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三章我是来杀你的

第三章我是来杀你的

        众人只知道雪姬这时候遇着了极大的危险。

        赵腊月只知道那个危险应该就是神明控制雪姬的方法。

        只有井九隐约猜到那个危险真正源自何处,但也不知道是座黑色方尖碑。

        不然看到那个金丝镂空小球里的黑色宝石的第一眼,便会确定没有错。

        伴着沉重的脚步声,机器人走了过来。

        沈云埋在控制室里俯视着沈青山,沉默片刻后忽然说道:“你是我爸爸吗?”

        卓如岁扶着柳十岁走过来,刚好听到这句话,下意识里说道:“小青蛙找爸爸?”

        柳十岁问道:“什么?”

        “人类文明童年时期的一本童话书,里面的小青蛙很蠢。”卓如岁说道。

        “我也看过那本书!”沈云埋恼火说道。

        机器人伸出仅存的那只机械手,稳定地伸到沈青山与井九之间。

        宇宙里大概也只有他敢在青山祖师与井九对峙的时候忽然参合进来。

        井九没有说话。

        童颜神情微异,心想你就这么信任他?

        沈青山把那个金丝镂空小球放到了机械手上。

        机械手缓慢而无比稳定地上升,来到控制室外。

        沈云埋神情认真地看了半天。

        井九嗯了一声,表示催促。

        “我不知道你要的东西是什么,想来你自己也不知道,但我觉得就是这个。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完美的工艺,简直是艺术……”

        沈云埋激动说道:“我说的是里面那个宝石的切割艺术,不是外面这个徒有其表的小球,这个小球上附着的阵法确实也很精妙,但一眼便能看出是朝天大陆的手艺,应该是老头子自己做的,而且层次与那个黑宝石比起来差太远了。”

        井九喊道:“阿大。”

        卓如岁扶着柳十岁走了过来,现在阿大躲在哪里?

        椰林里的一座沙堆忽然散开,阿大带着一身凄苦与碎沙飞了过来。

        沈云埋的脸上被落了些沙,连连啐了几口。

        阿大颈间系着的清心铃轻轻摆动,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无数道如清风般的气息落在了金丝镂空小球上,以最温柔的方式将其裹了起来,然后拉至它的头顶。

        一直藏在猫耳里的寒蝉小心翼翼爬了出来。

        寒蝉看都不敢看下面的沈青山一眼,紧紧把那个金丝镂空小球抱在了怀里。

        井九看了阿大一眼。

        阿大明白了,轻身而起化作了天边的一朵白云。

        下一刻,那朵白云破开大气层,向着太阳那边飞去。

        ……

        ……

        微风轻拂沙滩。

        吹不散大家心里的不解。

        所有人都不懂为何祖师会答应井九的条件。

        就连亲自出手的柳十岁都不懂,心想公子果然永远不会犯错。

        祖师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你是怎么想的?”沈青山看着井九问道。

        井九说道:“很简单,她会把那个东西给你,你就会为了她舍弃那个东西。”

        这两句话互为因果。

        因果是万物之间的联系。

        用稚童的话来说,就是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

        你对我不好,我心情就糟糕。

        用成人的话来说,你送我百蝶巾,我就送你猫头鹰。

        你爱我,我也总会去爱个谁。

        因果就是这么简单。

        作为媒介的那个东西越重要,二人间的因果便越强大,难以拆散。

        那个金丝镂空小球可以决定雪姬的生死,当然是宇宙里最重要的东西。

        沈青山与那位少女之间的因果自然无比强大。

        “所有的感情、情绪其实都是热力学问题,比如孤立系统里的总量不变。”井九说道:“只要雪姬活着,我就保证她不会死,也是同样的道理。”

        “什么乱七八糟的,听着居然还有些意思。”

        沈云埋看着轮椅里虚弱的他,脸上满是佩服的神情,说道:“那等会儿雪姬过来杀了我家老头子,你不就赢了?这就是躺赢?”

        卓如岁纠正道:“是我们赢了。”

        沈云埋不喜欢另一个自己,而且对他在祖星生活了这么长时间、居然还看了童话书非常有意见,望向沈青山说道:“你也是的,怎么就答应他了呢?”

        祖师会答应井九的条件,自然是因为花溪。

        从卓如岁想到花溪,沈云埋的意见更大了,微酸说道:“到底谁才是你儿子?”

        谁都没有想到,花溪居然也有很大意见。

        按道理来说,她这时候不被沈青山感动得热泪盈眶,至少也要说声谢谢,然而她却是面无表情看着他,沉声说道:“你怎么变成了如此愚蠢的一个人?”

        沙滩上只有她一个普通人。

        她这时候流露出来的神态却比任何人都要高傲。

        “陛下已经废了,那条狗也废了。”

        沈青山看着她认真而耐心地解释道:“就算他们被那只白猫带回来,也无法改变当前的局面,我会把这些人都打死,你再等会儿。”

        花溪撇了撇嘴,不再理他,自己去了海边。

        海浪温柔来回,带走浮沙,露出了一些贝壳与石头。

        她拎起裙子蹲了下来,用剩下的那只手开始拣贝壳。

        看着很美好的画面,但她小脸有些苍白,不知道是断臂的痛楚,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她忽然看到了一块微黑的小石块,眼睛微亮。

        那是月亮落下来的石头,在大气层里燃烧解体,棱角有些尖,就像小刀一样。

        ……

        ……

        听到祖师与花溪的对话,众人才知道原来尸狗去了阵眼那边,想来正在试着解救雪姬,不由多了些担心。

        更令他们担心的是祖师的那句话——我会把他们都打死。

        是啊,这场交易达成了,但这场战争还没有结束。

        祖师到底能不能打死在场的这些人呢?

        “你怎么看?”

        童颜来到祖星后一直沉默不语,直到这时候才说出第一句话。

        彭郎与赵腊月望向柳十岁,只有他与祖师正面较量过。

        柳十岁浑身破烂,鬓角被自己的魔火灼了一块,看着就像刚从燃烧破庙里逃出来的乞丐。他诚实说道:“如果我真的拼命……大概也就是把命拼掉而已。”

        童颜望向彭郎说道:“那除非你再有领悟,或者还有一线希望。”

        作为当今朝天大陆的最强者,他是众人最后的希望。

        彭郎谦虚说道:“我在太阳系剑阵里感知多日,祖师剑道境界深不可测,我就算再修两百年,也及不上他老人家的一根手指。”

        卓如岁恼火说道:“现在可不是谦虚的时候!”

        沈云埋几乎同时嚷道:“你谦虚个什么劲儿呢!”

        两人对视一眼,仿佛看到了镜子。

        沈云埋忽然想到还有一位极重要的人物,生出了些希望,对童颜问道:“谈真人呢?”

        如果不是谈真人隐忍两年,一举破月,他们根本都到不了祖星。

        谈真人去了哪里?他这时候要是参战,能不能扭转局面?

        童颜沉默不语。他从小在云梦山长大,很了解谈真人。真人没有留下,表明非常不看好接下来的局面。为什么不看好,理由也非常清楚。

        那是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没有解决的问题。

        也是大家都刻意避而不谈的问题。

        ——井九随时会被承天剑控制。

        当祖师握着万物一剑的时候,这个宇宙里有谁是他的对手?

        就算雪姬没有受伤,都不见得能够击败他。

        避而不谈不代表不知道,童颜的沉默很快影响了其余人。

        沙滩上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重压抑,甚至有些绝望。

        “要不然取消交易?”卓如岁看了眼花溪,对赵腊月低声说道:“用这个小姑娘威胁祖师放我们离开祖星怎么样?”

        赵腊月看了海边一眼,说道:“他是自己来的,又怎么会离开?”

        卓如岁的视线随着她望向那边,好奇问道:“他们在聊什么呢?”

        ……

        ……

        按照井九与青山祖师达成的协议,必须等着阿大去了阵眼,确定雪姬与尸狗不会有事,才会解除对花溪的威胁。阿大起云的速度再快,想要绕到太阳那边,解决那个复杂的问题也需要些时间,这些家伙闲的无聊,只好聊天。

        海边的椰林被风拂动,太阳炽烈的光线吞噬了残缺的月亮,沙滩如金,两个轮椅被阳光拉出斜斜的影子,也是聊天的好风景。

        沈青山看着远方的太阳说道:“一切都是为了人类。”

        井九无力地靠在轮椅里,说道:“我就是人类。”

        人类的本质就是重复。

        这两句对话在雾外星系的时候已经发生过一次。

        沈青山收回视线,看着他苍白的脸说道:“你没有资格代表人类,因为你不是人。”

        井九说道:“我是更高级的人类。”

        沈青山说道:“修道者以此自况,不过虚荣心作祟。”

        井九说道:“二者并不相同,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沈青山说道:“如果你觉得自己是人工智能,凭什么说自己还是人类?”

        “人工智能是人类文明为了适应这个宇宙、能够存在更久而自然产生的进化。”

        井九说道:“这是一种延续。”

        沈青山说道:“从水母到人类也是一种延续,难道你就是水母?”

        话题至此,不管是不是诡辩,总之不好接了。

        井九却回应的很快。

        “我是人类文明的一属,人类文明源自祖星,那祖星从古至今的所有生命就是我。”

        ——不管是水母还是游鱼、蟑螂还是老鼠、雄狮还是老虎,橡树或是花朵,或者会灭绝在漫长的时间里,只要他还活着,或者别的任何源自这颗星球的生命还活着,那么这条生命线便没有断,还能继续沿着时间的线条继续向前。

        存在,就是生命的最高原则。

        海风轻拂水面,带来湿意,让那些破裂地椰壳表面生出一些露珠。

        那些露珠很快便被炽烈的阳光晒干。

        生命就像这样脆弱,才会不断进化,以求在深渊般的无尽虚空里能够存在更久。

        井九觉得自己是人类进化到今天最完美的产物。

        那么他就是人类本身,乃至祖星上的一切生命。

        沈青山说道:“就算追求终极进化的目标,那个人也应该是平咏佳而不是你。”

        “你知道他的来历,与人类没有什么关系,最多就是受了些影响。”井九不等他说话,继续说道:“这不重要,你可知道为何我飞升之前便开始提前警惕你吗?”

        “倒也不难推断,只是不想做事罢了。”

        沈青山说道:“难道还能是因为画像里的我太过严肃无趣?”

        这句玩笑话倒真是无趣至极。井九没有笑,说道:“我自幼与万物一是玩伴,一道修道,他说过你是什么样的人,而我不喜欢那样的人。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带着他一道飞升的方法,他却忽然跑了。后来我才明白……原来他是怕飞升后遇到你。”

        沈青山说道:“所以?”

        井九说道:“他现在还留在朝天大陆,也是因为怕你。但我希望他能够到这片广阔天地来看看,所以我答应了他一件事。”

        沈青山说道:“原来如此。”

        井九说道:“不错,就算你不杀我,我也要杀你。”

        ……

        ……

        (中午刚起床,便看到姜老师凌晨三点的微信,说大道飘白银了,我有些懵懂可爱地打开起点读书,翻了半天也不知道在哪里,后来还是海棠同学找到了,感谢阿C同学,合十。但就像以前说的,真的没有必要,啊啊啊啊,这些年靠大家的支持,兄弟我现在真的不差钱,我也没啥贵的消费~这辈子大概是够花了,订阅就非常感谢,打赏真的不用。再次感谢阿C同学以及以前因为不希望大家打赏而从来没有感谢过的所有打赏过的同学,谢谢你们。另外,姜老师为啥凌晨三点发微信?是因为他每天都晚上八点前睡觉,保证三点起床码字……真是可怕的医生朋友啊。他的医者无眠上架了噢,和前本手术直播间是相似的风格,大家感兴趣的话,去看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