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都是皮囊

第三十一章都是皮囊

        陈崖离开了星门基地,舰队自然也随之远离,祭堂却还被包围着。

        星门女祭司缓步走出祭堂,看着被拦在远方的那些信徒,知道军方暂时不会做什么,但谁知道以后的事情呢?

        在更远的地平线上,星门大学军事系的教官与学生们操控着一百多台重型机甲,沉默地站在那里,就像是无数座小山。

        他们不是用来镇压示威的狂热信徒的,而是准备离开这颗星球,去往蝎尾星云那边。

        战舰像张开双臂的母鸟般装进了那些重型机甲,然后腾空而起,破开大气层进入更高级别的战舰。

        刚刚修复没几天的草皮再次被掀起,露出了里面的那些白色碎骨。

        在很多传闻里,这片草原里埋葬着很多暗物之海的怪物残骸,这确实是事实,但那些碎骨既然是白色的,自然属于人类。

        如果从那艘战舰上望向祭堂,应该能够看到那些白色碎骨也组成了一个数字。

        战舰化作一道光流,消失在黑暗的宇宙里,不管是星门大学后勤处的师生还是那些前来示威抗议的信徒,都对着那边挥手致意。

        听说蝎尾星云那边出现了空间裂缝,星核舰队正在征集强力装甲进行烧蚀,希望那些英勇的战士能够尽快完全任务,然后安全归来。

        星门女祭司没有目送那艘战舰,而是怔怔看着远方草原上的白色碎骨,脸色越来越苍白。

        ……

        ……

        这是神迹还是天罚之兆?

        宇宙里各个地方都出现了类似的画面,所有知道那些数字意思的人都在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有些擅于谋略、冷静至极的人则已经开始思考那一天之后的事情。

        童颜与赵腊月不同,对井九没有那种盲目的信心,也不打算像她那样,如果那一刻真的到来便会纵身一剑便杀下去。

        他做足了准备才找到沈家老宅,自然要把这件事情做完,亭子里那个大到难以想象的立体棋局确实可以难住他很长时间,却无法停下他的脚步。

        那位戴着笠帽的老人看着桌子上的提包,无奈地叹了口气,打开阵法的通道,带着他走过长长的石阶,抵达了云雾最深处的那座宅院。

        宅院的门无风而开,童颜跟在笠帽老人的身后走了进去,便看到了更多的笠帽老人。

        有的笠帽老人在与自己对弈。

        有的笠帽老人在烧水煮茶,对着杯中的自己发呆。

        有的笠帽老人拿着硬硬的竹扫帚打扫青石上落着的竹叶。

        有的笠帽老人对着白墙上的格窗作画,画布上出现的却还是自己。

        相信把那些笠帽掀开,看到的应该都是那样相同的、古朴而丑陋的、满是皱纹的脸。

        整个沈家老宅里除了这些笠帽老人再看不到任何人,茶沸的声音、笔刷过纸的声音、竹叶滑动的声音里,弥漫着一种诡异的味道。

        如果能够体味、感知这种味道,或者对修道有很大帮助,童颜却是脚步未停,继续向着宅院深处走去。

        最开始那位笠帽老人有些意外,跟在他的身后问道:“你难道没有发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这句话是简单的双关,童颜却没有从字面上做出回答,而是说道:“他们都是复制人。”

        复制人不是生化人,在星河联盟是被严禁的违法行为,虽然这颗星球没有警察局与法庭或是各种伦理委员会,青山祖师是万物之上的存在,但终究是不对的。

        宅院深处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依然到处都是戴着笠帽的老人,如果尽情发挥想象力,甚至可以把这里看做一个养老院。笠帽以及简单的布衣就是这家养老院的院服。

        一直走到宅院尽头,看到那堵刻着满天神魔、龙凤的白色巨墙,童颜也没有找到他想要看到的痕迹——女人的痕迹。

        沈家老宅没有主母,甚至没有一个姓沈的人,原来那个叫沈云埋的公子哥竟是如此的孤单而且可怜。

        童颜站在白色巨墙前沉默了会儿,转身顺着墙下的夹道走到了侧院。

        侧院里有一座飞檐建筑,一直跟着他的那位老人介绍道是博物馆,据说青山祖师从祖星挖掘、修复了什么远古时代的文明遗存,都会运回这里保存。

        “那是真正的远古明代,不是神明的年代。”老人带着骄傲说道:“那是我们人类真正的根。”

        他与别的笠帽老人不同,不是复制人而是生化人,但同样把自己视为人类的一分子。

        难怪在山道棋亭里,他会被童颜用手提包威慑住。

        沈家老宅毁了无所谓,宅外的大阵毁了无所谓,那些看守老宅的承夜境强者死了无所谓,就算这颗星球毁了都无所谓,这个博物馆里的东西可不能毁。

        这间博物馆里有着极其珍贵的远古遗存,有可能是画,有可能是书,有可能是游戏机,也有可能是手办之类的东西。

        如果换作别的时候,童颜当然会走进博物馆,流连忘返,三月不知肉味,但今天他有事情做,于是用难以想象的自制力转向水池边。

        在博物馆前有一个小广场,有喷水池,池畔有几棵大树,树中间有几条长凳子。

        童颜走到一条长凳前。

        长凳上也坐着一位笠帽老人。

        童颜把提包放到脚边的地面上,说道:“如果我挖了你的根,你疼不疼?”

        那位老人抬起头来,眼神沉静至极,就像洗剑溪尽头的水潭。

        从外貌以及身体组织构造来看,这位老人与沈家老宅里所有的老人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但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童颜感觉的非常清楚,有人在非常遥远的地方看着自己,通过这位老人的眼睛。

        毫无疑问,那个人就是远在祖星的青山祖师——不愧是古往今来神识最强的人类,隔着无数光年,也能把意识传递到此间。

        青山祖师问道:“你的底气?”

        童颜平静说道:“中州派就剩我一个了。”

        青山祖师沉默了会儿,说道:“你要什么?”

        童颜说道:“我要你儿子。”

        青山祖师平静说道:“我也不知道他这时候在哪里,所以没有人能够找到他。”

        童颜看着笠帽老人的眼睛说道:“你不会扔石头。”

        不管是青山祖师还是别的飞升者,如果用力地扔一块石头,肯定能把这块石头扔出大气层,那么这颗石头最终会飞向宇宙何处,便不会有人知道。

        问题在于做任何事情都要有目的,青山祖师没有直接杀死沈云埋,便是要留着他有用,那么怎么可能没有留下联系那艘黑色战舰的方法?

        青山祖师说道:“我为那个孩子设置了醒来的时间。”

        童颜说道:“多久?”

        青山祖师说道:“三百年。”

        童颜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那我只能希望他给自己上了闹钟。”

        青山祖师有些感兴趣,问道:“你觉得他把闹钟放在了老宅里?”

        童颜感受着远方的气息波动,忽然说道:“我想安静地找一找。”

        沈家老宅来了陌生人,自然惊动了守阵的那些星河联盟强者。

        碧蓝的天空里生起无数道白色的湍流,那是物理隔离网正在成形的象征,同时数道极其强大的气息正在赶来,只需要数息时间便能到山顶。

        “好,我给你半小时的时间。”长凳上的笠帽老人说完这句话便闭上眼睛。

        这代表远在祖星的青山祖师接受了童颜的条件。

        直到很多年以后,也没有人知道青山祖师的这个选择究竟是担心博物馆里的人类文明遗存被童颜炸成虚无,而是这座沈家老宅真的寄托了他很多感情。

        那数道强大的气息停留在了山外,没有继续向沈家老宅靠近,应该是得到了祖师的谕旨。

        童颜对这种局面并不满意,因为他不喜欢在别人的注视下找东西,于是他提起了手里的行李包。

        天空里的几位承夜境强者以最快的速度飞离,拉出数道笔直的云线,很快便来到了星球外面。

        童颜转身望向水池里造型有些幼稚的喷泉口,忽然摇了摇头,唇角微翘露出天真的笑容,跳到了水池的那边。

        他抬起右脚重重地踩向地面,地面的青石板,就像被风吹起的纸壳子一样,向着四面八方散开。

        他在老宅里行走这么长时间,是在勘探阵法,终于确定这里就是阵眼。

        青石板开启,露出一条幽深不见光明的通道,喷泉的水顺着石板缝向下方淌落,发出滴滴嗒嗒的声音,和行李包里面的炸弹倒计时的声音,巧妙的融合在了一起。

        他提着行李包通道尽头而去,衣袂随风而飘,仿佛仙人,没用多长时间便到了山腹深处。

        这是一座特别大的洞府,空气里弥漫着寒冷的味道,石壁上隐隐可以看到厚达数尺的雪霜,与青山的上德峰倒有几分相似。

        事实上这里只不过是一个冰库,石壁上方悬挂着很多塑料袋,看着就像是倒悬休息的蝙蝠,散发出一种诡异而可怕的味道。

        透明塑料袋的外皮,隐隐可以看到里面的事物是人形的,带着浅浅的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