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虽九死而不悔

第二十四章虽九死而不悔

        公寓里很安静。

        于是电影的配乐便变得吵闹起来,那些不怎么文雅的声音也越发清楚。

        井九避开赵腊月的视线,转头望向软椅那头的雪姬说道:“这电影……我看过。”

        他接着补充说道:“和伊芙老师,一起看的。”

        是的,这就是他与伊芙在雾山市的那间电影院里看过的太空海盗片,只不过伊芙没有看完便走了。

        他下意识里不想与赵腊月说话,想要避开她。

        雪姬说的很对,他就是不想醒来。

        赵腊月更加生气,面无表情说道:“我知道伊芙是谁。”

        雪姬肯定不会参与这场对话,阿大与寒蝉也没有那个胆子,花溪被冻在冰块里……井九找不到任何帮手。

        公寓更加安静,仿佛等着某人发声。

        他只好说道:“是吗?她是个好人。”

        “我不是好人,所以我只会给你一天的时间。”

        赵腊月说完这句话便坐到了软椅上,把两只腿盘了起来,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井九有些不安地向远处退了退,身体后仰,小心翼翼看了雪姬一眼,想要问她这个凶恶的短发少女究竟是谁。

        雪姬的黑眼珠转了转,想了想,觉得反正事情是要解决的,打消了帮他的念头。

        时间缓慢地行走,公寓里的安静随着时间仿佛叠加起来,死寂一般。

        阿大觉得好生无聊,跃到靠墙的桌子上,凑近那个立体像框,看着里面仿佛活着的黄猫,轻轻喵了一声。

        寒蝉在它的头顶,用无声的高速频率磨擦着甲肢,对阿大说着什么,显得很兴奋。

        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的街道忽然亮了起来。

        没有任何征兆,就像有人在街道上方按下开关,打开一个特别亮的大灯。

        那个大灯就是太阳。

        每天只有恒星运行到裂缝正上方的时候,才能够远远地照亮地底的世界,被这里的人们看见。

        而且这个过程很快便会结束。

        阳光降临的时间只有极短暂的一瞬。

        地底街区的民众早就习惯了希望复现然后骤然破灭的感觉,看都没有往天上看一眼。

        只有那些从上面调来支援的军警,下意识眯着眼睛向天空望去。

        赵腊月睁开眼睛,走到窗边望向天空。

        那抹光亮就像是井口。

        人们站在井底看着那里。

        那抹光亮很快便消失不见,仿佛有人往井口盖了一块石板。

        她转身走回软椅前,伸手摸了摸井九的脸,说道:“真是个傻子啊。”

        要井九这时候醒过来确实有些勉为其难。只要他的意识开始如常活动,隐藏在意识里的程序——也就是新承天剑便会开始侵蚀他的神魂,试图在最短的时间里获得他身体的控制权。

        井九拥有这个宇宙里极难一见的强大意志与神魂强度,所以这不是瞬间事,会是一个很长的过程。

        这种过程非常痛苦,连他都承受不住,而且到最后他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他感受着赵腊月手指上的薄茧与微凉,有些不自在,再次转头望向雪姬,想要求援。

        好在赵腊月很快便把手收了回去。

        她走到雪姬面前,认真问道:“除了把他变成白痴,就没有别的法子了吗?”

        雪姬伸出圆乎乎的小手,表示自己可以把他打死。

        阿大在那边的柜子上很配合地喵了两声,表示陛下真是风趣。

        赵腊月坐回软椅,取出一份资料开始认真观看。

        她与童颜来到这个世界后,通过冉寒冬等人推算到井九现在的情形。

        童颜更是通过丹先生知道了很多具体的情况。

        他在星门祭堂在星门大学图书馆与祭堂里看了无数专著与典籍,给出了一些解决方案。

        新承天剑究竟是如何作用在万物一剑,也就是井九的身体上,这个问题暂时没有答案,只能猜测。但他推演出来的几种应对方法,看着很有道理,都是集中在如何降低井九的意识强度、断掉那段程序的能量来源方面。

        事实上,雪姬让井九冬眠或是用寒意让他变成白痴,就是童颜猜想到的方案之一。

        井九的大脑里可能没有什么皮层,也没有什么神经元细胞,从基础上来说应该还是相似的系统。要降低他的意识速度,在物理层面上就是压制脑电波以及干扰神经元细胞之间的信息传递。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方法,那就是隔绝他的每一个神经元细胞与系统的联系,强行压制脑电波的传递。

        童颜给出的建议是……高能量重粒子束的冲击。

        问题在于这种方法不见能得击破井九的防御,如果可以又非常危险。

        现在赵腊月想到了一种替代高能量重粒子束的方法,只是没有经过实验验证。

        事实上也无法验证,因为宇宙里只有一个井九,只有他处于这样的状态。

        要不要冒险呢?

        这个实验如果失败,就算雪姬再次让他冬眠,他的意识也可能受到无法挽回的伤害。也就是有可能变成无法聪明回来的白痴,无法醒来的长眠者。

        赵腊月看着少年稚气犹存的脸,茫然无措的眼睛,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行事向来干脆利落的她,在这一刻都犹豫了起来。

        时间连神明的意志都不会理会,却会因为人们的情绪而随意变化速度。

        当人们犹豫不决的时候,时间总是会比比平时更快些,最后的那根线忽然就出现在了你的面前。

        一直没有熄灭过的路灯变得更加明亮,代表着夜晚的正式到来。

        街头的军警们散走去吃晚餐,只留下极少的人手值班。

        游戏厅的大门依然紧闭,却已经偷偷开门,各种赌博机器里的电子合成女声压得很低。

        市场里被库房挡住的角落里,那家在民生街区很有名气的烧烤摊也悄悄地出动,炭火开始带出食物以及调料的香味。

        那香味随风而去,迅速淡化,没有打扰正在犯困的值班军警,飘过那栋公寓窗外的时候,却被赵腊月闻到了。

        那是烤茄子与麦酒、生拌苦瓜的味道。

        不管是哪里的人类、甚至可能不是人类,只要是生命,在终结之前都会这样努力地活着。

        赵腊月长长地吸了口气,下了决心。

        最后那一刻终会到来,井九总要解决这个问题,与其用白痴的模样多熬几天,不如醒过来赌一把。

        “陛下,请收了神通。”她对雪姬说道。

        雪姬微微偏头看着她,确认她不是在说笑,眼神微异,但还是举起了圆乎乎的小手。

        一道如同实质般的寒意从井九的眉心里飘了出来。

        公寓里的气温顿时下降了数十度。

        窗子玻璃外面蒙上了一层浅浅的霜,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厚,直至化作一整块薄冰。

        那道寒意回到了雪姬的小手。

        井九被抽取了灵魂一般,缓缓闭上了眼睛。

        他的手指微微颤抖,颤抖的速度越来越快,与软椅扶手之间发出密集连绵的敲击声。

        阿大知道关键时刻到了,毫不犹豫转身进了书房,而且用后脚一蹬关上了门。

        它不是不担心井九,而是比赵腊月更坚信他不会出事,所以不想他醒来后,发现自己看到了他最可怜的模样。

        当手指与扶手的撞击声连绵成了一道长音,井九依然紧闭着眼睛,没有睁开。

        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频率却很快,如果有滴水珠落在上面,想来会被切成很多片。

        赵腊月站在他的身前,静静地看着他。

        弗思剑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的手里,散发着血一般的光色。

        嗒的一声轻响,井九的手指停了下来,不再颤抖。

        长长的睫毛也不再颤动。

        他睁开了眼睛但没有醒来,茫然的眼神深处有抹痛楚的意味,如渐要成形的风暴般渐趋暴烈。

        赵腊月握住弗思剑的两端用力一拉。

        伴着清脆的剑鸣,血红色的飞剑变成了一道剑索。

        她把这道剑索系在了井九的颈上。

        井九茫然地看着她,不知道她要做什么,神情非常无辜,就像受伤的小动物。

        “不要装,谁不知道谁呢。”

        赵腊月面无表情想着,双手用力把剑索拉紧,动作非常粗鲁,甚至可以说粗暴。

        很多年前,井九在那场雪里路过朝歌城的时候,在她母亲腹中看到了她,便给她留下了一个镯子。

        那个镯子就是她后来用的剑索,在这个故事最开始的时候就在云集镇酒楼里锁住过太平真人。

        后来她与井九参加承剑大会,一起闯神末峰,最终昏迷不醒,也是被井九用这根剑索捆着拎到了峰顶。

        这根剑索便是弗思剑。

        今天她把弗思剑送回给了井九,只不过方式有些特别。

        她的手用的力越来越大,与寻常女子相比略有些大的手掌上隐隐涌出仙气。

        井九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双手抓着剑索,想要说些什么,却已经说不出话来。

        也就是他的身体太特殊,不然这时候早就已经尸首分离。

        “阿大!”赵腊月喊道。

        阿大不敢继续在书房里躲着,化作一道白光来到客厅里,把自己摔到了软椅上。

        那只在它颈间系了五百年、不知被星光洗过多少遍的清心铃,终于再次响了起来。

        清脆的铃声回荡在房间里。

        随着铃声,井九的手渐渐放下,眼神渐清,深处的痛楚意味却越来越浓,甚至开始喘息起来。

        数十道剑光从赵腊月的衣角袖口里飘出。

        她晋入了无形剑体的状态,用神末峰的九死剑诀把无数道森然的剑意灌进了剑索里。

        弗思剑本就是青山九剑里沾血最多、最凶之剑,这时候更是被摧发的煞气十足,映得满室皆血。

        ——哪里还像是正道宗派的法宝,比那些邪道魔器还要恐怖无数倍。

        没有过多长时间,所有的煞气、血光与剑意都敛回那道剑索。

        剑索变得殷红晶莹至极,就像是一根红色的项圈。

        赵腊月把剑索打了个死结,终于松开了手。

        井九不再像先前那般痛苦,呼吸渐渐平缓。

        赵腊月盯着他的眼睛,没有说话。

        “嘤嘤。”

        从始至终,雪姬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蹲在旁边看着,乌黑的眼瞳里带着很少见的好奇与更少见的认真。

        她真的很好奇赵腊月用的是什么手段,难道是把无形的剑意当作重粒子流?

        “不能让他想,又不想让他始终如此浑浑噩噩、不负责任,那就让他醒来,然后不准他想好了。”赵腊月解释道。

        雪姬难得出现了片刻的茫然,心想这是什么意思?要知道意识是最无法控制的事情,你让他不想他就能不想?

        赵腊月说道:“所以要用这把剑。”

        这是弗思剑。

        弗思。

        就是不想。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真的天命如此。

        这把景阳真人最初的剑,最终落在了他自己的颈间。

        如此危险的手段,赵腊月竟是用在了他的身上,真是强悍至极。

        井九的呼吸渐渐平稳,越拉越长,直至消失。

        他的眼神越来越平静,越来越清,直至深静。

        他的眉眼越来越好看,直至完美。

        但他的脸还是那般苍白,而且比先前明显要消瘦了很多,就像一个卧床多年的病人。

        那道血色剑索,阻断了他的意识与身体的绝大部分联系,甚至让他的意识活跃程度都用物理的方式强行降低了很多。

        他眨了眨眼睛,真正地醒了过来,看着身前的赵腊月,轻声说道:“来了?”

        赵腊月嗯了一声。

        不管指的是从朝天大陆飞升,还是来这间公寓,她都来到了他的身前。

        “没想到你真的能找到我。”

        井九的语速还是很缓慢,而且显得更加虚弱,如重病之人,语气里带着些遗憾。

        赵腊月心想你曾经说过,只要是太阳就一定能被看见。

        哪怕这个太阳比平时要黯淡很多。

        哪怕就像刚才那样,只在天空里出现一瞬。

        阿大趴在软椅上,盯着井九。

        井九想要伸手去摸摸它,却发现无法抬起手臂,甚至指尖连感觉都没有。

        他很快便判断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缓慢转头望向赵腊月,说道:“这样我会死得更快。”

        赵腊月说道:“这是你教我的。”

        井九说道:“我也就对师兄出过剑,可没有弑过师。”

        赵腊月看着他说道:“我的剑是你教的。”

        神末峰修的是九死剑诀。

        虽九死而不悔。

        你是井九,那就应该骄傲而清醒地活着,就算死了也不能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