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天若有情天亦吵

第七十二章天若有情天亦吵

        尸狗与彭郎等人飞升后,顾清没有再次离开,不知道是年久思乡还是别的原因,就在神末峰住了下来。

        三年后他带着两个妻子坐着顾家的马车开始周游大陆,颇有井九当年与赵腊月、过冬游历的风范。

        第四年的时候,他们去了果成寺,在此隐居出家的前代神皇景尧终于与他们见了一面,甚至还一起回了朝歌城。

        回到朝歌城的第二天夜里,胡太后闭上眼睛,就此辞世。

        她去世的时候,不是在曾经的寝宫,而是在正殿旁的那座偏殿里,就连榻都还是那张榻。

        景尧的父亲就是在那张榻上离开的。

        看着榻上沉睡的女子,景尧脸色苍白,僧衣轻飘,沉默了整整一夜。

        直到现在,他依然想不明白,母亲究竟爱的是谁。

        那些都不重要了,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安排,比如开陵,比如合墓,比如守孝,比如想念。

        ……

        ……

        顾清与甄桃站在殿前的石阶上,看着晨光从五百年前新修的正阳门处投射过来。

        甄桃眼睛红肿的就像真的桃子,那是因为哭的太过厉害。

        顾清的脸上却没有半点戚色,只是比平时更加沉默寡言。

        “走吧。”

        他带着甄桃离开了皇宫,去了井家老宅。

        井家在梨哥之后都是普通人,已经传了好几代,对五百多年前的事情已经没有太多记忆,但依然保留着那间书房,每日仔细打扫,不敢乱动。只是几十年前,有人觉得书房窗外那块地太空,便种了一棵海棠树。

        “那颗海棠是师姑当年亲自砍的,谁能想到几百年后又种了回来。”

        顾清站在窗前,看着那颗正在落雪的海棠树,说道:“你看,兜兜转转其实就是在打转。”

        甄桃沉默了会儿,说道:“我没想到最后你会把她送回去。”

        顾清说道:“她和陛下的感情一直很好。”

        甄桃忍不住问道:“那你和她呢?”

        顾清看着缓缓飘落的海棠花,悠悠说道:“你看了几百年,应该知道也很好。”

        “我想不明白这件事。不要说我与她也都喜欢你……你知道的,我不喜欢你。”

        甄桃沉默了会儿,说道:“我只是恨你也恨她,所以我就要跟着你们,我就要让你们这几百年都不能真正痛快。”

        顾清没有说话。

        甄桃看着他斑白的鬓角,忽然生出不忍,声音微颤说道:“你飞升吧。”

        顾清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说道:“我已经老了,何必强求。”

        甄桃忍不住再次哭了起来。

        ……

        ……

        天若有情天亦老。

        好在这种事情不会发生,时间还是那样慢慢流淌着,朝天大陆的天空还是那样的蔚蓝,宁静。

        又是数年时间过去,上界再没有消息传来,难免引发了很多猜测,继而出现了一些不稳定的迹象。

        在遥远的西风大陆某处,终于有人站了出来,试图让世界恢复原有的秩序。

        从异大陆归来的蓬莱岛神船带回了这个消息。

        平咏佳在剑峰上睁开眼睛,跑到云集镇吃了顿火锅,然后接着跑到南河州,跑到崤山冲,跑到墨丘,跑过通天井,跑上东海,路过大漩涡,继续奔跑,直到越过巨人所在的外岛,一路跑进了西风阵阵里。

        整个过程他用了小半天的时间,在那个岛边还停下与巨人说了几句话。来到西风大陆,他去到教廷所在的圣都,显露身形,与所有人说了几句话,把那位勇敢的教皇杀了,便又回了剑峰继续睡觉。

        过了些天,年轻的中州派掌门到访。

        卓觉晓踏剑直入层云,落在崖洞前,挥手扇走烟尘,盯着平咏佳的脸认真说道:“你难道不觉得当掌门很烦吗?”

        平咏佳睁开眼睛,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最开始的时候一个比一个懒,后来一个跑得比一个快,我能咋办?”

        卓觉晓搓了搓手,说道:“平叔,我不懒,我还年轻,短时间里也不打算跑,要不然你把青山掌门也让我一肩挑了?”

        平咏佳更加无奈,说道:“当初就不应该让白早把你带去海上。”

        卓觉晓知道这次还是无法说服对方,才说出真正要传达的消息:“都走了。”

        平咏佳说道:“那就好,你也专心修行吧,争取早日飞升。”

        卓觉晓冷笑说道:“怎么觉得这话像是祝我早死。”

        平咏佳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说道:“你少说话,一说话就像你爹。”

        ……

        ……

        黑色战舰在黑暗的宇宙里缓慢前行。

        一只巨大的黑狗安静地趴在战舰上方。

        它黑色的毛发在无风的太空里缓慢无主飘动,就像是黑色的水草,吸收着极其遥远的那颗白色恒星的光线,

        这艘战舰不是特别巨大,只有三千多米长,灰黑色的复合材料板挡住了所有的窗口,看着就像是甲片或者花纹。

        如果让人看到这幕画面,一定会被震撼的无法言语。

        此刻战舰里的那些人也正处于对视无语的状态。

        雀娘以及元曲夫妻还没有醒过神来,心想飞升原来就是这么回事?好像没太大意思,这个世界怎么这般黑暗寒冷而且荒芜,不要说与传说里的仙界相比,与卓觉晓说的那个世界相比也要无趣很多呀。

        彭郎站在指挥舱的最前方,看着光幕上显示出来的战舰内部结构图,平凡无奇的脸上写满了好奇。

        伴着清楚的机件摩擦声,医疗舱的大门打开,一个巨大的机器人走了出来。

        沈云埋的声音从机器人里传出:“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沈云埋,此次行动的总指挥。”

        童颜正在问苏子叶何霑的情形,听到这句话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

        沈云埋的脸皮何其之厚,尤其是被药水泡了这么多天之后,面不改色说道:“家父沈青山。”

        雀娘、元曲等人本来觉得这个金属傀儡好生古怪,居然敢与童颜抢指挥,忽听得这句话,神情顿变。

        沈青山乃是青山祖师的名讳,如果这个附在傀儡里的神魂是青山祖师的儿子,那必然不凡。

        元曲与玉山师妹肃然起敬,行礼道:“弟子见过前辈。”

        雀娘与苏子叶接着认真行礼,就连彭郎也行了晚辈礼。

        如果不是这时候战舰处于全屏蔽状态,就连尸狗听着这句自我介绍都会低头。

        “别听他的。”童颜面无表情说道:“两边各自论,井九也不会喊他前辈,而且他与青山祖师已经父子反目。”

        听着这句话,战舰里的这些新生代飞升者神情再变,心想难道这是敌人?

        沈云埋感受到战舰里的气氛变化,尤其是看到彭郎的手落在了剑柄上,不敢再开玩笑,赶紧说道:“别误会,我是井九在这个世界里的至交好友,正是因为他的原因才会与家里老头子决裂。”

        彭郎心想原来如此,右手离开了剑柄,元曲与雀娘对视一眼,心想这才对嘛。

        如此平静的反应有些出乎沈云埋意料,他不解问道:“难道你们不觉得意外?”

        苏子叶微嘲说道:“青山宗嘛,欺师灭祖正常,景阳真人又是那个脾气,怎么会不出事?”

        沈云埋操控着机器人指了指战舰上方,意思是那位镇守,说道:“它会怎么站队?这是最大的问题。”

        元曲义正辞严道:“夜哮大人不会管青山内斗。”

        沈云埋冷笑说道:“这话谁信呢?莫成峰的剑阵当年是被谁一头撞开的?”

        元曲无语,心想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童颜看不下去了,走到双方之间,看着这些新生代的飞升者说道:“本来应该给你们足够多的时间学习这个世界的常识规则什么,但因为时间太紧迫,我们会用一种比较简单的方法,先有个大概便行。”

        说完这句话,他把早就准备好的脑机互通系统,让元曲等人戴好,开始信息灌入。

        巨大的机器人靠在战舰墙壁上,看着那些闭眼学习的新人,忽然问道:“你说谁最快?”

        童颜说道:“不知道。”

        ……

        ……

        没有任何意外,彭郎第一个睁开眼睛,取下系统,沉默片刻后说道:“很有意思。”

        沈云埋说道:“比你们那儿好玩吧?”

        彭郎没有理他,对童颜说道:“应该还能再深一些。”

        童颜解释道:“时间不多,路上你可以自己看。”

        接着苏子叶等人也陆续睁开眼睛,竟是与修道境界的高低顺序一样。

        刚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们的眼神有些茫然,但很快便平静下来,只是若有所思,应该还在回味那些信息内容。

        “如果这是一艘轻型战舰,这是一台机器人,那说话的你呢?就是里面的一个程序?”元曲看着那个机器人问道。

        沈云埋有些恼火,把控制室的门打开,说道:“我是活人!”

        元曲与玉山被那个脑袋吓了一跳,说道:“这是见鬼了吗?”

        苏子叶则是神情不变,说道:“不过是鬼修术罢了。”

        童颜摇了摇头,把谈话节奏再次强行拉了回来,指着光幕上的星图说道:“战舰前方是朝天大陆的太阳,我们会擦过去,大概十分钟之后,战舰会短时间开启,你们不要错过时间窗口。”

        元曲不解问道:“宇宙……航行的规则是绝对远离大质量天体,比如中子星、白矮星、黑洞什么的,虽然那只是一颗普通恒星,但也隐藏着危险,为何要靠近?”

        沈云埋说道:“越危险的地方好处越多,根据井九亲自采集的数据,在某个近恒星轨道空间区域里,收集仙气的速度最快,你们刚刚飞升,需要尽快提升境界与实力,要去那里进行仙气洗炼。”

        元曲很是无语,心想自己好不容易才飞升成功,虽说……来到这黑乎乎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成仙的感觉,但终究是大道之上最重要的一次飞跃,不说摆宴开席庆贺一番,也总要静悟一段时间,怎么就这么忙?接着他想到童颜说的时间紧迫,以及更早之前沈云埋说自己因为井九与青山祖师反目,下意识里便开始紧张烦恼起来。

        沈云埋看着众人脸色,冷笑说道:“我冒着如此大的风险把你们接出来,是要你们做事的!”

        大家都是聪明人,都像元曲一样猜到要做什么事。

        雀娘行事颇有棋盘之上的大将之风,问道:“你直接说。”

        童颜把现在的局面简略讲了一番,言明井九失踪多日,他决定对青山祖师发起一场突袭。

        “不就是打架打不过对方了,所以没办法,只好回来找几个帮手。”苏子叶说道。

        元曲毫不犹豫说道:“我们境界实力不够,托通天大阵的福才能飞升,到时候给你们加油。”

        苏子叶接着说道:“这是你们青山宗的内部问题,我一个邪门外道,不便插手吧?”

        雀娘想了想,说道:“我得先把师父找到再说,万一你们骗我们怎么办?”

        沈云埋无辜至极,说道:“你就算信不过我,难道还信不过童颜?”

        雀娘看了童颜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要知道童颜也算她在棋道上的老师之一,但正因为如此,她才比任何人都知道他的心有多脏。

        沈云埋大怒说道:“过分了吧?我冒着生命危险把你们弄出来,结果一个都不肯打?那你们先把船票钱给我交了!”

        彭郎也有些不好意思,对童颜说道:“我也得先见到真人再说,他如果要我打,我打便是。”

        “你就是传说中的彭郎?井九说你的天赋不在我之下,怎么看事如此不明?”

        沈云埋气急败坏说道:“他被我家老头子逼得不敢见人,所以我们才要打老头子,把他救出来。结果你要找到他才肯去帮我们打老头子,你不觉得这是一个三连劫?怎么解决?你的智商到哪儿去了?”

        这个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童颜说道:“时间窗口到了,我会开启前右方的三号门,准备。”

        伴着他的声音,战舰表面覆盖着的灰黑色板缓缓翘起一片,隐隐可以看到外界的明亮光线。

        随着恒星光线一道进入战舰的,还有无所不在的信号波。

        只要能够看见,便会被看见,比如用滥了的你与深渊、他与青山什么的。

        沈云埋绝对不会犯这样的错误,第一时间便启动了引力场发生装置——黑色战舰这时候在恒星近处,绝大部分方向都被遮挡住,再加上引力场,便不用担心被人发现——所以他们也没能看到望月星球上的画面。

        ……

        ……

        (忽然想闲聊,所以写了几句,结果发现自己的话痨比沈云埋还严重,超了字数,你们要多花家……大概意思就是昨天去江南开车走了一圈,感觉很好,很喜欢宜昌,但也想念大庆,喜欢写小说、你们看,今后不写大长篇也会一直写,谢谢你们之类的,我去发个微信好了,比心。另外昨天沈云埋说的第二个电影是阳光普照,向大家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