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者退散 > 第八百五十九章 切割

第八百五十九章 切割

        神器本身被毁了,不断输出的封印力量也停止了,接下来要解决的就是整个第五十层的封印了

        因为没有了神器不断流出的力量,正面对抗的贝列·圣博思看起来轻松了不少。

        他身体周围的水晶裂纹越来越大,但还是没能达到彻底挣碎封印脱身的程度。

        阿雷斯对着水晶状的封印皱眉:“不知道要用什么力量解除呢?”

        扎克指着贝列嘿嘿冷笑:“既然那家伙能用蛮力挣扎,那你的禁术天歌也能把这些东西打碎!”

        托比摸着自己的下巴:“你那叫打碎封印,不是解除封印!”

        扎克瞪着眼睛:“混蛋托比你是找茬吗?打碎和解除有什么区别?”

        阿雷斯叹着气:“区别就是里面的人能不能活下来…我来这里是为了救人,而不是把他们像冻鱼那样连封印也一起砸碎!”

        现在还不知道神器的封印,对里面的人到底有什么不良影响。

        不过看贝列的样子,被封印的人应该都像他一样还活着。

        但这种被水晶封住一样的状态,绝对不能从外部用破坏力来打碎,不然里面的人也会随着水晶封印的碎裂而被切割和挤压致死!

        扎克挠着头:“嗯……那就轻一点好了!”

        “轻一点啊……”

        阿雷斯不太自信地拔出花雨血舞,向水晶封印上试探性地划了一下。

        就算花雨血舞很锋利,但不知道凡人铸造出的魔刃,是不是真能对神器的封印起作用

        “咔啦……”

        花雨血舞的锋刃触碰到水晶封印,居然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整齐的切口!

        花雨血舞居然锋利到了这种程度!

        阿雷斯和托比感到惊叹,就连持有它的扎克也很意外:“咯咯咯?连神器的封印也能切开了?”

        花雨血舞很特殊,能够吸取血液不断“成长”,即使在墨法世界所有的魔刃里也属于比较罕见的类型。

        之前阿雷斯持有花雨血舞时,这柄魔刃的锋利程度还没这么夸张。

        而在扎克带走它之后的这段时间,居然成长到能切开神器封印的地步?

        这说明花雨血舞在这段时间里,一定饱饮了无数鲜血!

        阿雷斯瞪了扎克一眼:“你这段时间到底害死多少人?!”

        扎克失望地哼了一声:“没多少,又没遇到几个强者,我这段时间砍死的都是穿越者!”

        阿雷斯知道扎克不是撒谎的人,他感叹着说:“也只有在你的手里,花雨血舞才能成长到这么锋利的程度吧?”

        不过……

        这柄魔刃真的很诡异……

        它到底是谁?用什么材料?以什么目的锻造出来的?

        到底有没有成长极限?

        就这样一直吸食鲜血成长下去,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

        人类锻造出的魔刃,居然能轻易劈开神器的封印……

        也就是说这柄魔刃的力量已经可以匹敌神器了?

        那不就等于是…人类创造出了能抗衡甚至超越神器的东西?!

        阿雷斯不禁感叹:历史的悠久厚重,还有这个墨法世界的广大,让任何眼前可能接触到的东西,都有着无数令人神往的谜团。

        他试着加重力量,在贝列前方切了下去:“扎克,这柄花雨血舞是从哪来的啊?”

        扎克撇了撇嘴:“养父给的,我以前也好奇过花雨血舞的来历,但养父什么都不肯说。”

        “哼!”

        托比有些酸溜溜的:“养父最偏向你了,武器给了你三柄。”

        阿雷斯瞄了一眼托比的腐朽咆哮,心里想:(凶慈馆的养子们,手里拿着的都是稀世兵刃呢!他们的养父到底是什么人物啊……)

        “咯喇!”

        像在冰封的湖面上切割冰块那样,阿雷斯用花雨血舞把贝列整个人,从巨大的水晶封印上切割下来。

        看到花雨血舞居然这么锋利,能像切肉一样把自己从覆盖整个第五十层的封印上切下来,贝列的眼神里也充满了震撼和艳羡。

        “唔……”

        托比拍着阿雷斯的肩膀:“难办啊………”

        扎克也抱着手臂:“真麻烦!”

        花雨血舞能切割水晶封印,但贝列像块冰雕般地仍被一层水晶包裹在里面。

        难道要像雕刻家那样,用花雨血舞仔仔细细地贴着贝列全身,把他身上包裹着的水晶都一点一点刮下去?

        那一定要小心翼翼,手一抖就会割伤里面的人。

        这一点,剑术达到一定境界的阿雷斯和扎克都没问题。

        但是…………

        别开玩笑了好吗?!

        一个人还好说,但这里有整个大红莲骑士团九成的人马啊!

        要是拿着唯一一柄能切割水晶封印的花雨血舞,这样一个一个把他们“雕刻”出来,那时候莉娜都已经四世同堂了吧!

        阿雷斯捂着额头:“不行不行,换个办法!”

        扎克盯着阿雷斯嘿嘿直笑:“阿雷斯…你刚才拿着的那柄大剑到哪去了?”

        阿雷斯忍不住挺直腰,讪讪地笑着说:“呃…那柄剑啊?那柄剑不太适合做这种比较精细的事,所以我就收起来了。”

        扎克拧着眉毛笑:“对,收起来了~~问题就出在这!我看见了,你小子刚才把那柄剑收进手腕里去了!那么大一柄剑你是怎么收进去的?那个可不是魔法哦~~”

        阿雷斯额头冒汗,在心里想:(遭了遭了!刚才这货就想提前决斗日期,要是他知道我有血骨圣约不知道会兴奋成什么样子!直接跳过来砍我都有可能啊……)

        托比突然在旁边坏笑着说:“因为那柄剑就是血骨圣约啊~~”

        “什么?!?!”

        扎克的眼睛,在那一瞬间睁大了好几倍!

        眼睛一下子变大好几倍,那个样子是非常骇人的,更何况扎克本身的模样也已经非常可怕了!

        但有这样的反应也是正常的。

        墨法世界有谁不知道血骨圣约?

        扎克本身就是剑士,当然对这方面的事情更了解。

        他猛地向阿雷斯冲过去:“阿雷斯啊啊啊!!我爱死你啦嘎嘎嘎嘎嘎!!你有血骨圣约?你和狂剑·布拉德烈是什么关系?哦!!原来你的剑术就是冥神狂歌行吗?啊~~!啊~~!我太幸福啦嘎嘎嘎嘎……你快给我过来……”

        第五十层被扎克的狂气撕扯着,阿雷斯感觉到仿佛有猛兽的爪子在身上乱抓

        他吓得发出变调的惨叫,被发狂的扎克追得上蹿下跳:“我靠托比你想害死我吗?!”

        托比幸灾乐祸地蹲在地上看热闹:“真爱啊真爱啊~~~~”

        他悄悄发动了几个魔法拖住扎克的脚步。

        但那些强力的束缚魔法,居然被扎克轻描淡写地用蛮力挣脱了。

        阿雷斯看准机会,发动第七禁术天歌抓住扎克,然后无用术式瞬间出现,各种连托比也没见过的魔法,一股脑降价大甩卖似地地向扎克轰过去。

        “轰轰轰…………”

        地动山摇般的巨响,异界之柱又开始颤抖起来。

        :。:

  https://www.sbiquge.com/26_26055/171092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