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前尘往事尽在今日画像

第六十八章前尘往事尽在今日画像

        很多很多年前,朝天大陆的世界还处于蛮荒时代。

        火山时常爆发,大海时常鸣啸,河水时常泛滥,灵气散于深渊里,还在缓慢上升的阶段。

        雾气遮住天空,大地昏暗一片,龟裂的大地与某个神兽的后背完全一样。

        忽然,一颗流星掠过夜空,落在南方大陆某处。

        其后不知道过了多少年,那颗流星入地处渐渐隆起,变成了一座孤峰。

        峰间没有任何生灵,连植株都没有一颗,因为到处充斥着凌厉的切割意味。

        随着岁月流逝,大陆渐趋平静,气流稳定,雨有时节,大地渐润,万物生长。

        一名沈姓少年樵夫误入深山,拾到一把妖剑,悟得天地至理,一朝得道。

        群山青翠,他若有所感,以此为号,自称青山真人。

        其后那把剑渐生真灵,意欲离开。

        青山真人炼得一道剑鞘,拘其神魂,令其不得自由。

        剑鞘名为承天,剑名万物一。

        青山真人手执万物一剑,横扫八荒,威震四海,创建世间第一剑宗。

        这便是青山宗的由来。

        他就是青山祖师。

        青山祖师是人族历史的第一个飞升者。但不知道为什么,离开朝天大陆的时候他没有带走万物一剑,或者说他没能带走万物一剑。

        其后的历代青山掌门都会拿着承天剑鞘,控制万物一剑,唯如此才有资格称为掌门。

        多年前,随着道缘真人与沉舟真人先后突然死去,万物一剑忽然消失在了青山群峰里。

        太平真人带着尸狗暗中找了好些年,都没有找到。

        谁也不知道,那时候还叫景阳的少年道士多了一个玩伴。

        那个玩伴有时候是蘑菇,有时候是石头,有时候是猴子,有时候是一把剑。

        但不管怎么说,青山祖师肯定是那个最有资格说那句话的人。

        万物一,你是我的剑。

        ……

        ……

        青山祖师飞升来到外面的宇宙时,星河联盟还处于初期,人类文明还没有完全复苏。

        他可能最开始的时候就知道了所有的秘密,可能是来到这个世界后才知道了一切的真相,总之他知道了自己的那把剑是唯一能点燃恒星、消灭暗物之海的武器。

        他静静守护着人类,等着那把剑的到来。

        又过了很多很多年,人类文明再次高速发展到了今天,那把剑终于飞升离开了朝天大陆,却已经不再是最开始的那把剑。

        更重要的是,那把剑还借着青山宗的一次内乱成功地毁掉了承天剑。

        于是青山祖师重新炼了一道承天剑,就是一个程序。

        不管是沈云埋的离开,还是西来意识里的滔滔大河,一切都是为了给井九压力,把他推向女祭司那边。

        当井九想要控制这个世界的时候,这个世界就会反过来控制他,就算他强大到能够抵抗这个世界一段时间,依然无法阻止那个程序随着难以想象多的信息进入他的意识,开始清除他的自主意识,重新控制他的身体。

        那么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开始的呢?

        正六面体冰块折射着远方恒星的光线,宇宙里有更多的星星,青山祖师的神识投影在其间静静地看着井九。

        万余艘战舰摆脱了控制,与那些飞升者们一道驶向这边,看着就像无数道燃烧的飞剑。

        ……

        ……

        很多天前。

        井九杀死了那个最高阶的母巢,因为低估了对方的冷酷意志以及求死的意愿,受了很重的伤。

        以当时他与那颗太阳的距离,可能需要很多年才能治好伤势。

        太平真人化作一道青烟,把他往那颗太阳推了推,帮他把时间缩短到了数百息,然后自己也只剩下了几息时间。

        在最后的时刻,他们看到了数万道燃烧的飞剑。

        那些燃烧的飞剑静止下来,便变成了战舰。

        当无所不在的监控网络发现了这片宇宙空间的能量异动后,星锋舰队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看到的便是沉睡中的井九。

        星锋舰队里当然有飞升者,而且不只一人,那些普通官兵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又如何不知道?

        老家来了新人。

        ……

        ……

        井九被接进了战舰里,经过初步检查,超低温冷冻,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了李将军身前。

        李将军从他指间残存的剑意,很轻易地分辩出这是青山宗的弟子,换句话说就是他的直系晚辈。

        就在他准备替井九治伤、唤醒他的时候,初步检查的报告送到了他的书桌上。

        检查报告里的所有数据都在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个好看的不像话的晚辈,似乎并不是普通的修道者。

        接下来军方实验室对井九进行了一系列更加完备的检查,李将军看着检查结果沉默了很长时间。

        井九的身体强度太大,远超普通飞升者的仙躯,就算是传说中的那些神兽、海上巨人都不远不如他。

        人类文明已经进入星际时代,却找不到任何方法可以破开他的皮肤。

        这个消息被送到了祖星,进入碧海里的那座小岛,放在了青山祖师的面前。

        那天夜里,祖师很少见地喝了两杯酒,感慨说道:“终于来了。”

        接下来依然是无休止的实验。

        那个完美的身体依然完美,无法被破坏。

        当他沉睡的时候,也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进入他的意识,自然更没有办法控制。

        最后,军方把那个完美的身体交给了联盟科学院。

        这自然不是指望科学院能够实验出更多的结果,而是因为青山祖师与李将军有自己的想法。

        随后在某个特定时刻,井九睁开眼睛醒了过来,听到那位金发学者的议论,发出了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声轻嗯,然后走进了我们已知的这个故事。

        ……

        ……

        是的。

        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从他在地心实验室醒来,到今天花溪接受了他的请求,所有都是安排好的。

        李将军控制着军方,又怎么会不知道他是来自朝天大陆的飞升者?祖师还活着,又怎么会认不出他就是那把剑?

        他们面临一个问题。

        人类如果想要生存下去,必须消灭掉暗物之海,需要点燃那些恒星。

        任何拿着万物一剑执行这个点燃计划的人都会死去。

        那位神明都无法摆脱这个结局。

        现在不管是万物一剑生出灵识还是被一道神魂占据,他愿意做出这种自我牺牲吗?

        “我们让你离开,是希望你能够自行意识到人类的处境,生出同情,至少是共感,如果能生出责任感当然更好。”

        “事实上我们给你准备了很多资料信息,但是你并不需要我们,你只用了很短的时间便了解了一切,学习的速度令人感到吃惊。”

        “祖师认为你不会愿意重新成为别人手中的剑,哪怕是人类的命运之剑,我却怀着一线希望,直到看到你写的那本小说。”

        “我们知道了你是谁,大概明白了你的想法,于是开始出题,一面对你进行考察,一边让祭堂方面接触你,等着你做出最终的选择。”

        这是一场非常漫长的考察,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局,这也是一道选择题。

        如果井九选择成为蝴蝶组织里的一员,会被要求放开精神世界,留下思想烙印,为人类奉献出自己。

        如果他选择成为新的神明,会被那位要求与整个星空相连,然后像此刻这样被星空冲击,被洗去所有的自主意识。

        那几场暗杀式的考察让他不喜欢这个叫做蝴蝶的组织。

        西来的遭遇、曹园的选择让他警惕。

        直到前些天,沈云埋忽然失踪,西来忽然出现,让他最终决定与女祭司联手,于是给花溪倒了杯茶。

        这种选择没有意义,在做出选择的那一刻他就输了,就落入了鞘中。

        换句话说,这是祖师替他做的选择。

        更准确地说,祖师只给这道题目提供了两个答案,无论井九选择哪个,都是人类想要的。

        也可以理解为祖师给井九提供了两条道路,无论他选择走哪条路,都会走到现在这里。

        大道朝天,各走一边?

        殊途同归罢了。

        ……

        ……

        在西来的精神世界里看到那条大河,看到河边的年轻道士时,井九说过一句话。

        一切都是假的。

        是的,所有的一切都是青山祖师安排的。

        青山祖师藏身星海之后,不着痕迹地把他推到花溪身边,让他放开了自己的精神世界。

        那个老者在满天繁星之间若隐若现,显得那般巨大,或者说伟大。

        但他又像每天在河边钓鱼的退休老头般寻常无奇。

        井九看着星空,忽然说道:“我看过你的画像。”

        所有青山弟子都看过那幅画像。

        那幅画像摆在小楼的第一位,画的就是青山祖师。

        无数道视线落在他的身上,想知道在生命或者说自由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刻,他想要说些什么。

        “我原以为画师水平糟糕,才把你画的那般难看。”

        井九说道:“今日才知道,原来你比画像里更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