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集体度劫

第七十一章集体度劫

        从很多很多年前,尸狗就是青山四位镇守里战力最强的那个。

        随着时间流逝,现在它更是整个朝天大陆战力最强之一。

        没有人知道它的境界究竟有多高。

        境界越高,离开时遇到的天劫便越可怕。

        它与雪姬有些类似,飞升难度比别的人族修道者大无数倍,即便不至于需要仙人通道也是极难。

        相对而言,阿大飞升就要简单很多,直接被赵腊月一抱便走了。

        尸狗要离开朝天大陆,这座通天大阵便是最好的机会,难怪它一直坐在里面,根本没有移开的意思。

        ——我也想出去看看。

        这是所有修道者包括青山弟子在内,第一次听到尸狗开口说话,就是这样一句话。

        无数年来,除了宗派存亡之际,它从来没有离开过一刻。

        以前在昏暗不见天日的剑狱里,后来在这块黑玉盘上。

        黑玉盘看着美而壮观,事实上就是上德峰的废墟。

        它当然想要飞升,想要去仙界看看,只是青山需要它,所以才会一直留在这里。

        为什么它是青山镇守?

        便是如此。

        直至今日青山宗一统天下,它终于提出了离开的要求,却竟还有些不好意思,那样的腼腆。

        说完这句话,尸狗望向青山群峰,习惯性地想要得到准许,然后才想起来,井九与卓如岁这两个还活着的掌门都不在。

        它的视线在平咏佳与元曲处移过,最终还是停在了南忘的脸上,说道:“我也想代那只鸟去看一眼。”

        那些辈份够高、活的够久的修道者知道它的意思,那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了。

        太平真人、景阳真人、柳词与元骑鲸在上德峰吃了顿火锅,便提着剑去了莫成峰。

        那一次青山内乱,上德峰一脉能够夺回道统,尸狗与妖鸡这两大镇守起了极大的作用。

        太平真人承诺过它们,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南忘那时候还没有入门,但这段故事不知道听那两个师兄说了多少遍,此时被尸狗勾起回忆,小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俱往矣。

        她把那张仙箓掷了过去,说道:“慢走。”

        尸狗咬住那张金光闪闪的仙箓,踏空而起。

        无数年来,它一直在上德峰。

        便是上德峰被那场大战碾压成饼,它也没有离开。

        今天它终于离开了,倏忽间便超越了天光峰的高度,离开青山大阵的范围,来到了极高的虚境里。

        它望向仿佛没有尽头的天空,幽冷的眼眸里映照着淡淡的蓝。

        下一刻,它毫不犹豫咬碎了仙箓,眼里的那片碧空也碎了。

        轰的一声响!

        一道十几里方圆的巨大光柱从青山群峰间生出,射入碎裂的天空里。

        彭郎背起双手飞入光柱中。

        苏子叶紧随其后。

        雀娘踩着一面镜子凌空而起

        元曲牵着玉山的手最后出发。

        就在这道巨大光柱射入天空的同时,天穹便生出了极其剧烈的反应。

        遥远的虚境之上,闪电不间断地出现,甚至延伸至数万里之长,而且是无数道同时交汇在一起,形成了恐怖的电网。

        电网没有直接落下,而是骤然收敛,与雾状的未知事物一道,形成狂暴的漩涡,其间蓝光幽然,白光狰狞。那些狂暴的雷电漩涡,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聚合在一起,变成了一个极其巨大的漩涡,从南至北,由东向西,竟是覆盖了整个天空。

        看着覆盖整个天空的雷暴漩涡,感受着扑面生寒的威压气息,青山群峰里的修道者们紧张得不再言语。

        平咏佳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确认自己没有见过如此可怕的天劫,竟与师父当年离开时的场景差不多。

        这等层级的天劫自然是因为尸狗与彭郎,苏子叶等人绝对撑不住,好在此时在通天大阵里,不需要直接面对。

        轰的一声巨响,巨大的雷暴漩涡里轰下无数道闪电,照亮了整个天地。

        狂暴的能量随着万余道闪电同时落在通天大阵光柱的表面,竟是没能打穿。

        那道黑玉盘上方的巨大光柱变得暗了些,表面流淌着无数狂暴的气息,甚至隐隐能够听到空间挤压的吱呀声。

        地面的一茅斋书生以及各宗派的强者,纷纷施展出威力最大的道门玄功,激发那些法宝的威力。

        数百道法宝光毫变得更加明亮,勉强支撑住了那道光柱。

        彭郎看着天空上方那道如山般的黑色身影,不知道尸狗能否承受住天空的压力,右手握住了腰间的佩剑。

        “暂时不要动。”雀娘在下方喊道,清秀的面容被光柱外面的闪电照的有些苍白。

        天劫还在持续,雷暴漩涡落下越来越多、越来越粗的闪电。

        黑玉盘射出的巨大光柱微微颤抖,不知道还能撑多长时间。

        如果那些法宝以及晶石里的天地元气被尽数消耗完毕,天劫还没有结束,通天大阵便会崩塌。

        从现在的情形看来,通天大阵不足以支撑到那一刻,难道以雀娘的算力加上各宗派的推演,居然也会犯错?

        还有一个更可怕的问题,天地间的无数灵气尽数被通天大阵吸收,会不会导致与上界之间的空间壁变薄,甚至消失?

        ……

        ……

        黑色战舰静静悬浮在宇宙里,与黑暗的周遭仿佛融为了一体。

        也只有在这个角度才能明确地看到那片虚无,因为远方恒星的光线经过那里时会有明显的折射。

        破铜烂铁一般的机器人瘫坐在圆柱旁边,蓝光闪烁,无数信息流在看不到的世界里穿梭。

        听完沈云埋的又一个电影故事,童颜由无奈转而淡然,微笑说道:“你们青山弟子真的一个比一个话多。”

        沈云埋说道:“我是真的很好奇你那个女徒弟,看着很年轻啊,你不怕那头麒麟造反?”

        舰载电脑系统正在以最快的速度运转着,晶态引擎提供的能量供给带来了明显的燥意,甚至有些干扰到了维生系统,童颜解开颈间的系扣,沉默片刻后说道:“她叫卓觉晓,我走的时候还在闭关,也不知道现在怎么就成了掌门。”

        沈云埋何等样聪明,立刻发现了这句话里的重点,说道:“卓如岁的卓?”

        童颜说道:“觉晓是那个家伙的私生女,不知何故流落在民间,后来被南忘发现拣了回来,抱着她上了天光峰骂了三天三夜,卓如岁没法子才躲进洞府闭关,也不知道现在出来没有,刚才也不好问她。”

        沈云埋一听这个故事的开头,顿时不觉无聊了,问道:“后来呢?”

        童颜说道:“后来南忘便把她抱去了清容峰养着,因为与神末峰离得近,她也经常去那边窜门,赵腊月也很喜欢她。总之大家有多讨厌卓如岁,便有多疼她。有一年师妹不知因为何事回到大陆,去青山找赵腊月聊天,忽然看着这个小家伙了,喜欢的没办法,就把她带去了蓬莱那边,直到十年前又送回了云梦,正式拜在了我的门下。”

        沈云埋极为自恋狂傲,但听着这段话里的这些名字还是被小小地震撼了一下,心想这等福泽机缘,这般多不错的师长,与自己的经历也差不到哪里去了,又想着那小姑娘的身世也和自己一样有些可怜,感慨说道:“贵界真乱。”

        童颜说道:“那是卓如岁乱。”

        沈云埋说道:“不错,而且还乱的没有顾清好看。”

        话音方落,机器人的电脑系统忽然发出嘀的一声轻响,紧接着无数道像水光般的光痕从圆柱上方落到地面。

        这意味着计算已经结束。

        童颜流露出极其罕见的不安情绪,看着那片虚无说道:“你确定计算没有错?”

        沈云埋也不像平时那般自信,继续做着复核,沉默片刻后说道:“边界与能量强度区间应该没有算错,但你知道这是区间。”

        区间便意味着会摇摆,摇摆便会不定,宇宙里有很多无法确定的事,但今天这件事情如果不确定,还真有些不敢做,不然主宇宙与朝天大陆之间的边界忽然消失了怎么办?

        不管是高阶生命文明留下的太空监狱、那位神明在宇宙之海里拾到的贝壳,不管是黑洞还是不同光速的黑域,总之没有谁能说得清楚朝天大陆所在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构造,遵守怎样的基本法则。

        虽然不怎么可能,但万一出现正反物质相遇然后湮灭怎么办?那一刻喷发出来的能量必然要比所谓恒星点燃计划猛烈无数亿倍,人类根本不用再担心暗物之海的入侵,必然会随着本星系的亿万颗星辰一道变成虚无。

        黑色战舰里安静没有持续太长时间,沈云埋与童颜看着那片虚无,忽然同声说道:“我们可能想多了。”

        他们可能真的想多了。朝天大陆所在的世界已经存在了无数年,不管是这个宇宙的射线、陨石、严寒还是无所不入的暗能量,都没有办法打破那道界线,人类有什么自信觉得自己能够做到这件事?

        也许那道界线是神明的领域。

        他们只需要试着向里面灌注足够多的仙气,维持朝天大陆的灵气数量,同时帮助那座大阵就好。

        问题是仙气从哪里来呢?

        那颗恒星太远,他们就算是仙人,也没有能力移过来,不然这就是神话小说了。

        战舰的晶态引擎发出轻微的嗡鸣声。

        破铜烂铁般的机器人也发出相似的声音,缓缓站了起来,向着舱外走去。

        童颜说道:“确认你来?”

        “虽然我的承天剑阵学的不错,但必须承认,那玩意儿更适合破坏,你们中州派的阵法适合掌握。”

        机器人走到舱门,提起一台最新式的融蚀设备,忽然缓慢转身,望着童颜说道:“你看,不管我在哪里,哪怕是这口被放逐的黑色棺材里,他们也不会忘记留下一台融蚀设备在我的身边。”

        童颜站起身来,看着他没有说话。

        沈云埋的声音继续从机器人里传出:“因为在井九出现之前,整个宇宙就只有我最擅长做这件事情,换句话说,我家那个老头子当年把我创造出来,就是用来做这些事情的。”

        他的声音不再像平日那般散慢狂傲,有的时候甚至显得那般邪恶,淡然里带着一些悲凉。

        童颜沉默了会儿,说道:“你不是被创造出来的,你是你妈生出来的。”

        那台机器人沉默了会儿,忽然爆发出沈云埋的狂笑声:“你他妈的这叫安慰人吗?”

        ……

        ……

        破烂的机器人伴着笑声离开了黑色战舰,飘向了那片虚无。

        童颜也来到寒冷的宇宙里,盘膝坐下,闭上眼睛,双手在身前比了一个手式,开始施展道法。

        一道极其稳定又极其飘渺的玄意,从他的手指间散出,慢慢地跟住了那台机器人。

        机器人来到那片虚无的边界外,在计算好的位置坐下。

        控制室里的那个人头被远方经过折射的恒星光线照耀,有些苍白。

        耳钉微微闪光,一个行李包出现在机器人的手里,然后被打开,露出一个球状的事物。

        那是苍龙的胃,里面装着不知道多少颗多相核弹。

        沈云埋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用另一只机械手提起融蚀设备,有些粗暴地扯掉装置后方的核动力炉,向着身后扔去。

        哪怕是最新式的超微粒子化核动力炉,也没有足够的功率——融合一小截空间裂缝可以,却无法穿越那道界线。

        核动力炉飞到童颜的身前时,那道阵意也落在了机器人的身上。

        无数道极其微小、微妙却又高阶无比的阵纹,瞬间涂满了机器人的每个部位。

        沈云埋没有理会这些变化,只是专注地看着那片虚无,操控着两只粗壮的机械臂,握紧了融蚀设备。

        不知何时,装满多相核弹的苍龙之胃已经连在了融蚀设备上。

        那些阵纹忽然被远方的恒星光线点亮。

        破铜烂铁般的机器人变得神圣起来。

        就像是开枪一样,机械臂的手指启动了融蚀设备。

        就在完全同时,那座云梦阵也点燃了苍龙胃里的核弹。

        没有声音,却仿佛有巨大而恐怖的轰鸣响起。

        就连那里的空间仿佛都发生了轻微的扭曲。

        那些多相核弹足以毁灭一颗星球,现在被苍龙胃与阵法封在了如此小的空间里,一旦喷射而出会有怎样的威力?

        融蚀设备前端,喷涌出一道难以想象的、无比壮观的光热洪流!

        机器人剧烈地颤抖起来,机械臂却在沈云埋的超强神识控制下,保持着可怕的稳定。

        如果是战舰的话,只怕已经在如此恐怖的能量风暴里到处乱飞,甚至可能解体。

        “应该研发专门的基台。”

        “引力场发生装置的超微粒子化是解决这些破问题,让自己免于风险的最好途径。”

        “去他妈的,我是真的疯了吗?”

        沈云埋的脑袋里瞬间出现了这些念头。

        两只机械臂的表面已经开始融化,金属液体形成的小球不停飘着。

        沈云埋的眼底深处亮起无数道剑光。

        那些金属液体小球骤然变成无数道小飞剑,在童颜布下的云梦阵里,再次摆出了一个剑阵。

        青山剑阵!

        狂暴的光热洪流落入那片虚无,然后归于沉寂,没有任何变化发生。

        机械臂融化的越来越厉害,就连融蚀设备的前端也开始出现崩解的征兆,只是被两座阵法强行束缚着。

        难以想象的高温,透过机器人的护甲,传到了控制室里。

        沈云埋的脸变得越来越红,眼里的神情却是越来越疯狂。

        童颜的声音在机器人的控制室里响了起来,带着一些佩服,带着一些打趣。

        不管是佩服还是打趣,对他来说都是很罕见的事情。

        “你好像一个焊工。”

        以前在黄玉二号行星的空间裂缝前,井九也说过类似的话。

        沈云埋用沙哑的声音骂道:“你们这些乡下人都是白痴吗!”

        童颜说道:“我是说想你很帅气。”

        沈云埋说道:“你懂个屁!我在老宅看过的那些电影里经常会有类似的画面。主星那个城市里还停着那多旧式的汽车。是的,我要说的就是这他妈的不是他妈的烧焊,这是在加油!”

        ……

        ……

        黑玉盘上的数百件法宝散发着光毫。

        巨大的光柱表面到处是能量风暴形成的漩涡。

        画面看着异常恐怖,而且令人不安。

        群峰间的修道者们感受的非常明显,天地间的灵气正在急剧减少,而这座通天大阵也已经快要崩溃。

        在巨大光柱的高处,苏子叶忍不住回头看了雀娘一眼,却见到她脸色苍白,眼神却非常平静。

        就在那些法宝即将变成废物、黑玉盘上的金色图案将要淡至不可见的关键时刻,伴着群峰里的无数声惊呼,天空里的最高处忽然落下了一道明亮至极、散发着无穷光与热的洪流!

        不管是天劫的雷暴漩涡,还是远在虚空里的太阳投影,在这一刻都被衬得暗淡无踪。

        那道洪流准备直接开出一条通天大道吗?

        两个世界就此相通,会发生怎样的惊天后果?

        不,那道洪流只是非常纯粹的能量,而且看似狂暴,实则非常精确,落在天空的那个点后,便再没有任何偏移。

        那道洪流就像是磨镜、琢玉……缓慢而细致地、极其坚硬却又柔软地把那一点天空在慢慢削薄。

        彭郎看着那处,知道洪流来自天外,握着剑柄的手指微微敲击,思考应该怎样帮助对方,也是帮助自己这行人。

        通天大阵快要承受不住了,如果下一刻便崩塌,就算那道洪流打开一个小点,也会出事。他与尸狗可以轻松离开,苏子叶与雀娘便有些麻烦,至于元曲与玉山……

        在这最后的关键时刻,青山群峰乃至大陆各处的人们都望着天空,根本没有人会留意到别的任何画面。

        比如池塘里的鱼儿们被吓死了,草原里的兽群紧张地身体僵硬倒在地上,西海里的深水蚌忽然张开壳吐出了珍贵的海珠,过不了多长时间,那里的海底就会变成晶亮的世界。

        再比如天光峰顶,破庐之前,那个已经没有石碑、却依然趴在那里的石龟不知何时睁开了眼。

        它看着那道投入天空的巨大光柱,看着最上方那道正在对抗着天劫的黑色身影,苍老的眼里流露出微嘲的情绪。

        ——我才是青山最老的镇守,在这里趴的时间比你长多了,我都不急,你急什么呢?就像那只鸟,一朝想不明白便道消身殒,最多也就是像猫一样,腆着脸让人抱出去,还不是被人撸的命。

        它想着这些事情,慢慢地张开嘴,打了一个呵欠。

        无数道闪电落在了天光峰顶。

        难以想象的狂暴能量同时落下。

        然后消失无踪。

        它缓缓闭上嘴巴,打了一个嗝,然后再次闭上眼睛,变成了石头一般。

        ……

        ……

        很多人注意到天劫落在了天光峰,震惊举首望去,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仿佛那道天劫是假的一般。

        紧接着,人们才想起通天大阵里的那些人,回首望去却只见到一片碧蓝的天空。

        那道巨大的雷暴漩涡消失了。

        天劫结束了。

        那些人也不见了。

        朝天大陆与外面的空间壁依然存在。

        无数灵气正在缓慢地回到天地里。

        来自那座石龟的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