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祖孙对话

第二十四章祖孙对话

        今天这场祖星会议,除了曾举之外的所有破茧者都到了,可以想见其重要性。虽然没有讨论什么重要的事项,但任何一句看似不起眼的话其实都足以改变某个行政星球的历史,然而从始至终青山祖师都没有发言、没有什么态度表示,直到这个时候他终于开了口。

        他说出了一个名字。

        童颜是最新的飞升者,境界实力不会太差,但对破茧者们来说也算不得什么,至少远没有带着白鬼的赵腊月危险,为什么青山祖师开口便提到了此人?

        陈崖没有想多长时间便明白了道理——童颜是井九的谋士,刚出现便联系上了星门女祭司,明显有想法。这种人看似不起眼,但如果给他足够多的时间,谁知道他会在草原地底点燃多大的一场火?想要把这种风险消除在未成患时,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当然就是直接杀死此人。

        “我会尽快杀了他。”他说道。

        青山祖师摆了摆手,也不知道是表示知道了还是有别的想法。

        随着老人枯瘦手掌的摆动,温泉表面的雾气再次流动起来,那道巨大的光幕消失,紧接着洞府上方的崖石也自然分开,露出了湛蓝的天空。

        湛蓝天空的面积越来越大,洞府完全开启,坦露在了阳光下,前方是银色的沙滩,更远处是碧蓝的海树,椰树成林,隐有猴鸣,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

        带着硫磺味道的温泉水顺着底部的暗口流走,无数海水裹携着各种鱼类以及水母类生物从另一处暗道涌来,很快便洗净了池子里残余的味道,汪成了一片海。

        青山祖师重新戴上笠帽,看着眼前这片渐要成形的海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没用多长时间,海水便灌满了这片池子,可以用来游泳,也可以用来钓鱼。

        青山祖师拿起一根斑竹做的钓鱼杆,把鱼钩荡到身前,捏着带着泥土的蚯蚓挂到钩上,然后认真放进海水里。

        都说修道的最高境界是反朴归真,这才是真的反朴归真,因为他是在真的钓鱼,而不是像太平真人与纯阳真人那样拿着空竿摆姿式。

        “你怎么看?”他看着不时划破海水的钓线,用低沉微哑的声音问道。

        “确实应该杀了。不管他是大悲切还是小欢喜,既然有了异心,就应该抓紧杀了。”

        伴着一道有些懒散的声音,一个中年人从洞府后方走了过来,手上与脚上满是泥土,提着一个小篓子,篓子里全部是新鲜的蚯蚓。

        中年人打着赤膊,穿着非常休闲的短裤,眉眼好看,却总给人一种犯困的感觉,大概是因为他的眼皮有些耷拉的缘故。

        “我说的不是大悲和尚。”青山祖师说道。

        这个耷拉着眼皮的中年人就是卓如岁。

        赵腊月与童颜离开后不久他也成功飞升,来到这个世界后,他什么都还没有来得及做,没有遇到燃烧的飞剑,没有遇到矿船或者海盗船,没有去星门基地那个电子修理铺做手环,便看到了星海之间那位戴着笠帽的老人。

        青山祖师直接把他接到了祖星,在这里传授他最高级的剑道知识,讲述这个世界的历史,短短十余日他便获益匪浅。

        要说主角待遇,这才是真正的主角。

        谁让他是这一代的青山掌门,道统之正无过于此。

        “童颜啊……几百年前刚认识的时候我就不喜欢他。那个石人要去杀他不就因为他是中州派的。”

        卓如岁在青山祖师身边坐下,把脚伸进海水里有些粗暴地搓了几下,把上面沾着的泥尽数洗掉,说道:“我是青山掌门,他是中州掌门,我管他死活。”

        青山祖师没有在意游到身前的那些鱼尽数被某对臭脚丫惊走,继续问道:“那如果是井九呢?”

        听到这个问题,卓如岁想都没想,直接说道:“反正我又打不过他。”

        青山祖师说道:“又不是让你去打。”

        卓如岁沉默了会儿,说道:“反正我也不喜欢他。”

        他不知道祖师能不能读心术,或者说能不能看穿一个飞升仙人的道海心识,所以没有撒谎。

        青山祖师说道:“看他写的那个故事,还以为你们关系不错。”

        “写出来给人看的故事能是真的吗?您看咱们青山道统从您开始,再到道缘真人、沉舟真人、太平师祖,再到我师父……啪啪啪啪!”

        卓如岁越说越激动,拿起右手像菜刀一样在空中砍着,说道:“清清楚楚!接着就应该是我或者南山师兄,关他什么事儿?更何况他最开始想让顾清当掌门,后来让广元师叔当,什么时候想过我?后来我当了掌门,还是被他们神末峰的架空着!我可不会因为这个感谢他。”

        远处的沙滩上也传来啪啪啪啪的声音,那是猴子们掰了椰子在往地上扔,也不知道怎么如此调皮。

        ……

        ……

        椰子在银色的沙滩上散了满地,就像随着日落出现在夜空里的星星,又像是凌乱的数字,透着不吉利的味道。

        满天繁星间,明月最耀眼。

        钓了半天鱼,青山祖师大概也是有些厌了,摘掉笠帽,起身来到沙滩上找了个椅子靠了上去。

        数台自行机械仪从各种走了出来,端着果蔬佳肴,还有很多酒水。

        卓如岁拎了把椅子过来,略请了请老人家,便不客气地大块朵颐起来,吃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完美地扮演了一个不完美的晚辈。(忽然想到范闲……)

        青山祖师端着酒杯慢慢饮着,看着夜空里的那轮明月,淡然吟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卓如岁赶紧用湿毛巾擦掉手上的油渍,给自己倒了杯酒,恭敬地双手捧着祝道:“祖师好诗。”

        “这哪里是我写的诗。”青山祖师说道:“是前些年在祖星某个地底遗迹里挖出来的。”

        卓如岁把杯中酒一饮而尽,望着月亮不解问道:“为何要叫月亮?说起来一年十二个月的月字就是这么来的吗?”

        “一年有三百六十五个日出……这是另外一首诗,不管是朝天大陆还是星河联盟,纪年与很多单位,都是从祖星来的,你要有兴趣,洞府里有不少资料。”

        青山祖师说道:“我这些年留在祖星,主要就是在做远古时期的数据挖掘,当年那位神明也做过不少。”

        这里说的远古时期明显是比远古文明还要更远的时代。

        卓如岁问道:“为何那位神明与您都如此看重此事?”

        “只有知道来处,才能大概明白去处,不管是对整个人类还是我们这些个体来说,都是如此。”

        青山祖师眯着眼睛问道:“你可知道井九为何要写那个故事?”

        卓如岁很诚实地摇了摇头。

        “那个故事是他对整个世界的宣言,也是对自身过往的一次完整记录,他要去无尽去处,便要把来处写清楚。”

        月光落在祖师苍老的面容上,把那份丑陋都照成了沧桑,如他缓缓响起的声音一般。

        卓如岁沉默了会儿,问道:“祖师,您要往何处去呢?”

        青山祖师平静说道:“我正在往无尽深渊里去,如果哪天真的死而不能回,你就留在这里把那些资料整理做完吧。”

        说完这句话,他举起手里的酒杯,对着月亮遥敬了一下。

        卓如岁的视线顺着他酒杯的方向而去,落在了明月之上。

        \u0004他现在的境界极高,乃是真正的仙人,眼力自然不凡,可以清楚地看到月球表面的那些坑洼,甚至还能看到行星防御系统的很多设备。

        自从青山祖师隐居祖星那天开始,太阳系便成了真正的禁区,除了他允许的极少数人以及那位少女,再没有人能够进入远程小行星带以内。

        那条远程小行星带据说远古的时候被称为柯伊伯带,现在在破茧者组织最隐秘的资料里被称为“可以星带。”

        ——不可以进入可以星带。

        这是李将军难得的幽默,可惜的是确实称不上幽默。

        “祖星以前的人……也可以说古人吧,那时候文明还很落后,又不会修行,那在他们的眼里,这些星星会是什么?月亮又会是什么?”

        卓如岁嚼着椰肉,有些含混不清说道:“他们会不会觉得月亮上面有树,有宫殿,还有神仙?”

        青山祖师淡然说道:“那位神明最先发掘出来的一些神话里便有记载,据说那时候的人确实认为月亮上面有宫殿,还有一位女仙人叫做嫦娥。”

        “哪两个字?”卓如岁听着女仙人便来了兴趣。

        青山祖师用手指蘸了些酒水,在桌面上写下了嫦娥两个字,用的是这个世界的语言。

        卓如岁想了想,又说道:“待那些古人对世界了解稍多些后,会不会又有些新的、不一样的想象?”

        “那就是最初期的幻想小说了,也就是所谓科幻小说,有些人觉得月球应该是中空的。”青山祖师说道。

        卓如岁大笑起来,说道:“还真是敢想……”

        “现在的月球确实是空的。”青山祖师说道:“被后来的人类挖空了,做成了太空基地,然后又被废弃,现在被改造成了祖星防御系统,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封锁祖星的表面。”

        卓如岁被这转折弄的半晌才缓过劲儿来,看着夜空里的月亮生出一种怪怪的感觉,说道:“如果……如果这时候有人藏在月亮里面看着我们,那就好玩了。”

        青山祖师对他非常有耐心,说道:“如果有人在看我们,我们就会看到他。”

        卓如岁忽然说道:“祖师,让他活着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