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这一切到底是什么鬼

第二十五章这一切到底是什么鬼

        青山祖师说道:“童颜?”

        卓如岁幽幽说道:“他虽然是中州派掌门,但当年也做过青山弟子,在隐峰里修行了几十年……而且他对青山有功,您能不能别让他死?”

        青山祖师神情不变,说道:“好啊。”

        卓如岁松了一口气,紧接着脸上堆出谄媚却又无比真诚的笑容,说道:“那……井九也别整死了?”

        青山祖师说道:“他又不是人。”

        卓如岁收回视线望着祖师说道:“您知道的,他当然是人,不是什么剑妖。”

        “就算他的神魂是景阳,但身体不是。”青山祖师面无表情说道:“不管是抢还是借,总之他占了我的剑……想活着?很简单,把我的剑还给我。”

        不管用什么方式,把你的身体还给我。

        就是这么简单。

        卓如岁气急败坏说道:“不管了!反正他也要死了。”

        说完这句话,他把吃剩的椰子肉扔到沙滩上。

        那些早就急到不行的猴子,从椰林里跑出来,抢食椰肉,弄乱了沙滩上的那个数字。

        他回到洞府的海水池边,拿起钓竿开始借着月色钓鱼,看着在海水里浮沉的半截蚯蚓,忽然觉得好生郁闷,忍不住在心里吼了起来——这是海钓!用蚯蚓是什么鬼!

        在朝天大陆的时候,他偶尔会去海上找顾清玩,大海上的寂寞,除了风浪便只有海钓能够排遣一二,顾清当然极擅此道。看着小心翼翼啄食鱼饵的小银鱼,想着这些麻烦的事,卓如岁忽然好生怀念那片碧蓝的大海,发现原来顾清才是真正的聪明人。当什么青山掌门!飞升个鬼!

        ……

        ……

        战舰破开大气层,降落在星门地表,强劲的气流吹拂开那些青色的草皮,露出下方的沙砾,有些地方更是隐隐可以看到数十年前的尸骸残留。

        行星防御系统没有发出任何警报,更没有发起进攻,自然说明了战舰的身份。

        宏伟壮观的祭堂被军队包围,教士与侍女们依次被押出,祭司家族的夏族长面无惧色,破口大骂着什么,军人们没有理会他,也没有对他做什么。

        祭堂深处的青瓷盆里换了新的花瓣,在干净里的水里飘着,水面生出数十道涟漪。

        青石地板的缝隙里生起微尘,在阳光下非常清楚,伴着沉重的脚步声,灰色幕布那边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

        星门女祭司坐在蒲团上,静静看着青瓷盆里的水纹,没有理会来人。

        幕布掀开,陈崖缓步走了进来,就像一座大山在移动,带来强大的威势与压迫感。

        “那位指定你成为远古文明的继承者之一,而你背叛了她。”

        他居高临下看着星门女祭司说道,微显苍老的脸颊上,线条还是那样的坚硬而方正。

        女祭司抬起头来,看着他平静说道:“我是神的侍者,不是那台电脑的随从,你是吗?”

        陈崖说道:“井九不是人类,所以他不可能是预言里的新神明。”

        女祭司轻声说道:“神本来就不是人,是高于众生的存在。”

        陈崖的神情变得更加冷漠,说道:“我要知道你们的会议内容。”

        “很遗憾,我唯一擅长的能力就是不被他人知晓自己的思想,哪怕您是所谓破茧者,也无法查看。”女祭司平静说道。

        陈崖说道:“不管你们想做什么,你们做过的事情都会被封禁。”

        这里说的所有事情自然包括星门基地的一系列变动以及最重要的《大道朝天》游戏的全面更新。

        “那个游戏在星域网里拥有无数个数据节点,如同有生命一样,那位应该清楚,如果你们想要封禁这个游戏,便需要关闭整个星域网。”

        女祭司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你们可以关闭蝎尾星云的通道,可以封闭数十颗星球,但能做到这一点吗?”

        空旷的祭堂里忽然响起脚步声以及更加密集的回音,数名军人报告道没有发现童颜的下落,漩雨公司总裁以及相关的人员也已经离开,正在进行追踪。

        “星域网无所不在,你知道这些人无法逃掉。”陈崖对女祭司说道:“包括童颜。”

        女祭司平静说道:“我可以理解为正式开战了吗?”

        陈崖说道:“不,你们太弱小。”

        说完这句话,他便离开了祭堂,没有乘坐飞船,直接飞进了大裂缝里,以战舰探测系统都无法捕捉到的速度,来到地底最深处的民生街区。

        他站在路灯下同,望向那间公寓,若有所思。

        那间公寓里布置着极为强大的阵法,虽然无法拦住他,但他也没有必要损耗真气强行破开,因为很明显里面没有人。

        陈崖没有感到失望,转身向街道另一边走去,来到那个黑市电子修理铺前,有些粗暴地拉开了卷帘门。

        丹先生被惊醒,摘下戴着的电子放大镜,望向门口那个如山一般的身影,用了段时间才认出对方是谁。

        “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这是准备以后不用我在这里盯着了?”他拿起一根烟卷点燃,用力抽了两口,发出两声并不健康的咳声。

        “最近两年你的工作做的很不好,井九没有盯住,赵腊月没有盯住,你不要告诉我不知道童颜去了哪里。”陈崖面无表情说道。

        丹先生是卷帘人的真正开创者。

        景氏皇朝的卷帘人是对那个曾经遍布朝天大陆的情报组织的一种模仿,或者说致敬。

        在朝天大陆的历史上他早就已经死了,但联想到情报工作的特殊性以及他在情报界的历史地位,假死而暗中飞升,便成了很容易理解的事。

        星门基地是距离海印星云、暗物之海以及朝天大陆三片星域最近的重要星球。离开朝天大陆的飞升者,基本上都会以星门基地作为第一个跳板,所以青山祖师把丹先生安排在这里,确保最早、也是最快掌握那些飞升者的踪迹。

        谁能想到,这个在破旧电子维修铺里生活了几十年的糟老头子,会是一位飞升者呢?

        丹先生有时候甚至都会忘了自己的身份,但他不会忘记别的一些事情,面无表情看着陈崖说道:“他去了大角星。”

        陈崖沉默片刻,问道:“他去那里做什么?”

        丹先生说道:“你应该能猜到。”

        陈崖神情微变,说道:“怪物基地?”

        ……

        ……

        天普星没有什么怪物基地,也没有一个大角星的别称。作为星河联盟最著名的星球之一,每年都会迎来无数学生进行学院游,各学院收取的费用按照学院名气、校园风景自有层级。

        西北大学是著名学府,农业实践基地又有一千亩油菜花可看,所以收取的门票费用最高。

        童颜用唇咬着这个时代很少见的纸质门票,手指稳定地在密码器上不停动着,只用了十几秒钟便打开了通道的铁门。

        他不准备跟着旅行团离开学校,但还是想抓紧一些时间,谁知道计划里会不会遇到什么意外的变化。

        铁门是一条通往地底的通道,没有照明,空气里带着浑浊的味道,换作普通人肯定会觉得阴森可怕,对他来说却反而有一种熟悉感、亲切感以及安全感。

        顺着通道来到实验室里,调出日志看了看,他再次找到了那种熟悉感与亲切感。

        他的授业恩师是白渊白真人,但谈真人也算是他的师父。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结束了搜索检证的工作,确认师父以苟教授的身份在西北大学停留过,从事过核动力炉的相关研究工作,后来不知道怎么被人发现了,幸好没有出事,只是无法确定现在他在哪里。

        离开封禁中的实验室,穿过阴暗的地道,又侧向挖了一个通道,他来到了地面。

        一大片黄色的油菜花田撞进了他的眼睛。

        阳光照在油菜花上,落在童颜的眼睛里,也把眉毛浸润了些。

        不知道是境界提高、飞升成仙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现在的眉比年轻的时候浓了不少,整个人看着也不再那般冷漠高傲,平易近人了很多。

        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当他走到路对面的车站时,那位少女没有觉得害怕,只是向旁边让了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