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五章新生活

第五章新生活

        冉寒冬带着赵腊月进入了隐网,但没有进那个房间,在摩天轮里进行了一番隐秘的谈话。

        钟李子抱着阿大站在赵腊月身后,全程旁观了这场谈话。

        双方的信息合到一起,井九现在的处境便有了一个大概而模糊的形状。

        为避免被对方查到痕迹,这场谈话很快便结束了。

        赵腊月调出星图,找到蝎尾星云,认真地看了会儿,视线最终落在雾外星系边缘的小行星带上。

        冉寒冬提供的情报只到了这一步,再没有更多的。

        “那边封锁了,没有人能够过去。”钟李子提醒道。

        是的,就算赵腊月是飞升的仙人,抱着刘阿大可以横渡星河,也没办法通过扭率空洞。

        军方只需要把蝎尾星云的扭率空洞入口关闭,便可以隔绝两边。关闭扭率空洞入口的影响非常大,这种大事在星河联盟的历史上只发生过几次,那都是暗物之海怪物潮涌的危险时刻。最近没有暗物之海入侵的新闻,就说明井九肯定在那边。

        赵腊月说道:“我在这里等他。”

        钟李子看着她的神情,好奇问道:“你不担心?”

        赵腊月说道:“还好。”

        ……

        ……

        赵腊月与阿大就这样在公寓里住了下来。这件事情如果细想一下,其实会生出很多有趣味的联想,比如这间公寓以后会不会变成那把竹椅一样,成为朝天大陆飞升者的又一个驿站?

        第二天的时候,钟李子不再像最开始那般紧张,可以自如地抱猫,可以直视赵腊月,于是观察到了更多的东西。

        赵腊月与井九很像,但还是有很多区别,比如她就不是那么爱看书,通过电脑与电视掌握了这个世界的大概之后,便没有再往深里去,没有要求去世新学院图书馆,更没有研究天文物理以及数论这方面的兴趣。

        她也不怎么爱说话,但还是要比井九的话多,甚至偶尔会与钟李子聊些没意义的事,比如言情小说与电影还有恋爱系游戏之类的东西。

        她与井九还有一个最大的区别,那就是她虽然不需要,但还是会吃东西,而且明显地表示出了对这个世界食物的好奇。

        钟李子感受到了她的视线,忍不住笑了起来,把食盘放到了她的身前,又去取了一份新的。

        这些都是政府每日配发的食物,按照定例有一定浮动空间,多吃一份不算什么。

        赵腊月看着盘子上像浆糊、像胶皮一样的食物,微微蹙眉。

        她首先在色香方面给这些食物打了个零分,拿起塑料小勺刮弄了一些送到嘴里尝了尝,又在味道方面打了个负分。

        “这个文明比较低等。”赵腊月转头看着阿大认真说道。

        钟李子与井九这边的人再如何天然亲近,也是在这个文明里长大的人,听着这话难免还是会有些不舒服,说道:“走,去宵夜!”

        ……

        ……

        从公寓到黑市烧烤摊子的路上要经过一个街角,街角那个落着卷帘门的电子商店里住着一个叫丹先生的怪人。

        钟李子知道赵腊月这种人不需要权限,阿大也不需要宠物芯片,但想着方便还是带着他们进了卷帘门里,安装了新的手环以及新的芯片。

        离开电子商店,经过游戏厅,便到了说不清是黑市还是夜市的热闹市场,电子烤炉带出来的香味弥漫在街道两侧。

        两个少女与那只猫在摊子上坐下,要了一份拌凉粉,等着烤茄子的诞生。作为民生社区的名人,钟李子毫不意外地吸引了很多视线,气质明显不凡的赵腊月与那只长毛白猫也引发了很多猜测与想象。

        夜市渐渐变得安静起来。除了赵腊月与阿大,没有人知道在头顶那条如小缝般的夜空最深处、在星门基地的太空里,有几颗专门发射的同步卫星正在监控着夜市里的所有细节,更加没有人知道,有两艘战舰的远程武器系统已经启动,对准了地心,随时准备发射出可怕的射线武器。

        淡褐色的麦酒送上来了,不惹人喜欢的烤青椒也送上来了,烧烤之王——烤茄子也送上来了,特有的碳与肉、有机物与无机物混合形成的香气,飘散在夜市街道两侧,被分子捕捉仪器吸收,送入遥远太空战舰的实验室里,最终没有引发任何警报。

        赵腊月熟练地用筷子夹了一道茄肉吃了,又夹了一道喂给阿大。阿大把那道茄肉咬进嘴里,不需咀嚼便查觉到这根烤茄子有些过老,吧唧了两下嘴,把茄肉吐到桌下,望向赵腊月认真地喵了一声。

        ——这个文明确实比较低等。

        连续遭受两次打击,钟李子又是不甘又是恼火,顾不得那么多,在回公寓的路上使出了最强大的武器,带赵腊月去染发。

        不知道什么原因,赵腊月没有拒绝她的提议。在理发厅里坐了很长时间后,她看着镜子里如栗子一般的红色,感觉比较满意。各种颜色有各种美,她之所以喜欢这个新染的发色,是因为栗子红与弗思剑的颜色有些相似。

        女生都比较在乎这方面,比如发色与提包之间的关系,比如鞋与某些饰物之间的关系,好像叫配色还是什么。

        “我也染过红色,但是很普通,没你好看。”钟李子看着赵腊月的红发羡慕说道。

        赵腊月飞升之前,踏出洞府,来到神末峰崖前,听着满山猿啼,忽然想着数百年前的某人,把如瀑布般的黑发再次剪短,把变短的瀑布画成盛开的野花,再在这时候涂成栗子红,便如盛春的红花、燃烧的火焰,有着令人心悸的美感。

        如此的栗子红,自然夺目,只是与某样事物相比还是少了些味道。

        那样事物便是火锅红汤。

        红绿两色辣椒在汤里浮沉,就像是时而被潮水淹没、时而露出海面的礁石。

        鲜豆腐冻豆腐以及豆腐皮、带皮羊肉以及手切鲜羊肉、雪花肥牛以及麻辣香菜牛肉、大片毛肚以及花肚、莴笋头以及青笋片、菌菇拼盘以及松菌单切、各种新鲜食材依次或随便落入汤中,刚刚煮熟便被筷子捞起,完美地实现了自己的价值。

        钟李子从来没有见过像赵腊月这样能吃、而且擅长吃火锅的人。

        她端着大碗,拿着筷子,瞠目结舌,直到锅里的食材快被捞光才醒过神来,开始找寻剩余价值。

        ……

        ……

        七八顿火锅后,赵腊月学习到了星河联盟的大概常识与所谓知识,便草草结束了自己的课程,也大概确认了现在的情形。就算井九能够活着从蝎尾星云那边归来,为了确保安全也不会回到星门基地的公寓,因为军方肯定会派很多人盯着这里。

        她要找到井九,应该先找到刀圣曹园、谈真人以及西来这些人。

        “今天晚上我们吃麻辣烫。”她站在窗边,看着远方不知从哪条管道滴落的如小雨般的污水,说道:“明天去主星。”

        不管是谈真人还是曹园又或者西来,都没有在这个宇宙里留下任何痕迹,既然找不到他们,不如直接去找那位。

        麻辣烫与去主星这两件事情之间没有任何关联,甚至可以说天差地别。

        但赵腊月说了,就一定会实现,不管是去主星还是吃麻辣烫。

        离开中午没有多长时间,偶尔露真容的恒星很快便从天空缝隙里飘走,留下一片昏暗,赵腊月准备去菜市场买些青菜与内脏,最好能够弄点血。

        不管是猪血还是鸭血,只要是血便能做火锅,能做火锅便能做麻辣烫。火锅与麻辣烫的区别其实只在于器具与吃法,就像大道朝天,各走一边,但不管是什么道,走到最尽头其实都差不多,都是殊途同归。

        昏暗的灯光照着长街,照着那些随风轻摇的再生能源纸,哗啦的声响里,满是萧瑟与寒冷的意味。星门基地有着自然的四季,舒服的冬夏,而且这里深在地底,很少会有极端天气出现,所谓寒冷与萧瑟,其实更多是心理上的感受。

        伴着废纸的舞动,一名军官出现在街道上,拿着一块木牌,拦住了赵腊月的去路。

        “陈将军正在赶过来,请您稍微等一段时间。”

        那块木牌上刻着一把剑,是青山宗的山门剑符。

        赵腊月无所谓这个木牌,在乎的是对方居然知道自己对钟李子说准备离开,说明对方依然在监控自己。

        那天她用眼神对那些人说过,不要来烦自己。

        这就很烦了。

        她没有理这名军官,继续向菜市场的方向走去。

        那名军官没有让开道路的意思,问道:“您确定这么选择?”

        赵腊月停下脚步,歪头看着他。

        这不是可爱,因为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像看着一个死人。

        啪的一声轻响。

        数公里高的合金崖壁上迸出一朵极小的幽蓝色的火花,那是电磁加速环特有的现象。

        当初那名工装布杀手用的就是这种超远程电磁加强枪械。

        这种枪械的威力极其巨大,井九徒手接下一颗子弹后,判定与破海境的飞剑差不多。

        远处的建筑里,幽暗的天空里,至少有十几朵幽蓝色的火花闪现,表明同时有十几支远程电磁枪向赵腊月开火。

        轻微的啪啪响声来到街道上便成了轰鸣的雷响,十余朵白色乱流像花一般在她身体四周绽开,就像是十几个棉花糖。

        远程电磁枪械发射的子弹根本无法穿过剑阵。

        这几天她在公寓里一直在研究这个世界的武器系统,现在看来计算没有任何问题。

        那名军官的脸上没有震惊的情绪,看着她说道:“抱歉。”

        安静的街道某处忽然响起一声猫叫。

        一道白色的光柱从天空里落下,精确无比地穿过长达数百公里的裂缝,落到了街道上,笼罩住了赵腊月的身体。

        赵腊月右手一翻,一面古意盎然的青铜镜出现在手里,对着那道光柱迎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