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疾风吹散蒲公英

第三十九章疾风吹散蒲公英

        暗物之海怪物们最麻烦的地方就是很难杀死。

        这很容易让人想到某句文艺的形容——你不能杀死一个死人,你不能烧开一杯开水,你不能冰冻一块冰。

        废话,但道理清楚。

        那些怪物本来都没有意识、没有生命,存在的原理超过了人类的理解范畴,就算被切碎了,细胞也会变成孢子,依然有着浸染的能力,除非用极强的光热进行灭杀,或者用更高阶的武器将那些孢子切割至极小,才能完全摧毁其结构。

        至少数千只半尾以及隐藏其间的代序被那名黑衣道人的飞剑杀死,解体后的怪物们化作孢子风暴,在行星表面到处漂浮,很多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灰黑色的孢子落在他的黑色道衣上,又很容易让人想起某句著名的打油诗,白狗身上肿什么的。

        那些孢子保留着活性,随时可以浸染任何生命,却根本无法穿过黑衣。

        落在道人脸上、手上的那些孢子更是瞬间被无形的剑意灭杀。

        无形的剑意在黑衣道人的身体四周形成一道屏障,行星散射出来的光线经过的时候发生轻微折射,看上去就像是一层宝光。

        他便是最早抵达梦火工业基地的那位飞升者,一直维持着这里的局面,而且进行了数次融蚀空间裂缝的尝试,只可惜都失败了,其中有两次融蚀设备直接爆炸。

        现在他脸色有些苍白,左肩略高,对仙人来说这种不平衡极为罕见,表明伤势颇重。

        连续数次融蚀失败,空间裂缝不停扩张,越来越多的暗物之海怪物与无形的黑暗能量从那边涌了过来,为了控制住局面以及减轻那十七艘战舰承受的压力,黑衣道人直接越过了空间裂缝,杀进了暗物之海里,冒着被暗能量无形感染的危险,牵制住了无数怪物,直到这时候又杀了出来。

        如果放在远古时期,他就是一位在千军万马里杀进杀出的名将。

        在太空里飘浮着的残尸与孢子,徒劳地想要占据黑衣道人的身心,却像对那些钢铁蒲公英一般没有任何作用,慢慢向着燃烧的行星表面坠落。

        黑衣道人回首望向行星深处的空间裂缝,感受到那边传来的阴冷气息,微微挑眉,知道又有无数怪物正在海底向着这边涌来,向着那边用力一挥。

        仙剑如一道光粒,迅速无比地穿过空间裂缝,向着那片幽暗世界里看不到的怪物兽潮杀去,不知能阻得几时。

        不管是十七艘战舰上的官兵还是远方烈阳号上的曾举,又或是在宇宙各个地方注视着这片战场的人类,都看不到空间裂缝那边的画面,只能隐隐感觉到那道仙剑留下的极其冷酷的气息,颇有天地无情的感觉。

        黑衣道人伸出左手,声音穿过没有任何介质的太空,落在一艘战舰的内部,如雷霆般响起:“再来!”

        那艘战舰里的军官们神情微变,有人试图劝说:“将军……”

        更多的人却知道将军是位无法被说服的人,这大概便是强者的尊严,沉默地开始操作,让战舰发射出去一个合金箱。

        合金箱在晶态微引擎的推动下,以极快的速度来到行星外围,自行分解组装成一个形状独特的装备。

        黑衣道人挥手把那个装备系在身上,向着行星深处飞去,不多时便来到了空间裂缝外。

        伴着低沉的嗡鸣声,一道难以想象的光热洪流从他握着的喷射装置里涌出,轰击在空间裂缝上。

        这道空间裂缝刚出现的时候便已经有两百多米,超过当年出现在星门基地的裂缝初始长度,比当初启明人在度假星球海底、用引力场装置撕裂的空间裂缝更是大出几个等级,无法被核爆形式烧融,只能用融蚀设备。如果任由其扩张,很快便变得无法控制,最终会延展至整个行星系的宽度,到那时候人类便只能放弃这片星空。但蝎尾星云一带的工业基地对星河联盟来说非常重要,比黄玉二号行星更加重要,这种事情不可能被允许发生。

        黑衣道人必须在下一次兽潮到来之前,尽快把这道空间裂缝融蚀完毕,哪怕那道仙剑遗落在里面也在所不惜。

        问题在于空间裂缝融蚀是非常困难的事,融蚀需要的光热洪流温度太高,精确度的要求也太高,根本无法通过远程操控完成,而且人类社会非常缺乏这方面的经验,现在还是只能靠飞升的仙人们来直接操控。

        黑衣道人伤势颇重,仙剑又去了暗物之海,在如此近的距离内承受超过七百万度的高温粒子散射,真的是非常危险,只是片刻,黑色道衣上便出现了无数个肉眼看不到的细孔,仙躯表面也出现了类似的细孔,无数仙气细流正在慢慢逸出。

        忽然,有一道像黑色皮索样的事物从空间裂缝那边伸了过来,虚不着力却又快若闪电,向着黑衣道人悄然袭去。

        黑衣道人要保证融蚀的精准与连续,无法避开,轻哼一声,一道梭形小剑从鼻孔里喷出,斩向那道黑色皮索。

        那道黑色皮索仿佛是活着一般,极其诡异地绕过梭形小剑带出来的剑意,然后……悍不畏死地向着极其炽热的光热洪流而去。

        嗤的一声轻响,毫无任何意外,那道黑色皮索被高温粒子直接融成了虚无,然而就是这样一隔,空间裂缝上的刚要成形的光网一角顿时有一根线没能连上,就此散体,然后渐渐消散在那边的黑暗空间里。

        看着这幕画面,黑衣道人的脸色更加苍白,不是因为绝望,而是因为愤怒以及恼火。下一刻,他暴怒的声音穿过炽热的岩浆、虚无的太空,响遍了整个梦火工业基地——“我操你祖奶奶的!”

        伴着这声怒吼,他抱起融蚀设备,对着空间裂缝那边便是一通猛扫,就像是喷火器一般。

        高达七百多万度的融蚀设备,自然要比什么激光枪之类的武器好使很多,比仙剑的威力也要强不少,问题在于喷射出去的光热粒子流距离有限。

        几段焦糊的黑色皮索从空间裂缝里垂落下来,就像被火烧焦脱落的睫毛。

        那当然不是睫毛,也不是皮索,而是触手。

        ……

        ……

        空间裂缝这时候已经扩张到了一里宽。四颗黑色的球状怪物缓慢地飘了出来,无数柔软而又坚韧的触手无规则地飘动着,看着异常恐怖,又有些可怕。

        井九离开朝天大陆后,看到过不少这种怪物,觉得它们很像黑色的蒲公英。

        这时候行星四周的太空里,飘浮着七千颗钢铁蒲公英。

        这是一个蒲公英的世界。

        之所以如此,自然有其道理。

        宇宙里稍微大些的天地都是球状的,如果要与外界联系或者毁灭对方,便要伸出一些手来。

        这种像黑色蒲公英般的暗物之海怪物不属于常见类型,因为它们并非被浸染的单一生命。

        在857基地的课程里,井九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只是从沈云埋处听了很多,知道这种层阶的怪物非常强大,有一个通用名字叫做母巢,可能源自各种怪物碎片的杂合重生,也有可能与远古时期的那些神兽有关——这时候出现的母巢不是级别最高的那种,但也足够可怕。

        按照过往的监测计算,母巢绝大多数时候都只会出现在在暗物之海边缘地带,尤其是海印星云那边。今天这些母巢居然会从海底过来,只能说这位黑衣道人的运气真的不好。

        “赶紧离开。”曾举在远方的烈阳号战舰上说道。

        黑衣道人没有听从他的命令,面无表情说道:“不是处暗者,为何要退?”

        燃烧的行星因为满天孢子的缘故,已经变得暗了些,这时候随着几只母巢出现在空间裂缝那边,变得更加幽暗,仿佛真实的地狱。

        黑衣道人看着那些缓缓飘舞的触手,微微眯眼,伸直右手对准了空间裂缝。

        没有任何声音响起,却有很多人,尤其是那些战舰里的列星境以上的强者,都在意识里听到了一声极其绵长的啸鸣。那是速度快到极点的坚硬物体割裂空气……不,应该是割裂空间的声音!

        擦的一声轻响,那道明亮至极的剑光带着天地无情的剑意,从暗物之海深处赶了回来,停在了黑衣道人身边。

        数根触手从母巢的躯体表面缓缓飘落,要知道那些触手的组成物质非常奇特,看似柔软实则密度极高、极为坚韧,便是激光主炮都很难打穿。

        那道仙剑没有剑柄,散发着冷酷的意味,静静悬在黑衣道人的身侧,看着像是被他握在手里,实则不然。

        黑衣道人身体微微前倾,带着那道飞剑向着空间裂缝冲去,只是瞬间便跨越了数百公里的距离,带起了数道岩浆组成的火线,撞到了一只母巢的身上。

        擦擦擦擦,极其尖锐的切割声响声,行星深处的岩浆如沸腾的水一般跳跃起来,就连空间裂缝的边缘都开始微微颤抖。

        那只母巢的躯体表面出现了数千道极其细微却又深刻的剑痕,无数触手向着四周的太空里飘去。

        剑光再闪,那只母巢缓缓裂开,露出灰色的内部组织与简单的结构,还有阴寒而可怕的气息,也像散解的结构与触手一样,飘向太空里。

        黑衣道人重新出现在世界里,便迎来了悄无声息、快若闪电的一次偷袭,啪的一声轻响,一道触手落在了他的左肩。很明显,那个发起偷袭的母巢没有智识,却有足够强的战斗本能,知道他的左臂受过重伤。

        那道触手破开护体的剑罡、触着被仙气洗炼多年的仙躯,骤然粉碎,看似没有对黑衣道人造成任何伤害,但事实上伤害已经产生。

        早就已经千疮百孔的黑色道衣变成了一块破布,他的左肩出现一道清楚的痕迹,表皮溃烂,露出晶石般的仙躯内在,可怖的是仙躯竟然蒙灰,开始变黑。

        黑衣道人毫不在意,面无表情而去,纵身化作一剑,在那个母巢的表面破开一道口子,左手向后一召,抓来数颗钢铁蒲公英,极其粗暴地塞进了母巢的身体。

        轰轰轰轰!

        那只母巢不停地震动起来,表面的触手不停狂舞,溅起无数孢子,生出一些裂缝,隐隐有热意透出。

        远方战舰上的人们看着这幕画面,并不觉得可笑,只觉得可怕。

        要知道那些钢铁蒲公英在发射完物理子弹后,并不是真的就变成了破铜烂铁,核心区域还有一颗威力极其巨大的多相核弹。这时候至少有数颗多相核弹在那个母巢的身体里爆炸,居然还没能把它炸裂!这个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做成的,怎么有如此难以想象的强度?

        那个承受着核弹在内部爆炸的母巢确实没有裂开,但终究还是死了。

        ——这里说的死,指的是失去了全部的活动能力以及对现实世界事物的毁灭意志。

        黑衣道人望向后方的那两个母巢,右手虚握着那道仙剑,再次面无表情地冲了过去。

        冷酷而强大的剑意,穿过融蚀设备留下的高温光热粒子流,带出极其诡异的杀伤效果。

        十余息后,四个母巢都死了,有的变成了碎片,有的变成了哑弹般的存在,最后的那两个则是变成了瘪了的皮球,缓缓飘回空间裂缝的那边,不知道会在暗物之海的世界里飘流多久,又会飘向何方。

        黑衣道人望向自己的左肩。

        他的伤势本来就很重,这时候杀死四个母巢,更是消耗了大量的仙气,最关键的是左肩处的伤势有些麻烦,母巢攻击时留下的黑暗气息要比那些孢子厉害太多,他的仙躯已经破损,那些黑暗气息竟有些向深处蔓延的趋势。

        他想都不想,伸手召回仙剑便向左肩砍了下去,只见剑光一闪,仙气横流间,左臂便与身体分开,缓缓飘向暗物之海那边,竟是随着那些母巢尸体而去。

        “再来。”

        黑衣道人的声音再次如雷霆般在十七艘战舰里响起。

        战舰上的官兵们看着这幕画面,只有感动与佩服,再也生不出劝说的心,用最快的速度送过去新的融蚀设备,同时还有一条全新的机械臂。

        黑衣道人接过机械臂组装在肩上,抓住融蚀设备的微型引力场喷射装置,设了设手感,发现确实非常稳定,但总有些不舒服的感觉,皱了皱眉。

        “继续。”

        随着他的声音,数千公里外的行星表面,有一颗钢铁蒲公英爆炸了,核弹生出明亮的火球,散发出无穷光热与辐射。

        黑衣道人从那些光热辐射里寻到几丝仙气,深吸了一口气,从鼻子里吸了进去,精神稍好了些。

        那些依然保留着活性的孢子,仿佛感受到了他的危险,向着更远的地方飘去,但还是很快被他吸来的那些光热灭杀。

        黑衣道人握着融蚀设备,再次来到空间裂缝前。

        十七艘战舰上的官兵们以及远方更多战舰上的人们都沉默看着这幕画面,祈祷着暗物之海能够稍微平静一段时间,给他以及人类足够多的时间。

        时间缓慢流逝,空间裂缝的一角已经出现光热洪流出现的复杂立体几何结构,融蚀工作终于进入了正轨。

        仿佛是人们的祈祷起了作用,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暗物之海的怪物从空间裂缝里出来,甚至都看不到有事物靠近裂缝。

        忽然,黑衣道人感觉到了些什么,抬头望向空间裂缝的那边,却什么都没有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