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下水道里

第七十四章下水道里

        不管是那颗矿星上的战斗,还是今天这样的战斗,李将军经历过很多次。

        不管是针对井九的这个局还是别的谋略手段,他也用过很多次。

        当年在大泽剑斩冥皇,那年在大牡羊边缘秒杀母巢,都是如此。

        孤心苦诣。

        冥思苦想。

        人类的前途。

        大道的尽头。

        就像西来死前说的那样,确实有些累。

        无数声极轻微、却又重若雷鸣的撞击声、破裂声在他的身体里响起,来到身体表面却散于无形。

        陈屋山石人感受着手腕里传来的暴雨般的震动,震惊无语,望向李将军,心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看不到那根细线,过了会儿,才感知到那道强大而锋利至极的气息。

        核动力炉爆炸产生的火球还在扩张。

        战舰的阴影越来越浓。

        陈屋山石人感受到李将军的生机正在逝去,发出无声的怒吼,一拳扯动阴影,斩向那道无形的细线。

        依然悄无声息。

        数十名飞升者的道心里都响起了极清脆的一声断鸣。

        战舰的通讯系统里出现了一道爆鸣,震得无数官兵捂着耳朵蹲到地上,甚至昏过去了数百人。

        那道细线断成了两截。

        一截收回到数千公里外的核爆起处。

        一截残留在李将军的身体里,微微蜷曲,如被切断身体、痛苦挣扎的蚯蚓。

        陈屋山石人抓过来的那片阴影被极其平滑的切开,手指也断了三根。

        他的道法号称朝天大陆防御最强,依然无法抵抗这根细线,或者说被打磨后的万物一剑。

        “好生收集,认真研究,材料难得。”李将军抬起头来对他说道。

        井九的身体强度大到难以想象,不管是军方实验室还是联盟科学院的实验室,用了各种设备与方法都无法破开。

        今天这种机会非常罕见,那道细丝等于是井九身体的一部分,当然要认真对待。

        这是李将军对陈屋山石人的交待,也是他最后的遗言。

        说完这句话,他便闭上了眼睛,身体散发出无数道金光,却很快平静,没有像太阳一样绽放光芒,在最后的强大道念加持之下变成水晶一般的事物。

        即便到了最后的时刻,他也想的是怎样能够把身体保留下来,继而把身体里的那道细丝保留下来,也就是捐献遗体的意思。

        陈屋山石人把李将军的遗体抱在怀里,瘪了瘪嘴,终是哭了起来。

        ……

        ……

        千里冰封阵散了。

        没有寒冷的空气像冬风一样灌进来,而是温暖的空气如春风一般流散出去。

        花溪的头发被拂散,眼神里最后的冷漠也散去,只剩下茫然与无措。

        那位已经通过她颈后的芯片离开,回到了自己的王国。

        这时候的花溪不再是那位伟大的存在,变回了出生在星门基地花家、天真无邪的小姑娘。

        她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自己忽然出现在黑暗而寒冷的宇宙中,下一刻便会死亡,害怕至极。

        那道线断回,井九看着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指甲短了一截。

        他望向花溪苍白的小脸,看着她凌乱的头发,不知道想到了谁,伸手布下一座青山剑阵,就像一块大布般把她裹了进去。

        然后他带着她,就像冲向死亡一般,冲进了核爆产生的火球里,仿佛要躲进太阳一样。

        那道青色光绳束在他的手腕上,让他无法使用幽冥仙剑,他的速度有些慢。

        那些战舰上的官兵、那些飞升者清楚地看到这幕画面。

        ……

        ……

        悠扬的钟声渐渐停歇。

        金色行星表面的气漩渐渐散开,那艘巨大战舰里如海般的温泉也渐渐平静。

        少女放下捂着耳朵的小手,整理了一下浴衣的衣领,端起瓷酒杯,面无表情说道:“跑了。”

        这里说的是谈真人,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在景云钟的掩护下穿过了行星防御系统,消失在了宇宙里。

        少女看着瓷酒杯里淡褐色的酒液,忽然说道:“他也跑了。”

        这里说的是井九。

        那枚戒指是两个文明的精华结晶,就算是万物一也无法轻易斩断,他居然能够重新关上意识之门,阻止人类文明的信息灌入?更让她不理解的是,青山老祖新造的承天剑——那段程序还在他的身体里,为什么不能控制住他?

        青山老祖解下笠帽,露出丑陋的面容,慢慢移到水边,把双脚放了进去,说道:“他放弃了自己。”

        这里又要说回西来对井九说的那句话——最大限度的可能性存在于自我放弃之中。

        怎样才能摆脱承天剑的控制?不管是平咏佳还是井九都想了很多年。

        万物一剑是死物,就像溪边的石头,崖下的云海,没有智识、无法回应,自然谈不上被控制,或者说谁都可以控制。

        承天剑真正控制的是万物一剑的剑灵。

        就像一个电脑。

        浴衣少女没能完成格式化。

        系统进入沉睡模式。

        那么就算你写入了一个新的系统,也无法启动。

        这种状态很难形容,如果是沉睡,谁能唤醒他?

        如果无法自主唤醒,那与死亡又有什么区别?

        还是说,就像那只著名的猫?

        ……

        ……

        一个核动力炉爆了。

        接着又一个核动力炉爆了。

        两个太阳先后在雾外星系边缘升起。

        因为爆炸发生在宇宙里,无法形成气势惊人的冲击波,但两个核动力炉释放出来的光热,还是造成了极大的混乱,就像是两个大烟花,遮蔽住很多人的视线,也为监控带来了极大难度。

        李将军的突然死亡,也带来了极大的震撼与混乱。

        没有人主持,战舰群无法保持住青山剑阵,只能按照战争时的形态,对爆炸区域形成合围。按道理来说,井九被承天剑所制,无法再像平时那般化剑飞行,速度慢了很多,应该没有办法逃走。但当烟花消散之后,人们什么都没有发现,连花溪也不见了,只有西来的小半截尸骸依然静静地悬在宇宙里,如鸟一般,给所有人带去死亡的阴影与恐惧。

        井九与花溪去了哪里?

        这次聚会的地点选择在雾外星系,是因为这里距离蝎尾星云的交通中枢很近,方便各个星域的飞升者赶过来。

        军方在第一时间里关闭了所有的扭率通道入口,根本不理会那些巨型企业与世家的抗议声潮。

        至于联盟的经济会因此遭受多大打击,也不在考虑范围内。

        数日后。

        长尾太空舰队基地,烈阳号战舰缓缓降落,从舰长到普通机修兵,所有官兵都被押解出舰,开始接受严格的审问。

        数艘最新式的战舰完成押送任务,再次离开舰坞,继续自己的搜索任务。

        蝎尾星云是整个人类文明的工业基地,无数矿石甚至是整颗小行星被拖到这里的太空工厂中,每天不知道有多少运矿船起飞降落。军方要完全封锁井九的逃离路线,需要把雾外星系清理的更干净一些。

        某些星球上还有太空海盗的基地,很容易被利用。

        就像那两艘被舰队激光炮毁掉的矿船,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整个人类文明向前的脚步。那些在蝎尾星云生活了很多年、怎样也无法清剿干净、不知做了多少令人发指的恶事的海盗,就这样迎来了灭顶之灾。

        ……

        ……

        数千枚电磁束炸弹落在了某颗星球上,形成难以想象的爆炸画面。

        电磁束炸弹经过无数代改良后,变得仿佛具有某种灵性一般,可以轰穿极坚固的超强合金,还能深入地底工事。

        数千枚电磁束炸弹里至少有一半进入了地壳深处,然后才纵情地释放出自己的威力。

        这颗星球迎来了数十场连绵不绝的地震,无论是地底工事还是隐藏在山里的堡垒、庄园,都被夷平。

        盘踞在这方宇宙已经两百多年的一个太空海盗群被消灭了。远处城市里的矿工与居民听着声音,情绪复杂地走到巨大的铁门上方,望着远处山里升起的闪电般的爆炸余烬,又是庆幸又是茫然。紧接着他们听到天空里传来联盟当局宣布的最新政令,整颗星球进入封锁期,禁止任何飞行器离开大气层,持续时间未定。

        完成任务后,几艘战舰离开了这颗星球,恒星的光线不再被遮挡,重新降临地面。

        民众们沉默很长时间后,忽然爆发出惊天的欢呼声,有些人却还处于茫然的情绪里,心想究竟是为什么在高兴?

        没有人知道,地底深处有一枚电磁束炸弹没有爆炸。

        当一切平静后,电磁束炸弹啪的一声开启,露出了里面躺着的一个人。

        井九睁开眼睛起身,提着身边的军用袋,慢慢向着地面走去。

        他没有像那位少女推算的那样陷入沉睡,所以不需要唤醒。当然他现在的情形与以往也有了很大的区别,具体的还不知道,只是看他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微低的眼帘,倒有些像刚刚出关的卓如岁。

        很久之后,伴着一道晨光,他提着那个军用袋走进了城市,来到一个很偏僻的角落。

        他看着阴暗而潮湿的下水道,微微偏头,显得有些困惑。

        那道青色的光绳在他的手腕上散发出一道光线,提醒他必须快些。

        他走到下水道前,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我需要你的帮助。”

        下水道里安静了很长时间,传出了一道有些微弱的声音。

        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