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剑,生来就是要出鞘的

第十八章剑,生来就是要出鞘的

        当剑仙恩生出现的时候,云师以及别的仙人都停在了原处,站在山崖间注视着这方。

        他是境界实力最强的破茧者之一,也是青山祖师最倚重的晚辈之一。

        但前代仙人们没有动,不是因为他的骄傲与强大,只是因为他的身份。

        他是无恩门的开派祖师。

        彭郎是无恩门弟子。

        彭郎扛剑为枷,对着恩生低下了头。

        这是对着祖师低头吗?

        看到这幕画面,前代仙人们的心情反而更加沉重。

        低头不是表示服从,而是告罪。

        这表明,即便面对着的是自家宗派的祖师,他也会继续向山上走去。

        “看了井九写的那本书,才知道这些年门内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天寿山能够中兴,你居功至伟。”剑仙恩生对彭郎说道:“我很感激你,也很欣赏你,但祖师于我有恩,于无恩门有恩。”

        无恩门的来历便是天地于人无恩,但人是有恩情的。

        “当然更重要的是,我认为祖师的做法是对的。”恩生说道。

        彭郎认真说道:“弟子明白。”

        恩生说道:“来吧。”

        彭郎说道:“请祖师指教。”

        恩生嗯了一声,转身便向远处走去。

        黑色道衣飘飘,很快便来到数里之外。

        他解下佩剑,随手掷入坚硬的崖壁间,然后盘膝坐下,闭上了眼睛。

        彭郎无法用剑,他自然也不会用剑。

        风吹动地面的浮尘,撞着崖壁,然后慢慢飘回。

        彭郎看着远处,慢慢坐了下来,然后也闭上了眼睛。

        无数道剑意,就在崖壁之间磅礴而起。

        在不远处观战的云师以及别的仙人神情微变,以最快的速度避到了山顶。

        陈崖看着天地间的无数剑意,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他身后,围着那台破烂机器人的那些家伙则完全没有重伤后的感觉,不停地说着话。

        沈云埋早就打消了引爆核动力炉与陈崖同归于尽的想法,童颜也是如此。

        就与苏子叶看着彭郎随尸狗飞入太阳系大阵时的感触一样。

        他们知道彭郎很强,却想不到他强到了这种程度。

        “你们觉得谁能赢?”

        “彭郎只怕已经是强弩之末,而且都是修的无恩门剑道,只怕这一战有些危险。”

        “恩生弃了剑,帅气!不愧是我欣赏的家伙。”

        “不错,这下彭郎的胜算更大了。”

        “那这一场他们打算怎么打?”

        “没看到天地之间到处都是剑意吗?”

        “噫?”

        “噫?”

        不管是沈云埋还是雀娘,就连元曲与玉山都发出了惊呼,童颜刚刚淡了些的眉又浓了起来,蹙的极紧。

        剑道修到恩生与彭郎这种境界,让剑意布满天地之间不是什么难事,可此刻明显并非如此简单。那些崖壁间的石头,那些远处蒙着一层薄灰的旧人类建筑里的事物,那些天空里的稀疏干冰云,都在随着剑意发生着改变。

        崖间乱石滚动着,以相对锋利的一角对准了远处。

        干冰云拉成细丝,如剑弦一般。

        那些人类建筑里的装置,也是如此。

        他们曾经看到过类似的画面,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元曲震惊说道:“那人为何也会万物一?”

        苏子叶虚弱说道:“青山剑道的极处居然在此界如此泛滥?”

        沈云埋冷笑道:“他是老家伙很欣赏的晚辈,私下教几手算什么?说的像是井九没教过一样。”

        “不错,师叔多年前在三千院里教过彭郎。”玉山用力点头说道:“他肯定能行。”

        ……

        ……

        无恩门的开派祖师与集大成者,居然要用青山宗的剑道绝学一较高下?

        这听着有些荒唐,但想着无恩门与青山宗之间深不可解的关系,又似乎可以理解。

        云师、无问道人等仙人落在崖畔,与陈崖一道望向远方。

        弥漫在天地间的剑意越来越多,越来越凌厉,甚至引发了太阳系里那座剑阵的反应。

        从宇宙里投往火星的微暗光线,被那些仿佛实质的剑意折射、扭曲,远方的太阳与祖星都渐渐消失不见。

        这是青山剑道的极致,当两位强大至极的剑仙同时施展出来的时候,会有多大的威力?

        要知道当初雾外星系,西来与李将军那一战,直接毁灭了那片小行星带。

        看着如此阵势,仙人们的神情更加凝重。

        云师轻挥拂尘,洒落数百团白云,护住了山顶,竟是把童颜等人也罩了进去。

        无问道人怀里的巨剑忽然发出一声钟般的嗡鸣!

        “不对。”他神情严肃说道。

        沈云埋的声音从崖后飘了过来:“结束了。”

        真正论起青山剑道的境界造诣,他绝对是崖间众人中最高的那位。

        他的判断肯定不会出错。

        可是满天剑意还在荒凉的火星地表飘着,怎么就结束了呢?

        顾左伸出右手,顾右伸出左手,兄弟二人的手形成一个圆,对准了崖下看不到的某处。

        一个略有些模糊的画面,在两只手之间渐渐显现出来。

        崖间顿时响起一片惊呼声。

        ……

        ……

        崖下某处。

        按道理来说,这里应该更加幽暗,此刻却是无比明亮。

        因为有火。

        那是不停燃烧的仙血。

        剑仙恩生盘膝坐在原处,机械臂远远地落在数十丈外,断肩处不停涌出金色的血液。

        那些金色的血液遇着稀薄的空间便开始燃烧,遇着石砾也在燃烧。

        如果只是这些火光,大概只能照亮崖壁,但就连天空仿佛都被照亮了,那说明有更多的火焰。

        彭郎站在恩生的身前,平举着右手,手里握着的剑,指着他的眉心。

        这是今天他真正第一次出剑。

        在前面的战斗里,他的剑一直被青山祖师的青色光绳所缚,为何此时得到了自由?

        青色光绳是他用那把寻常的剑斩断的。

        斩断绝非易事,更何况那根青色光绳在他的颈间绕了两圈。

        青色光绳断了,他也为之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就是颈间那道极深的伤口。

        金色的血水像瀑布般从那个伤口涌出,生成金色的火焰,照亮了天与地。

        在金色的火焰里,彭郎寻常的面容,竟是那般的神圣。

        这场剑争的结局实在是太过惨烈。

        事实上这场剑争的开端就很惨烈。

        当剑仙恩生用万物一剑道,把整颗火星上的事物都变成自己的剑的时候。

        彭郎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倒转右手,斩向了那根青色的光索。

        ——这个动作看着真的很像自刎。

        如果稍有不慎,他真的可能死在自己的剑下。

        他受了重伤,但没有死,并且重新自由地握住了自己的剑,然后向着恩生走去。

        就像那一年,无恩门封山,所有师长同门都在闭关潜修,只有他一个醒着。

        他握着剑,不知疲倦,不厌其烦地练习入门剑经。

        当萧皇帝伴着秋叶来到殿前的时候,他就这样握着剑走了过去,然后一剑便捅死了那位著名的遁剑者。

        今天他也一样走到了恩生的身前,然后一剑斩了过去,斩断了自家开派祖师的一只手臂。

        “没想到你居然能借我的万物为剑,反斩己身,成功地破掉了祖师的这根剑索。”

        恩生看着他说道:“我也没有想到,看似平静的你,居然会有如此暴烈、不惜一切代价的时候。”

        彭郎认真解释道:“当年在三千院里,真人对我说,剑的使命便是出鞘,不管是谁阻止,天地君亲师长,甚至是剑自己的鞘,也要斩开来。”

        朝天大陆很多人都在猜测,而且猜测了很多年,当初井九与彭郎在庵堂里停留了一夜,他究竟教了这个年轻人些什么。

        原来是剑的本质。

        剑,就是要出鞘的。

        不然与烧火棍有什么区别?

        ……

        ……

        血渐渐止了。

        火光也渐渐暗了。

        剑仙恩生看着这个重新变得沉稳、甚至有些木讷的晚辈,欣慰说道:“你赢了。”

        他欣慰于晚辈强于自己,更欣慰于这个晚辈用的是自创的剑道真义。

        彭郎是无恩门弟子,他自创的剑道真义,自然便是无恩门的剑道。

        不是青山宗的剑道。

        彭郎不知道该怎样接这句话。

        剑仙恩生接着赞道:“了不起。”

        彭郎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转了话题,问道:“祖师爷,您没事儿吧?”

        恩生面无表情看着他,远方地面上的那只机械臂竖起了中指。

        彭郎挠了挠头。

        恩生说道:“走。”

        彭郎老实应道:“好。”

        恩生又吩咐道:“打不赢就降。”

        彭郎认真说道:“不行呢。”

        恩生有些意外,问道:“以你的心志本事,难道在朝天大陆没去与新女王做一场?”

        彭郎不好意思说道:“禀祖师,那是家里的事儿。”

        不待恩生反应过来,他转身便踏空而起,去了山顶。

        ……

        ……

        啪的一声轻响。

        彭郎的脚落在了地面上。

        然后,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

        不管是落地有声,还是站不稳,都表明他现在真的已经快要不行。

        别的那几个家伙伤势也不比他轻多少,就算童颜还能做些什么,又有什么意义?

        现在神打先师、和仙姑与剑仙恩生重伤,算上前面被童颜重伤的两位,至少还有八位仙人在。

        看着提着剑、快要站不稳的彭郎,仙人们的眼里流露出尊敬的神情,也没有一拥而上。

        毕竟不是女王陛下。

        “这位小友,不若罢手如何?我等只是不希望你们破坏祖师大计,待大事完毕,我以性命作保放你们离开。”

        云师温言说道。

        童颜看着这位仙气飘飘、衣衫色淡的仙人,请教道:“阁下可是云师?”

        云师微笑说道:“没想到现在朝天大陆的晚辈还记得我。”

        童颜说道:“前辈当年在大泽外隐修之时,不知斩杀了多少恶蛟,百姓至今追念。”

        云师感慨说道:“俱往矣。”

        陈崖忽然面无表情说道:“我知道你智算无双,想要做些什么,但你觉得我们这些前辈真的会被言语所惑?”

        童颜闻言沉默,拍了拍身边的机器人。

        沈云埋大怒说道:“他们都被老头子灌了迷汤,我能有什么办法?”

        眼看着败局再已无法挽回,像童颜与沈云埋这样的人,自然要想些阴贼的方法。

        最简单的当然就是挑动这些前代仙人之间发生纷争。

        “这个……”彭郎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我还没有打完。”

        苏子叶倒吸一口冷气,说道:“你还能打?”

        彭郎望向陈崖,说道:“你刚才偷袭我,我要打回来。”

        陈崖面无表情看着他,说道:“你确实是不世剑道奇才,确认想死在这个荒凉的星球上?”

        说话间,他把手伸向崖外。

        悄无声息。

        两截断掉的青色光绳破空而至,缠在了他的手腕上。

        这时候谁都知道,这根青色光绳乃是青山祖师炼制的法宝,没想到断成两截,居然还能用。

        彭郎的神情变得认真了些,举剑说道:“请。”

        “都是用剑的,还是我来吧。”

        忽然有道声音在崖上响了起来。

        无问道人抱着那把巨剑,摇摇晃晃地从崖边走了回来,向彭郎走去。

        这位无问道人与云师一般,都是朝天大陆极著名的飞升者,最出名的事迹便是剑斩南莺。

        南莺乃是远古神兽的血脉,虽然远及不上麒麟、苍龙的血脉纯正,凶悍程度则不稍弱。

        当初那只南莺横行天南,蛮部无数人类惨死在其翅下,无问道人听闻此事,驭剑飞离栖梧山,于朝阳初升之时一剑斩之。

        如果不算死在冥皇手里的苍龙,这只南莺便是最后死在修道者手里的远古神兽。

        他绝对有资格与彭郎一战。

        崖间的风随着无问道人的脚步渐渐飘起。

        沙砾微动。

        火星的大气稀薄,风也极小,此时的风与被拂动的沙砾,都来自他散发出来的剑意。

        数步距离,无问道人便把自己的剑意调整至巅峰。

        此时他离彭郎还有数十丈远。

        刚好经过陈崖身边。

        巨剑忽然斩落。

        向着陈崖而去!

        ……

        ……

        这一剑真的很绝。

        带着无数的仙气。

        带着无尽的杀意。

        如果陈崖毫无防备,绝对会死在这一剑之下。

        轰的一声巨响。

        陈崖不知何时已经举起了右手,化作一道石盾,挡住了那道巨剑。

        喀!石盾表面顿时出现一道裂缝,陈崖的眼睛也出现了一道裂缝!

        无问道人沉默不语,体内的仙气源源不断灌入双手握着的巨剑里,不停攻向石盾。

        又是轰的一声巨响,石盾骤然碎裂。

        无问道人被震退,喷出一口仙血,反手将巨剑插入地面,稳住了身形。

        陈崖受的伤要比他重很多,脸上到处都是裂缝,就像蛛网一般,看着极其恐怖。

        他盯着无问道人说道:“你为何要杀我?”

        这是在场所有人都想知道的答案。

        童颜与沈云埋也不清楚,他们的挑拔离间之计根本没有施展的余地,为何无问道人会忽然反水?

        “那你为何要防我?”无问道人看着陈崖面无表情说道。

        是的,陈崖为何要暗中防范着他?难道早就知道他会偷袭自己?

        陈崖沉默片刻,说道:“你是为了丹?”

        “不错。”

        无问道人面无表情说道:“在那艘破烂的海盗船上,我说起与他在天普星同游的往事,就是想试探一下你们。”

        陈崖沉默了会儿,说道:“果然如此。”

        仙人们从这段对话里已经听出了些问题,很是吃惊。

        云师看着陈崖沉声问道:“丹先生在哪里?”

        “他应该已经死了。”

        无问道人像哭一般地笑了笑,望向那两个黑衣妖仙说道:“是不是你们动的手?”

        顾右沉默不语。

        顾左带着歉意说道:“那是意外,谁也没想到他会忽然自杀,我们也不想如此。”

        无问道人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冷笑说道:“但他还是死了!”

        “你说谁死了?”

        崖间地面微动,生出一道裂缝,和仙姑破地而出,盯着他说道。

        她的脸色苍白,除了彭郎带给她的伤势,也有这个消息带来的震撼。

        云师与另外几位仙人也极度震惊,纷纷追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通天境修道者寿元能逾千载,飞升成功的仙人更不用说,只要宇宙里仙气足够,活上几万年只怕都可以,虽然暂时还没有人活到这长时间,所以对于生死,他们要看的比普通人更重。

        或者说,他们不在意普通人的生死,但对与自己相同的仙人的生死非常看重。

        就在仙人们震撼追问的时候,谁都没有发现,靠在机器人身边的童颜忽然闭上了眼睛。

        他在闭着眼睛回忆。

        星门基地的那间电子维修铺。

        天普星上的那个少女。

        他甚至想起了那个网吧。

        丹先生的死当然与他有关系。

        他睁开了眼睛,望向陈崖,眼神很冷静,很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