话。

        “你在朝天大陆用尽一切手段毁了承天剑,以为从此便能获得自由,却忘了这剑本就是我造的。”

        青山祖师看着他说道:“你毁了一把,我再造一把便是。”

        井九感受着腕上那道青色光线里天地般的重量,依然沉默。

        “不要试图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就算你不承认自己是神明留下来的武器,也没有意义。”

        青山祖师看着他说道:“因为……万物一,你是我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