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青天鉴的异变

第二十三章青天鉴的异变

        湖边有如海一般的原始森林,因为在雪山深处,很少有人类能够抵达这里,包括那些坚忍的苦行僧,但这里原本就生活着很多动物。它们冒着被湖里怪兽杀死、吃掉的危险,从森林里走出来,围着湖边喝水,不时紧张地抬起头望向四周。

        微风轻拂,吹散岸边的薄冰,两道身影落下,把那些动物尽数惊走。

        曹园走到湖边坐下,把赤着的双足放入湖水里,那些斑驳如金漆的事物,随着水波轻荡渐渐离开他的皮肤,想来是某种治伤的手段。

        赵腊月抱着阿大走到他的身后,望向远方的湖面,隐隐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阴影正在以奇快的速度向湖底沉去。

        湖面的那个数字随水波而荡开,直至全无踪影。

        “你的杀意太强,那只鲲从来都不会怕我。”曹园说道。

        赵腊月让冉寒冬与钟李子回了飞船,与曹园来到这个僻静无人的湖畔,不知道还要说些什么。

        “你知道大悲僧改名了吗?”她问道。

        曹园说道:“知道,不好听。”

        赵腊月沉默了会儿,继续问道:“你知道他想投降吗?”

        “雪姬不会去暗物之海,所以祖师的想法是错的,那么也就不需要讨论荒唐与否。”曹园看着湖面说道。

        湖面上有座金佛,随水光变化而微微扭曲变形。

        这颗星球是大悲和尚创造的佛国,曹园在这里静观天地宇宙、思考人类未来,看来他已经与自家祖师有过深入的交流。

        朝天大陆修行史上,有两位了不起的人类强者曾经在白城独抗风雪数百载。

        一个是他,还有一个就是他的祖师大悲僧。

        他们最了解雪姬,最悲悯,最无私,在很多人看来也最荒唐。

        赵腊月确认无法说服对方,说道:“来找你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你帮着参详。”

        她取出了青天鉴。

        青天鉴落入湖里,任由清水洗涤,越来明亮,甚至能够看到高天上的白云。

        原始森林里响起很多悦耳的鸟叫,一些小鹿之类的动物,可爱地探出头来,远处湖水里的那只巨鲲也停止了下潜,流露出想要靠过来亲近的气息。

        这些微妙的画面在下一刻尽数消失,因为她把阿大也放到地上。

        阿大摇了摇身体,任由寒风吹拂白毛,迅速涨大,变成一只数百丈的巨大白色老虎,散发出难以想象的威势。

        湖水哗哗作响,拍打着岸边的石头,远处那只巨鲲以比先前更快的速度逃离,那些小鹿之类的动物惊恐四散,只有那些悦耳的鸟叫还在持续,不知道什么时候,青鸟落在了一根寒枝上面。

        整颗星球都仿佛被阿大的气息隔绝了。

        曹园有些意外赵腊月带着青天鉴一道飞升,有些吃惊白鬼镇守飞升后的强大,更警惕于这等阵势,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很明显,赵腊月要问的是件大事。

        青天鉴里游出了一只红色的鲤鱼,直接游进了湖水里,摆了几下尾巴才摆脱了有气无力的状态,咕哝着说道:“这就是青山宗的洗剑溪?怎么水这么冷?”

        这只红色鲤鱼便是中州派的预备神兽火鲤,当初被白真人抽筋取魂,险些丧命,被井九养在了青天鉴里。

        那方池塘渐渐无人打理,火鲤倒活的自由,只是同伴早已变得痴痴傻傻,一副鬼样,它的精神差了很多。

        火鲤在湖里游了会儿,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望向不远处的那些雪山,眼神骤变,恐惧至极说道:“咋到雪原来了?遇着女王陛下怎么办?赶紧走啊!”

        它转身便向青天鉴游回去,一头扎进去一半,剩下半截红色的尾巴弹了两下,也终于消失不见。

        曹园收回视线,望向赵腊月说道:“我在风刀教的时候,听过这位的传说。”

        赵腊月没有打什么哑谜,直接说道:“井九曾经说过,青天鉴织造的云梦幻境最初都是一些非真实生命,直到青儿成为真灵,那些灵体才真正觉醒,有了自我意识与认知,也就类似于这个世界的程序变成了真正的人工智能。”

        远处枝头的青鸟轻轻叫了一声。

        “为什么青天鉴里的生命能够以灵体的形式存在?”赵腊月问道。

        曹园说道:“可能是因为它们从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便是以这种形式存在。”

        赵腊月说道:“那火鲤呢?为何它的神魂可以一直存在?要知道它的道身已经毁了几百年。”

        当初中州派召开问道大会,井九、卓如岁等人的神魂在青天鉴里生活了数十年时间,但他们的道身必须保证完好。井九在果成寺与朝歌城里沉睡的时候,道身也不能受到伤害,所以禅子才会亲自前去坐镇。

        火鲤的道身早就被白真人毁了,为何它的神魂能够在青天鉴里一直活着?

        曹园说道:“也许因为它是神兽,与人类不同?”

        “我以前也是这样想的,直到我发现了另外一件事。”

        赵腊月望着湖水里的青天鉴说道:“里面有些人死了,但其实还活着。”

        青天鉴的时间流速已经与朝天大陆非常一致,四百多年前那位张大公子已经死去,然而没过多少年池塘边便再次出现了他的身影。

        更早远一些,赵国皇宫的那颗栗子树下便出现了一道阴影,直至越来越实质。

        “这个问题是我先发现的。”青鸟飞过来落在青天鉴上,变成可爱的、生着透明翅膀的小女孩,看着曹园可怜兮兮说道:“现在里面鬼影森森,真的很可怕。”

        其实现在青天鉴世界里像前代赵皇与张大公子这样的存在不多,远远谈不上鬼影森森,只不过小姑娘确实很害怕这种说不明白的事情。

        曹园看着青天鉴沉默了很长时间。

        如果青天鉴世界里的生命先天就是灵体,那灵体死亡又意味着什么呢?是不是与现实世界里的死亡不是一回事?

        神魂能否不灭,在所有修行宗派以及哲学流派里都是最重要的问题。除了青天鉴,禅宗最重要的法宝大涅盘真正的源起,想要抵达的也是此处。但不管是最擅长灵修的那些邪道宗派还是这个世界里的脑科学专家,都很难把这个问题解释清楚,在可看到的将来似乎也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希望。

        青天鉴比湖面更加平静,映射出来的画面更加清楚,天便是天云便是云,佛便是佛。

        曹园有所明悟,抬起头来望着赵腊月说道:“你想让他用那种方式活着?”

        赵腊月说道:“是的,既然他已经快要死了。”

        井九无法醒来,醒来便会成为鞘中人。

        如果他继续这样沉睡,再过数十日便会死去。

        除非他们能够杀死青山祖师,问题在于那个可能性太小——没有人谈论雪姬,是因为雪姬太强大,也没有人谈论青山祖师,基于相同的道理。

        在主星的时候,她踩着悬浮滑板在街道上飞行,看着繁华都市与幸福的孩子,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如果井九死了,怎样才能让他继续活着?身体与神魂分离似乎是一个解决方案,而且青天鉴与大涅盘似乎都可以做到。

        武器的归武器,去点燃那些恒星吧,把他留下来就好。

        ……

        ……

        宽泛地说,每颗恒星都可以称为太阳,但只有一颗才是真正的太阳。

        太阳的光线落在碧蓝的大海上,偶尔深入,照亮几只构造简单的甲肢动物与银色的鱼儿,陆地上的森林随风飘摇,好看的也很单调。

        温泉散发着热气,戴着笠帽的青山祖师坐在池子边,两条萎缩严重的腿伸在水里,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感觉到烫。

        伴随着轻扬的笛子声,十余道巨大的光幕在温泉那边无声展开,显示出那边的画面,温泉上的热雾也神奇地消失了。

        十余名破茧者站在光幕的那头,隔着不知道多少光年,向他参拜行礼,开始汇报最近这段时间的情形,主要是暗物之海那边的情况。

        青山祖师对星河联盟的内部事务向来没有太多关心,对各势力之间的争夺更是没有理会过。

        有两位在军部任职的破茧者接着汇报了一下蝎尾星云那边的封锁情况以及二次核验情况,紧接着前主星行政长官兼军部副统帅冉东楼出现在一张光幕上。

        这是他第一次正式参与这种层级的会议。

        他是星河联盟承夜境界的高手,放在朝天大陆也算是通天境大物,但在这些破茧者面前依然是最弱小的那个。

        青山祖师摆摆手,冉东楼闭上嘴,往后退了几步。

        “赵腊月去找曹园了。”在最前方的巨大光幕上,陈崖整理了一下军装,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听到这句话,所有破茧者的视线都落在了温泉边老人的身上。

        直至今日,青山祖师依然没有表态,破茧者们以及星河联盟政府当局都有些为难,不知该以怎样的态度去接触赵腊月。

        那些死在地底街区的军人以及残破的战舰,都表明了赵腊月这个青山弟子的性情比那本书里写的更冷酷,而且也更加强大。

        青山祖师没有反应,明显还是不打算对赵腊月说些什么,以及做些什么。

        陈崖注意到同道们的情绪,试探着问道:“主要是白鬼比较麻烦,要不要提前做些准备?”

        神兽向来都是麻烦,毕竟不是人族修行者,性情比较难以捉摸,而且这些神兽能够直接吸收星光里的仙气,可以轻松在本星系群里穿越宇宙,很难堵住。

        青山祖师伸出枯瘦的手指表示知道了。

        看到这个画面,所有的破茧者都松了口气。

        白鬼再厉害终究也是青山镇守,祖师应该有专门控制它的方法。

        十几道光幕依次熄灭,只剩下最前面那个还亮着,照亮着温泉表面如牛奶般的雾气。

        青山祖师摘下笠帽,露出那张苍老而丑陋的面容,伸手捧起温泉水打湿满是皱纹的皮肤,发出一声意味复杂的叹息。

        陈崖低声说道:“我把真人的遗骸交给了曹园,想来会打熄一些人的贪念,也希望他能够明白前人的辛苦。”

        青山祖师把湿了的手在布衣上擦了擦,没有说话。

        赤松真人与李将军先后离世,现在的三大舰队交给了陈崖,他对青山祖师的忠诚无可置疑,但像今天这样的当面汇报次数极少,不免有些紧张,声音压得更低了些:“大悲和尚去了矿星大区,不知道是去找雪姬还是井九。”

        禅宗之祖的大涅盘内有六界,演算三生。

        “现在比较担心的是……雪姬与井九如果在一起怎么办。”陈崖接着说道。

        青山祖师把萎缩严重的双脚从温泉里收回来,用粗布仔细擦拭干净,套进布鞋里,抬头望向光幕里的他说道:“童颜。”

        ……

        ……

        (希行大大的新书《问丹朱》今天上架啦,作为忠实读者兼偶尔意见提供者,在这里向大家热情推介,喜欢看女频非言情小说的朋友可以移步一观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