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废话

第七十五章废话

        温泉水面升起的热雾受到了风的干扰,形成了一片片区域,有的地方雾薄一些,有的地方雾浓一些,看着就像是星云。

        其中有片星云状的雾形状有些怪异,中间极薄,隐隐能够看到对面的黑石,看着就像是空间通道的入口。

        那位浴衣少女坐在温泉边,玉般的小腿伸在热水里轻轻动着,盯着那片雾气,已经安静了很长时间。

        无数的画面与绿色数据流在她的眼里闪过,然后如瀑布般落下。

        她和所有人一样都没能看到望月星球最后那场大战的画面,只能事后通过一些数据进行倒溯分析。

        那些数据包括九个处暗者死后形成的光圈、向着恒星飘去的粒子流,以及操场上那几颗如晶石般的汗珠。

        根据分析的结果,她确定雪姬现在的状态不是很好,以及可能的逃逸方向。

        动用了星河联盟中央电脑的全部算力,她推算出对方可能会经由伽雷通道逃走。

        即便只有百分之四点几的概率,她还是让陈崖带着那些战舰赶了过去,没想到她居然真的看到了雪姬。

        就在那边开始早饭的时候,她看到了从生活区里走出来的那些身影。

        是的,监控设备无法捕捉到雪姬散发出来的光线,但总有别的方法可以确认存在。

        存在便是存在,想要不存在就只能不存在,就算雪姬再如何厉害,终究也要服从这句废话。

        少女心想杀死九个处暗者,还是让雪姬疲惫了些,放松了警惕。

        若是井九这个狡诈的人类还活着,必然不会犯这种错误。

        “不要理会他,也不要惊醒他,就让他继续傻下去。”

        少女向远方的战舰发去了自己的命令,然后低头望向自己的怀里。

        她的怀里没有任何东西。

        木盘在温泉上飘着,瓷杯里的酒水早就已经泼了出来,她看都没有看一眼。

        今天她不想关心别的任何事情,除了抓住雪姬。

        还有这局太空军棋,如此简单,井九居然都要输了吗?

        真好奇,从来没有在棋盘上输过的你,会下出怎样的一步呢?

        但时间好像来不及了。

        战舰就要进入伽雷通道,那就看不到了。

        真是可惜啊。

        ……

        ……

        陈崖盯着伽雷通道的出口,忽然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出口也就是入口。”

        这是一句废话。

        所谓废话就是无意义的重复,不过人类总是很愿意做这种事情,比如今天这样。

        那两位黑衣妖仙没有任何反应,知道这句话没有什么很深刻的哲学意义,只是他在紧张的情绪下的无意识呓语。

        陈崖现在是军方的统帅,拥有着与身体同样坚固的精神意志,尤其是在李将军死后,但他一样会紧张。

        下一刻,他接收到了远方主星传来的命令,脸部的线条变得柔和了些。

        不是那道阴影消失了,而是真的看到了那道阴影。

        “雪姬与井九确实在那艘战舰上。”他说道。

        因为这句话,场间顿时变得异常安静。

        战舰窗外的通道出口边缘散发着微光,显得更加妖异。

        一位黑衣妖仙忽然说道:“事后如果我还没死,我就去天普星上学。”

        另一位黑衣妖仙说道:“如果我没死,我就去找颗度假星烂醉三年。”

        在游戏小说等文艺作品里,这种话叫做立旗,带着很不吉利的味道。

        他们却表现的漫不在乎,陈崖也没有说什么,连开玩笑都没有。

        因为这真的不是立旗,是许愿。

        如果陈崖说的没有错,雪姬与井九真在那艘战舰上,那么再过几个小时,他们便会相遇。

        就算远古文明的那位神明留下了控制雪姬的方法,他们也觉得……自己应该会陪葬。

        那是雪姬。

        道理就这么简单。

        战舰系统忽然发出提示音,提醒他们烈阳号战舰已经穿过另外一条通道,来到了和他们相同的宇宙里。想着望月星球上那个灰格子衬衫中年人把欢喜僧直接打废的画面,陈崖沉默了会儿,说道:“不要和他单打独斗。”

        那两位黑衣妖仙露出自嘲的笑容,说道:“还是废话。”

        ……

        ……

        十日前,烈阳号战舰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天火工业基地,前往望月星球救援。现在,它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望月星球,通过另外一条空间通道来到了主星域,但它的速度再快,也没有办法现在就抵达加雷通道的入口。

        宇宙太过浩瀚。

        光速太慢。

        “就算你赶过去了,准备怎么做?”曾举看着柳十岁的背影说道。

        柳十岁看着窗外那些因为相对速度而变得怪异的光线,认真问道:“您呢?准备站在哪一边?”

        曾举沉默了会儿,说道:“我还没有想好。”

        按照一茅斋的理念,他当然愿意为人类付出一切,那并不代表他同意要为人类整体牺牲无辜者的性命。

        现在的问题在于,井九究竟算不算是无辜者,他需要不需要负起这个责任?

        柳十岁没想过这个问题,说道:“想的太多不好,容易变成以前的中州派。”

        青山宗一直认为中州派做事太过粘糊。

        曾举叹了口气,说道:“就算你赶过去又如何呢?朝天大陆的历史就在那些赶去的战舰里,雪姬就算是全盛时期也不是对手,更何况现在她肯定处于极度疲惫甚至虚弱的状态里。”

        柳十岁沉默不语。

        如果连女王陛下都无法突破这次的围杀,他再强又能如何?

        他忽然坐到地下,把万魂幡、初子剑、管城笔之类的法宝都拿了出来,认真地开始检查温养。

        曾举问道:“你要做什么?”

        柳十岁低着头说道:“前辈们确实很强,我要好好想一下。”

        曾举知道他说的前辈就是像自己这样的前代飞升者,不解说道:“想什么?”

        “我想好了。”柳十岁抬起头来说道:“陈崖那样的,我能杀三个,运气好的话还能再多一个。”

        ……

        ……

        散落在宇宙各处的战舰忽然向着一个方向而去,自然非常显眼。就算没有中央电脑的权限,只需要看到星图上的光点变化,便能知道伽雷通道那边将会发生大事。

        冉寒冬把找到的即时数据传给了赵腊月。

        赵腊月看着那艘正在靠近伽雷通道入口的巨型战舰,说道:“井九在上面。”

        冉寒冬很是担心,望向主星北方那片草原,问道:“要动手吗?”

        赵腊月轻轻嗯了一声。

        冉寒冬有些紧张说道:“怎么杀过去?”

        那片草原深处的引力场装置已经开启,无数雪花不停流淌,形成一个巨大的雪球,罩住了那片群山以及山中的温泉。

        杀死温泉边的那位浴衣少女,本来就是非常困难的事,更何况对方这时候提前做出了准备。

        赵腊月说道:“动手的不是我。”

        ……

        ……

        伽雷通道的入口越来越近,黑点渐渐要变成黑色的太阳——那是比宇宙背景颜色更深的黑。

        可惜的是战舰上的撤离民众没有看到这幕画面,窗外的高强材料复合挡板已经落下,遮住了所有的星光。战舰的绝大部分信道也已经关闭,只剩下最后的晶态引擎控制系统。

        民众们回到了生活区继续听演奏会,继续看比赛,那位工程师与对太空军棋特别感兴趣的人们也回到了原先的地方。

        很多人还在议论先前看到的画面,以及随后的事情。作为初期开发星球的成员,很多民众是第一次进行如此远程离的宇宙航行,也是第一次穿过传说中的扭率空洞,当然非常兴奋。有些人则不是很在意,挥手示意井九赶紧下棋。

        井九的局面明显非常糟糕,也许再走一步便要输了。人们发现他们去看了十几分钟的风景,他还没有认输,也没有行棋,不禁有些着急。工程师对此也有些意外,说道:“你要不要走?”

        花溪这时候也在思考同样的问题。

        要不要走呢?

        进入伽雷通道的倒计时已经开启,一道绿色光幕上显示出数字,不停变小,同时,有些机械的电子合成音也响了起来。

        “十七,十六……”

        倒数计时进入第十秒钟的时候,战舰便会抵达扭率空洞的潮汐区,那之前便会进入完全隔绝状态。

        为了安全还是先离开再说,至于井九输棋的历史性一刻,以后再看视频资料好了。

        花溪撇了撇嘴。

        “十三,十二……”

        她眨了眨眼睛,便要离开。

        “十一,十,九……”

        她眨了眨眼睛,发现自己没能离开。

        她还站在原先的位置上,民众们正以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她,不,是看着她的身后。

        井九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台子,站在了她的身后。

        他举着右手,用修长的手指抵着她的后颈。

        修剪得极干净利落的指甲,已经变成了宇宙里最锋利、最细的金属线,刺破了她的皮肤,进入了那个残破的芯片。

        “看了这么久,现在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走了多可惜。”井九说道。

        “三,二,一……”

        这个时候,倒计时完全结束,战舰进入了伽雷通道,断绝了与外界的所有联系。

        花溪面无表情,望向自己怀里抱着的娃娃。

        雪姬笑了起来。

        那道红线两端向上翘起。

        可怕至极。

        相当得意。

        ……

        ……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