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九章战舰上的观光客们

第九章战舰上的观光客们

        那艘黑色战舰在宇宙里沉默前行。

        里面的人们并不知道此刻在宇宙的各个地方,还有很多战舰也变成了棺材。

        当然,那些像棺材一样的战舰上面没有一只巨大的黑色守墓犬。

        黑色战舰从朝天大陆航行到这里用了很多天时间,为了赶时间,还冒险进行了两次恒星引力加速,顺便利用那个时间窗口,让元曲、苏子叶等人吸收了更多仙气。

        除了仙气,他们还通过沈云埋举办的加强学习班吸收了更多知识。

        人脑互动系统进行强行灌输的学习方法终究有些单调而且像彭郎说的那样不够深入。

        现在他们不但知道了游戏防沉迷系统、度假星球的门票等级、神经类药物的分类,还知道了大物不见得是通天境强者,也可以是大学物理……

        元曲等人还是对这个新的世界有些隔膜或者说不适应——毕竟他们刚飞升便进入了这个与世隔绝的棺材战舰,没有机会真的接触那个世界,就像乡下人刚进城便被关进了大学图书馆里,就算学会了地铁怎么坐,电梯会自动开,也不代表他们就真的可以融入城市生活。于是不管是脸皮极厚的他还是心肠极硬的苏子叶,都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似乎很是不安。

        当然这种不安的真正源头,还是因为他们此行的目的。

        刺杀青山祖师。

        这也太刺激了。

        沈云埋一直冷眼观察着这些家伙,尤其是彭郎。

        井九曾经对他说过,彭郎的天赋在他之上,对此他当然非常不服气。

        但看了这些天,他发现彭郎很是老实安份,甚至有些木讷。

        嗯……确实有些深不可测的感觉。

        今天的学习班结束之后,彭郎拿着笔开始复习题目,元曲与玉山看着电脑里的那些各星球风景,不时发出轻声笑语,苏子叶拉着童颜在说些什么,好像与何霑有关。

        雀娘走到机器人身前,仰头说道:“你确定没有人知道这个突杀计划?”

        沈云埋说道:“除非那个没眉毛的又叛变了。”

        在朝天大陆的故事里,童颜反复横跳了不知道多少次……

        听到这句话,童颜转身看了他一眼,苏子叶则是趁机竖起大拇指,表示赞同。

        沈云埋说道:“别比大拇指……那会让我想到恩生那个无趣的家伙。”

        雀娘微微一怔,说道:“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彭郎放下手里的纸与笔,望向沈云埋,规规矩矩坐好,就像是准备听故事的小孩。

        “没错,上次我就说过。这位是你无恩门的那位开派祖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我家老头子的徒弟。”沈云埋说道:“剑道天赋不错,性格不算扭曲,只是有些执拗。”

        雀娘说道:“你那天说飞升的前代仙人比典籍里记载的数量要多……就算没人知道这个突袭计划,就我们这几个人能战胜那么多前代仙人吗?”

        沈云埋说道:“祖星那边是禁地,连我不经允许都不准靠近,那些家伙怎么会在那里。”

        童颜知道雀娘在想什么,说道:“我会让他把战力表列出来。”

        沈云埋冷笑说道:“提醒你一下,我才是总指挥。”

        童颜平静说道:“提醒你一下,你现在谁都打不过。”

        沈云埋说道:“提醒你一下,我可以毁了这艘战舰。”

        童颜说道:“提醒你一下,最想杀死沈青山的人是你。”

        沈云埋还想说些什么,雀娘礼貌说道:“提醒你们一下,时间不多了。”

        ……

        ……

        沈云埋版本的朝天大陆飞升者战力表很快便出现在所有人的手里。

        彭郎简单地浏览了一遍,便开始专注地阅读祖师恩生的生平经历,脸上的仰慕越来越浓。

        苏子叶修行数百载,尸毒快要全部清除,脸上的颜色本来淡了很多,结果看着那份战力表,竟又开始变得深了起来,就像是盛夏被晒蔫了的树叶,深绿得极不健康。

        元曲与玉山对着战力表窃窃私语,就像是还在看景区的风光图,他们反正是来观光的。

        只有雀娘认真而平静地看着,不时还与沈云埋交流一番。

        “东易道一直说自家祖上曾经出过飞升者,居然是真的?”

        “成霜境界不低,道法古怪,极擅长神识攻击,对付起来有些麻烦。”

        “不愧是禅宗之祖,大悲和尚的战力居然只在祖师之下。”

        “曾举只会做学问,不会打架。”

        “无问道人就是传说中剑斩南莺的那位?”

        “不错。”

        “啊,和仙姑是我小时候的偶像,她真的喜欢穿紫裙子吗?”

        “嗯,跟个茄子似的。”

        “蓬莱岛的神打先师只怕快两万岁了吧?”

        “他飞升也就几百年,不能这么算。”

        “陈屋山石人不是被老师一剑便斩断了几根手指,为何排名也能如此之前?”

        童颜在旁说道:“陈崖确实极难对付,想想天光峰的石龟?也只有景阳真人的剑能够破防。除非我们能够找到合适的武器,比如把那种等离子炮微型化。”

        雀娘接着问道:“这两位黑衣妖仙,为何典籍上没有记载……”

        “顾左顾右是对双生兄弟,修练的功法有些邪门,我从小便见过他们很多次,还是分不出来,一个喜一个悲,应该是老头子留下的伏笔,可能与神魂互转有关,小心些。”

        “可能还与阴阳互照有关,联手自成天地一阵,只怕很难对付。”

        “核弹应该能扰乱阴阳气息。”

        听着有些像学术又有些像市井闲聊的讨论被苏子叶阴沉的声音打断了:“三十一位前代仙人,不是一派祖师,就是绝代天才,这他妈的怎么打得过?”

        彭郎点了点头,心想自己也打不过这么多前辈,只怕连岳母大人都不想打。

        “那些星球上的城市,那些度假星球上的大浪,那些生物改造技术,基因编辑、脑波技术,我都还没看到,如果就这样死了,会不会太亏了些?”

        苏子叶是玄阴宗出身,自然对那些事情非常感兴趣。

        元曲也说道:“是啊,都没有逛过便要去欺师灭祖、投奔死亡,会不会过分了点?”

        沈云埋没好气说道:“看看论文与图片就行了,要求那么多干嘛?如果没有我冒着生命危险给你们加油,就你们两这水平能飞升吗?还要熬多少年?熬不死你!”

        “现在朝天大陆有足够的仙箓填补飞升后的灵气流失,这才是飞升变得容易的关键原因。”苏子叶看着他冷笑说道:“就算没有你,你以为我就真的出不来?”

        沈云埋的声音里充满了嘲讽:“那你赶紧回去,死皮赖脸地蹭我船干嘛?回去啊你!”

        现在战舰在空旷的宇宙里按照事先计算后的星际航线图航行,远离任何天体,这时候下船那就只有无限漂流、最后仙气挥发、变成干尸的下场,苏子叶哪里会答应。但他如果不答应,便说不过沈云埋,既然说不过,那说不得便是要握着拳头打一场的结果。

        玉山很担心他们闹将起来,赶紧推开元曲,强行转了话题:“说起来井九师叔与谈真人他们留下了仙箓,白刃仙人当年也留下过,为何以前没有这样这样的情况?”

        如果以往的仙人飞升后都用一段时间吸收仙气,炼成仙箓投回朝天大陆,弥补被他们带走的天地元气,朝天大陆与真实宇宙的壁垒便没有破裂的危险,修行界也会出现更多的飞升者,对人类与暗物之海的战争起到更大的帮助作用,这个道理并不复杂,为何前人没有这样做?

        沈云埋知道一些原由,说道:“老头子和那些家伙根本不敢乱来,万一他们炼成仙箓扔回朝天大陆,释放出那个世界能够容纳的天地元气数量,把空间壁垒撑破了怎么办?”

        元曲抓着他的语病,说道:“喔……你说我师叔和谈真人他们乱来!”

        沈云埋冷笑一声,说道:“那是因为井九与那个姓谈的飞升后能够观察到朝天大陆的情形,所以才敢炼制仙箓扔回去,那个叫白刃的想来也是如此。”

        童颜忽然说道:“景阳真人不知道我云梦山的秘法,他能回望旧地,是自己的手段。”

        玉山还是不明白,说道:“中州派也有飞升的前辈,为何祖师不请他们帮忙查看?”

        沈云埋看着她叹了口气,说道:“天真的孩子呀。”

        苏子叶、元曲的视线落在了童颜的身上,就连彭郎都抬头看了他一眼。

        中州派的仙人们都死在了这片宇宙里。

        玉山想明白了,觉得有些寒冷,不愿童颜再去想那些事,再一次转了话题,问道:“那白刃仙人既然可以用仙箓解决天地元气流失的问题,为何要偷袭井九师叔?”

        沈云埋操控机器人举起右臂指向童颜,说道:“这还是要问他。”

        童颜说道:“先人飞升后见无尽虚空,感知到暗物之海的存在,不敢远行,想来不愿别的飞升者引来域外天魔为朝天大陆带去灭顶之灾,那些仙箓是她对后人的馈赠,与别事无关。”

        白刃留下了六道仙箓,全部都在云梦山。

        这与井九、谈真人、西来这些人飞升后留下仙箓的方式完全不同。

        由此看来,童颜对自家长辈的评价应该是客观而正确的。

        “以我对自幼听的故事以及那本小说的研究来看,朝天大陆的天地灵气数量虽然确实在变少,但其实还没有到荒芜时期,井九的这种方法实则有些冒险,万一出问题怎么办?”

        沈云埋举起机器人的双臂,作仰天长叹状。

        元曲说道:“事实证明师叔永远正确。”

        沈云埋收回双臂,说道:“所以我喜欢他。”

        玉山眨了眨眼睛,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沈云埋接着说道:“为什么老头儿不敢冒险,还严令任何人都不得打扰朝天大陆?因为老头儿有力量,有意志,却没信心,实际上是个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者。”

        玉山好奇问道:“祖师做什么事情没信心?”

        沈云埋面无表情说道:“星河联盟发展的再好,人类文明再强盛,最多也不过就是远古文明的水准,就算他用万物一点燃了那些恒星,也不过是无味的重复。他认为自己是被神明选中的人。神明都没有解决暗物之海的问题,他又怎么做得到?”

        元曲有些意外说道:“我还以为祖师信心十足,才会对师叔如此逼迫。”

        沈云埋冷笑道:“信心?如果可以投降的话,只怕他早就已经投降了。问题是他知道投降无意义,又扔不下神圣责任这些东西,所以才会越来越痛苦,继而越来越变态。”

        他对父亲的评价比童颜对白刃仙人的评价还要更狠。童颜看了他一眼,想着赵腊月转述冉寒冬转述井九转述那位浴衣少女的话,心想原来悲观主义这种事情是遗传的。

        “正因为他对自己与星河联盟没有任何信心,所以他才会严禁任何可能打开朝天大陆的事情,如果人类注定会灭亡,那么总要留一个地方保存一些火种,就像神明当年做的那样。”

        沈云埋最后给出了自己的结论,对玉山说道:“是不是觉得很无趣?想开些吧,宇宙里没有什么道理,存在也没有什么意义,不过就是随便弄弄罢了。”

        苏子叶面无表情说道:“既然如此,我们还去祖星做什么?我可不想和三十个仙人打架。”

        “说过多少次了!没有人知道我们会去祖星!我们谁都不会遇到!”

        沈云埋有些烦了,说道:“就是欺负一个在海边钓鱼的老头儿,有什么好怕的!”

        这时候的他并不知道天火工业基地出现了一道空间裂缝,暗物之海入侵望月星球,人类的天空里前所未有的出现了九个黑色的太阳,雪姬与井九赫然现身。

        他们更不知道星河联盟的时代已经变了。

        黑色战舰继续向着祖星进发,就像一个孤单而无畏的刺客。

        ……

        ……

        某天,蹲在战舰上的尸狗缓缓眯起了眼睛。

        遥远的宇宙深处有一个极小的白色光点,不知为何却让它觉得有些刺眼。

        战舰护板缓缓打开,侧方露出一个破洞。

        那个破洞是童颜当初砸出来的,他没有往洞外的太空看一眼,专心地寻找着信号。

        这里是星河联盟的禁地、宪章光辉里的黑点,不要说辅网,就连特定的信号发生装置都没有,想与赵腊月取得联系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元曲、苏子叶等人来到战舰的破洞处,望向远方的那个小光点,表情有些兴奋,彭郎站在他们身后踮着脚,一脸好奇,大家都像坐了十几个小时,终于看到风景区大门的观光客。

        那个巨大的机器人靠着洞口的合金墙壁,姿式非常随便,就像被太阳晒昏了头的票务人员,却把进景区的门挡着了一大部分。

        “那里就是传说中的太阳系。”

        “为什么要叫太阳系?”

        沈云埋听到苏子叶的问题便有些不爽,说道:“因为那颗恒星就叫太阳!”

        苏子叶说道:“按照天文定义与惯例,任何星系的主恒星都可以被本星系里的人称为太阳。朝天大陆也有太阳,我们已经喊了很多年。”

        “那你知不知道这个惯例是怎么来的呢!”沈云埋近乎咆哮说道:“因为那就是人类文明诞生之后,人类看到的第一颗恒星,就是最早的太阳!”

        眼看着一场激烈的争吵又将莫名其妙开始。

        玉山师妹忽然指着黑暗的宇宙某处,吃惊说道:“那是什么?”

        大家知道她这次不是刻意转变话题,因为都看到了那艘破烂的飞船。

        那艘破烂的飞船很小,情形真的很糟糕,破损严重,竟能够看到里面。

        更神奇的是,一位黑衣道人盘膝坐在飞船上面,就像尸狗坐在战舰上一样。

        那位黑衣道人散发着极淡的剑意,纵是隔着数百公里都能清楚地感觉到。

        只需要感觉一刻,便知道他的境界修为要比元曲、玉山高很多,也比苏子叶强不少。

        那艘破烂飞船里还坐着十几个人,最前方的那个人身形高大,像石头一般,给人坚不可摧的感觉。其余的那些人也有各自不同、却同样强大的气息。

        按照沈云埋的说法,祖星是禁地,根本没有人,那怎么会遇着一艘太空飞船?宇宙如此之大,为何那艘船与他们就隔着数百公里相遇?在宇宙的尺度下与迎面相撞没有任何区别。

        最关键的是,怎么船上的人就强到了这种程度?

        包括彭郎在内的所有人都震惊了,就连尸狗的眼里也出现了一抹异色。

        这个叫星河联盟的地方随便遇着一个人便这么强?那还搞什么搞?不是说这里不是仙界吗?

        “你不是说这里没人吗?”苏子叶声音微沉说道。

        沈云埋咳了两声,因为没有身体的缘故,声音有些怪,听着很尴尬。

        “他们是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