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天降奇山

第十四章天降奇山

        尸狗踏空而起,离开崖边,消失在了宇宙里。

        彭郎也变成了宇宙里的一个小光点,很快便被那座看不见的剑阵掩去了身影。

        童颜等人站在崖边,有些感慨。

        “我知道彭郎很强,却不知道竟比我们强如此之多。”苏子叶脸色难看说道。

        这座剑阵如此可怕,便是望到深处都极难,更不要说顶着剑意的侵袭亲自进入其间查看。尸狗是青山镇守,就是它找到了这座大阵的生门,才带着他们来到火星,可是彭郎呢?

        童颜解释道:“他早已剑道大成,又曾经得到景阳真人亲传,对剑意的耐受极强。”

        听到这句话,元曲与玉山对视一眼,觉得好生羞愧。

        苏子叶忽然想到一种可能,说道:“有没有可能他们直接找到祖星,杀了青山祖师?”

        沈云埋有些无趣的声音响了起来:“你想什么呢?”

        雀娘轻声说道:“来时的战舰上我们曾经学习过人类文明的历史,据说童年时期的人类没有能力离开祖星,只能留在那里的地面,用望远镜观察这个宇宙,无时无刻不想着出去,最后他们终于找到方法,送出了了几个探测器……”

        “不错,这两个家伙就是探测器,他们有可能发现新的星球,也可能不再回来。”沈云埋的声音毫无情绪,“但就算毁灭了,他们也有可能发现这个宇宙的部分规律。”

        “夜哮大人与彭郎比那些探测器强很多,回来的可能性很大,不用担心。”童颜说道:“我们继续自己的事情吧,如果他们真的能够找到阵眼,我们就要完成推演,找到破阵的方法。”

        那些静悬在天空里的数十面铜镜,映射着宇宙里的微光,照亮了山崖。

        雀娘轻声说道:“希望那些前辈不要有事。”

        他们来到火星已经有十几天时间,不管是标准时还是火星时。那艘破烂的海盗船还是没有出现,也没有仙人落下。要知道这里是太阳系剑阵的唯一生门。如果彭郎与尸狗在剑阵里都无法停留太长时间,那些仙人只怕已经死了。

        童颜背在身后正在掐算的手停了下来,微不可见的地摇了摇头。

        一股莫名的悲凉感出现在火星的这座高山上。

        沈云埋冷漠说道:“想那些没用的事情做什么?赶紧继续算去。”

        火星的课题组继续自己的工作,只是崖边少了那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时间又过去了数日,推演依然不顺,只是众人越发确定,需要几个关键数据。

        苏子叶提供了几颗极其珍贵的毒丸,帮助童颜与雀娘振奋精神,加快神识的运转速度。

        沈云埋对这种东西极感兴趣,厚着脸皮,把机械手伸到了苏子叶的身前。

        苏子叶认真请教道:“你没有身体,怎么吃?”

        沈云埋说道:“化为水,再散为气,嗅之。”

        苏子叶怔了怔,说道:“听着略怪。”

        崖下忽有脚步声响起,很轻,而且快,满是轻快的愉悦味道。

        玉山与元曲携手同游而归。

        元曲指着山下那处说道:“那片建筑有些意思,颇能赏景,你们要不要去那里费神?”

        苏子叶把毒丸弹进机器人的控制室里,说道:“此间离天空最近,他们当然不会愿意离开。”

        玉山说道:“是啊,夜哮大人与彭郎若是回来,在这里也好接应。”

        话音方落,火星表面便起了一场大风。

        四周天空里的那些铜镜微微颤动,发出好听的声音,也把山顶的天光映的斑驳一片。

        众人警觉骤生,抬头向天空望去,只见稀薄的大气层外隐隐有道巨大的黑影正在靠近。

        “老祖回来了!”

        元曲这几天带着妻子在火星表面游历,实则心情沉重至极,非常担心夜哮大人的安危,此刻终于放下心来,开心喊道。

        童颜淡眉微挑,正在推演的右手微微一顿,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些铜镜颤动的更加厉害,悦耳的声音变得有些急促,似乎是在示警。

        这时候所有人都察觉到了问题。

        如果那道巨大的黑影真是自太空里来,那再快也无所谓,他们都来得及做出反应,然而那道巨大黑影竟是直接从虚空里跃出来一般,从天空里砸向了山顶——三百多米的高度,谁能来得及做什么?

        那道巨大黑影竟然是一座山!或者说是一个像山般的巨人!

        无数道带着明显生硬味道的恐怖气浪与毫不掩饰的杀意,随着那座山向着地面碾压而至。

        “陈崖!”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在太阳系剑阵里飘游了十几天的陈崖,终于找到了生门,来到了火星地表,然后毫不犹豫地发出了最强的攻击!

        轰的一声巨响,这座雄伟至极的大山剧烈地震动起来,竟似乎有了坍塌的迹象。

        大地震动不安,出现了无数道裂缝,就连西北方向的高原都受到了这道巨大力量的牵连,扭曲变形。

        这是一场难以想象的地震,带起了无数火星地表的沙尘,形成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沙尘暴!

        恐怖的沙尘暴不停地呼啸狂呼,隐约可见那个巨大的石人半跪在山崖边。

        他的右拳深入崖石之中,仿佛已经与这座太阳系最高的山峰融为了一体。

        火星的大气层很稀薄,即便是最狂暴的风也无法带来太大伤害,但无数石砾与烟尘迸射而起,瞬间遮蔽了天空里的微暗光线,让整个世界变得黑暗起来,也变得混乱起来。

        一片混乱的天地里,与沙尘暴的呼啸声同时响起的有闷哼声、有金属碰撞声,还听到了一声沉重的爆破声。

        紧接着有凄冷的剑光照亮沙尘暴一隅,又有法宝光毫向着远处而去。

        而在这之前已经有数道身影被这自天外落下的石人震的飞向了远处,不知道消失在了沙尘暴的哪里。

        ……

        ……

        从天而降的陈屋山石人,带着一往无前的决心与杀意,还有千载前的至烈功法以及数百年的仙气积累。

        如此威势,确实难以抵挡,尤其是那些刚刚离开朝天大陆的新人。

        越轻的人便会被震的越远,玉山与雀娘是女子,直接化作两道流光,被震飞到了两百余里外的山崖下方。

        这里在环形山的西南角,借着庞大的山体,暂时挡住了那边高原上恐怖的沙尘暴,也挡住了很多光线。

        在昏暗而昏暗的湍流里,雀娘与玉山站起身来,便发现远方的崖石间多了三道身影。接着雀娘又发现元曲躺在不远的地方,胸前满是血迹——陈崖如此狂暴的威势,如此的伤势,居然也没有让他放开妻子的手。

        远方那三道身影飘忽而前,瞬间便到了她们身前,站在最前面那位女子神情温婉,眼神却是极其冷漠,穿着一身紫色衣裙,在昏暗的世界里显得颇为幽冷,不似仙子,反而有些妖女的感觉。

        “和仙姑!”玉山师妹惊呼出声,喃喃说道:“……我以前好喜欢她。”

        她的喃喃自言自语,被和仙姑听了去,但她神情毫无变化,说道:“简单点,快点。”

        雀娘平静向前一步,右手一翻取出一面铜镜。

        玉山拉住她的衣袖,轻声说道:“我先来吧。”

        玉山的修行资质在普通修道者里自然是极好的,但放在青山里却很不起眼,

        从很多年前的南松亭开始,到后来的上德峰、适越峰,她一路受着同门宠爱供养,才侥幸能够飞升成功。

        无论怎么看她都不可能是和仙姑的对手,这时候她主动请战,却不知是何原因。

        雀娘有些犹豫。

        和仙姑的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情。

        雀娘退了回去,右手镜子分出一道光毫,照在了元曲的身前。

        元曲脸色不再那般苍白,看着向前走去的妻子,欲言又止,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

        ……

        这一场对战没有任何意外,玉山的雪流剑法,在那道无形无质却似乎无所不在的巨网之前,根本没有施展的余地。

        只见无数道残雪飘落,她的身体仿佛被一只无形巨手捉住,掷向了陡峭的山崖。

        崖壁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小洞,洞口隐有血迹,她不知道进入了山腹多深,生死亦是未知。

        “这是一件仙家法宝,叫作梦蝶,如果不是玉山喜欢她,在典籍上寻来根源,我也不知道。”

        元曲召唤出梅剑,撑着身体站了起来,对雀娘说道:“此法宝看着似网,实则法运天地、偏云梦的路数,你要小心。”

        不知为何,他的神情很平静,似乎并不担心玉山的安危。

        这句话听着像是为了雀娘出战做提醒,实则是交待。

        雀娘明白他的意思,所以没有动。

        “前辈,请。”

        元曲行礼,然后出剑。

        灰剑在夜空里转折数次,化作一道极其复杂的线路,来到何仙姑身前,无数风雪随之而去。

        看着像是适越峰的七梅剑法,实则取得的是清容峰的无端剑法之意,却带着雪流剑法的寒气。

        何仙姑神情微异,没想到这个晚辈修为不成,剑道水准却不低。

        在昏暗的崖壁里飞舞的雪花,不是水结成的雪花,而是干冰,寒意较诸朝天大陆与别处要更强几分。

        只听得一阵嗡鸣声如蝉声远去,那些无形无质的、如网般的气息,竟被雪流剑法冻住了。

        啪啪,琴弦断裂声响起。

        元曲抓住网破的这一刻,飘然随剑而去,衣袂带出十余道明亮至极的剑意。

        何仙姑的眼神也变得明亮起来,说道:“无形剑体?”

        说话间,她已经踏空飞了起来,落足处自然生出一团白云。

        也不知道这等道法,如何在火星上也能施展出来。

        云行悠悠,其间自有玄意。

        看着破网而入的那道曲拍飞剑,以及后方随风雪而至的那道剑光身影,和何姑毫无惧意,伸出白玉般的手掌。

        啪的一声,两只手掌轻轻柔柔地合在了一起,崖外的满天风雪顿时为之一滞,然后迅速合拢。

        雪花仿佛变成了蝴蝶,飞舞到了她的掌心,变成一个雪团般的事物,轻而易举地粘住了那道剑光。

        她捧着雪团,就像海女捧着巨大的海珠,准确地那些剑光之中,击中了元曲的胸口。

        轰的一声巨响,雪团骤散,变成数万只白色的蝴蝶没于虚空之中。

        元曲被击飞到百余里外的荒原间,化作一道弧线向地面坠落,一路淌落着金花般的事物,应该是在喷血。

        何仙姑收回视线,站在空中望向雀娘说道:“还是太弱了些,希望你不要也让我失望。”

        听着何仙姑的话,雀娘没有任何神情变化,挥手便散出了数百面极小的圆铜镜。

        其中有些铜镜已经有了明显的裂痕,甚至还有些缺口,破损非常严重,应该便是先前被陈崖的天外一击破坏了。

        雀娘的境界实力本就在元曲、玉山之上,而且性情平静如水,明透如镜。她知道玉山与元曲这两场战斗都是打给自己看的,作为队伍里最弱的三人,就算无法战胜这些前代仙人,也总要做些什么。

        这些圆铜镜便是她旁观了两场战斗之后的应对。

        这是一座阵法。

        何仙姑看着天空里的那些铜镜,有些失望说道:“原来是镜宗,没什么意思。”

        话音方落,她便来到了满天铜镜之间,伸手摘来无数寒冷至极的云丝,便要破阵。

        忽然间,那些铜镜映照着白色的云丝,竟也变白了!

        没有照到那些云丝的铜镜,在这样幽暗昏沉的世界,则看着是黑色的。

        这不是镜宗的阵法。

        是雀娘自创的黑白分棋之道。

        ……

        ……

        (明天高考的同学加油噢!就算不是童颜这样的天才,但也可以像雀娘一样不停进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