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十章海盗船上的乘客们

第十章海盗船上的乘客们

        多日前。

        整个宇宙的战舰都被锁死了,变成了一具具的棺材,悬浮在太空里。

        陈崖等六位仙人来到转运站的破洞处,望向远方的那些战舰,沉默了很长时间。

        通讯关闭前赵腊月留下的那句话,还在他们的意识里回响。

        这个世界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距离。

        他们飞升离开朝天大陆后,便被祖师与李将军接引至这个全新的星际文明,整个过程非常顺利平滑,过渡的非常自然然,根本没有想到过这些事情。

        依靠量子超距通讯系统,陈崖联系上了那些向着伽雷通道赶来,现在则被迫停留在原处的同道们,确认了他们的安全以及位置。

        “现在怎么办?”那名叫顾左的黑衣妖仙寒声说道:“就在这儿等着?”

        另一位黑衣妖仙是他的同胞兄长顾右,面无表情说道:“等死吗?”

        陈崖面无表情说道:“他们还不能控制战舰作战,还有机会。”

        “可主星离这里如此遥远,我们怎么杀她?”另一位仙人问道。

        “我说过,井九与雪姬要去祖星,那些人也要对祖师不利,所以我们也要去祖星。”

        陈崖的思维向来简单,得出的结论便更容易接近真实。

        顾左冷笑说道:“我们没有船,怎么去?不能过扭率通道,几万光年我们要飞多少年?飞着飞着就死了,最后以尸体的形式飘到祖星?这就叫魂归故里?”

        能够飞升的仙人必然都大道有成,有人走的是一派天真的路子,就像柳如岁、卓如岁、沈云埋那样,但走这个路子的人难免都有些话痨,而且天真有时候与刻薄没什么区别。

        陈崖转身望向他们,沉声说道:“你们都有自己的星球与子民,我知道你们肯定有自己的战舰,没有与中央电脑连网,也没有告诉我们。”

        几位仙人神情不变,实则有些被人揭穿真相的尴尬,一位仙人咳了两声,说道:“祖师当年说不要影响星河联盟的文明进程,分配给我们的星球都极偏远,让战舰过来太慢。”

        陈崖想了想,发现确实如此,说道:“既然如此,那就从别的方面着手,宇宙如此之大,必然还有很多没有联网的飞船,试着弄一艘过来。”

        从远古文明中后期开始,为了应对暗物之海的威胁,中央电脑被允许在紧急情况下执行一些远程物理操作,但在民用方面受到了更多限制,这种模式一直延续到了现在的星河联盟时代。

        换句话说,现在的中央电脑拥有更高的权限,却被收敛了权限范围,在信息收集方面远不如曾经的宪章光辉那般无远弗届,对各星球的管控力度自然也降低了很多。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现在的宇宙里还会苟活着那么多太空海盗。

        仙人们现在能弄到的船,当然最可能就是海盗船。

        他们在转运站连上星域网,进入隐网,放出了美味的诱饵——顾左刚好随身带着一块黄玉二号行星的上品矿石——这是他当年参加与暗物之海战争的纪念品。

        为了这种矿石,星河联盟投入了那么多的地面部队,牺牲了那么多的精锐士兵,可以想见其珍贵程度,这个消息出现在隐网,顿时就像一块石头在水面激起了无数涟漪。

        至少有十几个海盗势力做出了反应,相信在随后的这些天里陆续会有很多海盗船抵达,那么现在又出现了一个问题,该用哪艘船呢?

        有仙人觉得当然要挑速度最快的,有仙人觉得应该要兼顾舒适程度,有仙人则更多在考虑武器系统,最后还是陈崖做了一个简单的决定:“用最先到的那艘。”

        顾左说道:“最先到的不代表最快,也许只是那股太空海盗离我们这里最近。”

        “那说明他们运气好。”陈崖看着转运站外黑暗的宇宙与遥远的亿万星辰,沉默片刻后说道:“我们现在可能需要一些运气。”

        ……

        ……

        两天后,一艘暗黑色的飞船抵达了伽雷通道外的转运站。

        既然是太空海盗,自然非常警惕而且小心,武器系统早就已经打开,对准了前方。

        信息通道搭建完毕,海盗船长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

        仙人们看着太空里那艘破烂的飞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根本没有听那个船长在说什么。

        顾左叹了口气说道:“这些海盗的运气可能不错,但我们的运气明显不怎么好。”

        事实上,那些海盗的运气也不怎么好。

        这艘破烂的飞船正在前方的某个海盗基地进行维修,忽然发现了这笔买卖,被利益冲昏头脑的船长想都没想,便带着三名下属往这边飞了过来,迎接他们的结局自然极为凄惨。

        海盗自然穷凶极恶,发现事情不对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开火——但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所有的武器系统都失效了,接着他们悄无声息地死去,尸体飘到了飞船外。

        顾左站在驾驶舱里,双手揣在袖子里,看着黑衣上沾染的灰尘,看着简陋而狭小的船舱,忽然很想把这艘破船直接毁掉,但想着陈崖的话,最终只是叹了口气,在通讯系统里说道:“引擎是新换的,还不错,屏蔽系统有些旧,不过……小心点应该能过空间通道。”

        仙人陆续进入海盗船里,狭小的船舱顿时变得有些拥挤。

        陈崖把座椅让了出来,站在驾驶舱前方,调出祖星的空间座标,说道:“出发。”

        就在这个时候,通话系统里响起了一道漠然而不容拒绝的声音:“过来接我。”

        说话的人是剑仙恩生。

        他像别的那些仙人一样,也在前往伽里通道的航线上,被停在了宇宙里。

        陈崖看了一下他的位置,确认不需要绕太远路,说道:“等着。”

        没过多长时间,通话系统里又响起了好些声音。

        那些知道他们拿到一艘海盗船的仙人,都像恩生一样要求接一下。

        顾左看着陈崖无声地说了几句话,大概意思是这艘海盗船如此小,怎么挤得下?

        ……

        ……

        破烂的海盗船就这样开始了仙人们的援救祖星之旅。

        正常情况下的航行还好,海盗船新换的引擎相当有力,速度非常快,只是穿过扭率空洞的时候,真的有些令人提心吊胆,尤其是顾左,妖异的眼神里写满了担心与悲观。

        好在到底是没有发生什么突发事故,只不过路上又拣了几位仙人。

        陈崖没有理会顾左的担心,在确认不会耽搁时间的情况下,能多带几个同伴当然最好。至于海盗船太小的问题,挤挤便是,反正都可以飘在空中,可以充分地利用空间。

        第一个被海盗船接上船的人是剑仙恩生,他也没想到这艘海盗船居然如此破烂如此小,用机械手摸了摸鼻子,没有说什么,在最后方找了个装置包便坐了上去。

        随着接到的仙人越来越多,海盗船变得越来越拥挤。

        这些人在朝天大陆的时候或者是一派祖师,或者是一代天骄,现在也是有自己星球的大人物,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憋屈,难免有些抱怨。

        在左天星域边缘被接上船的无问道人,抱着怀里的巨剑,有些不舒服地把顾左向外面挤了挤,感慨说道:“很多年前刚来此界的时候,老丹带着我去天普星逛了逛。你们知道他的,最喜欢冒充普通人,所以非要拉着我一道坐公共交通去西北大学看什么球。那人叫一个多啊,挤的完全受不了,偏生那辆车的空调还坏了,一车厢的汗味,我就算闭了六识也受不了,半途就下了车。”

        他忽然问道:“说起来老丹如今在做什么?好些年没见了。”

        陈崖与两位黑衣妖仙没有说话。

        恩生忽然睁开眼睛,看了陈崖的后颈一眼。

        还有几位仙人的视线也落在了陈崖的身上。

        海盗船忽然变得安静起来。

        无问道人有些无趣地耸耸肩,说道:“现在比那辆车还要挤,好在你们不会流汗。”

        还是没有人接他的话,船舱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在很多故事里都有这样的情节,很多散布在各处的同伴因为某件非常重要的任务重新集合,这种情节向来被人喜闻乐见,甚至视为经典,但那是因为目的明确,所有人意志坚定。

        这些仙人在自己的星球上是皇帝,是君王,甚至是神明,但在这艘海盗船上只是乘客。这艘破烂的海盗船正向着人类的将来飞去,他们无法控制方向,也不知道终点会是如何。

        “赤松真人死了,李将军死了,那个叫西来的晚辈死了,大悲祖师入了魔……”

        顾左把无问道人挤了回去,摊开黑衣的袖子认真看着,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说道:“不管如何,我们都来自朝天大陆,结果短短几年时间,就自相残杀死了这么多人,值得吗?”

        陈崖没有回头,看着窗外的无尽宇宙,面无表情说道:“不管你想说什么,还有你们想说什么,我希望到祖星之前就说完。”

        顾左抬起头来,有些妖艳的眼里生出一抹伤感的意味,说道:“一切都是因为井九的到来,可问题是除了用万物一剑点燃那些恒星,就真的找不到别的方法?”

        “你是在怀疑祖师的智慧?”陈崖面无表情说道。

        顾左说道:“科学家都知道怀疑精神的重要性以及必要性,我们这些修仙的还不如他们?”

        剑仙恩生在后舱举起机械手示意不要争吵,然后很少见地说了一大段话:“确实没有人能够判断对错,未来不是历史,无法总结经验,所有的对策事实上都是赌博。所以去年在雾外星系,井九会说谁能胜利、活下来,那就是对的一方……我们要站在胜利者的一方?不,我们要争取成为胜利的一方,所以现在只需要考虑怎样才能获胜。”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仙人,穿着件多彩的衣裳,上了海盗船后便坐在最舒服的副驾椅子里,闭目养神了很长时间,忽然睁开眼睛说道:“对,要是输给那几个晚辈,我可丢不起那人。”

        陈崖沉声说道:“神打先师请讲。”

        神打先师说道:“那个多宝书生怎么解决?你这身体也扛不住那些法宝、那等打法。”

        仙人们沉默片刻后开始讨论起来。

        不要因为他们现在挤在这个破烂的小海盗船里就觉得他们很普通。不要因为陈崖被井九断了三根手指,成霜被阿大一爪击飞,欢喜僧败在柳十岁的手下,就觉得他们水准也不会高到哪里去。不要因为“仙人们”这个词里的们便忘了他们是真正的仙人。

        他们在朝天大陆的历史上有自己的名字,就算没有名字的人,也必然是那个时代最了不起的存在,拥有着人类里最高级的智商、意志或者是别的天赋能力。

        没用多长时间,仙人们便推演出了很多方案。比如用怎样的阵法与配合让柳十岁无法施展那些法宝,接着对赵腊月的青山剑道、白鬼的仙气大法也做出了相应的安排。

        童颜的境界实力一般,他们没有做太认真的布置。

        井九无法醒来,不足为惧。

        至于雪姬那就更简单了,到时候大家一拥而上,听天由命。

        在不停地抱怨、讨论、静悟的过程里,这艘载满了仙人的海盗船渐渐向着星系边缘而去。

        某天,海盗船终于抵达了太阳系外围。在最后一次穿越空间通道的过程里,这艘破烂的飞船终于承受不住,在被唤醒的过程中,船壁分崩瓦解,出现了无数个破洞。

        只要有足够的仙气,他们便不会担心被宇宙的寒冷冻僵,反而觉得破窗残门,敞亮舒服了很多。剑仙恩生更是干脆直接飞到了船上坐着,说不出的潇洒,也可以说是怪异。

        太阳在极遥远的地方,普通人根本都看不到,在他们的眼里也只是一个非常小的光点。

        有些仙人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有些感慨。

        顾右说道:“星系里没有什么气息波动,祖星应该无事。”

        顾左说道:“看来陛下与井九还没有到……噫,好大一条狗!”

        海盗船里的仙人们望向数百公里之外。

        那里有一艘黑色战舰。

        战舰边缘破了个洞,看着就和他们的船一样。

        几个人站在战舰破洞处,正在看着自己。

        更神奇的是,那艘战舰的上面趴着一只通体幽黑、无比巨大的狗。

        陈崖问道:“这是沈家的战舰,那些人是谁?”

        恩生面无表情说道:“看那狗就知道,又来了新的飞升者。”

        神打先师通过船壁破损处看着那边,吃惊说道:“这种事情也能批发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