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需要毁灭太阳吗?

第三十二章需要毁灭太阳吗?

        众人遇到的那个小麻烦是:如果找到阵眼,那谁离开火星去摧毁阵眼?

        那个人必须在太阳系的太空里寻找阵眼,会时刻承受剑阵的压力,谁受得了?

        井九的身体应该可以承受剑阵的侵袭,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问题是他现在是个病人,虚弱的厉害,不要说飞进剑阵……站都站不起来。

        雪姬毫无疑问是排名第二位的选择,但如果她离开火星,谁在摧毁阵眼之前的这段时间,撑住这片天空?

        但与第二个麻烦相比,这真的只是小麻烦。因为解决不了第二个麻烦,这个小麻烦根本不需要去想。

        “我们推演到最后,发现函数里有一个互隐值。”童颜来到崖下,揉了揉疲惫的脸,说道:“我们现在已经知道这座剑阵是怎么运行的,甚至知道如何破阵,但阵眼的位置被阵枢隐着了,无法算出一个很关键的数据。”

        这意味着那艘他们认为存在的超巨型战舰,这时候隐藏在太阳的背后。

        那么在进行计算的时候,便需要把太阳造成的引力差值计算进去,问题是那艘战舰离太阳有多远?

        玉山小心翼翼说道:“上次听你们说过用阵枢倒推……”

        最开始的时候,他们便设想过用阵枢的位置倒推阵眼的位置,但后来发现这不可能。因为太阳的体积太大,根本无法确认真正的位置。你只知道阵枢是太阳,那么在运算里应该用太阳表面的哪个点呢?还是说在太阳里面?

        雀娘轻轻摇头说道:“我们以前讨论过,如果有人在太阳上发出信号,便可以确定阵眼的位置,但那不可能。”

        井九想到自己曾经在那颗恒星表面行走过,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右手。

        “不对。我们一直都以为这座剑阵以太阳为阵枢,但你们有没有想过阵枢可能在别的地方?”

        机器人的中控室开启,露出了沈云埋的脸。

        他这些天也耗了很多精神,而且这里没有营养液,皮肤微干,看着就像一个从沙墓里挖出的头颅。

        “不可能。”童颜说道:“只有太阳才能为这座剑阵提供足够的能量,它必然是绝对的主体。”

        倪仙人落到崖上,把满头乱发随便抓了抓,对井九随便行了个礼,说道:“不错,只能是太阳。”

        这座太阳系剑阵以太阳为阵枢,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都是理所当然的事。

        这些天的推演计算,众人也都是以此为基础,沈云埋也没有想过别的,这时候却忽然有了新的想法。

        他忽然沙哑着声音笑了起来,显得颇为得意。

        倪仙人心想怎么和自己一样了?

        众人也以为他是看着落沙将尽,焦虑之下变得有些疯癫。

        沈云埋的声音骤然寒冷,说道:“当年他以数千艘战舰组成一座青山剑阵,毁了那颗行星,我们都同意那是今日的演练,那么当时阵枢是什么?”

        曾举闻言微怔,眼神明亮起来,说道:“是……指挥舰。”

        “是的,因为他就在那艘指挥舰上。”

        沈云埋嘶哑着声音说道:“整个太阳系就是一座剑阵,似乎只有太阳才有资格做阵枢,这听着没问题,但你们忘了一件事情,在他看来,他才是这个世界里唯一的太阳!所以这座太阳系剑阵的阵枢根本不是太阳,而是他在的祖星!”

        众人很是震惊,心想会是这样吗?

        赵腊月与柳十岁望向了井九。

        其余人也陆续望向了井九。

        赵腊月与柳十岁亲耳听过,其余人也在书里见过,井九有过类似的自喻。

        太阳总是会被看见的。

        而且他们隐隐觉得,井九与青山祖师实际上是同一类人,也许他们的想法会相通。

        如果换作井九,他会把这座太阳系剑阵的阵枢放在祖星上吗?

        井九望向夜空里遥远的蓝色星球,轻声说道:“我会这样做。”

        ……

        ……

        就因为这句话,所有人都同意了,阵枢应该在祖星上。

        现在只需要确定它的位置,便能找到阵眼,毁了那艘推演中的超巨型战舰,继而毁掉这座剑阵。

        那颗蓝色小星球就在夜空里静静悬着,但那并不是它真实的位置。

        从始至终,祖师的神识一直没有显现,应该便是不想被他们通过这种方法确定祖星的位置。

        如果有人能从祖星发出信号,便能解决所有问题。

        “我想……有个人可能在那里。”赵腊月的声音在崖间响起。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带着震惊、不解、若有所思之类的复杂情绪。

        童颜若有所思说道:“既然确定他已经飞升,又一直没有出现过,那么便有可能在那里。”

        柳十岁望向夜空里的蓝色星球,想到很多年前的那个夜晚。

        那天夜里,果成寺的钟声已经停了,菜园里的虫鸣也止了。

        童颜走了进来,说了几句某人的坏话。

        某人也跟着走了进来。

        然后他们谈了整整一夜。

        关于朝天大局的局势以及资源分配。

        以及更重要的,飞升之后应该怎么做。

        ……

        ……

        这时候苏子叶与元曲等人自然知道她说的是卓如岁。

        那些前代仙人也渐渐明白了过来。

        卓如岁飞升离开朝天大陆后去了哪里?

        “难道……他一直在祖星?”雀娘吃惊问道。

        赵腊月说道:“如果他没有忘记我们的约定,就应该在那里。”

        前代仙人们听出了这句话里隐藏的意思,震惊异常,心想现在朝天大陆的后辈们,心思竟然如此深沉可怕?

        苏子叶忽然问道:“就算……卓如岁在祖星,他怎么知道要发出信号?”

        童颜面无表情说道:“如果这种局势下,他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做,这些年的青山掌门岂不是白做了?”

        苏子叶冷笑道:“你也知道他是青山掌门……那他凭什么不听青山祖师的话?别忘了他可不是神末峰的人。”

        赵腊月沉默了会儿,说道:“不知道。”

        没人知道卓如岁是不是在祖星上,她也只是按照事先的约定做出的判断,却没有证据。

        更没人知道卓如岁会怎么选择。

        现在除了等待,竟是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了。

        童颜等人与倪仙人等,都停下了手里的推演计算,回到了崖石里休息。

        赵腊月推着轮椅来到崖边。

        井九静静看着远方。

        阿大在他腿上趴着。

        柳十岁、雀娘、元曲与玉山站在旁边。

        高大而破烂的机器人在轮椅的另一边。

        雪姬在稍远一些的地方。

        寒蝉莫名有些感动,勇敢地发出几声低鸣。

        此情此景,真的很像神末峰。

        只不过天空里没有什么云。

        天空里不停地下着沙。

        那些沙粒已经快要漏完了。

        三天前的龙卷风现在看着已经像是一道残烟。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那座剑阵变得越来越强,或者说与火星的相交程度越来越深。

        在沙粒落尽的那一刻,大概就是变阵结束、生门变成死地的瞬间。

        已经有很多道剑意,穿透了冻结的天空,飘落到了地表,刻出了极深的痕迹。

        可以想见,如果真让剑阵完全容入此地,这颗星球会出现怎样的画面,彭郎与剑仙恩生的那场剑争只怕也远远不及。

        某刻,天空里忽然落下啪的一声清脆响声。

        人们抬头望去,只见冻凝如镜的天空里出现了一道笔直的裂缝。

        无数剑意从那道裂缝里涌了进来,然后飞散而走,很快便占据了火星大气层里绝大多数地方。

        雪姬从红氅里伸出小手,再次向着天空轰去。

        难以想象的寒意,再次迅速冻凝住了天空,稳定住了空间。

        但这次太阳系剑阵已经来到了更低的地方,离山顶只有十来米的距离。

        无数道剑光在冻凝天空的那边飞舞,就像是自由的鸟,更像是海底的银鱼。

        隔着如此近的距离,看着如此神奇的画面,众人惊叹之余,更多的是不安与恐惧。

        哪怕是神打先师与剑仙恩生,这一刻也开始思考,祖师是不是有把火星上所有仙人杀死的想法。

        山顶有块崖石的前端已经进入了剑阵的范围,但没有任何变化。

        雀娘神情微异,从地面拣起一块石头扔向天空。

        那块石头没能飞出多高,便变成了粉末,然后如滴入水里的墨般在冻凝天空那边散开。

        “这是为何?”这神情微异问道。

        “山崖与大地相连,乃是火星的一部分。”童颜解释道:“火星接下来会成为阵柄里的一环,本身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但火星表面的建筑与人则会碎裂,然后死去。

        这种分隔可以引发极深的思考,比如星球能不能算做一个生命整体,如果不能,那么这座太阳系剑阵又是如何成立的呢?

        只不过这些思考都来不及进行了,天空离他们只有十米,真正的灭顶之灾即将到来。

        雪姬把小手收回红氅里,低头坐在崖边,仿佛睡着了一般。

        井九靠在轮椅里,好像也在养神。

        “喵?”

        阿大早在毛毯上站起身来,浑身白毛散开,就像一朵惊恐至极的蒲公英。

        它看看井九又看看雪姬,眼里满是不可思议的情绪,心想这种时候还能如此安稳?这也太心大了吧?

        难道大家这时候不应该离开山顶,去下面的平原?不,应该赶紧挖个洞钻到地底去!童颜你还愣着做什么?

        如阿大这般想法的人很多。

        虽然他们都是仙人,有自己的骄傲与自信,但对着自宇宙里源源不断而来的森然剑意,自然有清醒的认识。

        除了雪姬与井九,还有谁能在变阵之后活着?

        他们直到此刻,也没有一个人离开山顶,也是因为雪姬与井九在这里。

        天塌下来,总有高个儿顶着。

        现在井九是个废人,暂且不论。

        雪姬却是世间最高的存在。

        哪怕她生的很矮。

        “其实,有个很简单的方法可以破掉这座剑阵。”

        神打先师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

        所有人都望向了他,心里却没有当回事。

        如果他真的有破掉剑阵的方法,先前为何不说?

        神打先师接下来的话,却让某些仙人生出了一些希望。

        “不管这座太阳系剑阵再如何宏大,只要把那颗太阳毁了,就能破阵对吧?”

        他看着井九似笑非笑说道。

        这是非常正确的废话。

        这座太阳系剑阵之所以可怕至极、难以破解,就是因为它的能量来源是太阳。

        不管阵眼、阵枢或者阵柄,只要毁了太阳,便断了这座剑阵的根基。

        问题在于……那是太阳啊!

        谁能毁灭它?

        神打先师依然看着井九,唇角的笑容越来越浓。

        紫气东来君、董先生、顾左……越来越多的视线落在了井九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