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仙小猫妖 > 第四八三喵:挣钱

第四八三喵:挣钱

        “钱不够吧。”

        一只大手突然按在花九脑袋上,若不是东南希的声音和气味一齐传来,花九险些一爪子挠上去。

        把爪子从空空如也的钱袋里拿出来,花九仰头看东南希,问道:“你这半天打探到什么了?”

        东南希揉搓着光头,暗暗传音道:“你简直不敢信,这群魔人耿直得我想敲死他们,我不过是打探了下此处有没有黑市就差点被举报,说我破坏魔界规矩,意图毁灭魔界。讲讲道理好吧,我只是打探,不是要开黑市,毁灭魔界?呵呵,我要是有这个能力,我去当凌天帝尊了好不好。”

        花九垂眸,东南希和她想到一处,在凌天界各地都有黑市存在,一些市面上买不到或者根本就禁止交易的东西,只要你手头有价值相当的货,就一定能淘换到想要的东西。

        “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花九问。

        东南希摇头,“虽然我只打探了小半日,但我已经看明白,在这里除魔族以外的人,只要跟魔人提‘魔晶’两个字,就一定会被提防,严重的可能还会被直接举报。而且到处的情况都和森罗那里一样,所有魔人都不会留存魔晶在身上,这是魔界的硬规矩,魔人都很遵从。”

        “还有,我打听到,往年不是没有人修或者妖修来魔界盗取魔晶,但是即便他们成功拿到了魔晶,也无法离开魔界。任何人,包括魔人离开魔界都会被神魔刹驻守边境的魔人仔细检查,他们也有自己的魔器专门用来探查魔晶。也就是说,你有本事拿到魔晶,你有本事藏在魔界这都没问题,但你若想带着魔晶离开魔界,对不起,魔界上下都会弄死你,就是这样。”

        “那……”

        “你想说诱骗一个魔人离开魔界之后再下手对不对?”

        花九点头。

        东南希竖起一根手指摆了摆,“这也不可能,离开魔界的魔人都会服下一种东西,听说是跟蛊差不多的一种魔虫,这之后,魔人一旦殒命或者魔晶离体,寄身在魔晶里的魔虫就会立刻破坏魔晶,你什么都拿不到。”

        花九沉默,看着那头火脊犬最终被卖给一个女暗魔,卖家接着又从笼子里抓出一头新的幼犬,重新开始叫卖。

        “还是在魔界动手,先拿到魔晶再做打算。”

        东南希认同的点头,“也只能如此了,不过你有目标了吗?”

        花九仰头,东南希顺着她的目光看向‘犬牢’的旗帜,而后又定定的看了那些幼犬许久。

        “行吧,这个目标我尚能接受,打探的事情交给我,你现在有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

        “什么?”

        “赚钱啊!奶奶|的,灵石居然不能兑换魔石,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这一个个长得奇形怪状的辣眼睛,就连我心爱的森罗女魔上了岸,都变成干瘪脱水的老太太,不能忍,办完事情赶紧走,不然我要瞎。走走走,别在这围观了,赶紧赚钱去。”

        花九被东南希推出人群,看不到那群幼犬被叫卖,花九沉重的心情轻快了几分,只是更加想念灵石。

        她跟灵石一直都没有信件往来,也不知道灵石现在还在不在魔界,更加不知道如何联系他。

        不过她宁愿灵石不在这里,如果在这里,以灵石的资质肯定会被这群暗魔追捕。

        打探到城中市场位置,这里有不少魔人和人类魔修摆摊,买卖一些魔界和凌天界特有的魔气产物。

        花九跟守卫的魔人说要摆摊,那魔人直接将他带到一面牌子前,拉着她念上面的十条规矩,还逼着她背诵,背错一个字都不行。

        折腾了半晌,最后居然没收一分钱就让她自己选位置摆摊。

        魔人确实如东南希说的那般耿直,注重规矩不贪便宜。

        花九在市场内转了一圈,最终选定一个卖魔药摊位旁边席地而坐,把自己的杏林牌解下来悬在面前,又隐隐释放出魔气萦绕周身,以说明她是一个修魔的医师。

        之后,花九取出《凌云医经》玉简贴在眉心,歪在那里开始看。

        在魔界,她能赚钱的手段,也就只有医术了。凌天界医师的人数不少,但是魔医师的数量一只手数得过来,相信在魔界她一定会有生意。

        赚钱对她来说还不算迫切,但是她之后确实需要魔石,或许还是大量的魔石。

        毕竟她准备要杀的是一个元婴期魔人,即便她跟东南希联手,拼尽全力,也不可能无声无息的拿下一个元婴期魔人。

        且不说他们有很高的几率被反杀,就是打起来的动静也足以惊动此地巡守的魔人,到时候他们必死无疑。

        她此刻能想到的,最稳妥的办法只有一个。

        花九将《凌云医经》飞快的翻到最后关于‘毒’的篇章,慕凌云没有特意研究过毒,但是医毒一向很难分清界限,是药也有三分毒,是毒也能救人,故而慕凌云在研究医的过程中常常会出现一些副产品。

        花九仔仔细细一条一条的看着,最终选中了一种叫做‘碎骨散’的五阶毒药,品阶对应元婴期,所需毒物也全都是魔界出产,有色而无味,毒性很强,最重要的是这味毒药一如它的名字,可以克制魔人那以骨为武器的特殊能力。

        此毒也是慕凌云独创,从未外传过,各方面都很完美,但是所需毒物很多,炼制过程也很复杂。

        以花九现在结丹初期的修为去炼制元婴期的毒十分勉强,但也并非完全没有成功率,尝试百次兴许能成功一次,所以她必须准备至少一百份毒物。

        从前墨夫子让她背书,其中就有各种魔界出产药物和毒物的图谱,故而她只看了一遍就将所需的二十几种毒物铭记在心,收起玉简朝旁边卖药的摊位上瞄。

        旁边摆摊的是个沙狄男魔,满身鳞片,拖着蛇一样的长尾,他的摊位上有三种花九所需的毒物。

        看清之后,花九盘坐在那里默不作声,爪子则不住的抚摸腰间的白骨娃娃。

        约莫两刻钟之后,旁边的沙狄男魔起身,叫另一边摆摊的沙狄女魔帮他看摊子,他跟人约好了这个时间去送货。

        沙狄男魔一走,花九的耳朵抖了抖,腰间白骨娃娃消失不见。

        一个时辰过去,花九依旧没有接到一单生意,但她却丝毫不着急,把身上能找出来的鱼干渣滓都吃了个干净,蹲坐在那里不停的舔爪子搓脸。

        “哎呦~~~真是太奇怪了。”

        只见旁边摊子的沙狄男魔一瘸一拐的回来,脸上肿起大包,浑身破破烂烂,尾巴根上的鳞片都少了几片,露出下面粉嫩的肉,还有他那条左臂,像断了一样垂在身侧,布满伤痕。

        “你怎么了?”帮他看摊子的沙狄女魔问道,“被打劫了?”

        “我也正奇怪呢,我刚刚一出去就被一个怪人掳到没人的巷子里,我以为他要打劫我,可是他没动我身上一件东西,只把我打了一顿,你说奇怪不奇怪?”

        “咳咳,”花九轻咳,抬头搭话,“那个我看你的伤还挺严重的,正好我是个魔医师,你要不要我帮你治治,我保证马上就能让你恢复如初。”

        “真的?可是我今天还没开张,身上的魔石又刚进了一批药材,我没有魔石付给你。”沙狄男魔看向花九。

        花九扬唇,偷偷把白骨娃娃捅进袖子里,笑得一脸纯良无害,“无妨无妨,用你摊位上的魔药付诊费也可以。”

  https://www.sbiquge.com/21_21305/203660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