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看见真的太阳

第二十六章看见真的太阳

        想到方法,不代表就管用。

        首先你要有实施那个方法的可能,具体到现在的情况便是怎样才能突破那座太阳系大阵,落到祖星上。

        其次便是你要有实现那个方法的能力。

        很明显井九没有这个能力,于是没有那个勇气。

        至于那个方法具体是什么,他肯定不会说,赵腊月也不会问。

        她蹲在轮椅边,看着他的脸。

        在世人眼里,这张脸是完美的,只有她能够清楚地看到眼角的那个小不可见的裂痕。

        因为那些年,她看的最多也最认真。

        还有耳垂上的那个小破损。

        她伸出手指捏住他的耳垂轻轻地揉了揉,说道:“以后不舒服,我就给你捏捏。”

        井九看着窗面上映照出来的画面,看着自己颈上的红项圈,叹了口气。

        ……

        ……

        漫长的航行渐渐到了尾声。

        战舰穿过一条扭率空洞,完成最后一次空间跳跃,便跳进了一片星辰海洋里。

        高强度复合材料板打开,舷窗外一览无遗,即便是常年在宇宙里的官兵们,看到这幕壮观的画面,也不禁感慨万分。

        就算是星系群的核心地带,也不可能有如此密集的星辰。

        那些星辰都是星河联盟的战舰。

        三万多艘战舰在这里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宇宙里最大的一支舰队开始移动,形成一道星河,看着无比壮观。

        一艘灰色的指挥舰在最前方。

        前方不需要再穿越扭率空洞,雪姬飞了出来,站在那艘战舰的上方。

        地底公寓的小被子早就被换成了用超微粒子材料织成的红色大氅。

        宇宙里没有风,红色大氅却在飘着,因为她觉得这样比较好看。

        那个透明的冰块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飘着,无法远离,仿佛有根无形的线系在雪姬身上。

        透明冰块里,花溪抱着双膝,闭着眼睛,在里面飘浮、缓缓旋转,就像在子宫里的胎儿。

        很多战舰都观察、并且纪录下来了这个画面。

        人们震惊至极,以至于不敢有任何议论。

        没过多长时间,远方的宇宙黑暗背景里忽然出现了一个非常小的白点,但明显与远方的那些恒星不同,表明距离不远。

        微暗的光线透过玻璃,落在战舰里,没能带来任何影响,却让井九的眼睛眯了眯。

        祖星就在那边,那么这个小白点想来就是那颗最初的、真正的太阳。

        他想起了很多年前的那句话——来人间一趟,总要看看太阳。

        我代你看到了。

        ……

        ……

        火星上当然能够看到太阳,而且要比星系外看着大很多倍,清楚很多倍。但根本不需要计算,此时在火星上的仙人们通过相对位置,便能知道太阳并不在自己看到的地方,也可能不是自己看到的模样。

        那场看似玄意十足、实则惨烈血腥的诸仙之战暂时停止,前代仙人们留在了那座最高的山上,童颜等人则是去了人类文明初期修建的基地,双方保持着数百公里的距离,同时保持着极度的警惕。

        除了死去的无问道人以及等于死了的陈崖,两边还有很多人受了重伤。仙躯受到的伤害与痛苦,对于大道有成的仙人们来说不是问题,但火星上没有天地元气,源自太阳的仙气又被剑阵隔绝,则是件非常麻烦的事。

        在基地的童颜等人准备了足够多的丹药,相对要好一些。在山顶的仙人们大部分都是匆忙搭车而来,没有什么准备,这时候不免有些恼火,被童颜和彭郎重伤的几位仙人,伤势甚至有加重的迹象。

        “祖师应该已经知道我们在生门……就算为了安我们的心,也应该传句话过来吧。”

        和仙姑收回望天的视线,面无表情说道。

        仙人们注意到她看着的地方,就是无问道人身死道殒的所在,不由沉默。

        神打先师疲惫说道:“道心不定是自家的买卖,和祖师有什么关系呢,与天地又有什么关系呢?”

        崖间再次变得安静,只有微风拂着石砾的声音。

        带着怨气的言语以及还没有呈现为言语的怨气,代表着有些仙人已经烦了,但并不意味着他们会成为下一个无问道人。

        这里没有人打过思想烙印,但也从来没有怀疑过青山祖师的选择,甚至包括无问道人。

        无问道人是要替丹先生复仇,是要向青山祖师表达自己的不服。

        和仙姑望向陈崖问道:“你应该有办法联系到祖星。”

        陈崖毕竟有个领袖身份,把他的残躯一直摆放在沙地里总是不妥,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位仙人从空间法宝里取出一个香案,两名黑衣仙人小心地把他抬了上去。

        他的双臂齐肩而断,身体更是只剩下了胸口以上的小半截,摆在香案上,看着真的很像一座半身像。

        陈崖离死只差一口气,自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和仙姑看着他这副模样,心情更是糟糕,说道:“政界领袖才做半身像,你一个修仙的玩这套能玩的过谁?”

        这是嘲讽也是怒其无力,同时也是前代仙人们的共识。

        在他们看来,陈崖的水平比李将军差的太远了。

        如果李将军不是在雾外星系被井九杀死,那些朝天大陆的晚辈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来到这里。

        “有时候想来,我的错不在于躲在基地里算那些星辰,而是以此为借口不理这些事情。”曾举叹息说道:“不管是赤松真人的事,还是这次的事,都是如此……一想到自己不过是个伪君子,便有些脸热。”

        这句话很真实,他的脸确实有些发热,拿出那把扇子扇了两下。

        火星空气稀薄,那个小扇子起不了什么风,他不禁更加恼火。

        “先生,您试试这把。”

        柳十岁的声音在崖下响起。

        两名黑衣妖仙神情骤变,其余的仙人们也摆出了迎战的阵势,就连受了重伤的和仙姑等人也警惕地望向了那边。

        柳十岁仿佛无所察觉,飞至崖上,取出一把纸扇,递到了曾举的身前。

        曾举接过那把纸扇,发现带着一茅斋的气息,展开一看确实比自己的扇子要大不少,道了声谢便接了过来。

        仙人们的视线落在了柳十岁的身上。

        这几天他们一直在猜测那些晚辈在做什么,却没想到对方过来了。

        “你们最近……在做什么?都可还好?”曾举问道。

        柳十岁说道:“他们在算一些东西,我比较笨,弄不清楚。”

        有些仙人以为他是故意隐瞒,不由冷笑出声,心想还不就是思考破阵之法,有什么好瞒的?

        曾举展开纸扇扇了两下,说道:“有何事?”

        不管是神仙还是妖怪或者人,送礼那就是必有所求,求人办事。

        “童颜让我给您带话。”柳十岁诚实说道。

        他是很多宗派的传人,但一茅斋的身份最正,而且带着无数法宝,伤势复原后实力最强,确实是谈判官的最好人选。

        曾举合上纸扇,做了一个请的手式。

        “童颜觉得祖师设下的这个局并不见只针对我们,也可能针对各位前辈。”柳十岁停顿了会儿,说道:“他想用这座太阳系剑阵把所有飞升的仙人都困住,如果情况不对,便尽数杀死。”

        和仙姑面无表情说道:“这里是生门。”

        只要没有青色光绳指明座标、引来剑意,就算是主阵者也无法杀死生门里的人。

        “如果祖师忽然变阵怎么办?”柳十岁说道:“童颜觉得,我们应该先想办法破了这座阵,再论其余。”

        “真是荒唐!”顾左冷笑说道:“且不说如此大的剑阵怎能轻易变阵,只说祖师为何要杀我们?”

        柳十岁老实说道:“我也想不出来祖师要杀你们的理由,但童颜说这是他的直觉,想来也有他的理由。”

        神打先师笑了笑,说道:“直觉这个词,往往只是用来掩饰荒唐与狼狈。”

        这个说法确实听着很荒唐。

        如果童颜是想用这种方法挑拔离间,也确实有些狼狈。

        曾举苦笑一声,说道:“我跟你过去看看。”

        无问道人已死,陈崖将死,云师不知去了何处,乘破烂海盗船来的仙人还有十名。

        应该没有一个人会同意童颜的荒唐提议。

        “我也去看看。”

        和仙姑冷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仙人们很是吃惊。

        神打先师看着她神情凝重说道:“这就是你给自己选择的道路吗?”

        和仙姑面无表情道:“要选哪条路,你不得先看看再说?”

        神打先师说道:“你是去找路还是找人,只有你自己知道。”

        和仙姑说道:“关你屁事。”

        ……

        ……

        昨夜火星上又迎来了一场沙尘暴,基地里灌满了沙尘,好在都是仙人,做起这种清扫工作来非常轻松。

        玉山挥了挥袖,便有白雪飘零,把那些微小的沙粒冻住,然后微风将其卷出了门外。

        还有些残余的污迹,苏子叶冷哼了一声,源自烈阳幡的魔火便迅速地灼烧了一遍。

        雀娘召出数十面铜镜,把室外的微光尽数引了进来,顿时有了几分窗明几净的感觉。

        连那台破烂的机器人的某些地方都开始闪闪发光。

        机器人举起变形严重的两只机械臂,慢慢鼓起掌来。

        同时响起的还有沈云埋的声音。

        “扫描完毕,真是太干净了,我以后如果要把头安回身体,一定请你们来做无菌手术室。”

        曾举与和仙姑跟着柳十岁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的画面。

        雀娘有些微窘,赶紧请二位前辈进来。

        那台机器人却没有停下,继续鼓掌,而且越来越快,颇有节奏。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童颜从墙边走了过来,说道:“如果你不想被我用你的机械手指插进你的嘴里,闭嘴。”

        机器人顿时停止了动作。

        童颜对曾举与和仙姑说道:“祖师用了百余年时间才构筑了这座大阵,如果我们想要破阵,就要集中所有人的智慧。”

        柳十岁遗憾说道:“可惜其余的人都不肯来。”

        苏子叶嘲笑说道:“前一刻还在打生打死,这一刻就要同舟共济,也就你这种老实人才会信童颜的话。”

        童颜没有理他,接着说道:“事实上我想请过来的就是二位前辈。”

        曾举是一茅斋的圣人,自幼修行经算之术,来到这个世界后,更是长年在857基地计算恒星燃烧的顺序。

        和仙姑在朝天大陆的时候是农家女出身,却凭着天赋,在凡人的时候便造出来了多种农具、水利器械与纺机。

        要破解这座大阵,解决那些极其复杂的数学问题,他们确实是最好的人选。

        “我可没说要帮忙,我只是来看看。”和仙姑说完这句话,便走到了墙边望去。

        整面墙都被苏子叶用毒蚀成了平整、但并不光滑的板面,写着很多复杂的推算公式以及数据。

        “其实我觉得做这些都是徒劳,就算雪姬来了,井九醒了,也不见得能破这座阵,更何况这两位。”

        沈云埋的声音刚刚消失了十几秒钟时间,便再次响了起来。

        和仙姑说道:“别和我玩激将法。”

        沈云埋感慨说道:“你看,这就是太熟的问题了。”

        曾举关心的则是另外一个问题,说道:“你说祖师设这座阵是想把所有仙人杀死,有何依据?”

        童颜说道:“您看过《大道朝天》吧?”

        曾举点点头,说道:“我还进过那个游戏。”

        “太平真人想在朝天大陆做什么,祖师就想在这个世界里做什么。”童颜说道。

        曾举说道:“没有道理,也没有逻辑,太平真人是想培养出更多修道者,去应对域外天魔,也就是暗物之海的威胁,虽然他那时候并不知道这一点。”

        和仙姑赞赏说道:“太平这个晚辈着实不凡,在井底便能算到井外事,站的极高,看的极远,手段极有力。”

        曾举苦笑一声,继续说道:“既然我们要解决暗物之海的威胁,祖师为何要杀死所有仙人?”

        童颜神情不变,说道:“我听柳十岁说了大悲和尚,也就是欢喜僧的事,如果祖师在多年前就像他一样,认为人类没有希望,产生了与他一样的想法,要把所有人变成灵魂的存在,那他会如何做?”

        直到现在为止,不管是在朝天大陆还是这个世界,灵魂依然是难以触碰的领域,于是才有禁区之称。如欢喜僧那般的极端做法,得不到任何人的支持,如果青山祖师也是这样想的,那他……还真有可能先行屠尽所有仙人再说。

        这也是元曲、雀娘等人第一次听到童颜说出这个可怕的推论,不由惊的怔住了。

        房间里一片安静。

        没过多长时间,曾举摇了摇头,说道:“祖师不是欢喜僧,倒与井九有几分相似,如此自信之人,不会如此。”

        童颜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现在的田园投降派的幕后之人叫做启明人,应该就是他?”

        曾举还是不肯接受他的推论,连连摆手。

        童颜没有坚持,说道:“那请您帮我们想想这个问题。”

        曾举望向墙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数字,很快便看到了关键点,神情微异说道:“这不是要算出来了吗?”

        这些天他们推演计算的是太阳系剑阵的阵眼描述。

        如果对这个阵眼的数学描述足够精确、足够多面,便有可能确定它的空间座标。

        “几个值的数字不对,能量描述不谈,首先是质量数值便出了问题。”

        童颜说道:“我们计算出来的阵眼质量太大,比那颗冥王星还要大,太阳系里没有这样的天体。”

        八大行星排列成阵,构成这座太阳系剑阵的阵柄,自然被排除在阵眼的备选范围之外。

        曾举心想这确实是个问题,抬起手腕调出终端,开始重新运行墙上的那些程序。

        和仙姑忽然说道:“是一艘战舰。”

        她的声音毫无情绪,其余人的情绪则发生了非常剧烈的波动。

        雀娘轻呼一声,又是懊恼又是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