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千里孤坟不凄凉

第六十五章 千里孤坟不凄凉

        在人类社会里,守坟是一件很讲究的事,对父母长辈应该如何守,穿什么衣服,几个年头,繁文褥节极多。

        柳十岁有书生的身份,却是修道者,不会在乎这些事情。

        在朝天大陆的四百年前,他结束了在一茅斋的学习,请示老师布秋霄后,便在师兄奚一云墓前守了三年。

        三年后,他让小荷结束了那间客栈的生意,离开了千里风廊,去了趟海外,想劝顾清回来,未果。

        然后他和小荷回到了果成寺,在菜园里住了几年。

        住到第二年的春天,赵腊月便来了,也要他回青山。

        她的原话是,布秋霄看来短时间里不会离开,既然你当不了斋主,不如回青山。

        小荷在厨房里做菜,别说发表自己的意见,就连去听那场谈话也不敢。

        狐狸精没有什么男主外、女主内的说法,她也不是想着打不过柳十岁,而是害怕赵腊月。

        井九飞升离开后,她对他的恐惧便尽数转移到了赵腊月的身上,看到此女便觉得不自在,那便不如不看。

        柳十岁说道:“我以前是被逐出山门的,这么光明正大地回去,感觉有些怪。”

        赵腊月浑没当回事,说道:“让卓如岁写封掌门诰令便是,你要是觉得这样不方便……”

        柳十岁正准备说是有些不方便,就听着了她的下一句话。

        “……那就把卓如岁踢了,你来做这个掌门,毕竟你才是我们神末峰正统一脉。”

        柳十岁不禁对卓如岁生出些同情,心想当初你就不应该在神末峰蹭那么多顿饭。

        这时候又有人走进了菜园,阳光穿过槐树落在那张稚嫩的脸庞上,那双眉淡的快要看不见,直接说道:“卓如岁脑子有问题,总找我麻烦,你们如果想换掉他就尽快,免得将来惹出更大的问题。”

        柳十岁不知道赵腊月与童颜同时过来找自己做什么,猜到是要商议大事,不解说道:“彭郎不是已经回信说在那边没事?难道你们还真准备按白早说的那样去雪原战一场?”

        赵腊月说道:“我们想商量一下飞升后的事情。”

        按照以往的惯例,朝天大陆千年才会出现一位飞升者,现在看来这个必然会被打破。

        那些自天而降,落在各处的仙箓,替这个世界解决了很多问题。

        放眼此时的朝天大陆,不算在雪原的新女王与彭郎,这一代里最有希望飞升的便是他们三人及卓如岁。

        饶是如此,提前几百年便开始考虑自己飞升后的事情,还是显得有些过于自信,或者说自恋。

        只能说他们都被井九影响了很多。

        童颜开始讲述自己的安排,说完之后便回了云梦山。

        赵腊月与柳十岁又说了些什么,直至深夜才告别。

        站在菜园门前,她望着厨房里的灯光与蒸汽,说道:“你知道她会死的。”

        柳十岁沉默了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

        ……

        几百年后,他们真的飞升了,再次在小菜园里相遇,然后来到果成寺里。

        赵腊月坐到廊下的木地板上,说道:“看来我们没有算错,那就看怎么解决雪姬的问题了。”

        雪姬是这个宇宙里最强大的存在,她有什么问题需要帮着解决?

        赵腊月一直坐在崖畔盯着温泉边的那个少女,难道便与此有关?

        “公子以前说历史基本就是重复,来到这个世界后,我发现还真是这样,祖师他们和太平真人也没甚区别。”

        柳十岁到石塔前,把那些落叶扒开,拿出了一个泡菜坛子。

        这是游戏里设计的隐藏环节,只有他这样的人才会发现。

        赵腊月微微挑眉,说道:“别沉迷。”

        柳十岁说道:“我不在游戏舱里,我知道这是假的,你不用担心我,我反而有些担心顾清。”

        是的,泡菜坛子是假的,泡菜是假的,菜园里的白菜、田边的槐树与桑树都是假的。

        小狐狸已经死了好几年了,那只老狐狸也没几年了。

        柳十岁把泡菜坛子放到雨廊里的某个角落,相信应该比较容易被人发现。

        两个人走出果成寺,穿过还残着鞭炮碎屑与腊肉香味的村落,到了东海畔,夜色已经消退。

        “顾清用情比你更深,真有可能随她一道死,甄桃倒不见得。”

        赵腊月的语气很平静,就像在点评一幅画。

        柳十岁知道她大旨无情,不愿意与她讨论用情深浅这些事情,说道:“公子肯定希望他们都不死,都好好的。”

        远方的朝阳从海里一跃而出,仿佛在赞同他的说法。

        ……

        ……

        夕阳在海的那边落了下去。

        巨人挥了挥手,天空里便出现一场大风,从云层里扯下好些丝缕,就像吃棉花糖一样。

        那些有着透明羽翼的精灵,被吓得不轻,对着巨人的后背不停地喊着,叫嚷着,反正知道他性格温和,不会在意。

        宝船看似缓慢、实则迅速无比地向着碧海那边驶去,很快便把这些画面与声音扔在了脑后。

        数日后,宝船便来到了著名的鸣泉秘境外。

        顾清站在船首,看着远方早已面目全非的大漩涡,听着轰隆如雷的水声,很自然地想起当年。

        当年师父用无上神通修复大漩涡后便昏死了过去。

        其后的那段时间,他带着各宗派的无数修行者来回陆地与海上,终于把这件事情做成了。

        胡太后走到他身边,望向远方的大漩涡,脸上流露出微微怯意,说道:“别让船靠的太近。”

        纵然是境界高深的狐妖,时光也在她的脸上留下了一些痕迹,但与花白头发被海风吹乱、眼角已有皱纹的顾清相比,她明显要年轻很多,甚至看着有些老少配的意思。

        现在的顾清早就已经是通天巅峰的大物,两位妻子的境界也高的不像话,哪里会担心宝船坠入大漩涡里。他知道妻子只是习惯性地表演自己的柔弱,如过往数百年一样没有揭穿,示意弟子们把船开走。

        过了大漩涡便是无风带,海面平静如镜,又像是幽蓝的缎面,直到被宝船像剪刀般切割开。顾清再次想起一些很多年前的往事,那时候在中州派的问道大会上,所有人都看着何霑在青天鉴幻境里海面上行走……

        “何霑估计这次还是不会出现。”他有些遗憾说道。

        据说何霑这些年一直在白城小庙住着,在修行界现身的次数竟比他还少。

        “现在彭郎在雪国,女王从来不离开冰峰,兽潮也没了,他还学什么曹园?不就是要躲媳妇,实在过分!”胡太后冷笑说道:“我要是德瑟瑟,就去果成寺找禅子狠狠告他一状。”

        顾清笑了笑,心想如果真要告状,那应该去一茅斋找布圣人。何霑的身世以及布秋霄之间的关系,随着井九飞升早已成了无人知晓的秘密。但那年顾清也在朝歌城,而且一直在旁协助师父,几百年思忖下来,早就已经猜到了一部分真相。

        “我们真的要回青山吗?”胡太后有些不自在说道:“把平咏佳要的东西送回去不就成了,为何要回去?”

        时间可以让很多事情变淡,比如爱情,比如烤鱼的味道,也包括仇恨,但这件事终究有些不同。堂堂帝师居然带着太后娘娘私奔了……就算现在景氏皇朝不像以往那般强势,如果他们回到青山,修行界又会怎么看?

        更何况那些还活着的老人们都记得,顾清才是井九心里青山宗掌门的不二人选。

        所以数百年间,为了景氏皇朝以及青山宗的颜面,顾清与两个妻子极少回到朝天大陆。

        上次回去的时候,还是应城小荷的葬礼。

        当年小荷的生活都是他依师命安排的,两人时常通信,交情不错,而且她与妻子是同族。

        “五百多年了,想来总要淡些,而且这么大的事,不亲眼看着有些不放心。”

        顾清把飘舞的花白头发栊到身后,用一根乌木筷子做成道髻,动作随意,却自然有份潇洒。

        胡太后知道他心意已定,不再多言,说道:“再过些年你就回青山吧,就算不做掌门,在神末峰做太上长老也挺舒服,何必要留在海上被风吹日晒。”

        顾清修道有成,却有着如此明显的老态,自然是刻意为之。

        她从来没有提过,也知道他的心意,这番话的意思便是回应。

        顾清知道她是不愿意死前的老态被自己看见,微笑说道:“我又不是因为你年纪小才喜欢你。”

        数百年后,他的情话说的更加如意随心。

        胡太后微羞啐了一口。

        这时甄桃从舱里掀帘走了出来,刚好听到顾清的这句话,看到她的这个动作,冷笑说道:“好一对奸夫**。”

        胡太后嘿嘿一笑,挽住她的手,说道:“我让苏州西山往东海送了些新鲜的枇杷,到时候我剥给你吃啊。”

        ……

        ……

        宝船抵达朝天大陆之前,先到了蓬莱神岛。

        与此同时,还有至少数百艘宝船,从海洋各处来到了这座以神木、船运著称的大岛港口里。

        顾清带着两个妻子下了船,向港口里走去,沿途听着那些船工对话,才知道那位仙子已经好些年没有在海上出现过了。

        他心想自己可做不到师父这般无情。

        来到蓬莱岛的一家仙舍里,陆续有异大陆的船商过来禀报事宜。

        在朝天大陆修行界的帮助下,现在的宝船航行速度要比五百年前快了十倍有余。那些曾经只在传说里出现的异大陆,渐渐变成了眼前的存在,自然变成了朝天大陆的附属。

        这次为了那件大事,西风大陆以及别的几个大陆、大岛都送了很多珍稀资源过来,用的当然都是蓬莱岛的宝船。那些船商禀报事宜是一回事,主要是请示顾清,最后是各国自行结账,还是由青山宗统一安排。

        青山宗对这种事情向来安排的很明白。

        顾清正色说道:“这等大事,蓬莱岛能够参与进来便是荣耀,不要给钱,不然对宝船王太不尊重。”

        ……

        ……

        最终蓬莱神岛的宝船王没有拿到一分钱。

        甄桃也没吃到传说中的枇杷。

        不是胡太后言而无信,而是因为她们的船没有在东海登陆。

        前些年顾清带着她们回朝天大陆参加小荷的葬礼,船行太急,一时没有收住,竟是把通天井外的崖壁撞坏了。为了确保冥界的幽冥之气不会泄露,水月庵与果成寺花了极大气力,就连冥界都来了人帮手,总算没有出问题。

        因为这件事情,水月庵对顾清非常生气,这次竟是不准他的船靠岸。

        当然,不管是水月庵里的弟子们还是宝船上的人们都知道,水月庵对顾清生气的真实原因是什么。

        谁让他拐走了当年水月庵最有天赋、最有前途的女弟子?

        甄桃看着越来越远的东海崖山,心里有些难过。

        过去了五百多年,庵里的长辈与师姐妹们还是不肯原谅自己吗?

        “没事儿,再过几年等庵主死了,谁还敢不让你回来?”胡太后有些笨拙地安慰道。

        甄桃知道她不是坏心,竟是无法生气,反而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宝船没有往南走多远便靠了岸,果成寺的僧人早在码头上等着。

        顾清把船上的那件重要事物交给了现任的讲经堂首座,便不再理会此事,带着两个妻子上了岸。

        讲经堂首座看着胡太后欲言又止。

        胡太后也是欲言又止,犹豫半晌后才说道:“他还是不肯见我?”

        说起来她的处境比甄桃还麻烦。

        甄桃还能等着庵主死,她可不想。

        顾清拍了拍他的肩,说道:“先回青山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