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从零开始

第三十五章从零开始

        “都死了……都他妈的要死了,你费这么大的劲来找我做什么?”

        当沈云埋再次开口的时候,声音变得有些飘忽,就像是真正的幽灵一样。

        童颜说道:“如果景阳真人的死亡无法改变,我们就要开始思考他之后的时代。”

        沈云埋翻了个白眼,说道:“老头儿连他都能整死,难道你还想拉着我给他报仇?”

        童颜说道:“是给你自己复仇,而且你最有可能做到。”

        “老头儿确实很有力量,不过所有文艺作品里,弑父都是经典情节,而且往往能成,让我来复仇确实很吉利。”

        沈云埋用意识操控机械臂挠了挠痒,看似随意说道:“我也确实有这个能力,不要看星核舰队的司令官换来换去,但只要我站出来,至少一半以上的舰长都会听我的。”

        “首先你需要能够站起来,才能站出来。”童颜说道:“这艘战舰上有备用身体可用吗?”

        沈云埋用意识进入战舰系统看了一遍,说道:“为了确保安全,他们把那几具身体毁了,原材料都没有留。”

        童颜说道:“你以前的备用身体在哪里?”

        沈云埋说道:“联盟科学院的实验室,但主星太危险,还有两个军方基地是后勤部的,与我关系也不好,回老宅吧,既然你去过,应该熟悉路。”

        童颜静静看着他,没有说话。

        沈云埋有些不解,说道:“难道你没找到阵眼?很多年前我藏了不少身体在里面。”

        “你父亲随时想着占用你的那些身体,难道你不觉得恶心吗?”童颜语重心长说道。

        沈云埋嘲笑说道:“亏你还是个飞升的修道者,身体如衣服的道理都不懂?兄弟之间能换衣服,父子之间……好吧,确实有些恶心,但还是得去。”

        童颜沉默了会儿,说道:“老宅里的那些身体被我烧了。”

        沈云埋怔了怔,破口大骂道:“你有病啊!”

        童颜很聪明,知道这时候什么都不说才是正确的,所以他什么都没有说。

        沈云埋骂了半天终究还是骂累了,主要是只有一个脑袋,没有身体,发音只能靠机械震动,实在是有些辛苦。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微微发干的、新换的嘴唇,画面看着有些诡异而可怕。

        接下来他又努了努嘴唇,看着童颜一直提在手里的行李包说道:“什么?”

        童颜说道:“炸弹。”

        沈云埋能够感知到行李包里散发出来的可怕气息,没有露出意外的神情,只是有些不解说道:“没带个空间法器出来?”

        童颜说道:“炸弹就是用空间法器做的。”

        如果要解释给别人听,这会是个很麻烦的事,沈云埋却是只用这一句话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流露出赞赏的神情,说道:“不愧是朝天大陆第二聪明的家伙……但总这么提着也太不美型,这里应该有我的一个空间法宝,你去找找。”

        童颜散出神识在战舰里扫了一遍,很快便发现了那个空间法宝的位置,伸手一抓把那名死去的女管家从远处抓了过来,从她的口袋里取出一个耳钉,感知片刻后说道:“确实可以放进去,只不过……”

        沈云埋静静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你是觉得套娃有些可笑,还是不放心我?”

        如果童颜把行李包里的空间法宝做的炸弹放进沈云埋的这件空间法宝里,那么控制权便会易手。

        童颜没有做任何修饰,直接说道:“我不放心你。”

        沈云埋让他把那个耳钉放回自己的耳垂上,说道:“那就算了。”

        童颜沉默了会儿,把行李包放到了那个盆的旁边。

        只见金属手术台上闪过一道清光,行李包消失无踪,沈云埋的脸上再次出现笑容,说道:“这还差不多,好吧,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现在三大舰队都在陈崖的控制中,就算你能策反半支星核舰队,也无法改变当前的局势,尤其是绝大多数飞升者依然效忠你的父亲,所以我觉得我们需要一些帮手。”童颜说道。

        能够吞噬黑洞的只有黑洞,能够对抗那些飞升者的也只有飞升者,如果需要外援,那就只能把视线投往朝天大陆。

        沈云埋静静看着童颜,看了很长时间。

        童颜很平静,神情没有任何变化,也没有做更多的解释。

        “没想到你比我还要疯狂。”沈云埋忽然笑了起来,说道:“难道最杰出的头脑最终都会毁于疯狂?好吧,那就让我们来做这件事情吧,但按照井九的说法,两个世界是隔绝的,无法把信息准确地传递给里面的人,怎么安排?”

        离开朝天大陆的飞升者可以留下仙箓,却无法在仙箓里留下更多的信息,这个道理与中微子之类的轻粒子差不多。

        “青山不行,中州派可以。”童颜说道:“而我是中州派的掌门。只不过有一点需要确认,如果这件事情没有做好,两边的界线打破,朝天大陆有可能出事,宇宙里的人类甚至有可能提前灭亡。”

        沈云埋说道:“井九都要死了,我为什么还要关心人类?”

        童颜有些意外,说道:“我没想到你居然真的这么喜欢井九。”

        “他是我唯一的朋友,虽然我知道他更想做我师父……”沈云埋看了童颜一眼,说道:“你还可以,勉强有做我朋友的资格,只不过现在看起来,你比井九要无趣很多。”

        童颜忽然说道:“有件事情应该提前告诉你。”

        沈云埋说道:“讲。”

        童颜说道:“你的父亲没有杀死你的想法,我希望你在开战之前就知道。”

        沈云埋说道:“永恒的放逐比死亡更加可怕。”

        童颜说道:“他为你的航行设置了时间,三百年,想来应该是他想让你远离这场战争,甚至有可能是想你成为人类最后的火种。”

        沈云埋沉默了会儿,说道:“不管是火种还是前驱,终究都是他的实验品,不是吗?”

        童颜没有再说什么。

        黑色战舰缓缓驶向远方的一个黑洞,准备借助其强大的引力转向加速,去往海印星云那边的一片宇宙。

        那片宇宙里有一个不起眼的白色恒星,照亮着一片虚无。

        朝天大陆就在那里。

        黑色战舰无声无息,真的很像一口黑色的棺材,不知道最终会埋葬人类还是谁。

        没有过多长时间,黑色战舰内部再次响起对话的声音。

        “你知道为什么我给他取的名字姓黄吗?”

        “为什么?”

        “因为我妈姓黄。”

        “按正常逻辑推算,你父亲应该不会让你母亲活太长时间。”

        “是的,我刚出生她就死了。”

        “按正常逻辑推算,你父亲不会给你讲任何与她有关的事,也没有别的人敢说,那你怎么知道令堂的姓氏?”

        “感觉这句话是在说你妈贵姓……嗯,我在她肚子里的时候就知道了。”

        “我有一个朋友……”

        “我知道你确实有个朋友,不是你自己,我还知道那个朋友叫苏子叶。”

        “是啊,你看过那本书。”

        “问题是在书里苏子叶不是你的朋友。”

        “他是何霑的朋友,我也是何霑的朋友,所以我们就是朋友。”

        “沈青山是你的敌人,也是我的敌人,难道我们也是敌人?”

        “正正得正,负负得正,这是最简单的算术问题,你应该知道,不要为了吵架强行降低自己的智商。”

        “井九真的会死吗?”

        “嗯。”

        “你是中州派掌门,不要学我们青山宗掌门说话。”

        “这一代的青山掌门是卓如岁,有机会介绍给你认识。”

        “为何?”

        “你们的性情恶劣的有些相似。”

        “好像井九也这么说过……再说吧,说的像是书里的那些家伙都能飞升似的。”

        “如果不能,我们这是去做什么呢?”

        “有理。”

        ……

        ……

        大气层的边缘没有什么风,山崖尽头的那棵树比云梦山里的那棵更加安静。

        赵腊月坐在树下,面无表情看着下方的星球,弗思剑静静地搁在她的膝盖上,积蕴着杀意。

        从雪山回来后,她就一直沉默不语地坐在这里。

        这座产业是冉家的,祭司庄园知道她在这里,温泉边的那位浴衣少女自然也知道她在这里,更知道她要做什么。

        如果那一刻真的到来,赵腊月便会从崖边跳下,纵身一剑斩向那位浴衣少女以及这颗星球。

        那位少女无所不在,弗思剑再强也不可能杀死她,至于这颗星球会死多少人更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赵腊月明白这一点,但不知道为什么依然静静看着那片草原,随时准备出剑。

        无数只绵羊在绿色的草原上缓慢行走,时而成群,时而散开,就像天空里的云朵。

        有个羊群在祭司庄园北方不远的地方,在这些天里不停行走成不同的数字,现在则是走成了笔直的一条线。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那都是个一字。

        从草原继续向前,再度穿过雄奇群山,来到弥散着雾气的温泉边,那位浴衣少女缓缓端起瓷杯,凑至唇边,嗅着里面烈酒散发出来的泥煤味道,鼻尖好看地皱了皱,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赵腊月坐在崖畔,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这幕画面,忽然笑了起来,酒窝里满是寒光。

        冉寒冬与江与夏站在亭子里,看着崖畔她的背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石桌上的菜肴冷了又热,又换了新的,却始终没有人动过。

        钟李子抱着亭柱,银发无力地垂落,紧张而又难过,充满了无力的感受。

        “放心吧,他不会死的。”赵腊月在崖畔说道。

        她们心想如果真是这样,那你在这里坐了这么多天又是为什么呢?

        ……

        ……

        叮当叮当,草原上不知哪里传来了铃声,紧接着是呼喊声。

        暮色与草原形成的宁静画面顿时被打破,羊群们缓慢转身向羊圈走回,那条直线渐渐变形,然后合拢,变成了一个圈。

        ……

        ……

        遥远的祖星上,海水缓慢地拍打着沙滩。

        猴儿们在树林里,看着仿佛被落日点燃的树叶,发出惊惧的呼喊。

        沙滩上的那些椰壳与椰肉被海水推动,渐渐散开。

        ……

        ……

        不同的落日照着不同的景物。

        雪山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金光,成为信徒们心中最美的画面。

        “日照金山啊!”

        无数信徒在都城里、在白城里、在两城之间的官道上跪了下来,对着雪山叩拜不止。

        正在艰难向着又一座冰峰攀登的十几名苦行僧停下了脚步,对着雪山合什静立,缓缓闭上眼睛。

        在雪山的那边,曹园坐在湖畔,看着远处湖面,斑驳的脸上流露出罕见的惘然情绪。

        那只鲲受到赵腊月的惊吓后,便一直沉在湖底不敢露面,不时吐出一些气泡,取代了白云的投影,成为变化的数字。

        今天,就在刚才。

        鲲吐出了一个巨大的环状气泡,从天空里望去也是一个圆。

        ……

        ……

        圆就是零。

        天地归零。

        整个宇宙仿佛都感应到了某位正在离开,与这些飞升者们的强大意志相印,在自然界里留下了清楚痕迹。

        那些痕迹可能是这个世界对他的纪念。

        因为他是朝天大陆有史以来的最强者,是比青山祖师、云梦先师、纯阳真人、欢喜僧都要更加强大的道魂,是人类能够抵达的最巅峰。

        ……

        ……

        遥远的蝎尾星云那边。

        边缘地带的某颗普通星球上。

        有座叫做720的普通宿舍楼。

        阳光穿过微雪,接着穿过玻璃窗,落在钢琴的黑白键上。

        那双修长好看的手也静静地搁在琴键上,很长时间都没有动,仿佛再也不会动起来一般。

        寒蝉轻轻落在手背上。

        后方传来小姑娘稚意犹存的声音:“今天吃南瓜粥可以吗?”

        “蛋白质不够……煮两个鸡蛋吧。”

        那双手离开了琴键,合上琴盖。

        少年起身去了厨房,开始烧水。

        雪姬靠在沙发的角落里,面无表情看着这幕看似寻常的画面,乌黑的眼眸里满是骄傲的情绪。

        ……

        ……

        (距离大道朝天完本还有一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