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童颜的太空漫游

第二十七章童颜的太空漫游

        “我们需要思考之后的事情。”童颜把满桌零件推到地上,轻声说道:“不要发脾气。”

        赵腊月面无表情拿起长筷子开始吃火锅。

        羊肉片与羊杂还有葱花香菜在汤里浮沉。

        没有过多长时间,大概在羊肉下去了四盘之后,她的心情终于平静了些。

        童颜开始为她解说现在星河联盟的局势。

        现在有了丹先生的帮助,他的信息非常准确而且完整。

        如今星河联盟有三十几名飞升者,除了朝天大陆修行史上有记载的那些名人,还有很多像丹先生这样的人物。

        飞升成功的修道者当然都有自己的道与坚定的意志,自然会形成不同派系,问题是这些派系之间的联系很紧密,看不到任何可趁之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有领袖——青山祖师,而且现在还面临着外部的强大压力——井九。

        再过四十七天井九便会醒来或者死去,青山祖师想必会更加不理世事,整个人类文明的最上层会变得松散很多,便会出问题。

        欢喜僧对赵腊月说过自己的计划,想必还会去试着说服更多的飞升者,而且他确实有资格、有能力挑战青山祖师。

        “陈崖与欢喜僧的关系不错,但因为纯阳师祖应该不会倒向那边。”赵腊月挑起一根香菜送进嘴里,“最关键的是,最后有几个人会站我们。”

        她没有告诉童颜青天鉴的事情——她不下棋,但毕竟是青山宗出来的人,所有的信任都会有所保留。

        听到这句话,童颜沉默了一段时间,看着赵腊月嘴里的香菜都觉得没有什么味道。

        来到这个世界,极难得的闲时里他研究过这里的棋,发现很简单,尤其是一种叫做太空军棋的游戏,真的只是游戏而已,却有些大道至简的意思。

        任何大道之争到最后实际就是生死之争,也就是说还是要靠力量解决问题,就是简单的出将对将。站对面的有多少人,站自己这面的又有多少人?

        “我准备去一趟沈家。”他忽然说道。

        赵腊月放下筷子,看着他认真说道:“很危险。”

        沈云埋是青山祖师的儿子,沈家在星河联盟的地位当然非常重要,而且神秘。

        现在有了丹先生提供的情报,童颜大概能够找到沈家所在的星球,至于为什么要去沈家,原因也很简单。

        “没有人知道那艘战舰在哪里,甚至有可能永远都找不到,但现在看来,我们需要找到他。”

        童颜起身向羊肉铺子外走去。

        当他走出铺子的那一刻,便从游戏里醒了过来。

        他抹掉自己留下的数据痕迹,提着行李走出游戏舱,走出了网吧后门。

        这时候暮色尽消,已经到了深夜,满天繁星静静悬在天空里,照亮着田野里的那些黄色小花与夜色上的人们。

        童颜提着行李,抬着头,视线越过海印星云的那片空缺,落在偏远处一颗很不起眼的白色恒星上。

        朝天大陆就在那里。

        他离开朝天大陆的时间不长,没有太多想念,也不是想要看到海上的那位凌波仙子或是别的什么人,只是在做着最简单的算术。

        没有多少飞升者会站在他们这边,与人类的生死存亡有关,与大道有关,还有个简单的理由,那就是陈崖这些飞升者都是前辈,而他们是新人——不管在什么地方、什么年代,老家伙们总是不喜欢新人。

        如果那些家伙都能快点飞升便好了。

        童颜在心里默默想着。

        柳十岁、卓如岁、禅子、尤其是彭郎和他媳妇儿,如果都能出来,那他们还用怕谁?

        有什么办法可以打开那道无形的界线,让朝天大陆上的人们都出来呢?

        童颜是有大智慧的人,知道这件事情只能想想,不能想的太深。

        青山祖师、欢喜僧这样的了不起的人物肯定都想过这件事,而且想过很多次。

        但他们没有尝试,甚至没有设计,便说明这件事情不能触碰。

        如果那道界线打破,正反物质相遇、湮灭产生的能量会不会直接毁掉整个宇宙?就算不会出现如此可怕的结局,暗物之海进入朝天大陆怎么办?人类岂不是连最后的避难所都没有了?

        朝天大陆修行者们对域外天魔的畏惧,现在想来应该与集体潜意识有关。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太平真人与师尊当初的想法倒没有什么错,只不过他们为了人类的前途要牺牲太多人……现在青山祖师等飞升者为了人类的前途要牺牲掉井九的性命,又有什么区别呢?

        是的,没有区别。

        对童颜来说,这一切就更无所谓了。他不在意井九的死亡,之所以会与赵腊月联手做这些事,是因为他习惯了这种立场,而且他与井九、赵腊月更熟,而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赵腊月也明白这个原因,所以才会如此信任他,就像相信谈真人一样。

        童颜结束了每隔数年时间便会有一次的自证,收回视线向着昏暗的街道那头走去。

        没用多长时间,他便来到了天普星某个普通农场里,经过仔细的搜查与核验,交付了一大笔信用点,登上了一艘飞船。

        农场四周是高达数十米的防风林,把飞船的灯光遮的极为严实,绝对不会被警察部门发现,至于怎样飞离大气层,想来偷渡组织自有方法。

        童颜提着行李,无视那些同行者的视线,直接走到最前方、靠窗的座位上,系好安全带,伸手要了一杯茶。

        看着这幕画面,飞船上的偷渡客们很吃惊,心想这个怪人是从哪里来的?

        伴着低沉的嗡鸣与清楚的震动,飞船离开了地面,在麦田留下一个清楚的痕迹,很快便来到了天空里。

        童颜端着茶杯,面无表情看着窗外远处的都市,通过路灯线条认出第二女子师范的位置,淡眉微挑而浓。

        他没有对那个叫陈丹的少女说谎。

        旅行团确实要六天后才会离开。

        但他今天就要走了。

        以后可能也不会再回来。

        ……

        ……

        偷渡飞船完全屏蔽星域网,这些生活在阴影里的组织,似乎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网络系统。想到这个网络系统需要横跨多个星系,便可以相信这需要怎样的技术力量,童颜对此很感兴趣,用手环连上飞船的内部系统,做了一些数据标识与后门,便开始闭目养神。

        离开天普星大气层后,飞船便进入平稳飞行的状态,窗外没有任何声音,星光也不晃眼,很适合养神。

        窗边的位置最好,很多人开始议论他,却无人敢去招惹,谁知道他会不会是军方退伍的特种兵,又可能是谁家的女婿。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童颜睁开眼睛醒了过来,面对着服务生的询问摇了摇头,表示不需要吃食,只是那茶不错,可以再泡一壶过来。

        时间就这样在不断变化的星光里无趣的过去,童颜绝大部分时间都在闭目养神,直至被手环的轻微震动唤醒,知道到了离开的时候。

        他唤来服务生收拾茶壶,起身拎起行李,向着飞船外走去。

        看着这幕画面,所有人都怔住了,本来有些嘈杂的环境变得异常安静。

        他低着头,人们只能看他有些苍白的脸、长长的睫毛,还有莫名的那抹稚意。

        有淡淡的云雾在飞船里生出,偷渡客们发出几声惊呼,便再次安静,因为所有人都陷入了梦乡。

        大概数十秒后,偷渡客与飞船里的工作人们员醒了过来,事实上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曾经睡着,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继续像先前一样开始聊天。

        那位服务生看着那个空着的座位,有些不解,心想难道现在的偷渡客都这么穷,居然连这点钱都舍不得?接下来他才发现自己端着一个犹有余温的茶壶。

        ……

        ……

        童颜飘在黑暗的宇宙里,右手提着行李包,看着不远处的那颗星球。

        这像极了某个远古电影里的经典画面。

        这颗星球不在星河联盟的天文编号里,没有几个人知道它的存在,就像赵腊月这时候在的那颗星球一样。

        沈家就在这颗星球上。

        更准确地说,这颗星球就是为了沈家而存在的。

        童颜向着那颗星球飘了过去,隔着很远的距离便感觉到星球上有数道强大的气息。

        他提着的行李包很普通,但一直放在身边,必然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而且不适合放在空间法器里。

        那颗星球的表面被白色的云层覆盖,与恒星的距离不远不近,看着也很普通,但有如此多道强大的气息,必然也非常不普通。

        他飞升前便已经是大乘圆满的道家大物,那些气息居然能够让他有被威胁的感觉,至少是这个世界里的承夜境强者。

        在丹先生以及星门女祭司提供的消息里,星河联盟的承夜境强者只有十几名,谁能想到这颗星球上便有这么多。

        童颜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提着行李继续向那颗星球飘过去,没多时便消失在了云层里。

        云雾流淌如真实的**,显得格外浓稠与厚重。

        落下之前他便用神识探查过四周,确定沈家老宅便在云雾最深处,被一座大阵包围着。

        有六名承夜境界的星河联盟本土强者分别看守着阵法的进出门,大阵本身也极为强大,换作别的飞升者前来想要破阵都非常困难。

        但童颜不是普通的飞升者,他是中州派的掌门,是朝天大陆最正统的道门玄功集大成者,而且最擅长破阵。

        那些承夜境界强者根本没有发现他的到来,大阵也没有生出任何反应,便被他取了轸星之位,找到了那条直通云雾最深处的道路。

        当然想要抵达云最深处总要解决一些问题,比如忽然出现在他身前的那位老者。

        云雾如丝缕般从笠帽的缝隙里散出,却在老人的皱纹上停留了更长时间,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电影里那些酷爱粗烟草的江湖老人。

        这位戴着笠帽的老人是谁?

        童颜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走上前去,掀开了对方的笠帽,看到了一张有些丑陋、却又充满古朴意味的面容。

        他做过一段时间的青山弟子,在那栋小楼里看过那些画像,知道这是青山祖师的脸。当然这位老人不是青山祖师,而是一个非常像他的生化人。

        “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没有礼貌了。”那位老人把笠帽拿了回去仔细戴好,低声抱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