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去任何地方必有其目的

第二十一章去任何地方必有其目的

        花瓣消失无踪,指尖只残留了一些余香,童颜说道:“有所请教。”

        说话的同时,他不着痕迹地搓了搓手指,把那些花香与信息碎片尽数碾碎。

        只是片刻时间,他便通过赵腊月留在花瓣里的信息,知道了此间的大致情形以及现在的局面。

        星门女祭司也不是普通人,很快便平静下来,请他坐到对面的蒲团上,说了些更细节的资料,同时命令下属去取来早已备好的卷宗。在等待卷宗的时间里,童颜望向祭堂,打量了一番。只是数眼,新世界带来的震撼便被他深藏于道心最深处。

        那些青石板像极了棋盘上的方格。

        他心想自己都以为痴于棋道会误了大道,谁能想到最后竟是真的凭此得了大道。

        大道之变真非人力所能尽探。

        青瓷盆的水面还飘着别的花瓣,花瓣上是柳十岁与卓如岁的名字。

        他准备飞升的时候,南方的青山有天地异象产生,想来是卓如岁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东海上生出了三十六道巨浪,应有所指,现在花瓣还在,说明柳十岁还是没能摆脱情之苦海,真是令人遗憾。

        “这些花瓣您也可以看。”女祭司说道。这是赵腊月离开前的交待。

        童颜没有客气,闻言直接从水里捞起了那两片花瓣。

        清水变成极淡的雾气,那两片花瓣也消失无踪,不知道赵腊月对柳十岁与卓如岁交待了些什么,他很快便回复如常。

        没过多长时间祭堂准备好的卷宗也到了。

        童颜没有直接看那些卷宗,而是先开始学习。从这方面来说他更像井九、谈真人、西来那一代飞升者,有些老派或者说经典,当然也可以理解为赵腊月太与众不同。

        学习完相关知识后,他便开始编写软件。当那些全新的数据分析软件被写出来、运行无碍的时候,已经是他来到星门基地的第七天。接着他才开始运用自己编写的软件对那些卷宗进行分析,辅以自己对人性的掌握、对所有故事模型的熟知,写下了好些个名字以及制定好了相应的十几套方案。传火塔,各行政区主教、祭司家族、各个世家里有很多人就此被打进了另册,不会再得到祭堂的任何信任,但他们还会在那些方案里继续扮演自己的角色。

        如此复杂的事情在他手里就像是下棋一样简单。

        女祭司跪坐在蒲团上,看着他平静而毫无压力地做着这些事,想着神明在故事里的描述,心想中州童颜果然谋略无双。

        按照童颜的规划,现在星门祭堂只需要一声令下,便能控制住整个星门基地,与主星割裂。但这种割裂或者说独立其实没有意义,主星只需要派出十几艘战舰便能彻底改变局势。

        童颜也知道自己的存在肯定已经被星河联盟以及那些前辈飞升者们知晓,该如何应对?

        解决不了的问题不需要考虑,那是浪费——如果青山祖师与那位真要毁了星门基地,谁也没办法。

        真正的关键还是在井九那边,如果他醒来便会被归鞘,被青山祖师握在手里,这该怎么办?

        “通知这些人来见我。”他把名单交给星门女祭司。

        女祭司看着名单上的那些名字,大概知道他是想在祭堂与政府两方面做些文章,只是他要见漩雨公司总裁做什么?

        “大道朝天的游戏应该更新了,做一些升级改造,尤其是世界窗口的对话系统。”说完这句话,童颜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松泛了一下坐了好些天的僵硬身体,走到祭堂外望向看似青翠、实则荒芜的草原以及远方的那些树林。

        井九为什么要写大道朝天这个故事,为什么要让这个故事变成全宇宙发行的游戏?不同人有不同的答案,最常见的答案是他想通过这个手段告诉雪姬、青山祖师以及李将军他来了,让这些人来接他。

        赵腊月认为是他是在对这个世界做宣告——你们不要来烦我。童颜的想法不一样,他认为井九是想通过这个游戏获得足够多的信息以及方便他与别人联系,也就是说他想在这个新世界里再打造一个卷帘人。

        ……

        ……

        童颜飞升成功,在星门祭堂里做了很多事,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

        赵腊月没有回星门,甚至没有与他联系,而是做出了一个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决定,说要去最远的那些星系看看风景,刚好钟李子从祭司学院结业有一年的游历时间,冉寒冬也没事情做,便结伴同行。

        银色的流线性飞船离开太空基台,崖前的亭子与孤树越来越远,很快便与整颗主星一道变成小点,消失不见。

        十几天的旅程里,赵腊月大部分时间都在大道朝天的游戏里停留,经过升级后的游戏保持着星系级别的通信畅通,联网没有任何问题。

        通过一条漫长的扭率空洞后,一颗星球出现在银色飞船的远方,看着就像一个白点。

        飞船速度急剧减慢,赵腊月与冉寒冬没有什么感觉,钟李子则有些承受不住,用了三支静脉注射稳定剂还是不停呕吐。

        好在没过太长时间,银色飞船便飞抵了目的地,那颗在星河联盟里没有编号的星球。

        这颗星球改造时间不长,环境相对恶劣,主要是寒冷,大部分地表都被白雪覆盖,甚至两极还有很多干冰,只是在赤道附近有着不少人类居住。

        通过监控设备三人看到了那些人类聚居地的情形,赵腊月神情如常,冉寒冬与钟李子则非常吃惊。

        那片草原上散落无数顶帐篷,像星星般围着数座大城,大城里面河道贯通,有着很多良田,无论建筑还是街道又或是任何地方,都看不到任何科技的痕迹,这个世界仿佛还停留在远古时期。

        银色飞船落降在一座大雪山上。赵腊月走到崖边望向远方那座古城。

        冉寒冬在她身后问道:“……这里就是传闻中田园派的据点?”

        钟李子背着双肩包从飞船上跳了下来,阿大从背包缝里探出头,眯着眼睛嗅了嗅,闻到了大气里一种熟悉的味道。

        赵腊月没有说什么,袖子一卷带着两名少女离了雪山,落在了那座城里。

        云层破开一个洞,带出数道线,又起了一阵风,卷起了一些沙,城墙上的旗子被吹翻。

        民众看着落在大庙里的那几道人影,吓了一跳,纷纷跪拜于地,菩萨天女之类的名词不停乱喊着。

        那座大庙便是统治这个人世间的地方。

        赵腊月看到一些眼熟的建筑,知道是仿果成寺所造,阿大也才明白原来那熟悉的味道就是香火味。钟李子与冉寒冬没有去过果成寺,但那本小说则是翻来复去看了不知多少遍,隐藏在松林里的石塔与禅室,让她们很快便联想到了这一点。

        数百名僧人从各处殿宇里走了出来,对着她们低首行礼,却没有说话。

        阿大很喜欢果成寺,尤其是寺里的那些落叶,那是除了姑娘的胸怀最适合用来垫着睡觉的事物,正准备跳出双肩包去找找,忽然发现自己又来到了天空里。

        赵腊月带着两个姑娘与这只猫来到城外的草原上。草原上有一条石板砌成的道路,笔直通往北方的雪山,石板间生着野草,表面生着坑洼,却不像自然形成,而是被某种力量击打出来的一般。

        “如果是防滑纹,也太不科学。”冉寒冬这般想着,听到身后传来砰砰的撞击声,回首望去。

        一名老妇跪在石板路上,对着远方的大雪山磕头,待磕完三个响头,老妇艰难站起身来,向前走了几步,再次跪到地上,看情形竟似要重复这个动作,直到进入雪山里。

        这可能是什么宗教仪式,她们站在道旁,安静地等着老妇过去。如此礼佛,自然极为辛苦,时间也要很久,阿大趴在钟李子肩上,等的有些百无聊赖,张开血盆大口打了个呵欠,开始玩弄她的银发。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位老妇终于消失在草原的一道缓坡那边。

        赵腊月带着她们飞到天空里,向下望去。草原上有数条相似的道路通往雪山深处,而这些道路上像那位老妇一样的信徒还很多,看着就像是向着家园而去的蚂蚁,沉默而坚定,却不知为何。

        她们自然不需要这样走,顺着道路向雪山深处飞去,没多时便看到了一座满是白色民居的小城。

        城后有一片红色山崖,崖前有一座朴素小庙,小庙有座极高的门槛。

        赵腊月跨过门槛,看着那座金漆斑驳,浑身裂纹的佛说道:“你怎么瘦了?”

        这尊金佛自然便是曹园,不知为何他现在会在这颗偏远的星球上。

        他把那柄破损严重的铁刀挪到旁边,示意钟李子与冉寒冬随便坐,又对阿大行了一礼,才对赵腊月说道:“你怎么来了?”

        赵腊月说道:“我来找你。”

        曹园不需要她说太多,直接说道:“景阳真人的事情我帮不上忙。”

        赵腊月更直接,说道:“那你来这里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