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三章此去经年

第三章此去经年

        十几万年前,星门基地就是远古文明的重要备用居住行星,初始条件极佳,改造的也非常彻底。人类文明复苏后,这颗行星最早恢复,与在星河联盟里的地位相应,居住条件也可以排进前五,有着自然的四季、美好而没有伤害的雨雪天气。

        但这说的是地表以及守二都市等上层社会,与地下的那几层社区没有太大关系。

        民生街区的人们如果是出生在这里,死在这里,那么一生都有可能没见过雨以及雪。

        当嘀嘀嗒嗒的声音在窗外响起来时,钟李子知道这不是雨点在轻敲,应该是天空里的某条管线泄漏了。

        这些纷乱的思绪让她放松了些,深吸一口气,望向坐在椅子那头的短发少女,与书里、游戏里的形象做了一下对照,问道:“你就是赵腊月?”

        她想让自己尽可能表现的平静些,至少要像一位主人,但还是控制不住声音有些微微颤抖。

        那只长毛白猫不知道什么时候跳到了赵腊月的肩头,懒洋洋地趴在上面,缓慢地转着头,打量着四周,有些好奇,又有些不屑。那位短发少女神情淡然问道:“他对你提过我?”

        在腹诽这间洞府太过简陋、配不上景阳真人身份的白猫自然就是青山镇守之白鬼大人,小名刘阿大。

        这位眉眼如画,短发凌乱,仿佛很多天没有洗过澡的少女自然便是神末峰之主赵腊月。

        经过数百年苦修,她终于成为了同代修行者里的第一位飞升者。

        ——彭郎因为妻子的缘故不愿意自己先行离开。

        离开朝天大陆后,她像西来等人一样找到了那把竹椅,坐了一段时间,做了一张仙箓,然后按照井九事先的交待向着某个既定的方向去。

        她能在娘胎里便被景阳真人看中,命势自然极佳,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暗物之海的怪物,也没有看到那几万道燃烧的飞剑,直接撞到了一艘海盗船。

        当然这不是在说井九的命势太差,他也是在娘胎里便被道缘真人看中,只能说他的命势更盛,加上雪姬一路嚣张杀怪,引来那个大怪……

        那艘海盗船成了赵腊月与这个星际文明的第一次接触,直接导致她的行事风格与上一代的飞升者完全不同。她直接宣布了对那艘海盗船的所有权,然后命令那些海盗变身教师对她讲述这个世界方方面面的知识。

        这样的海盗生涯没能持续太长时间,因为她通过电脑在星域网上看到了那本小说,发现了那个游戏,紧接着她看到了一个以前的新闻画面,在那艘烈阳号战舰的舷梯上看到了穿着蓝色连帽衫的井九。

        既然看到了井九,海盗船的航线自然变动,然而还没有抵达主星,她便又看到了另外一条不起眼的新闻,那个叫做钟李子的少女回到了星门基地。

        不需要思考,她便知道井九出了事,命令海盗船向星门基地驶去。

        星门基地在联盟边缘地带,但地位非常重要,有着非常完备的防御系统,日常有舰队驻守,从来没有海盗飞船敢靠近那片星域,更不要说闯过去。

        问题是生活不止有远方的战舰与耀眼的激光,更有眼前的短发少女与血剑,海盗们根本不敢违抗她的意志。

        果不其然,在距离星门基地还有几千万公里的太空里,没有权限的海盗船便触动了星河联盟的防御系统,被一艘战舰开始追击。

        当海盗们转身望向那名少女,想要得到她的下一步指挥时,却发现指挥官的座椅上已经空无一人。

        在被防御系统发现的第一刻,赵腊月就走了,她背着推进器跳进了黑暗而无底的宇宙里。

        那艘海盗船会被战舰击毁还是俘获她都不在意,那些双手沾满鲜血的恶徒能多活这么多天,就算是她给家庭教师付了报酬。

        ……

        ……

        没有人知道赵腊月在黑暗而寒冷的宇宙里飘了多长时间,但确实谈不上危险,因为她是飞升的仙人,随身带着很多法宝还有一只白猫。

        与她一道飞升的刘阿大依然保留着在青山时的风格,看到星光便要咬一口。

        它咬了第一口星光,便知道自己是真的来了仙界。

        不管这个宇宙对人族飞升者来说意味着什么,对它来说真的就是仙界。

        它与元龟在朝天大陆的时候便以星光为食,对星光的转化效率再没有谁比它俩更强。

        这个真实的宇宙里到处都是星星,每颗星星都是一个仙气面包,真美好。

        在很短的时间里,阿大的境界竟然再有提升,而且以它对恒星光线的转化效率,完全可以等同于一个超微粒子化核动力炉,赵腊月抱着它,还怕谁?

        ……

        ……

        今天,赵腊月落在了星门地表。

        她看到了远方那座祭堂,没有过去,按照在星域网上查到的资料直接跳到了地底,来到了这间公寓。

        在宇宙里飞了这么久,又做了两次流星级别的跳跃,衣服难免有些尘埃,凌乱的头发里有着明显的灰尘,她却浑然不觉。

        钟李子也没有什么感觉,因为对方真的如画般好看,而且气质就像小说里写的那般出尘,下意识里感慨道:“不愧是他最喜欢的女弟子。”

        赵腊月说道:“从井九算,我与他平辈,神末峰是我们的。”

        看似平静,其实隐着些别的意思,还有些警惕。

        她离开朝天大陆,便上了海盗船,下船便来到这里,一切都还很陌生。

        在朝天大陆的时候她与井九讨论过,飞升后的世界肯定不是仙界,但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地方。

        钟李子还是很紧张,有些手足无措地给她泡了杯茶,看着她怀里的白猫,想到对方的身份,小声问道:“你……你就是阿大?要不要喝杯茶?家里以前的小鱼干已经过期,都扔了。”

        黄猫离开后,她把食盆与猫粮都还保留了很长时间,直到过期之后才扔掉。

        阿大想着那个图画里的黄猫,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随意地喵了一声,表示不用,又看了看钟李子的胸口,决定不跳,重新舒服地趴回赵腊月的怀里。

        赵腊月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关于这件事情钟李子已经想了很长时间,听到她发问,直接把推论说了出来。

        “……我们就去了主星……李将军与他谈完话后,他就离开了主星,按道理来说,他应该是选了军方那边,可如果是他与军方决裂,祭司学院应该会护着我,而不是把我赶走,所以肯定是那位……”

        赵腊月轻抚猫毛的手停顿下来,看着她面无表情说道:“你说了几遍那位,那位到底是哪位?”

        钟李子不知道该怎么说,说道:“那位就是那位……名义上是主星女祭司,但身份地位远不止于此。”

        赵腊月不再理会这个问题,说道:“现在看来是让他选边,结果两边都有问题。”

        “我猜测就是如此,但没有证据,老师也不知道原因。”钟李子就是这个意思,不然解释不了后面发生的问题。她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有些不安说道:“你不应该直接来这里,现在肯定有很多人在监视我。”

        阿大转头望向窗外,喵了一声。

        天空里的管道应该修好了,不再落雨,阴暗的街道里,有着一些与平时不同的光点。

        赵腊月嗯了一声表示知道。

        确实有很多人在监视着这间公寓。对面的公寓楼甚至被清空了一个单元,很多穿着轻型装甲的特钟兵占据了高处,有十三件远程武器对准着这个窗户,随时可以发起攻击,更令人震惊的是,太空里多了两个同步卫星,正对这里进行着不间断监控。

        阿大懒洋洋地继续趴回她的怀里。

        赵腊月抱着它站起身来,看了看四周,望着关着卧室房门问道:“他在这里住过?”

        钟李子没有想到她与那只妖猫居然如此不在乎,转念想到他们是与井九一样的人,自嘲一笑,起身给她介绍道:“这是我的卧室,他住这边……不过他不怎么睡觉,大部分时间都在软椅上看新闻,看电脑。”

        赵腊月怔了怔,没想到他居然改变了这么多,躺在椅子上不闭着眼睛,却要看什么新闻与电脑?

        钟李子的视线在书房与软椅之间来回,再次生出强烈的想念,叹道:“我和他好些天没见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赵腊月走到窗边,看着这个陌生的世界沉默了会儿,说道:“我与他五百年没见了。”

        ……

        ……

        公寓街对面侧向有座建筑,楼层不高,里面的房间已经被推平,变成了临时的指挥部。

        十几名军官坐在工作台前沉默而忙碌地工作着,数十名穿着装甲的精锐战士沉默地坐在墙边待命。

        “目标出现!”

        随着通话系统里的一声喊,人们的视线望向了光幕,看到了窗边的那个短发少女。

        短发少女抬起头来,望向他们。

        啪啪啪啪,无数碎裂的声音响起。

        对准那间公寓的监控设备都变成了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