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四章坐而论道

第四章坐而论道

        卓如岁等人一直在沙滩上盯着海边的两辆轮椅。

        这场对话必然会写在人类的历史上,怎能不被听到,然后记录下来?

        所以他们都在偷听,紧张而且隐隐兴奋,就像做坏事一样。

        为了不打扰那场对话,他们的交流都是在神识里完成的。

        数道神识汇在一处,影响了空气的流动,形成一个模糊的气团。

        “掌门真人果然还是这般嚣张。谁先出手?居然说得出我就是人类这种话!”

        “老头子让你看了童话,难道没看那些历史书?谁能抢得过那个女人?有个皇帝说过类似的话。”

        “祖师这句话来的犀利啊,该怎么应?我殿后。难道掌门真人要承认自己是水母?”

        “公子应的真好,我就是所有的生命……如果能不打就好了。”

        “他又听不到,十岁你能不能不要拍马屁?待会不准手软,法宝一起扔出来。”

        “这一剑不错。如果说代表人类的进化方向,那也应该是平咏佳或者那个小姑娘。”

        “青儿姑娘算不算?说起来她人呢?她会参战吗?”

        “平咏佳与这个世界无关?这是什么意思?万物一剑有别的来历?他在就好了。”

        “掌门真人居然说这不重要,转话题如此生硬,真是有些无耻。”

        “他真能摆脱承天剑的控制吗?”

        “掌门真人居然在朝天大陆的时候就想杀祖师?为什么?难道他真有办法?”

        神识交谈至此结束,因为已经商量完毕。

        “真是无趣。”沈云埋说道:“人类的本质果然就是重复。”

        柳十岁认真请教道:“何解?”

        沈云埋说道:“生命、进化……这些应该是小时候就应该想明白的事情,两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岁的老家伙还如此认真地讨论,拖时间还是真的太无聊?”

        “是吗?”柳十岁与彭郎有些茫然,“我们从来没有想过。”

        沈云埋啧啧出声,正想嘲弄几句,忽然发现赵腊月有些不对劲。

        赵腊月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一直注意着海边的花溪。

        花溪的位置离那两辆轮椅有些近。

        祖师若出手,她便要动念杀人。

        小姑娘偶尔蹲下拾贝,海风拂动发丝与断袖,苍白的小脸被晒的有些红,汗珠渐生。

        谁能想到,这么可爱的她随时会死呢?

        数道剑光自衣袂间亮起。

        赵腊月从原地消失,瞬间来到花溪身边。

        柳十岁等人反应极快。

        又是十余道剑光在沙滩上平空而生,他们也到了赵腊月身边。

        童颜用天地遁法也飘了过去。

        只剩下那个机器人依然站在沙滩上。

        沈云埋骂了几名脏话,坐了下来。

        ……

        ……

        赵腊月等人警惕地看着海上。

        一场极小的风雨自海上来,然后立刻消失。

        海面微隆,一个穿着黑色道衣的男子走了出来,正是剑仙恩生。

        离开火星的时候,他抓着阿大的毛,一路悬挂着过来。阿大一直没有做什么,直到抵达祖星大气层的时候,才骤然发难,把他远远地击落到极远处的大海里。

        它不想恩生参与到随后的战争里,才会这样做,却没有想到,井九与祖师见面后没有立刻动手,而是用花溪的性命与雪姬的性命做了交换,然后开始闲聊。

        即便是无垠的大海,这么长时间也足够恩生找了过来。

        众人警惕地看着他,就连彭郎也是如此。

        谁也不知道剑仙恩生会不会打破短暂的宁静。如果他不是想要救出花溪,而是杀死花溪,从而帮助祖师获得自由出手的权力怎么办?

        恩生没有理会他们,直接走到不远的椰林边,看着轮椅里的井九说道:“虽然现在再来说这些话没有意义,但我还是想说一句话,没有祖师开创青山剑宗,就不可能有现在的你,更不可能有这些晚辈,你们是不是对他缺少基本的尊重?”

        听着这些话,柳十岁低下头去。卓如岁也觉得好生不自在。彭郎想着如果没有恩生祖师在天寿山开宗,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不由叹了口气。

        赵腊月与童颜亦是沉默不语。他们都学过青山剑道,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应该算是受过祖师的恩惠,现在却是在围攻祖师,感觉确实有些不对。

        只有一个人不这么觉得。

        “他只不过刚好在山里拣到了那把剑而已。”

        井九说道:“换成别人拣到那把剑,也会有青山宗出现。”

        这句话是回应剑仙恩生的说法。

        既然祖师不是他们这些后人存在的必须条件,那么何必感激?

        “换成别的人拾到那把剑,可能用来砍柴。”

        恩生盯着他的眼睛说道:“祖师是被命运选中的人。”

        “被命运选中的人叫做命好,如果命好指的是拣到了那把剑,那剑当然才是关键。”

        井九这句话的意思也很清楚。

        恩生看着他冷笑说道:“青山宗的名字便是自祖师而来,你何必强辞夺理?”

        井九说道:“数万年前若是卓如岁拣着了这把剑,那就叫如岁宗,十岁拣着就叫十岁宗,我若拣着了,便叫九宗,叫什么很重要吗?”

        卓如岁苦着脸说道:“还是比较重要,这些名字太怪。”

        沈云埋在远处说道:“那是沈青山的名字刚好合适,得感谢我爷爷奶奶。”

        “就算没有人拣到那把剑,青山宗从来没有出现过,又算什么呢?”

        井九没理会这两个无聊的家伙,看着恩生继续说道:“我可以去云梦山、果成寺,可以去大泽、镜宗,就算去昆仑派,我同样会天下无敌。”

        赵腊月都听不下去了,倒不是因为他的自恋而感到肉麻,主要是对某个宗派有意见。

        “昆仑派不行。”

        “好吧,那我就自创一个景园派又如何?宗派有什么重要的呢?”

        井九说道:“青山宗确实对我不错,所以我一直没有离开,但那是后来的青山宗,与小楼里的那些画像并没有什么关系。”

        他对青山宗的记忆以及感情自师祖道缘真人开始。如果说只要是青山宗的人,便天然亲近有情……他与师兄、尸狗阴凤那年杀的那些师伯师叔算什么?

        “你开创青山宗是你自己的事,又不是为了我。”

        井九看着沈青山说道:“你都不知道数万年之后世上会有一个我。”

        古代的皇帝修那么大一个皇宫,那是为了自己住的舒服敞亮。后世进皇宫参观的游客,难道还要感谢他为人类、自己留下了这个伟大的建筑?

        “歪理。”沈云埋的声音里有着难得的认真严肃,“但我喜欢。”

        沈青山静静看着井九,没有说话。

        海边忽然进入一片诡异的安静。

        众人的感觉非常不好。

        讨论人类的时候他还说了不少话,为何现在只是看着井九?

        他明显不是觉得井九说的这些话没有意义,更像是看着一个死人。

        都要死了,那就随便说吧。

        井九的话也确实太多了些,和他的性情完全不符。

        人之将死,其话也多?

        忽有微风起。

        椰林迎风而响。

        这风来自海面,来自天空,来自大气层外,带来了一道微渺而明确的信息。

        那道远方的信息是封平安信。

        阿大不负众望,真的解除了那边的危机。

        海边的气氛却没有变得轻松起来,反而更加紧张。

        那边的危机解除,意味着协议结束,也就意味着这边的宁静将要不复存在。

        紧张的气氛与若有似无的压力甚至影响了海。

        海浪涌至沙滩,忽然变得粘稠起来,然后浪花渐凝,如静止的雕刻。

        花溪蹲下身去,用手指轻轻扳一块,发现不是冰,而是某种玉般的存在。

        祖师望向井九。

        井九轻轻嗯了一声。

        赵腊月望向海边仿佛什么都不关心的小姑娘,收回了那数道剑意。

        花溪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片刻后,她缓缓站起,转身望向椰林边,视线落在了沈青山的脸上。

        沈青山没有看她,还是看着井九。

        海边的安静忽然被脚步声打破。

        赵腊月没有理会,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那几道从花溪脑里取出的剑意就像薄冰般躺在生着薄茧的掌心,是那样的安静而轻柔,就像寒蝉的翼。

        那脚步声很稳定,间隔完全一致。

        沙滩上出现一排足印,很明显是赤足。

        灰格子衬衫早已残破不堪,鞋子又哪里保留得住。

        柳十岁走到轮椅前行了一礼,说道:“晚辈还想请祖师赐教。”

        看着这幕画面,卓如岁神情微变,心想最先出手的不是赵腊月吗?

        “去吧。”赵腊月在心里说道。

        她掌心的那几道薄冰般的剑意忽然消融,变成了两道剑光。

        那剑光微微弯曲,如弧光一般。

        下一刻,那两道弧光出现在了椰林旁、轮椅的后面。

        弧光之下渐生真实,那是两道薄膜,其间隐隐有着丝状的结构。

        那是双透明的翅膀。

        在青儿的身上。

        原来不是那两道弧形剑光自行离开,而是青儿把剑光粘在了翅膀上。

        然后她悄无声息出现在沈青山的身后。

        这比中州派的天地遁法还要玄妙无踪,比幽冥仙剑的速度还要快。

        透明薄翼无声而落。

        带着那两道剑光斩落。

        与此同时,沈青山轮椅下方的沙地里探出了一抹剑尖。

        殷红如血。

        正是被赵腊月以血开锋的初子剑。

        赵腊月的眼眸深处亮起无数道剑光。

        那些剑光穿透黑白分明的眸子,涂抹了一道极其凛然的意味。

        她鬓角飘起的发、领口的布带上,都生出了数道剑光。

        无形剑体为何如此鬼意森森?

        ……

        ……

        满天繁星点缀在夜穹之中,青山群峰宁静而有些乏味。

        南忘坐在清容峰顶的黑石之上,看着星空,沉默不语。

        与往年相比,她终还是有了些变化,就像黑石旁的花树不知生出了多少新枝。

        比如她没有躺在黑石上,也没有喝酒,更重要的是没有唱歌。

        她收回视线望向不远处的神末峰,发现比自己这里还要冷清。

        那些人都已经飞升离开,或者去了海上。

        崖畔时常能够看到的画面,早已不复存在,想来也不会再出现。

        星光忽然变得黯淡起来,夜空忽起大风,天地气息微乱。

        南忘神情微凛,望向碧湖峰的方向。

        三十年前被平咏佳修好的青山剑阵,为何会出现如此大的反应?

        无数阴云自天地四周汇聚,遮住了星光,如盖子般压在了青山群峰之上。

        一道尘龙自天光峰顶生出,迅速来到清容峰顶。

        平咏佳对着她行了一礼,说道:“稍后会有天雷。”

        天雷不是天劫,却也是极罕见的天象,往往意味着什么重要的事情。

        南忘挑眉不解问道:“掌门真人可知是何缘故?”

        平咏佳沉默了会儿,望向远处的碧湖峰,说道:“看看再说。”

        碧湖峰顶的天空,便是青山剑阵的阵眼所在。

        没过多长时间,无数道雷霆从云层里落下,明亮的闪电把青山群峰照的非常清楚。

        各峰弟子都已经接到了命令,严禁于今夜雷暴里洗剑,都留在了各自的洞府里。

        绝大部分闪电都落在了碧湖峰顶。

        湖水动荡不安,浪涛不断,偶有道道水雾生起。

        今夜的雷暴确实太可怕了,那座宫殿里的雷魂木,竟是在很短时间里便炼成了两根。

        “看出什么没有?”南忘看着平咏佳问道。

        平咏佳脸色苍白,神情有些不对,说道:“外面有事。”

        南忘明白了他的意思,脸色也不由变了。

        平咏佳能够看出来,是因为数万年前他见过很多次那人无情的眼神。

        没有过多长时间,天雷便停了。

        阴云骤散,星光洒落,仿佛先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可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吗?

        平咏佳低头抱膝坐在黑石上,像小孩子一样害怕。

        南忘面无表情说道:“既然我们改变不了什么,做好自己就是。”

        平咏佳怔怔说道:“那我该做些什么?”

        南忘说道:“明天会有新的洗剑弟子入山门,你是掌门,当然要安排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