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拆天解地见本源

第三十六章拆天解地见本源

        集众仙之力与沈云埋智慧而成的这座大阵已经稳定下来,至少可以撑一段时间。

        只要雪姬在这段时间里找到阵眼,那便会无事。

        不知道是不是放松了些的缘故,仙人们忽然觉得不再那般疲惫,就连远方被剑阵压到地面的太阳都清新了很多。

        清新版的夕阳自然就是朝阳,正好应了沈云埋的那句话。

        柳十岁替了倪仙人的位置,雀娘在主阵,元曲随时准备替苏子叶以及抢陈崖的残身,玉山当然只能留在崖边。

        如果真的出了问题,阿大还能给她保保命。

        她乖巧地蹲在轮椅边,看着远方的朝阳,终于放松了些,仰头望向井九,却发现他的情形有些异样。

        井九的神情有些凝重。

        “师叔你还好吗?”她担心问道。

        井九说道:“我还是没有算清楚。”

        玉山有些茫然说道:“算什么?”

        “如果那是一艘战舰,质量与体积有些不相称。”

        说完这句话,他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

        书到用时方恨少。

        他的承天剑学的不好。

        “没有问题,只要能毁了那艘战舰,这座破阵一定能破!”沈云埋的声音在后方响了起来。

        井九没有说话,视线向着宇宙深处而去。

        他忽然想到了些可能,喊道:“沈云埋。”

        机器人噼哩啪啦地走了过来:“什么事儿?”

        井九说道:“我想对整个太阳系广播,有什么办法?”

        ……

        ……

        太阳系已经变成了一座宏伟至极的剑阵。

        行走在这座剑阵里,便是雪姬都有些辛苦。

        鲜红的大氅早已变成万千丝缕,不停散落在黑暗的宇宙里。

        就连她的头发也断了些,如微雪般散落,飘向后方。

        如果有人能够看到她快速飞行的画面,或者会联想到一颗彗星。

        无数凌厉至极的剑意扑面而至。

        她挥了挥小手,散出极为精纯的承天剑意,挡住了那些剑意,并且没有引发更大的剑意动荡。

        柳十岁与彭郎能在这座剑阵里试着寻找通道,尸狗直到现在还停留在其间,而紫气东来君却是立刻便被这座剑阵斩杀,其间的区别便在这里,前面三位都学过青山剑道,对这些剑意非常熟悉。

        雪姬对这些剑意也很熟悉,她对承天剑的掌握甚至可能不在青山祖师之下。

        问题是太阳系很大,而且阵法往复,想要在这座剑阵里看清前路,确定方位非常困难。

        如果就这样飞行,极容易变成漫无目的的漂流,也就意味着永远摆脱不了这些剑意,总有一刻会出问题。

        现在摆在她面前的问题是需要尽快找到出路,找到阵眼。

        远处恒星的光线还是那般的微渺,落在她乌黑的眼瞳里,有些寒冷。

        她握紧小拳头,向着前方轰了过去。

        空间里的无限剑意受到震动,顿时变得极其汹涌,如狂潮般向着她涌来。

        她已经从原地消失,去了剑阵里的另一个位置。

        那是破碎虚空的小拳头。

        太阳系里不停产生剧烈的剑意振荡与空间扭曲。

        雪姬不停地挥拳轰出。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从虚空里跃出来时,已经到了太阳系的另一边。

        祖星、火星与其余的几颗行星都在太阳的那一边,被巨大的火球遮住,完全看不到。

        这是火星上的课题组计算出来的路线,她确认没有任何偏移,自然也不会吃惊,只是有些不明白为何这里会如此安静。

        整个太阳系都是一座剑阵,此刻正在变阵,剑意更是狂暴,看似没有任何事物的太空里充满着气息波动。

        这里却是什么都没有,安静的令人心悸。

        就像暴风眼。

        太阳系剑阵的阵眼就在这里。

        雪姬向着前方望去。

        那里有一艘大的难以想象的超级战舰。

        即便在浩瀚的宇宙里,在太阳的近距离对照下,那艘战舰依然显得那般巨大。

        远远一瞥,她便确定这艘战舰的内部空间足以容纳几百座自己居住了无数万年的冰峰。

        这艘战舰与星河联盟的战舰外形也有很大不同,不规则的球体两端略微突出,很像天普星大学生们很喜欢玩的那种球。

        接着,她的视线穿透那艘战舰坚固的外壁,看到了里面的世界。

        那艘战舰里真有一个世界。

        有淡蓝色光幕构成的天穹,有岩石与土壤堆成的地面。

        大地上流淌着溪水,汇成河流,然后流入一个极大的湖里,因为面积太过辽阔,也可以理解为那就是海。

        在山川田野之间,矗立着各种各样的建筑,有仿古式的摘星楼与山亭,有极现代的摩天大厦与全金属基地。

        在那片海里散落着珍珠般的群岛,其中最大的那座岛上,甚至还有一个温泉。

        更令人称奇的是,那片天空里还有星辰与太阳,交相辉映。

        那些星辰自然是假的,应该是某种电离浆被引力束缚的效果。

        那个太阳竟是某种无介质核动力炉,散发着无穷无尽的光热,比星河联盟展现出来的科技水平不知领先了多少年。

        这真的是一幕神奇而难以理解的画面。

        更不解的是,战舰里的这个世界有万物存在,就是没有人。

        青山祖师用星河联盟的极大资源,建成了这艘超级战舰究竟是想做什么?

        真如人们猜测的那样,他想在太阳系开辟一个类似朝天大陆的存在?

        雪姬看出来了。

        这个世界其实就是太阳系剑阵的阵眼,同时也是用来隐藏真正的核心。

        只有极其高级的运算核心,才能调动这艘巨型战舰,随时配合剑阵的变化。

        如果想要破掉太阳系剑阵的阵眼,便要找到那个核心。

        青山祖师的心思确实缜密,把那个核心隐藏在了这个世界里。

        ——有可能是天空里的某颗星辰,有可能是道边的一棵树,很难被发现。

        雪姬没有那么多时间精力去寻找那个核心。

        她的想法很简单。

        既然这个世界就是阵眼,核心隐藏其间,那我把这个世界毁灭不就行了?

        她向着那边飞去,同时开始挥动双手。

        随着她挥手的动作,那艘巨型战舰的舰首微微变形,一片坚硬的超强合金外壁被无形的力量撕了下来,无声无息飘走。

        静寂的宇宙里仿佛响起了纸被撕开的声音。

        越来越多的超强合金外壁被撕开,向着太空里飞去,看着就像是纷纷离开的雪片。

        如此巨大的超级战舰,在她的小手下就像是个玩具,根本承受不住如此暴力的拆解,舰壁不停撕裂,然后分离。

        整个过程就像是撕掉衣服,或者说是卸甲,又像是机器的外壳被撕掉,渐渐露出里面的构件与线路。

        当她飞到那艘巨型战舰前时,战舰前半部分舰身已经被撕掉,藏在里面的那个世界显露了出来。

        两只小手依然平静甚至机械地隔空撕着,散发着比太空还要寒冷的意味。

        那个世界开始被拆解。

        首先落下的是天空,上面出现无数道裂痕,组合在一起就像是蛛网。不管构成这片天空的是引力场还是别的什么,都承受不住她的撕裂,碎成无色的薄膜,随着外泄的气流卷在一起,向着四面八方的深渊落去。

        碧空变成了黑夜,与宇宙渐渐融为一体。

        那些模拟成星辰的电离浆也被她双手散发的寒意冰冻,就此熄灭。

        稍微麻烦一些的是那个太阳。

        那个无介质核动力炉远超星河联盟现有的科技水准,也是雪姬资料库里没有的事物。

        她飘在残破的巨型战舰前方,看着那个光明刺眼的太阳,面无表情伸出小手隔空一握。

        一声清脆的破裂音,随着那些气流一道来到了太空里。

        那个太阳发生了明显的变形,光焰也黯淡了很多,但没有熄灭的征兆。

        雪姬神情漠然看着那边,小手继续用力。

        喀喀喀!

        太阳越来越黯淡,却依然在坚持着,就像是飓风里的烛火。

        雪姬有些不耐烦了,用力挥手。

        那个小太阳受到无形力量的控制,从巨型战舰里飞了出来,向着宇宙深处而去。

        雪姬自然不会让它就这样飞走,对着那边看似不经意地吹了口气。

        一道寒意如箭般向着那边而去,不多时便追上了那轮太阳。

        宇宙里是那样的安静,那轮太阳变成的光点也消失了,似乎是被寒意冻凝一般。

        就在下一刻,太阳消失的地方发生了一场剧烈的爆炸。

        狂暴的光热洪流向着四面八方而去,渐渐平静,形成了一个直径数千公里的光球。

        那个光球是如此的明亮,甚至就连不远处的真正太阳都被显得暗了些。

        残缺的巨型战舰被那些光线照亮,无论是极其高级的设备还是那片人工创造的大地,都被照得惨白一片。

        如此恐怖的画面,却没有任何声音,莫名形成一种史诗般的美感。

        那个光球开始收缩,速度越来越快,在很短的时间里变成了一个小点,真正地消失在了空旷的宇宙里。

        雪姬收回视线,再次望向那艘巨型战舰,雪白的发丝无风而飘,偶尔粘在她的脸颊上。

        她的消耗也非常大,竟是开始流汗。

        宇宙里的光线再次变化,她已经进入了那艘残破巨舰的内部,站在原本天空的位置。

        天昏自然地暗。

        没有那个无介质核动力炉的照耀,战舰里的能源系统又已破坏大半,里面一片幽暗。

        雪姬站在天空里,对着地面继续挥手,没有什么一定的姿式,看着很是随意。

        随着她的每次举手,这个世界便有一部分被毁灭。

        那些摩天大厦垮塌了,变成废墟,那些亭台楼阁也变成了木屑,那些山也垮了。

        海水渐枯,就连那些石头都破烂成了粉末,与沙滩混在了一起。

        雪姬向着战舰深处不停前进,战舰不停变短。

        她不停地挥着手,非但不觉厌烦枯燥,反而似乎很是开心,眼神越来越明亮。

        如果说井九最喜欢的是斩断,她最喜欢的便是拆解。

        这两个动作看着有些相似,实则完全不同。

        井九最终要断的是重力、因果、与原来世界的联系。

        她最终要拆解的就是世界里所有的墙。

        离开朝天大陆之前,她一直活在墙里,活了无数万年,甚至都忘了自己是怎么出生的,只知道要守着那道墙。

        凭什么自己要一直守那道墙?

        她才不要。

        她要自由。

        她要快活。

        就像现在这样。

        她挥了挥手。

        这个世界不停崩塌。

        她来到了那片大海的中间。

        海里有个岛,岛的边缘有沙滩,有椰林,有崖石,有些好看。

        雪姬一掌拍落。

        如此风光的海岛,一秒变废土。

        巨大的战舰终于被她拆解了一半,看着就像被花溪咬断一半的黄瓜。

        她飘在战舰缺损边缘的太空里,向着已成废土的小岛再次挥手,准备把那些坚硬的崖石也捏碎。

        战舰里的空气早已流失,没有任何声音。

        那座小岛终于完全崩解,变成无数滴雨般的微粒构成,向着四面八方飘去。

        如静止雨滴般的画面深处,隐隐有一个黑色的事物若隐若现。

        那些雨点缓缓动了起来,向着战舰后方飞去,落在世界残存的部分里,就此溅碎。

        那是一座黑色的方尖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