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九章离魂

第九章离魂

        人类文明不管如何发展,或者说进化、改造、修行,终究就是不停选择。

        井九与青山祖师在自身与世界的关系之间选择了不同的道路,都走到了最高的位置、最深的领域,用不是很准确的形容来说,他们就是人类文明的前人与后者。

        从始至终,他们之间的这场战斗是静止的,所以海浪如雕,椰林如画。

        沈青山的身体已经很虚弱,只能用神识控制万物剑阵。但他的神识真的是强得难以想象,万物剑阵统驭一切规则,不管是彭郎还是赵腊月等人,都无法触及他的身体。

        井九的身体是完美的,却成为了自身的枷锁,被沈青山用承天剑控制,根本无法做什么,只能坐在那辆轮椅上。

        两辆轮椅在海边,就像是坐而论道,却比任何战斗还要更加凶险。涉及到了灵魂的禁区、大道的彼岸、那位神明的意志、人类的命运,甚至还有那个未知文明的遗产。

        最大的可能存在于放弃里。

        井九放弃了自己的身体,却成功地从轮椅里站了起来,向前踏出了第一步。

        沈青山盯着那个小孩,神情异常认真问道:“什么感觉?”

        那个光影凝成的小孩应该就是井九的神魂,一道神魂该如何回答问题?

        “感觉……有些怪,也有些意思。”

        小孩的声音就是井九的声音,只不过有些稚嫩。

        更重要的区别在于这声音明显不是空气震动发出来的,却能清楚地让人听见,比普通的声音更加飘渺,有些接近人类想象中的仙音。

        “是吗?”沈青山身体微微前倾,眼神有些复杂。

        小孩没有再说话,摇摇晃晃抬起左脚,向着前方再次迈出一步。

        仿佛由清光凝成的小脚丫落在沙地上的那一刻,天空里响起无数道雷霆。

        无数剑意自天而降,泛着寒光,斩向小孩。

        灵魂是什么,没人完全明白,但有一点可以确认,那是非物质的存在,或者说是一种不能称为存在的存在。

        如果是飞剑,自然无法斩中灵魂,但那些剑意自万物里来,在虚实之间。

        无声无息,海边的浪花碎了几朵,小孩的身上出现了数道白色的痕迹。

        那些白色的痕迹不是物质的,应该是某种空间扭曲造成空气里出现极小的湍流连线。

        小孩低头望向自己的身体,伸出小手摸了摸。

        却摸了一个空。

        很明显,他还在适应这种全新而陌生的状态。

        下一刻,无数道剑意自海上来,如春风般拂上他的身体。

        那些白色的线条,顿时被温柔地抹去。

        剑意来自万物间。

        祖星的万物是沈青山的,也可以是井九的。

        不,万物是它们自己的,只是能够被这两个人所用。

        井九不再受承天剑的控制,只是一道神魂,自然能够施出万物剑阵。而且不知道是神魂与万物的联系更加直接还是别的原因,他动念出剑的速度甚至比沈青山更快。

        数道剑意飘然来到沈青山的身前,绽出花来——井九无声还了数剑。

        想不到的是,他没有继续向沈青山出剑,抬起另一只脚笨拙地试图再次前行。

        更想不到的是,沈青山的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小孩的第三步走的有些不稳,险些摔倒,张开两只细细的手臂,摇晃了半天。

        看着就像是跳舞一般,很是可爱。

        沈青山神情冷峻,身下的轮椅无声向后退了一步。

        井九为何要走到轮椅前?

        他又在怕什么?

        小孩继续向前走去。

        沙滩上没有留下足迹。

        他走的越来越稳,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兴奋,颇有些手舞足蹈的感觉。

        就像是在朝歌城皇宫里与宫女玩耍。

        就像是在上德峰与万物一剑玩耍。

        沈青山的轮椅不停后退,也退得越来越快,在沙滩上留下一道清楚的弧线。

        啪的一声轻响,轮椅被硬物硌住,竟是已经退到了那个水池边。

        水池里的鱼静止不动,就像被封在了蓝色的玻璃里,又像是悬浮在天空里。

        几根竹竿插在沙地里,无力垂着脑袋。

        花溪坐在小板凳上,双手撑着下巴,眼神疏离而惘然地看着这一切。

        到了池边并不是真的无路可退,以沈青山的神通,完全可以让轮椅像电影里那样飞起来,飞过岛上的崖山,飞过大海,飞过残缺的月亮。

        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再退了。

        微风从他的身体里生出,吹得那些竹竿微微颤动。

        池水里的鱼仿佛要活了过来。

        海边的浪花里生出无数道极细的微光。

        一道凝纯而强大至极的神识笼罩住了整个星球。

        万物生出无数道剑意,如无形的雨点填充着所有的空间。

        一个年轻人从满天剑意里走出来,衣着朴素,手里拿着把柴刀,看模样是个樵夫。

        沈青山看着身前的小孩说道:“看看我们谁能走的更远一些。”

        说完这句话,那名年轻樵夫走上前来,一刀砍向小孩的颈。

        刀落无声,也没有带出什么光芒,就像并不真实存在。

        那个年轻樵夫不是剑意凝成的虚像,而是沈青山神识的外显。

        万物剑意对他与井九来说是公平的,皆可用之,那么现在就要看到底是他的神识更强,还是那个小孩子——也就是井九的神魂更强。

        年轻樵夫的刀没能直接落到小孩的颈上。

        刀锋距离稚嫩白皙的皮肤还有半尺的时候,就停了下来。

        祖星表面出现了无数道剑光,紧接着响起无数道剑鸣。

        剑鸣之声连绵不绝,有如雷霆落在众人的耳里,又有如云里漏下的天光照在他们的心上,不管是赵腊月还是卓如岁、童颜都承受不住这道威压,跌坐到了沙滩上。

        彭郎与柳十岁神情微变,向着海里再退数步,带起哗啦的水声。

        不远海面反射的天光变成了无数道细线,彼此相依然后相交,绽出烟火般的碎光。

        水池里那些静止的鱼有的动了起来,鳞片反射的天光也是那般的碎而灿烂。椰林不再静止,随风轻轻摇摆,把天光摇碎,摇得众人视线有些不安。

        有的浪花直接像解冻的冰雕般垮塌了,里面的白色线条飘了起来,就像是柳絮,又像是远方海面上忽然跃出来的银色鱼群。

        剑仙恩生擦掉唇角溢出的鲜血,转身望向大海深处,眼里生出一抹赞叹的神情。

        在场的所有人都与他有相似的心情,因为大家都是学剑的,都看得懂这些画面。

        浪花继续消融,开始起伏,缓缓拍打着沙滩。

        无数剑光继续闪耀,剑鸣继续响起。

        这颗星球已经变成剑的世界,到处都是剑意。

        观之不尽。

        不绝于耳。

        美不胜收。

        ……

        ……

        再美的画面,也不能长时间吸引众人的视线。

        恩生很快便转过头来,望向水池边。

        赵腊月更是盯着那边,一刻都没有离开过。

        沈青山坐在轮椅里,身体微微前倾,看着前方的小孩。

        年轻樵夫站在小孩的身后,手里拿着那把砍柴刀,正在砍落。

        小孩张着双臂,似乎准备起舞。

        这画面看着有些滑稽,又似乎有很多深意,如某些实验性话剧一般。

        众人知道在这幕画面之外,隐藏着无数凶险。

        那些凶险在小岛上,更在天外。

        这场战斗发生在这颗星球的所有地方。

        有可能是一只翻车鱼正试图咬死一只银虾。

        有可能是一株草想要吞掉一只苍蝇。

        有可能是一块石头要从崖边落下,砸死下方的雪莲。

        有可能是山间的雾气刚刚升起,便要被云层吞没。

        无人知晓最后获胜的究竟是雾气还是石头,又或者是那只虾。

        场间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赵腊月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因为那个小孩的光影越来越淡,渐渐要与周遭的环境融为一体。

        那是神魂涣散的征兆。

        灵魂果然很难长时间单独存在于物质的世界里。

        这就是自由的代价吗?

        原来这才是沈青山的意图。

        那辆轮椅不停后退,满天剑意里走出他的神识,都是为了消耗时间。

        时间是真正的神器,也是那个小孩最害怕的东西。

        年轻樵夫手里的柴刀慢慢向下,渐渐靠近小孩的颈。

        小孩的身影越来越淡,仿佛下一刻就会消失。

        下一刻,他忽然用稚气十足的声音、低低地哼起了一首歌。

        “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肺,你是我的……”

        很明显这是一首恐怖童谣。

        这画面真的很诡异。

        伴着令人发寒的歌声,小孩的身体与脚也动了起来。

        不是跳舞,而是跳绳。

        轮椅前仿佛有根无形的线,他的脚步就在那根线上不停来回。

        就像个调皮的小孙子与爷爷在玩耍。

        啪的一声。

        小孩跳了起来,落在了沈青山的膝头。

        他站在膝头,刚好与沈青山平齐。

        小孩看着沈青山的眼睛,用清稚的声音开心说道:“我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