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点燃我胸中的朝阳

第三十五章点燃我胸中的朝阳

        没有人理会沈云埋的自恋。

        他有些无趣地叹了口气,继续抬头望天。

        隔着极近的距离,看着天空平面里的那些雪花,他下意识里想伸手摸摸,然后才想起来自己没有手。

        如果他知道在星球那边的云师已经做成了这件事情,不知道会不会生出很多嫉妒。

        可能是因为天空太低的原因,远方那颗遥远而虚假的太阳也落到了下方,离地面非常近,自然变成了落日。

        暮光照耀着山崖。

        仙人们正在死去。

        真的有了些诸神黄昏的意思。

        当然没有人愿意就这样死了,尤其是能活很多年的仙人在面临绝境的时候,会比普通人更加冷静,也更加坚定。

        曾举等仙人按照沈云埋事先的安排,盘膝坐在各自的位置,早已调息至巅峰状态,随时可以发出最强的攻击。

        苏子叶与元曲不引人注意地坐在香案后面,借着陈崖的残躯遮蔽着别人的视线,悄悄用神识进行着交流。

        “就这么一块石头,挡不住我们两个人啊。”

        “抓着他的头倒举会不会扩大一些面积?”

        “你猪头啊?”

        “那怎么办?要不然到时候我举着他,你蹲在我下面?”

        “我凭什么要受胯下之辱?”

        “我是神末峰嫡传弟子,你只是旁门左道。”

        “……好。”

        “不用提前生气,如果这座阵法像沈云埋吹的那样厉害,说不定真能挡住。”

        “你也知道他是在吹……什么集众仙之力横扫宇宙……我看他就是个扫帚星!”

        “扫帚星是什么?”

        “战舰上课的时候你又走神了,那是远古文明的一种说法,就是彗星,代表凶兆。”

        “不要迷信。”

        “哪里是迷信?如果不是他和童颜把我们从朝天大陆骗到这里来,我们会遇到这些事吗?”

        ……

        ……

        苏子叶、元曲等人离开朝天大陆确实是因为童颜的那封信。

        赵腊月与柳十岁则是自己选择的飞升。

        他们来火星的时候沈云埋已经完成了阵法布置,所以没有参与布阵,继续在崖边陪着井九。

        柳十岁把所有法宝都拿了出来。不二剑、冥皇之玺、万魂幡、管城笔、龙尾砚、打神鞭、万界镜……有些法宝他在前面两次战斗里用过,有些则一直留着没用,这时候全部被他整齐地排在身前的地面上。

        看着这幕画面,感受着那些法宝上的威能,曾举以及神打先师等人再次震撼无语。

        朝天大陆最厉害的法宝,只怕有一大半都在这里!

        这家伙飞升的时候真是把修行界的家底都掏空了吗?

        震撼之余,众人忽然多出了很多信心。

        这座太阳系剑阵再如何厉害,这么多法宝就算不停砸也能撑一段时间吧?

        “你这是在摆地摊?”沈云埋大笑说道:“要不要卖我几件?”

        所谓卖他几件自然是借他几件使使的意思,他现在没有身体,用神识控制法宝便是唯一的作战手段。

        那些法宝,他看着也有些眼馋。

        柳十岁看了赵腊月一眼。

        “不卖。”赵腊月不再理沈云埋,闭目继续养剑。

        初子剑在她的头顶缓缓悬转着。

        这剑她已经数百年没有用过,上次用的时候还是杀洛淮南,难免有些不顺手。

        更准确地说是不顺意。

        在即将到来的劫难里,哪怕是最轻微的一丝不顺意也会带来很大的影响。

        确定养剑来不及之后,她毫不犹豫摘下初子剑,右手握着剑柄,左手握着剑身,直接拉到了剑尾。

        就像当初在白城小庙里,井九为曹园的残刀开锋一般。

        鲜血从她的掌心溢出,涂满了整个初子剑的剑身,嗡的一声开始燃烧。

        火焰消失后,初子剑变得通体血红,添了一抹凛冽至极的杀意。

        这幕画面就像柳十岁地摊上的法宝一样,吸引了很多人的视线。

        井九都看了她一眼。

        阿大蹲在他膝头,看着赵腊月手里的剑,心想这是要重新做一把弗思剑还是血战到底的意思?

        忽然它感觉到井九的身体动了一下,震惊地抬头望去。

        井九在抬头望天。

        雪姬也在望着天空。

        ……

        ……

        赵腊月与柳十岁望向了井九。

        所有人都望向了井九。

        很明显,他在天空里看到了些什么。

        除了他与雪姬,别人都无法看到。

        “啊啊啊啊啊!”

        沈云埋兴奋的声音忽然响彻崖间。

        “卓……卓如岁……是这个名字吧?好名字!”

        听到他的话,众仙人精神一振,心想难道等待多时的信息真的到来了?

        沈云埋大笑着继续说道:“哈哈哈哈……姓彭的,我比你先看到……我比你强……井九这个骗子!”

        彭郎觉得自己很无辜,心想我又没想和你比,而且我现在的任务是看着岳母,哪有闲心看天?

        沈云埋的笑声忽然消失,声音里带着一些疑惑与不安:“好像还不够。”

        “够了。”井九说道。

        卓如岁播放到太阳系空间里的那些数据确实有所缺失,但对雪姬来说足够了。

        雪姬与他等着的便是这座剑阵落下。

        他们看着天空是在等卓如岁的消息,也是在观察这座剑阵的变化。

        隐藏再深的规律,都容易在变化的过程里显现出来,比如苹果从枝头落下。

        雪姬与他通过观察变阵已经掌握了很多太阳系剑阵的规律,这时候再加上卓如岁提供的数据便能算出阵眼的位置。

        至于怎样计算,当然是童颜等人在崖壁上写的那篇文章。

        “能不能通过数据直接算到祖星的位置?”雀娘带着些希望问道。

        井九说道:“不能。”

        卓如岁在祖星发出的信息,是由阵枢入阵眼,再被太阳放大散播到剑阵里的每一处。

        最后被他与雪姬看到的这些信息里有阵眼与太阳的相互关系,却没有祖星的空间座标。

        事实上,卓如岁根本不知道祖星的空间座标,这便是身在此山中的麻烦。

        ……

        ……

        井九与雀娘简短的两句对话间已经有很多事情发生。

        寒蝉用尽全力扇动翅膀,一秒钟便扇了几万次。

        那些无形的蚊子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在崖壁上不停排列组合,最终算出了结果。

        有十几只蚊子无法承受这种强度,就此死去,变成能够看到的小黑点向着崖下飘落。

        雪姬亲手把寒蝉摘了下来,放在了阿大的身上。

        这是何其郑重的拜托。

        阿大眼瞳缩小成粒,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更觉得好不吉利……这是托孤还是干嘛?

        所有人都知道雪姬要走了,崖间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曾举与倪仙人等几位向她郑重行礼。

        赵腊月等人也低头致意。

        彭郎没有低头,因为他要跟着雪姬离开。

        雪姬先看了赵腊月一眼。

        然后她看了井九一眼。

        井九看了柳十岁一眼。

        柳十岁明白了他的意思,把手伸向身前的地摊。

        嗡的一声。

        雪姬从崖边消失。

        天空的那边出现一道白线,线的前端伸向极深远的宇宙里,根本不知是何处。

        数道剑意自衣衫里飘出,彭郎御剑而起,却发现自己没有离开,只是身体摇晃了两下。

        他低头看着压在自己脚背上的龙尾砚,自然知道是柳十岁所为,不由叹了口气,坐了下来。

        当他坐下的时候,赵腊月却站了起来,走到了那块透明的冰块前。

        正在徒劳追逐雪姬身影的那些视线都收了回来,落在她的身上。

        曾举有些不安问道:“腊月真人,你……”

        不待他把话说完,赵腊月握着初子剑便向透明冰块斩了下去。

        擦的一声轻响,透明冰块整齐地分成了两块,倒在了崖石间,露出了花溪的身影。

        众人很吃惊,心想你既然不是要杀她,那把冰块斩开做什么?

        更令人们吃惊的是,那个透明冰块是雪姬的手段,无比坚固,怎么如此轻易地被破了?

        赵腊月落剑后,才确认这个透明冰块与青山剑狱里曾经的千里冰封阵一脉同源。

        当年井九就是用这座剑阵把雪姬囚禁在那个房间里,谁能想到雪姬竟是借此机会掌握了这种阵法。

        她回首望向宇宙里那道正在被剑意斩散的白线,心里生出了更多的信心——雪姬肯定能够破掉阵眼!

        “说来也是有趣,这是我真正意义上第一次看到你,但看到你的背影便能猜到你在想什么。”

        花溪拍掉衣服上的雪霜,从崖石间走了过来,挥着小手与曾举等人打了个招呼,站到了赵腊月的身边,随着她的视线一道望向宇宙,微笑说道:“你觉得她真的能找到阵眼?”

        赵腊月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挥了挥手。

        数道剑意从她指尖飘离,钻进了花溪的耳朵里,迅速消失不见。

        花溪脸色苍白,说道:“你想做什么?”

        赵腊月说道:“不要动,不要说话。”

        那数道剑意钻进花溪的耳朵,进入了她的大脑里。

        此刻那些剑意很安静,可如果花溪想做些什么事情,那些剑意会在最短的时间里把她的大脑绞成碎末。

        就算青山祖师忽然出现在这里,也无法救她。

        这种威胁方式直接、快速,而且极为冷酷。

        看到这幕画面的仙人们表情微异。

        赵腊月没有再说什么。

        花溪在崖石间坐下,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雪姬离开之前看了赵腊月一眼,就是交代她做这件事情。

        哪怕现在花溪看着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姑娘,依然是雪姬最警惕、忌惮的对象。

        她必须保证自己离开后,花溪依然被完美控制。

        选择赵腊月的理由很简单,环顾崖间只有她最敢杀人。

        从剑意入脑这个手段来看,雪姬的选择没有错,赵腊月比她想的还要更冷酷。

        花溪的表情忽然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些什么。

        天空里响起破裂的声音,因为隔得极近,所以特别清楚而响亮。

        雪姬离开后,没有源源不断的深层寒意,被冻凝的天空很快便撑不住了。

        数十里外的天空首先出现一道裂口。

        无数道剑光从裂口里涌了进来。

        “开始。”

        沈云埋的声音比平时少了很多轻佻,显得非常认真。

        曾举把柳十岁给他的纸扇收好,插回腰间,自袖子里取出另一把扇子向着天空扇去。

        无数道狂风离地而起,很快便贴住了冻凝的天空,如冰上的雪团般各着四面八方而去。

        紧接着,倪仙人及几位仙人都拿出法宝对着天空轰了过去。

        法宝的光毫瞬间取代暮光,照亮了山崖以及数百里范围内的天空。

        生死存亡之际,仙人们哪里还会藏私,拿出来的都是自家的保命法宝,威力非常巨大。

        就连董先生也顾不得神打先师与顾家兄弟的眼神,拿出一柄玉尺对着天空掷去。

        换作平时沈云埋肯定要嘲笑此人一番,但这时候他的全部心神都在布阵上,哪里会理会。

        机器人发出喀喀的声音,粗壮的机械臂举至胸口,然后伸了进去。

        机械手指轻轻触着沈云埋的耳垂,从那个耳钉里取出一个黑色的方型装置。

        神打先师神情微异说道:“核动力炉?”

        核动力炉早就做好了激发的前期准备,随着沈云埋的意识控制,瞬间发出嗡鸣的声音,开始发出明亮的光线。

        嗡鸣声越来越响,核动力炉里的线路越来越亮,最终从前端喷射出一道光热的洪流!

        破烂的机器人双手握着喷枪,伴着沈云埋的一声喝,倒着插进了头顶的地面。

        那片崖石里有他早就画好的阵线。

        繁复的线条集中的地方,便是他的阵眼。

        核动力炉喷射出的光热洪流进入阵眼,顺着那些阵线快速移走,很快便把奥林匹斯山的山顶点亮。

        那些源源不断的仙气层级的光热,输送到阵法的各个位置,与那些仙人祭出的法宝相连,天空顿时变得更为明亮。

        冻凝的天空渐渐分解,越来越多的剑意落下,太阳系剑阵正在吞噬火星。

        那些法宝构成的光毫,渐渐连在了一起,织成了一道数十里方圆的无形屏障。

        两边正式相遇。

        来自太阳系剑阵的无穷力量,就像真实的天空一般。

        轰轰巨响不断,奥林匹斯山缓慢下降,仙人们则承受了更大的重量。

        倪仙人这些天在破阵推演里消耗了太多精神,竟是片刻都没能撑住,喷出一口鲜血便昏了过去。

        不待沈云埋安排备用仙人上前,只见剑影轻飘,柳十岁便来到了倪仙人原先所在的位置,一脚踏熄了仙血引发的火焰。

        他没有学过沈云埋的阵法,但承天剑学的极好,大概明白应该如何主阵,而且境界实力与法宝层阶都比倪仙人强很多。

        看着是他,沈云埋不再担心,转而开始命令其余几位仙人与雀娘对阵法进行微调。

        柳十岁拿起冥皇之玺,想了想又放了回去,挥手便把龙尾砚扔向了天空。

        九件法宝在核动力炉源源不断提供的仙气激发下,绽放出比本身强盛无数倍的光线,终于撑住了落下的天空。

        但太阳系剑阵的威力实在太过强大,谁也不知道仙人们能不能撑到阵法稳定的那一刻。

        两座阵法的相遇带来了无数道如同雷鸣般的破裂声。

        雷鸣里响起曾举的声音:“撑住了!”

        苏子叶在鬼影滚滚的幡里大声喊着:“撑住了!”

        不知何处也响起了相同的声音,仙人们也纷纷喊了起来。

        就像战场上浑身是血、却死守着防线的同袍。

        就像河岸边疲惫至极、却紧抓着纤绳的船夫。

        不知何时,喊声停了。

        崖间只剩下沉重的喘息声。

        但没有一个人离开自己的位置。

        神打先师与顾家兄弟坐在崖石里,看着这幕画面沉默不语。

        崖外的风暴忽然消失。

        天空忽然变得安静。

        这是阵法稳定的迹象。

        远处传来山石崩落的声音。

        昏暗的视线渐渐变得清晰了些,只见剑意已经落在了火星的每个地方,西北荒原上的环形基地已经变成了粉末。

        山顶却是一切如前。

        这座临时构筑的阵法就像是一个泡,或者像是简易的整体浴帘,从头到脚罩住这座太阳系最高的山。

        天空甚至比先前还要变得更高了些。

        那台破烂的机器人终于可以挺直身体坐着,甚至下一刻慢慢站了起来。

        沈云埋在控制室里看着那颗遥远的蓝色星球,沉默了很长时间。

        “小时候你让我去图书馆里看那些神话故事,里面有个英雄,把自己的心脏掏出来当作火把,照亮前路,带着人们走出幽暗的森林,最后才溘然逝去,我刚才的动作像不像?但我不一样……我不会死!”

        他微笑说道:“父亲,你觉得你是唯一的太阳吗?不,我才是,还是七八点钟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