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老屋、井底以及桃源

第二十一章老屋、井底以及桃源

        一道淡而精纯的道家气息从童颜的指间溢出,很快便充满了整个房间。

        雀娘等人也纷纷纷坐下开始调息。

        彭郎静养的方式有些奇特,抱着那把弯剑,往墙上一靠,闭着眼睛就像是睡着了。

        沈云埋在机器人的中控室里说道:“那我做什么?”

        机器人已经非常破烂,但这个基地里肯定没有合用的材料与装置,根本无法修复。

        他就剩一个脑袋,神识又没有受损,确实无事可做。

        没有人理他。

        房间里安静异常,数道看似不同,实则又有些相似的气息不停回荡。

        ……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童颜睁开眼睛,发现柳十岁与彭郎已经醒了。

        接着雀娘等人也醒了过来。

        房间里却没有那个高大机器人的身影。

        童颜微微蹙眉。

        众人看得出来,他因为沈云埋擅自离开有些心情不好。

        童颜对柳十岁说道:“你这时候应该出去走走。”

        元曲与玉山心想小荷已经走了,荒凉的火星,破败的古代人类建筑,他一个人有什么好走的?

        柳十岁明白他的意思,确认侵入体内的那些剑意都被逼了出来,便向房间外走去。

        走,是要走给山上的那些仙人看,所以要走的从容,随意,像真的观光一般。

        于是所有人都跟着他一道走了出去。

        这座环形基地确实已经非常古老,从残存的一些痕迹可以看出,各种系统都还比较落后。

        尤其是能源系统,居然还是用的恒星光能板。

        像田野般的恒星光能板铺出去极远,现在只剩下沙砾间的一些黑色微粒。

        “难怪要说是人类文明的童年。连一级核聚变都还没有发明出来?真是落后啊。”苏子叶感慨说道。

        柳十岁却有别的解读,说道:“在这样的科技水平下,那时候的人类居然就勇敢地进入宇宙,真是令人佩服。”

        前方远处传来一道嘲弄的声音:“苏子叶,你十天前知道啥叫核聚变吗?一个乡下人居然也好意思嘲笑别人。”

        众人循着声音走了过来,到了合金隔墙的另一边,发现那个破烂的机器人正坐在一处石阶上。

        石阶下是数十米高的悬崖,崖下是他们在山顶没有看到的另一个世界。

        那片悬崖下有着很多机器与飞船的残骸,隐约还能看到一些当初的模样。

        多年的沙尘暴,掩盖了绝大部分的真相,但还是能够感觉到当初的惨烈。

        如果说环形基地还有一种人类文明童年的感觉。这个世界就像是乡村里被人遗忘多年的老屋,爬满了青藤,给人一种异常阴森的感觉。

        “我扫描过,这里爆发过一场小型核战争。”

        沈云埋说道:“如果你们乐意,也许挖到最下面,还能找到远古人类的化石。”

        苏子叶不解说道:“不是说他们还没有掌握一级核聚变?”

        机器人转动脑袋,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说道:“掌握需要明白创造,但武器只需要理解毁灭。”

        这句话很好理解,苏子叶的脸色更深,转了话题说道:“远古文明……挺粗暴的。”

        “准确地说这个文明不是我们所以为的远古文明。”

        沈云埋开始给众人上课:“神明所在的那个远古文明已经是人类文明的重生。人类文明童年时期,人类都生活在祖星上,无法离开,就像婴儿无法离开摇篮,雏鸟无法离窝,为了争夺资源只能自相残杀,这大概就叫窝里横?”

        苏子叶说道:“他们已经能够在火星建立基地,为何还叫无法离开?”

        “因为他们没有能力离开太阳系,就算他们能够离开,也无法找到新的家园,这么个小星系与窝有什么区别?”

        高大的机器人站起身来,沿着石阶向前方走去,一路散落着零件,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机器人有些滑稽的背影,却透着份难过。

        是啊,太阳系是人类童年的老屋,那么现在的星河联盟呢?也不过是个稍微大些的村落罢了。

        人类文明的科技水平依然不够发达。

        更令人绝望的是,人类这种生命的进化前景似乎也不如何,看不到任何突破的可能。

        突破思维的惯性?不,是突破光速。

        只有找到突破光速的办法,才能完全摆脱扭率空洞——这个像某著名之剑般的存在——从而获得真正的自由,可以离开本星系群,前往遥远的他方,甚至抵达宇宙的物理边缘,抑惑时间的源头或者结尾。

        沈云埋五岁的时候就隐约发现了这个问题,于是扑到温泉边的少女怀里哭的一脸鼻涕。后来他不再为这个问题痛苦哭泣,而是有些自暴自弃,当然他的自暴自弃在别人看来完全没有任何哲学方面原因,纯粹就是精神有问题。。

        “喂!”童颜忽然喊了一声。

        机器人停了脚步,头也不回问道:“怎样?”

        童颜说道:“我们那天不是聊过曲率飞船?不是说可行?”

        机器人低头说道:“那只是小说家粗劣的想象。”

        童颜说道:“但人类的进化才刚刚开始,远没有到尽头。”

        在那艘黑棺材般的战舰飞向朝天大陆的漫长旅程里,朝天大陆第二聪明的人以及星河联盟第二智慧的大脑曾经进行过很多次这方面的谈话,从星辰海洋到粒子切割,从社会学到核动力炉的升级爆炸……

        童颜认为不管是雪姬还是那位少女、青天鉴灵又或者平咏佳以及最重要的井九,都是人类的不同进化方向。

        虽然在很多人看来,这些存在都不是人类。

        “至少不是人类本身的进化结果。”机器人说道:“人类这种碳基猴子,如果真的与光速亲近起来,他们会疯的。”

        不要说超越光速,只要接近光速,人类都会发生极强烈的异化,尤其是社会学的角度上。

        那时候每个人类都会是一个社会。

        这是浩瀚宇宙必然带来的距离。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时间。”

        机器人抬头望向夜空,说道:“从这方面来说,我家老头子难道是在做实验?”

        这时候他们已经离开了古旧的人类建地,来到了火星表面的荒原上。

        一个破烂而高大的机器人仰着头。

        童颜穿着黑色现代正装,背着双手站在他的身后。

        柳十岁换了件新的灰格子衬衣,站在童颜身边。

        彭郎像是剑客。

        雀娘四人就像病人。

        这个奇怪的组合正在看着夜空。

        机器人说道:“如果老头子真把这里变成了自己的世界,井九会死的。”

        “师叔肯定能破了这座剑阵,嗯……待女王陛下养好伤。”

        元曲说道:“当年师叔与陛下就曾经联手阴死过白刃仙人,现在又弄死了九个处暗者,配合一向很好。”

        那台机器人依然望着夜空,声音散漫而冷淡:“你说的是他把雪姬骗进青山剑狱?”

        元曲是上德峰的根骨,自然知道那些秘密,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道:“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是的,这段往事与青山剑狱有关,现在上德峰已经被踏平,剑狱也早就没了。

        机器人沉默了会儿,忽然说道:“听说在剑狱里向上面望去,就像从井底望着外面?”

        元曲想着那个已经数百年未见的、满是冰雪的洞府,带着些追忆的情绪说道:“那条通道本来就是一口井。”

        机器人举起粗重的机械臂,指向夜空里的繁星,说道:“如果太阳出现在那里,我们看着也像是井口。”

        每颗星辰其实都可以理解为一个井口,只不过有的井深,有的井浅。

        青山祖师把太阳系变成了一座剑阵,所有人都无法离开火里,这里就是一座新的剑狱,只能徒劳地看着井口?

        “无问道人刚往井口爬了一步便死了。”机器人说道:“我不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无法呼吸的感觉,童颜你不要说话,我知道我没有身体,没有肺,根本不能呼吸,事实就算有肺,我们何时又需要过呼吸,我说的是感觉,感觉你知道吗?”

        童颜站在机器人的阴影,根本没有说话的意思。

        其余的人也都沉默了。

        不知道沉默了多少时间,机器人忽然举起双臂,伸了一个懒腰,说道:“伤春悲秋到此为止!让我们继续破阵吧。”

        童颜微微一笑,伸起一块石头在身边的墙壁上开始写字,只用了十几秒的时间,便写满了长达数米的一面墙。

        无比复杂的数字、函数、公式以及文字解释,把那面墙填的极满。

        “还是要明确这座剑阵的运行规则,祖师的神识是何种状态分布在太阳系里?”

        “这座剑阵极有可能也是放大器,不然无法解释他的神识当初如何穿越数千光年,抵达了雾外星系。”

        “祖师神识能够穿越宇宙,那么这座大阵就不是放大器这般简单。”

        “我觉得关键还是找到阵眼,如果无法通过计算与观察找到,应该可以从阵枢倒推。”

        “按照十岁与彭郎的亲身体验,太阳系这座青山剑阵是自生阵,阵枢隐于最深处。”

        “从陈崖用青色光绳召引剑阵杀机来看,如果有人能够从阵枢处发出信号,我们也许能够确定相对位置。”

        “这听上去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我觉得很有意思。”

        “什么意思?”

        众人热烈地讨论起来,声音回荡在人类文明的遗迹间。

        繁星在夜空里一眨不眨,看的很是专心。

        ……

        ……

        星光洒落在海上,反射进洞里,光线如水般温柔好看,但并不明亮,但对一位飞升的仙人来说足够了。

        卓如岁坐在地上,拿着一本蓝皮书仔细看着。

        这本书是青山祖师在这颗星球上考古的最新成果,是一位陶姓诗人写的散文,描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桃源之地。

        之所以确认那位作者是诗人而不是散文家,自然是因为考古里发现了作者更多的创作是诗句。

        读完那篇《桃花源记》的最后一段,他摇了摇头,把蓝皮书小心放回极为高级的保存箱里,然后关掉了电影。

        今天光幕上的电影已经放了三十多部,都是用的快进,他读书的时候用余光看着,也一道记进了脑海中。

        这是祖师给他的功课。

        但他总觉得这篇《桃花源记》不是功课那般简单,而是隐有所指,不然为什么偏要背这篇?明明另外一篇要美很多,田园将芜胡不归……多好,祖师你就退休了不行吗?非要与那些晚辈,尤其是井九这样的家伙对着干做什么?

        卓如岁走出山洞,来到沙滩上,看着奇异的风景,不由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他觉得祖师让自己背《桃花源记》隐有所指,就与此时眼前的风景有关。

        按照时间来算,这时候明明还应该是白天,然而天空里的太阳却消失了,不知道去了何方。

        不远处的海水黑的像墨一般,随着风轻轻起浪,如被一只无形的大笔轻轻蘸着。

        月亮静静悬在地平线上,比前些天要大很多,而且颜色极红,如血一般透着股邪意。

        他甚至能够看到夜空深处的那些行星排成了一个倒十字形。

        就像是一把巨剑。

        这座横亘太阳系的剑阵,实在是太宏伟,太不了起。

        他甚至不敢多加观察,总觉得视线看到的这片虚幻的星空,下一刻便会吞噬掉自己所有的精神。

        祖师不愧是人族的第一飞升者,手笔实在是壮阔。

        想来也是,祖师统治星河联盟多年,一直留在祖星,难道就是想在这间老屋里翻些人类文明童年时期的玩具?

        卓如岁走到池边,看着如平常一般在钓鱼的祖师,有些犹豫问道:“太阳系就是您为自己打造的桃源吗?”

        “如果真是桃源这般美好的地方,我当然不会留给自己一个人,你不是在这里吗?”

        祖师放下钓竿,插进旁边的沙地里,指着夜空里某处说道:“而且不是还有人来吗?”

        卓如岁顺着那根苍老的手指望去,便看到了火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