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我见天地

第十九章我见天地

        “雪姬智慧很高,有情绪,有意识,与那些怪物不同。”

        “我与她打过很多年交道,比你们打交道的时间更长,我了解她是怎样的存在,非常确定她与那些怪物有相通之处。”

        赵腊月听到这句话才想起来大悲和尚曾经在雪原边生活了很多年,凭自己的无上禅法神通挡住雪姬与雪国兽潮多年。曹园孤刀镇风雪数百年那都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甚至可以说是对大悲和尚的模仿或者致敬。如果曹园看到他,可能会立刻就跪拜在地。但曹园会听从他的意见,帮助雪姬成为那些怪物的君主,然后向她投降吗?

        “你的想法太荒唐。”她说道。

        “就算沈青山握住了井九这把剑,也只是对神明曾经使用过的手段的无趣重复,解决不了根本性的问题,人类最终还是会走向灭亡的老路。我的想法再如何荒唐,也值得试一下,至少应该先找到她。”欢喜僧说道。

        赵腊月说道:“他不会被任何人握住。”

        “井九就算还活着,也已经死了。”欢喜僧平静的眼神里多了些怜悯。

        他是禅宗之祖,是两个世界里对生死研究最透彻的伟人,判断不会出错——井九醒过来便会变成承天剑鞘里的那把剑,失去自我的意识,如果他不醒过来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赵腊月说道:“就算你是大悲和尚,也没有资格让整个人类与你一起加入这场荒谬的赌局。”

        能够离开朝天大陆的修行者,都拥有无上的智慧与难以想象的强大意志,都有自己的道。他们有强烈的责任感以及自觉,要为人类找到一条正确的道路。青山祖师与李将军是这样想的,这位禅宗之祖也是这样想的,问题在于,究竟哪条道路才是正确的呢?

        在历史成为历史之前,谁都无法确定,除了推演计算,终究还是有赌的成分。

        “我不玩骰子,这里也有朝天大陆那样的实验室,如果你有兴趣,改天可以去看看。”

        欢喜僧看着她笑了笑,俊俏的脸在空间站反射出来的光线照耀下分外可爱。

        光线明暗之间,他踩着大涅盘转身离开,绕过星球的明暗分割线,向着远方的恒星而去,很快便消失无踪。

        赵腊月沉默了会,向着星球黑暗的那面飞去,进入大气层后不久,落到了那个太空基台上。

        树枝微微一颤,阿大跳了下来,准确地落在她的肩头,用神识劝道:“这个世界厉害的人太多,别像在里面那样不高兴就要杀人,那是普通人吗?当年他在朝天大陆的时候能打我一百个,狗都对他很佩服,你说这人有多变态?”

        赵腊月没有说话,走到亭下端起酒壶喝了一大口。

        微风穿过防护罩,一艘飞船出现在崖外,冉寒冬跳了过来,问道:“没事吧?”

        赵腊月摇了摇头,看着崖外的星空忽然说道:“你听说过信佛的人吗?”

        飞升者们在这个人类文明里创建了一些实验星球,想必有君子国,也会有佛国。

        冉寒冬说道:“修仙小说与游戏里有,据说是远古文明的信仰遗留,但现实里很少见”

        赵腊月确定她也不知道那些实验星球的存在,没有再问什么,说道:“曹园找到没有?”

        冉寒冬说道:“刚刚收到消失,王右星系那边的太阳风暴确实有问题。”

        数道光线从她的手环里射出,形成一片光图,其中还有几张远程成象行星表面视图。赵腊月看着那片模糊的图像,隐约看到了那座佛的痕迹,看来曹园离开了,只是不知道他与陈崖的这次相遇最后是怎样的结果。

        “我们真的不去找井九?”冉寒冬再次提出这个问题。

        赵腊月说道:“如果他自己不肯醒,谁也找不到,等着吧。”

        冉寒冬不知道这件事情的隐情,一直以为井九是藏在某个地方,神情微异道:“醒过来?”

        赵腊月没有说话,在心里想着,是的,就像以前那样。

        那位少女祭司说的没有错。现在的井九就是自我刻意黯淡的火,如此才能不照亮远处的黑暗,但那样的一团火很容易被风吹熄。

        欢喜僧说的也没有错。井九的沉睡是一种无望的自保,承天剑在头顶悬着,他根本不敢醒来。

        她依然保有信心,因为井九在果成寺里,在朝歌城里都沉睡过很多年。当所有人都以为他无法醒来的时候,在某个寻常无奇的日子,他便会忽然睁开眼睛,醒来,然后解决掉所有的问题,所以她不在意欢喜僧的看法,井九醒来的那一刻才是决定人类文明走向的瞬间。

        当然,那也可能是他死亡的一刻。

        问题在于,雪姬真的去了暗物之海吗?难道神明当年打造她这个人工智能真的就是想要让暗物之海产生意识,迎来一位能够交流的君王?

        ……

        ……

        七区的围墙外是废弃多年的农业区。

        在星光的照耀下,残破的民宅就像是被暗物之海浸染过的贝壳,外在焦黑,内在尽是灰烬。

        满是坑洼的简易道路那边是数米高的垃圾堆,堆的大部分是砂石,早就没有臭味,现在被薄雪覆盖着,倒有些像风景画。

        雪姬站在垃圾堆的最高处,两只小圆手背在身后,披着蓝色运动服,看着夜空里的星星,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件蓝色运动服是井九的,穿着她的身上自然垂落到地,看着就像一个小孩穿着大人衣服,在伪装着成熟。

        因为封闭的原因,绝大多数工厂都已经停工,重工业污染严重的这颗星球在很短的时间里便变得干净了很多,当然也有这些天不停落下的雪的功劳。星光穿透大气层里的薄雾,落在她毫无表情的圆脸上,让雪白更加雪白,幽暗更加幽暗。

        没有人知道这座城市最近为何会忽然落了这么多雪,明明法定的冬季还没有到来,也没有人知道为何这颗星球好像比以往这时候要冷了些,明明防护罩没有变得薄弱,反而在接受了战舰的几次注能后增强了几分。

        就连天气署的科学家也没有找到原因,不过飞雪代替了酸雨总是一件好事,只是除雪稍微麻烦一些,好在那些工厂里的自行机械设备只需要很小的改造便能变成自动除雪机,而且最近的落雪很有节奏,清洁署比较好做相应的安排。

        每当雪姬来到七区外的垃圾堆上看着星空发呆的第二天,雪势便会变得大很多,可能与她的心情有关。能够看到星空的地方确实要比地下水道好很多,她现在不像过去一年那样害怕——断网果然很有用处,不管对工作还是安全。

        她忽然感应到了些什么,从垃圾堆上方消失,直接回到了房间里,望向软椅上的井九。

        井九双眉紧锁,就像两道相交的剑,不是梦到了朝天大陆上的那些战斗,而是因为剧烈的头疼。

        长时间的头痛与脑神经抑制剂的使用,让他有些憔悴,甚至看着有些消瘦。

        雪姬做过精密测算,确定他的体积与质量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这种消瘦应该是精神世界对现实世界的影响。

        沈云埋留在酒店套房里的那些药已经吃完了,井九到现在还没有出事,完全是靠雪姬的寒意进入类似深层冬眠的状态。

        她面无表情地跳上软椅,靠在了井九的怀里。

        井九感受到了她身体的寒意,下意识里伸手抱住了她,抱的非常紧,终于觉得舒服了些,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寒蝉从窗边飞了过来,小心翼翼地落在雪姬的头顶,发出一声幽不可闻、极为舒服的轻鸣,就这样沉沉睡去。

        神末峰夏天的时候,井九喜欢抱着阿大,阿大喜欢抱着寒蝉,寒蝉喜欢抱着冰玉髓,也是相似的画面。

        清晨时分,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却没有增加任何暖意,反而把满天雪花照的更加清楚。花溪穿着厚厚的棉睡衣,抱着双肩走出卧室,看到窗外的太阳雪,却没有任何观景的兴致,颤抖着声音说道:“暖……暖气……又坏……了。”

        ……

        ……

        不管房间里如何冷,不管暖气什么时候才能真的修好,早饭总是要吃的。

        小姑娘在厨房里忙了半天,端出两盘极其简单的软炒鸡蛋配面包,还有两杯牛奶,营养配比还算不错。

        井九拿着银制的刀叉慢慢吃完盘子里的食物,起身走到窗边坐下开始弹琴。

        晨落穿过修长的手指落在黑白色的琴键上。

        他忽然觉得这幕画面,或者说这种构图好像在哪里见过,没有多想,手指微微用力摁了下去。

        钢琴的声音配着窗外的阳光与雪花,一切都是那样的宁静而舒服。

        他的手指动作毫不僵硬,但还是有些机械,钢琴发出的声音也是如此,就像很多天前他坐在墙上吹出的口琴声,没有什么温度,像是从音箱里传出来一般。

        琴声没有温度,自然也没有什么情感,不知为何却有一种壮阔的气氛。

        情感不见得与生命相关,但哪怕是壮阔这种形容,也必然是智慧生命对世界的反应,或者说天地与自身的相参。

        少年无法通过曲声表达情感,但能表达出壮阔,说明他已经能看到这方天地,或者在天地里看到了自身。

        这说明他快要醒了,也可以理解为他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