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四章新房客

第四章新房客

        赵腊月早就发现了那些监视者的存在,但不打算理会。

        直到说出那句五百年后,她走到窗前,感受到那些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以及类似神识的事物,忽然有些烦。

        剑意破空而去,把那些监控设备尽数毁掉,她稍微平静了些,但不代表这件事情就这么完了。

        红光照亮了昏暗的长街,仿佛电视里的落日,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正在准备夜市烧烤老板顺着人们的视线回首望去,吃惊想着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祭堂方面的原因,军方没有再次尝试杀死钟李子,但也没有放松对她的监视。

        从她回到公寓的那天开始,就有一个战斗小组在街对面的建筑里设置了临时指挥部。

        他们没想到井九没有出现,却来了一位明显有问题的短发少女。

        更没想到的是,对目标的监控刚刚开始,所有的监控设备便都毁了。

        啪啪碎响如暴雨般响起,精密的感光仪器、自跟随临控场纷纷出现裂口,失去作用。

        场间有些混乱,通话系统里响起有些恼怒的声音:“什么情况!目标在哪里?”

        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指挥部里一片安静。

        他们监控的目标已经来到了场间。

        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指挥部里的短发少女,人们震惊无语。

        下一刻才有人反应过来,伴着电磁嗡鸣与机械摩擦声,十几台重型枪械对准了她。

        建筑里的气氛变得极其压抑紧张,赵腊月却没有这种自觉,走到一名穿着轻型装甲的特种兵身前,伸手拿过他机械臂上的一把重枪。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动作,她做的却非常随意,就像举着筷子夹起火锅里的肉片。

        肉片熟了就应该夹起来,就是这么理所当然。

        不知道是被这种理所当然的感觉所迷惑,还是因为天生的本能恐惧而无法生出抵抗的念头,那名军人没有任何动作。

        无数道视线落在赵腊月拿着的那把枪,气氛变得更加紧张。

        赵腊月在海盗船上接触过枪械,但没有见过这种军方配备的大火力武器,观察了片刻后,用左手堵住枪口,然后抠动了扳机。

        她开枪的动作也非常随意,还是像吃火锅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青烟生起,然后渐渐消散。

        那把重枪的枪管扭曲裂开,仿佛开出了一朵玫瑰。

        赵腊月收回左手看了看。

        她的掌心有处极小的破损,露出晶莹的一小抹,像蹭破了皮般。

        这种枪械的威力确实不小,差不多等同于破海初境的全力一剑。

        她确认了这点,把那把枪像扔垃圾一样扔到地上,望向建筑里的人们,用无声的眼神作了警告,就此离开。

        人们看了看地上那把重枪,又看了看窗外忽然出现的暮色,心想这到底是什么鬼?

        ……

        ……

        “你去……警告那些人了?”

        钟李子看着正在关窗子的赵腊月问道。

        如果是井九遇着今天这种情况,绝对会第一时间离开,根本不会与那些人打交道。

        不,他根本不会让自己进入这种情况。

        赵腊月与包括井九在内的前一代飞升者有很多不同,虽然来到这个世界后她也是第一时间开始学习,但更习惯边接触边学习,而不是像那些老家伙一样抱着电脑便躲上好些天,比如她对这个世界的武力层级很感兴趣,便要亲自看一眼,又比如她还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敢抱着推进器往深不见底的宇宙里跳,谈真人敢吗?井九敢吗?

        “研究一下。”赵腊月从窗边走了回来,不知什么东西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

        那把重火力枪械用的是实体弹药,杀伤力很大,对她没有什么影响,只是崩出来的一些合金碎片落在了头发里。

        “呃……虽然知道你们不需要,但要不要洗个澡?”钟李子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好。”赵腊月也有些想真正洗个澡去些精神上的疲惫,很干脆地应了下来,走进了浴室。

        钟李子走到浴室门前,想要告诉她怎么用花洒以及那些护发素、身体乳之类的区别。

        赵腊月的声音从浴室里传了出来:“我会在这里住几天。”

        钟李子微微一怔,说道:“好。”

        井九说过钟李子是他在这个世界里的锚点。

        对赵腊月来说,井九就是她在所有世界里的锚点。

        来到这个世界后,她要第一时间找到井九,这间公寓便很重要。

        ……

        ……

        很明显赵腊月没有用洗发液与身体乳,因为一分钟后她就出来了,大概就是用热水冲了冲。

        仙人自然无垢,随便用水一冲便像是被雨洗过的荷叶,干净的无以复加,公寓里甚至弥漫着淡淡的清新味道。

        她想着钟李子先前说的话,坐到软椅那头,打开电视光幕,开始像井九一样看新闻。

        新闻结束后,便到了减脂健身操的时间,看着光幕上那些旋转、跳跃、把身体扳至变形、明明很辛苦却要露齿尬笑的女人,她忍不住挑了挑眉。

        像井九一样,她也无法理解这种事情。

        钟李子抱着白猫坐在椅子那边,看着赵腊月的神情变化,发现她真的很像井九。

        赵腊月洗澡的时候,不准阿大跟着进去,它有些无聊,很自然地跳到了钟李子的怀里。

        钟李子想着它在那个世界的身份地位,像最初的元曲那样紧张,落在它身上的手指都有些颤抖。但她终究是养过猫的人,小黄虽然走了很久,手法还没有忘记,撸的越来越顺,阿大越来越舒服,发出了呼噜的声音。

        听着如隐雷般的呼噜声,她的紧张情绪终于消解了很多,随意了很多,当然距离随手就敢拎猫颈的平咏佳还差很远。

        “你想查些什么资料吗?”她想着井九最开始那几天的日常,从身后取出那台银色的笔记本电脑,对赵腊月说道:“这是井九做的,很好用,而且安全。”

        赵腊月接过电脑打开看了两眼,道了声谢,便关掉电视开始认真地查东西。

        钟李子抱着阿大起身,给自己泡了杯茶,又找到了两袋还没有过期的干冻包,问阿大要不要吃,得到了阿大极销魂的两记白眼。她把干冻包扔进垃圾桶里,回来时看到电脑上的画面,经过同意后便站在后面好奇地看了起来。

        赵腊月在查各种枪械,接着是机甲、战舰之类的事物,总之都是些军事相关。

        钟李子越看越是不安,心想这位难道真像小说前期写的那样……

        这个时候,银色电脑的屏幕忽然黑了,然后慢慢显现出一排字。

        “你是谁?”

        ……

        ……

        窗外的路灯已经点亮。

        远处那座建筑隐隐传来什么声音,应该是那些军人正在撤退。

        公寓里是那样的安静,阿大不再打呼噜,盯着电脑屏幕,眼瞳缩小如米粒,杀意微显。

        赵腊月面无表情看着黑屏上的那排字,没有反应。

        按照钟李子的说法,这台电脑是井九亲自做的,有着极完备的加密与数据保护,很难被入侵,那这个人是谁?

        那些字迹忽然消散,弹出一个视频窗口,那边是一个穿着军装的英气少女。

        “这位是冉上校。”钟李子说道:“井九的秘书。”

        ……

        ……

        因为度假星球的大爆炸,冉家承受了极大的压力,紧接着便是蝎尾星云那边出了更大的事。

        就在冉寒冬以为风雨将至的时候,忽然一切重新回复了平静,只是井九再也没有了消息。

        那位回到了主星,钟李子被逐出了祭司庄园,冉寒冬什么都不敢查,甚至连钟李子都不敢联系,只能沉默地等待。

        今天她忽然收到数据终端的提醒,知道那台电脑被打开了,便赶紧用井九留给自己的数位标识连上了那台电脑,以为会看到钟李子,却没有想到看到了一张陌生的脸。

        那张脸她肯定没有见过,但不知道为什么又有些熟悉,尤其是黑亮的短发与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一般。

        她向那边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你是谁?”

        刚提出这个问题,她便想起来自己确实没有在现实里见过这张脸,但在小说里以及游戏里见过很多次。

        她离开工作台来到窗前,望向军部大楼下方不停来回的悬浮军车,有些怔然地想着,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书里的人怎么会出现在现实里?

        用了段时间她才冷静下来,回到工作台前打开视频界面,对那边说道:“如果赵腊月是真实存在,如果你就是她,那么请随我来,我有些事情要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