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那些人儿

第六十八章那些人儿

        飞升不是请客吃饭,也不是踏青游玩,是修道者毕生的梦想,是大道的尽头,也是世间最难的事情。朝天大陆数万年来也不过出现了几十个飞升者,难道说今日谁想飞升就能飞升?

        当然不是谁想飞升就能飞升,人人飞升只不过是一场梦。就算通天大阵真的能够打开一条通道,也必然有极大的风险,极可能还要面临天劫,有资格走进这座大阵的人很少,至少也要通天境的大物才行。

        雀娘神情宁静说道:“我要去看看。”

        她是这座通天大阵的主持者,当然要身在阵中,而且她是下棋之人,最向往的便是棋坪之外的世界。

        紧接着,元曲与玉山师妹也站了出来,引来了群峰间修道者们的窃窃私语。

        举世毕知,青山宗上德峰主元曲,是神末峰一脉里资质天赋最普通的一个,他的道侣与他也差不多,前些年才极为侥幸地破境入了通天境,但境界还是有些不稳,他们也想飞升吗?

        平咏佳有些尴尬说道:“师兄,师姐……”

        玉山峰主有些不好意思,站到了元曲的身后。元曲把脸一沉,竟有了些当年元骑鲸的肃然之态,只是说话行事却要比他那位叔祖无耻的多,说道:“就是因为资质普通,所以我们才最有资格报名。”

        这话听着有些无赖,细思却极有道理。如果大家都能飞升,还要修这座通天大阵做什么?摆着好看?

        紧接着又有件意外的事情发生,群峰间响起一片压抑的惊呼,尤其是那些还记得当年旧事的人,更是感慨连连。

        一个戴着笠帽的男子从远处的树下走到了黑玉盘前。

        五百多年前井九飞升的时候,他就站在那棵树下,今天他又来了,不等平咏佳发问,他摘下笠帽,露出那张微青的脸,眯着眼睛说道:“景阳真人还欠我几瓶解药,我得去讨,而且再等个两百年,我可能真的危险。”

        好嘛,这是以命相逼,平咏佳还能说什么。

        群峰间的议论声没有消息,很明显有些正道宗派弟子还是不乐意。

        这座通天大阵集合了各宗派的资源,第一次启动便要被这个邪道巨魔占个位置,不是谁都能想得开。

        苏子叶翻了个白眼,视线缓缓自群峰间掠开,散发出一道极其恐怖的威压,幽幽问道:“谁不服?”

        “别上火,对身体不好。”

        一只手落在他的肩上轻轻拍了拍。

        苏子叶面无表情回首,心想平咏佳在自己身前,那么倒要看看是谁敢如此无礼。

        但他立刻便想到,居然有人能悄无声息来到自己身后?

        那是一个穿着寻常布衣的中年男子,腰间系着一根说不出好坏的剑。

        苏子叶神情微变,唇角抽了两下,什么话都没有说。

        事实上除了平咏佳,在场没有任何人发现那个中年男子的到来,这真的很难想象。

        群峰间响起震惊的议论声,接着便是此起彼伏的行礼声。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那些无恩门的弟子更是激动不已。

        “拜见彭大先生!”

        ……

        ……

        无恩门掌门彭郎。

        事实上的人族第一强者。

        因为雪姬与平咏佳都不好完全算作人族。

        平咏佳看着他神情微异道:“她居然同意你离开?”

        雪国女王多年前便诞生一个女儿,却无法像自己母亲那样飞升离开,因为她是朝天大陆的主宰,离开的时候必然会受到这个世界的全力反噬,就算动用通天大阵也不见得能行,甚至可能会导致阵法崩解。

        当年她母亲之所以能够离开,是井九提前做好了局,利用了白刃仙人降世打开的那条通道。

        现在的雪国女王要离开朝天大陆,除非再来一个仙人降世。

        在距离青山很远的天空里,有一朵表面缀着无数冰晶的云,在晨光下闪闪发光。

        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站在云端,笠帽边缘垂落无数白纱,遮住了脚,却遮不住微胖的身形与可怕的寒意。

        彭郎把视线从远方那朵云处收了回来,对平咏佳苦着脸解释道:“她要我出去给她抓个仙人回来。”

        平咏佳听着很是同情,拍了拍他的肩膀以表安慰,接着觉得不对,说道:“你要出去早就出去了,何必等到今天?”

        彭郎认真解释道:“有这座阵法,出去会轻松很多。”

        平咏佳说道:“你这哪有半点人族第一强者的风范……师父当年在三千院和你说了一夜话到底教了你点啥?懒啊?”

        彭郎嘿嘿一笑,这次没有再作解释。苏子叶在旁边忍不住看了平咏佳眼,心想你天天在剑峰睡觉,难道不叫懒叫困?你又不是卓如岁那个家伙。

        清风从群峰之间飘了过来,把黑玉盘上最后残留的雾气吹走。

        那枝桃花上的最后一瓣花,在风里微微抖动,随时可能落下。

        平咏佳望了一眼,算了一下时间,正准备启动阵法,忽然见着远方的晨光里飞来了一顶青帘小轿。

        “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不通知我!”一道恚怒的声音从轿子里响起。

        话音方落,便见一位身着黑色皇袍、气度威严的……娇小女子飘到了黑玉盘前。

        她不待平咏佳解释,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就是不想让我飞升!”

        看着这幕画面,群峰一片安静,没有议论声,更不至于哗然。

        平咏佳的身份来历很特殊,地位也很特殊。

        而且他境界实力高深的不像话,当年雪国女王没有杀彭郎,便是因为他在旁边。

        放眼天下,谁敢对他如此无礼?

        只能是当代冥皇阿飘。

        阿飘的境界实力远不及平咏佳,但事情不是这么算的。

        为了争夺景阳真人关门弟子这个名头,两个人已经吵了几百年。

        平咏佳不愿意让,又明显理亏,只好在别的方面让着她,一让便是冥河滔滔,连绵不绝。

        如果说小师叔在很多故事里意味着最了不起,那么小师妹就是天然受宠、恃骄行凶,谁也没办法,就像南忘那样。

        今日也是同样如此,平咏佳被阿飘指着鼻子骂也不生气,不停地解释,师父当年让我管着朝天大陆,我就不出去,让你管着冥界,你怎么能随便离开呢?不急不急,等下一艘船也行。

        用了好些时间,费了好些唇舌,他终于把阿飘安抚下来。阿飘哼哼了两声,不再难为他,对元曲说道:“告诉你师父把我的东西保管好了,想办法快些还我,若是半点损伤,仔细我找她……家里麻烦。”

        直到现在她都以为赵腊月借了冥皇之玺是准备自己用,哪里知道已经落在了柳十岁手里。

        神皇景澄在远处听着这对话,欲言又止。他也想请元曲飞升后带话,请赵腊月好生保管初子剑,莫要出什么问题。然而他的辈份太低,元曲是他的师叔祖,他哪里敢说这些话。

        ……

        ……

        崖前的云海已散,能够清楚地看到青山诸峰以及那边的热闹,甚至能够隐隐看到从地面直通天穹的淡淡剑意。

        小炉里的银炭冒着红光,又被覆在表面的雪霜般的灰遮着,别有一种美感,如果在冬日便是更佳。

        铁壶里的茶水沸腾着,发出汩汩的声音。

        顾清站在崖畔,看着故上德峰的位置,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基于一些理由,他们不便出现在修行界的面前,就一直在神末峰里看着。

        胡太后拎起铁壶,先给甄桃把杯子倒满,又给自己倒满,最后才给他倒了一杯,走到他的身边。

        顾清道了声谢,举到唇边略饮了口,发现水准一如当年,与梨哥儿媳妇不相上下。

        转念间他想到梨哥儿媳妇儿早就走了,梨哥儿也走了,景尧如今在果成寺,不禁有些感慨。

        胡太后想不到那么多,望着远方好奇问道:“为什么要弄这么一座通天大阵?”

        “半年前中州派收到了外界的最新消息,童颜说出了些事,要我们多弄些人出去。”顾清说道。

        胡太后才知道原来是这个原因,忍不住嘲弄说道:“怎么听着像是江湖帮派打架,一边打不过了就回来搬人手。”

        顾清微笑说道:“本质上就是这么回事,要带走的那些法宝就算是砍刀了。”

        甄桃也走了过来,说道:“哪里需要这么多人,彭大先生一个就够了。”

        顾清摇头说道:“师父遇着危险,肯定要去找雪姬,连他们一起都搞不定的事,彭郎也最多只能帮帮忙。”

        甄桃转身看着他,眼里流露出一些不解,问道:“你为何不去?”

        哪怕过了五百年,朝天大陆修行界都没有忘记,当年的顾清是个三十六孝徒弟,这辈子也就在私奔一事上逆过景阳真人一次。现在知道自家师父在仙界遇着麻烦,肯定心急如焚,想着要去帮忙才是。

        “我这一生虽然不曾疏于修行,但天赋有限,战力不够,即便去了仙界也只会给师父添麻烦。”

        顾清没有把自己不去的全部理由说出来。

        “那元曲与玉山呢?”

        “那两口子是去观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