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在线阅读 - 四百八十七章 和夜笙二人独处的话,记得多拿出点自信哟

四百八十七章 和夜笙二人独处的话,记得多拿出点自信哟

        “为什么锁着门,我还以为复苏你不在这呢?”



        打开吗,看到的是有着酒红色微卷长发的绝色身影,仍旧是偏向黑色调打扮的夜笙,无论是穿着什么都带着一股因为过于高挑成熟而惊心动魄的性感。



        “啊,这个门是关上就会锁着的设计,毕竟这个房间里的小家伙们说不定会跑出去呢。”



        看着眼前倾城绝色的夜笙略微不解的问道,复苏微微一笑的回答,心里哭笑不得的想着‘这其实是防止你突然进来的原因’的同时,



        决定之后就给这个门安上这个功能。



        “那夜鸦她.....”



        走进屋...不,该说走进高达十几米、比植物园还生机盎然的特别病房,夜笙刚看着复苏问道,眼角的余光就陡然发现了一道银发的身影,下意识的看了过去。



        然后看到那道不知为何怀里抱着一堆雪白的毛茸茸幼兔的银发身影,在看到自己的那一刻,猛地浑身一惊!



        ΣΣo( ̄д ̄;)o!!



        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



        “夜鸦,好久不见,还有不好意思,这么的突然的约你见面。”



        收起墨瞳中因为终于见到这道银发身影的复杂,夜笙对着她点头说道。



        “啊啊...没事...没事...不突然...不突然...”



        个鬼啊!!!



        银发的夜鸦抱着自己怀里萌萌哒的雪白幼兔,整个人不知为何和其融为一类,对着夜笙轻(努)轻(力)笑笑说道,只是在不为人知的额角滑落冷汗,心里哆嗦捂脸的抓狂...



        复苏姐,说那么多你原来是为了套路我啊!!!



        (>皿<)┻━┻!



        “这是我在中央城区订好的餐厅,还有既然夜笙你来了,那我就不打扰了,”



        拿出一张卡片递给夜笙,复苏笑眯眯的对着,两人摆了摆手,然后朝着门外走去,



        出门的前一刻才像是突然想起来一样,转身回眸一笑的对着竹椅上银发的夜鸦说道:



        “对了,夜鸦,还是希望你多考虑一下我的提议。”



        我考虑个大头鬼哟!



        考虑复苏姐你刚才的话的话!



        我得拿出多少自信才他喵的有胆子去追夜笙姐啊!!!



        !┻━┻(///д///)



        还有复苏姐你和凌烟姐是说好了的都把我一个人扔下么!



        心中崩溃、欲哭无泪被复苏这一手气的直哆嗦的方然(夜鸦伪装状态)...,在听到复苏临走轻笑着扔下的这一句话,差点心肌梗塞直接过去了的羞恼怒喊...



        当然,只是在心里罢了...



        看着眼前大概是让自己彻底明白了什么叫做倾城如画、绝色容颜的夜笙,高跟之上甚至比自己还高一点的完美身材,有些恍然的想着‘我就说为什么复苏姐刚才怎么突然就说起那个了’的念头,



        嘴角一抽,觉得自己这辈子和下辈子的自信加到一起,估计也没底气去追夜笙姐这样女神中的女神。



        而在复苏离开,偌大的特别病房之中,



        就只剩下夜笙和夜鸦两个人。



        只是稍微艰难了一下自己的说辞,夜笙很快的就摆好心态,对着夜鸦点头开口:



        “那我们也出发吧,夜鸦。”



        “嗯...好。”



        出发....我可以选择待机么...



        只能勉强一笑答应,完全心口不一的方然,心中绝望的淌下泪水...



        因为他现在可是没有任何人的能量支持的啊,没法一掷数千近万的魔能值、纯靠自己激活了【幻牌】,



        虽然也是完全背离参加者普通施展一次能力最多几百的原则,‘豪爽’(被迫)的投入了两千点,



        但是他没忘夜笙可是a级,



        这万一要是暴露了....



        那样的光景,是方然想都不敢想。



        ......



        ......



        中央城区。



        从西科延伸出的凯旋大道有着和它星降广场对面的凯歌大道截然相反的风格,少了几分娱乐性质的繁华多彩,开阔而又庄严,



        阳光照耀着穿行不息的车流,映亮一辆银灰色玛莎拉蒂的流线,目送它朝着中央城区内部飞驰而去。



        车内,



        看着穿着简约黑色上衣,那其实是普通人根本认不出来的国际名牌唐纳.卡兰,套裙之下是强调浑圆纤细的美腿丝袜的夜笙,正戴着遮阳镜只露出雪白无瑕的下半容颜,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正想着怎么才能不露破腚的把其实是幻象的银发束起的方然,在这两人独处于狭小空间的这一刻,被夜笙的美所捕获,



        心跳加速的略微出神的想到



        ...



        ...



        !?话说夜笙姐这车不是炸了么(呆萌表情)?



        .........



        (无语......)



        (没出息的玩意!)



        谁!?



        辣个混蛋在说宝宝坏话!?



        玛莎拉蒂里,



        局促不安但努力不显得自己局促不安的方然偶尔偷瞄一眼夜笙,脑子里漫无边际的想着各种无关紧要的扯淡事情。



        顺便一提,由于复苏那一手突然袭击,突的方然措手不及,连衣服都没法考虑只能赶紧变成‘夜鸦’的他,



        穿的又是【幻牌】伪装,夜礼服样式的夜之巡礼。



        完了,这下估计得被夜笙姐觉得,‘我’就只有这一件衣服。



        不过得益于这几天和夏夭的频繁接触(准确的来说是同居在同一屋檐下),



        他这次好歹给夜鸦变出了比较符合当下时节、潮流的鞋子....



        虽然没什么乱帮助,他该怂还是怂就是了。



        撑着自己的气场(其实没有),努力的摆出一副和夜笙差不多的、符合自身容貌地位的姿态(其实没摆出),方然感受着车内的气氛(其实有点尴尬),汗了一下心想...



        话说....



        我是不是该说点什么。



        正常情况下,夜笙绝对不是一个冷淡的人,回想起暑假和她相处训练的那一周,



        从细心的观察自己的水平程度,然后最大程度的帮助自己掌握种种技巧,和不厌其烦的教导着自己各种经验,与某个斯巴达教官完全不一样的强度,还有安排自己在京城的种种事情



        方然就知道其实看上去很难接近、不好相处的夜笙,意外的是个很细心、温柔的人,



        虽然这一点由于她不是很善于表达以及自身容貌、家世还有种种其他条件过于优秀超凡,导致相当难看出来就是了。



        而为什么导致了此刻两人见面这车内有些尴尬的气氛的原因....



        先不说夜笙在想什么,



        此刻方然的解释是....



        拜托!那次京城放飞自我的场景我可是先顶着宿群大哥的马甲骚话连篇的告白,然后套出了夜笙姐的秘密!



        最可怕的是我最后还没控制住自己的作死本能一边‘哇咔咔,因为我郭德纲’一边撕开伪装逃之夭夭了啊(捂脸)!



        这你叫我怎么开口搭话!?



        这可不是还有别人在可以暂缓尴尬的聚会,这就我和夜笙姐两个人的相处,我....



        复苏姐,你这是坑死我了啊!!!



        而且,而且,



        而且啊....



        那次猎杀场景....不光是嘴唇亲..不...撞到了一起....看到了夜笙姐换衣服,我还摸...摸...摸到了....



        啊啊啊啊啊(抓狂)!!!!!



        快让我去死,快让我去死啊啊!!!!



        (*////Д////)┻━┻┻━┻┻━┻(三重掀桌)!



        【招式说明之三重掀桌!此招乃是宿主情绪陷入究极波动、难以平静之时才能使用的必杀招数,一旦施展将会是宿主陷入内心抓狂、满脸通红的羞愤状态,并在没什么乱用的情况下因为过于不好意思而产生轻生的念头,慎用,慎用!】



        “那个....夜鸦...你最近很忙么...?”



        终于,在方然寄几控制不住寄几脑海里的思绪暴走,回忆着自己和夜笙一系列的过往,想着自己后来演的那婊里婊气的样子,心里羞耻脸红的疯狂以头抢地的时候!



        夜笙终于先开口,挑起了话题,结束了车里谁也不说话的微妙尴尬气氛,



        但其实她看不到,旁边夜鸦幻象之下,脸已经红的不敢看她了。



        脑海里的理智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话语结巴,用什么‘那个...啊...这个’之类的犹豫词,哪怕【幻牌】提供了一层关于声音的幻象,他也不能放松大意,露出某些和‘方然’相似的地方。



        所以疯狂的搜集了脑海里的信息,努力让自己能用最流畅的轻笑话语说着一些听上去比较厉害、高端的事情回答出来的方然,看着夜笙说道:



        “最近啊...我...发现了些和我的能力有关的事情,正在忙着处理那边。”



        虽然其实就和老哥去拿能力空手套白狼的卖刨冰挣钱...



        每个参加者都在不断提升自己能量值的途中,不断摸索着夜战赋予自己的能力究竟潜在着什么更强的力量,那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所以觉得很理所当然的夜笙,点了下头,然后缓缓的回答道:



        “这样么,听上去有些...似乎不是很好解决的样子。”



        “嗯,确实有些麻烦。”



        特别是每次都得躲着保卫处大爷去偷水,还有正卖着被gank了的时候....



        “有什么需要的话,你随时可以...和我说,华夏之内我会尽可能给你提供支援。”



        “不是什么特别值得麻烦的事啦,不过还是谢谢哈....”



        一个心思复杂、一个心里没底的两人就这么跨频道的聊着天,



        然后感觉话语总算开了个头,能聊下去了的方然,咽了口口水,努力的露出一个不是礼貌的笑容,但飘忽了一下的眼神还是出卖了他的问道:



        “那...咳...夜笙你今天约我出来...是有什么事情么?”



        听到夜鸦这么问,夜笙握着方向盘的手略微僵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沉默了一下刚想要开口,



        车内的导航就用着好听的女声提示。



        “即将抵达目的地。”



        让夜笙本就不知道该从和说起的话语一停,然后抬起视线,假装平静的对着夜鸦点头:



        “正好到了,我们下去说吧。”



        银灰色的玛莎拉蒂,已经驶入了一条由于周围全是顶级的消费场所,加上白天刚过正午的这个时间,车辆并不是很多、行人同样也不是很多的街上,



        两道光是侧影就让男性失神的身影拉开车门走下玛莎拉蒂,一下子吸引住了附近人的目光,



        香车、美人,是永远吸引着男人的两大要素。



        只不过跟在夜笙身侧的方然,想着‘今天早上就不该去上课’这种后悔也来不及了的念头的同时,感觉到了浑身紧绷的走向了她们的目的地,



        一家位于京城中央城区、上流地段的西餐厅。



        只是在夜笙把钥匙交给负责去停车的侍者那一刻,方然抬起头看着这家餐厅的名字,那个熟悉形状的英文字母,嘴角默默一抽。



        等等...这个名字的餐厅我是不是来过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