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余波

第五十九章余波

        恒星照耀着星球,大气层里的温度渐渐升高,被冻成冰的池塘小溪表面渐渐出现了水滴。

        只要保持这样的趋势,星球表面的温度总有一天会回复正常,冰海重新变成汪洋。

        有了水便会有云,到时候也会有雨,雨水落在星球表面,会把那些怪物尸骸的灰晶冲进海底。

        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后的事情。

        两天后,望月星球地表的温度已经升高到零下六十度,有些特制的军用芯片撑过了这次的严寒,在自发电及热微型装置的帮助下,开始重新收集四周的信息。大气层外的一些卫星也撑了下来,表面的冰霜渐渐消失融,它们开始接受星球表面的信号,然后向着宇宙深处发去。

        无论是最近的烈阳号战舰还是最远的祖星,人们重新看到望月星球的第一眼,都被那白茫茫的雪震惊了,接着更加震惊地注意到,大气层边缘的九个处暗者已经消失无踪,最后那场大战究竟发生了什么?

        无数条指令被发送到望月星球,烈阳号战舰以及陈崖率领的后续舰队加快了速度,虽然速度已经到了最快,根本无法再快,但那种精神上的振奋与紧张却弥漫在数千艘战舰里。

        卫星做了多次扫描,确认星球表面没有暗物之海的怪物,最后残余的投放装置放出了大量的蟑螂,也没有侦知到暗能量的存在。数百台无人装甲破开沉重的冰盖,从地底基地里走出,开始实地查探。有几十台无人装甲以最快的速度抵达了那片工厂废墟。确认暗物之海的怪物们确实都死了,它们的尸骸以及暗能量被某种难以想象的神秘力量变成了最细微的冰晶,工厂废墟里的那条空间裂缝也被那种神秘力量堵住。

        望月星球的危机真的解决了,而且解决的无比干净。

        收到无人装甲从地面传回的消息,地底的数千个基地里同时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声。欢呼过后难免有些茫然,暗物之海的入侵就这样结束了?九百多万民众既有劫后余生的狂喜,也有些不知所措。

        星球表面的温度还非常寒冷,为了确保安全还需要进行更多的扫描与检查,而且绝大部分设施都在那次难以想象的寒潮里遭到了彻底破坏,人类根本无法在这样的环境下存活。民众们暂时还不能离开地底,可能还要在地底停留数十天甚至更长时间,但有了目标的等待,就算几年又如何呢?这个夜晚甚至比之前的任何一夜都要轻松很多,人们纷纷从各自的安全屋里走了出来,来到圆形广场上,看着光幕上的新闻画面,满带笑容地与邻居们打着招呼,互相递送着水果之类的食物。

        伊芙女士刚刚结束自己手里的工作,看着眼前这幕画面,不由唇角微翘,露出真诚的笑容,旋即想到昨夜离开的那个少年,有些惘然地想着,莱恩,难道这一切真的与你有关吗?

        ……

        ……

        五天后,曹园乘着一艘看似普通、实则速度非常快的海盗飞船,从遥远的佛国来到了蝎尾星云这边。

        天火工业基地已经没有燃烧,那道空间裂缝显得更加幽冷,像极了恶魔的眼睛。

        这条空间裂缝在十几名飞升者不停不休地融蚀下,已经变小了很多,但还有五百米多。现在其余飞升者都被陈崖带着去了望月星球,要去围杀雪姬与井九,剑仙恩生重伤未愈,一个人处理有些辛苦。

        掌握情况后,曹园毫不犹豫通过曾举拿到了军方的高级权限,把剑仙恩生从天火工业基地那边请了回来,接过对方手里的融蚀设备,开始修补那条空间裂缝。

        融蚀空间裂缝这种事情,需要承受难以想象的高温,即便是飞升者的仙躯都有些抵不住,真正最合适的就是沈云埋的身体以及井九,还有欢喜僧这样的不灭金身。

        巧了,曹园也是。

        在黑暗的宇宙里,在渐冷的行星上。一个金佛拿着融蚀设备,喷出难以想象高温的光热洪流,对着虚空不停扫射。这画面真有些带感。

        他知道望月星球那边发生了些事情,但没有理会。与现在的井九有些相同的是,他习惯于单线程做事,只不过井九是脑子出了问题,他是刻意为之——不是躲避,而是他还没想清楚。

        既然那些事情想不清楚,那就做些不需要想的事情,比如像融蚀空间裂缝这种体力工作。

        反正这件事情总是要有人做的,而且没有人能比他做的更好。

        有很多哲学家、艺术家在遇到某种障碍的时候,便会放下手里的书本,停止脑中的思考,去砍柴、去跑步、去做饭、去嫖娼,与他现在的行为是同样的道理。

        从拿起融蚀枪的那一刻开始,曹园就没有放下过,金身渐渐变热,散发着红光,想来撑的也很是辛苦,他却没有说话,甚至神情都没有任何变化。

        剑仙恩生看不下去了,说道:“那小和尚,让我来换换。”

        曹园说道:“前辈太慢,还是我来吧。”

        从这条空间裂缝里跑出去了很多暗物之海的怪物,虽然被恩生、欢喜僧们杀了很多,终究还是遗漏了不少。那些怪物正在宇宙里飘向某个星系,该星系的十几万名人类已经被战舰撤离,暂时不用担心形成更大范围的浸染,但曹园还是想尽快把空间裂缝融蚀之后,去那边做完清理。

        按道理来说,融蚀空间裂缝以及清理那些暗物之海怪物,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总不能落在他一个人的身上,问题在于,现在整个星河联盟的强者与战舰都在去往望月星球的道路上……

        是的,就像陈崖说的那样。

        对很多人来说,雪姬与井九的联手要比暗物之海入侵还要可怕。

        这可笑吗?

        ……

        ……

        望月星球通往别的星域的空间通道,已经被星核及星链两大舰队全部封锁。

        最先抵达望月星球的烈阳号战舰静静地悬在数千万公里外的太空里,释放出了很多颗探测器,在追踪那些处暗者变成的微暗粒子流,确保它们继续沿着当前的方向去往恒星,而不会飘去别的地方。

        十几艘转接军事飞船落在满是冰雪的星球表面,掀起无数冰雪暴。

        飞船舱门开启,曾举凌空飞出,缓缓落在地面上。

        姜知星等军人还有从857基地一路跟过来的研究人员们,穿着隔离机甲也飞了出来。虽然经过多次扫描以及探测,确认星球表面没有活着的暗物之海怪物,但谁知道在那些角落里会不会还有孢子或者暗能量的残余藏着,为了安全起见,至少在十几天的时间里,来到星球表面的人都会采用最高级别的隔绝措施。

        “我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倒是这些天洒出来的那些蟑螂都还活着……这颗星球上的人们将来可有得麻烦呢。”通讯系统里响起一名参谋军官的声音,接着是一片欢快的笑声。

        这种时候还有心情说笑话,表明所有人的心情都很轻松。

        暗物之海的入侵被解决了,望月球星逃脱大难。烈阳号战舰不用担心变成宇宙里的流浪儿。根据行星系内探测器的回报,那九个处暗者死后化作的粒子流也没有偏离方向,再过几天便会落到恒星表面。

        烈阳号战舰上的官兵自愿前来援救的时候,想都想不到这场灾难会有如此完美的结局。

        雪地上的机甲们下意识里望向天空,那九只恐怖的高级母巢已经消失无踪。

        按照道理来说,像处暗者这种级别的怪物,与人类强者进行一场大战,轻则翻天覆地,重则天崩地裂,就算这颗行星打废都有可能,怎么会像现在这般。

        星球表面覆盖着冰雪,大气层里无比干净,地面偶尔能够看到一场战斗的痕迹,却还及不上普通的地震。

        天地有一种古典战场事后的宁静。

        这说明什么?

        不是那九只处暗者比想象中弱小,而是雪姬比想象中更加强大。

        曾举默然想着,陛下实在是太强大了,好在神明应该留下来了控制她的方法,不然星河联盟只怕要像朝天大陆的人类王朝一样,再次永远地生活在她的阴影之下。

        当然,也许那位神明从来就没有想过,雪姬能够离开朝天大陆。

        前方的工厂废墟如山一般倒塌,分开一条道路。

        几台巨大的无人操控工程机甲,伴着轰隆的巨响继续清理废墟。

        雪雾里走出几台轻型机甲,透过防御罩可以看到,应该是本星球的行政官员,还不是军人。

        “您好,我是雾山市长爱伦。”

        爱伦市长没有操控机甲的经验,有些笨拙地让机甲停在了曾举的身前,把当前的情形简单地介绍了一番,说道:“空间裂缝暂时堵住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再就是那边有个奇怪的洞,我们暂时不敢进去。”

        ……

        ……

        空间裂缝在这片工厂废墟的最深处。

        经过无人工程机甲三天三夜的连续清理,已经清出了很大一片地方,以及数条简易道路。

        满是泥泞的路面上偶尔能够看到死去蟑螂的长须在微微飘动,两边的废墟里则不时有小黑点快速爬过。

        行政当局在这条空间裂缝的周围投入了极大数量的蟑螂。

        数十台军用机甲以及穿着轻型装甲的武道修行者分布在四周,好奇地看着曾举一行人。

        他们不知道来援的军方将领是谁,属于哪支舰队,只知道对方的权限非常高。

        曾举走到空间裂缝前,静静看着那片如磨砂玻璃般的屏障,忽然伸手摸了摸。

        看到这幕画面,不管是爱伦市长还是那些本地官员或者烈阳号战舰上的人,都吓了一跳。

        那片磨砂玻璃看着结实,但对面便是传说中的暗物之海,万一出问题怎么办?

        他们不知道,曾举的手指触着那片屏障感知其间气息,是为了再次确定自己的认知。

        指尖微触,他便确定了。

        ——雪姬太强大了。

        他与欢喜僧想要暂时封住一条空间裂缝,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冒极大的风险,但对雪姬来说……好像就和吃饭一样简单,虽然只是暂时凝结住空间裂缝,这种手段还是堪称神迹。

        “你说的奇怪的洞在哪里?”他收回手指问道。

        几位官员带着他来到空间裂缝背面的一处地面,说道:“探测器无法确定深度,好像是某种吸附材料,所以也无法确定里面是什么。”

        那个洞口看着很普通,只不过非常幽暗,看着就像是口废弃的机井。

        曾举走到洞前看了两眼,心下了然,说道:“五级清场。”

        姜知星等烈阳号战舰的官兵上前,礼貌却强硬地要求所有当地官员以及武道修行者离开,接着操控着机甲飞离此间,布置了一个十公里直径的禁入区,同时调整了大气层外卫星的扫描范围。

        曾举伸出手指,对着那个洞口写了几道符,然后手指一紧,把那些符握碎。

        符光骤散,化作无数道线,如流水般向着洞里流入。

        紧接着,他抓住那些光线,直接向上一提,便把欢喜僧从十几公里深的洞底提了出来。

        欢喜僧衣衫残破,金身上满是伤口,闭着眼睛,还在昏迷中。

        曾举清场不是担心欢喜僧被人看着——是不想他被人看着如此狼狈的一面。

        光线骤散,化作光点,如春雨润叶一般落在欢喜僧的金身上,慢慢潜入。

        没过多长时间,欢喜僧醒了过来,看到眼前的曾举,便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六天,想来……雪姬早就已经走远。他望向那道空间裂缝上的雾状琉璃,喃喃说道:“都说雪看多了会盲,是不是像这样的眼睛?”

        那天欢喜僧投奔暗海,直入地狱。曾举与剑仙恩生还有很多人都以为此生不会与他再见。今日重逢,曾举很是欣慰,看着他此刻的情绪有些不对,微微挑眉说道:“那是白内障的眼睛。”

        情绪如海,一旦沉浸其间,便难以自拔,哪怕欢喜僧是禅宗之祖,心志坚毅无双。

        如何才能破除这种情绪,便要反文艺之道而行。

        禅宗也有类似的说法。

        欢喜僧叹道:“干屎橛不是这么用的。”

        曾举没有再说什么,解下军大衣披在他的身上,命令姜知星派机甲过来把他接回飞船里养伤,顺便把飞船里的几套融蚀设备带过来。欢喜僧临走的时候,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这方面不如我与曹园,不要逞强。”

        曾举说道:“能做就行,不需要强到某种程度。”

        ……

        ……

        融蚀设备产生的高温,直接融化了工厂废墟里的所有雪,一时间到处都是或粗或细的水流在落下。

        有些没有离开的蟑螂直接被高温灼死,被冒着热雾的水冲出来,想必应该不会再复活。

        爱伦市长等官员还有那些武道修行者穿着轻型机甲,站在废墟外围远处,看着那片冲天而起的亮光以及仿佛就在身前的热意,很是震撼,不知道军方在做什么。

        难以想象的高温甚至影响到了大气层高处,忽然有雪落下,还没有落到地面便变成了雨。

        暴雨里,数台军用战斗机甲落在了爱伦市长等人身前。

        爱伦市长看着光幕上弹出的命令,看着那个人名,更加震撼与不解,心想为什么要逮捕伊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