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气凌霄 > 第2409章

第2409章

        “哼!废物就是废物,难道你装作视而不见就能否定一切了吗?”一修士放开陆天无,他顿时一屁股瘫痪在地,整个人已经处于呆滞状态。



        “废物!”那修士狠狠骂了一句,“老二,我们走。”



        “不杀他了吗?少爷可是吩咐……”



        “你看看他这幅废物样,能对少爷构成什么威胁?再说,这里是什么地方?妖兽林,这小子的修为,连这里最低级的妖兽都不如,留着他他也活不长久。”



        “大哥说的是,这种废物,我也懒得动手。我们这就回去,还能赶上少爷的喜酒。”



        两个修士鄙夷的扫视了陆天无一眼,立刻掉头,飞身离开,只留下陆天无一人坐在地上,生不如死!



        陆天无这一坐,便是一天,直到大雨磅礴,雷电交加他才回过神,仰天一声长啸:“为什么!老天啊,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一道惊雷劈下,落在他身旁,却没有惊动他分毫。



        蓦的,他掏出一枚丹药吞服而下,体内死气快速逆转起来。



        他要去问清楚,问清楚萧薰儿为什么要如此对他,为什么要嫁给拓跋孤!



        但他心知肚明,以他眼下的修为,可能尚未冲入拓拔家见到萧薰儿,就得被拓拔家的强者,轰得连渣都不剩了!



        唯一的办法,便是尽快提升修为,达到一个可以保命的程度。



        而老者所授之法,无疑是最快捷,最有效的!



        倒行逆施、逆转经脉。痛苦!如同万针齐扎般的痛苦!



        当死气运转的那一刻,陆天无就有种想死的冲动,死气逆转就如同血液倒流,那种压抑的痛苦、剧烈疼痛,让他面孔扭曲,张嘴发出阵阵犹如野兽般的凌厉嘶吼!



        “我一定可以成功,一定可以的!”



        陆天无盘膝而坐,身体已经被汗水浸透,面色狰狞可怖,牙齿几乎都要咬碎。



        “啊!”突然,陆天无的身体传来阵阵爆响,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后飞去。倒行逆施的痛楚,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承受能力。



        “就这样死了吗?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就在这时,一块黑漆漆,没有丝毫起眼之处的石头突然出现。



        “拓拔野父子一直想得到这块石头……这块石头有一种很强大的力量,能帮助修士提高修为……”



        这是老者告诉陆天无的话,他本是拓跋孤的师父,是拓拔野几百年的师兄,他一手调教出了拓跋孤。



        却不想拓拔父子为了得到这块石头,竟然暗害他,不但废了他的修为,还折磨了他十年之久,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块石头能救命!



        强烈的求生欲使得陆天无不管不顾的把这块石头抓在手中。



        一股浓郁的死气轰然涌现,瞬间将其死死裹住,他整个人如沐春风,倒行逆施的痛楚大减。来不及思索这是何故,他连忙稳定身形,继续运行着死气。



        一周、两周……



        死气的运转速度越来越快,眨眼间便运行了整整二十八周。



        “喝!”百息过后,黑石头光华暗淡,陆天无猛地张开双目,精光暴闪之下,一块小山般的巨石被他一掌劈碎,化作粉末。



        “阳圣中期!”饶是陆天无,此刻也忍不住激动莫名,仰天长啸不已!



        他不但成圣,而且直接修炼到阳圣中期!



        修为提升之速,堪称恐怖!



        而这不过仅用了一天时间而已。



        一天!短短的一天!



        陆天无收起笑容,看向远处,那里拓拔家悄无声息,并没有大喜过后的热闹,反而门上的那些红罗绸缎皆已取下。



        “莫非出了什么事情?”



        陆天无莫名觉得心慌,催动身形,直接飞向拓拔家。



        重重的落在拓拔家门口,直觉一股悲凉气息传来,陆天无眼皮子跳动,抓住一个拓拔家的下人厉声道:“拓拔家出了什么事?拓跋孤和……薰儿呢?”



        那下人没见过陆天无,吓了一跳,慌忙道:“我家少奶奶昨天夜里上吊身亡了。”



        “什么?”陆天无闻言,仿佛五雷轰顶,忍不住“噔噔蹬”连退数步,“你说什么?薰儿她……死了?她为什么会死,怎么会死?”



        “我也不清楚,不过好像和一个姓陆的小子有关。昨天举行完婚礼后,我家少爷前去行房,没想到却看到少奶奶上吊身亡,还留下了一封亲笔信……”那下人闻言,立刻战战兢兢的答道!



        “信呢?”陆天无紧紧的掐着下人的脖子,差点将其掐死,“我……我不知道……”



        “你们家少爷呢?”



        “去萧家了!”



        “萧家!”陆天无胳膊一扭,下人脖子一歪,彻底嗝屁。没有理会这具尸体,陆天无飞身来到萧家,朝天怒吼:“拓拔孤,速速出来受死!”



        “好你个陆天无,我正要去找你呢,没想到你倒是亲自送上门来了。”拓跋孤厉喝一声,从萧家飞起。萧家萧沧海、拓拔家拓拔野也都一个个冲了过来。



        萧家、拓拔家的各大高手及长老,也都矗立空中,把陆天无团团围住。



        “这小子怎么修炼到阳圣中期了?”一名长老扫视了陆天无一眼,突然叫道。



        拓拔野闻言,仔细一看,亦是不由脸色剧变!



        他竟看不出陆天无的真实修为,这说明,陆天无的修为,已经远在他之上了。



        “陆天无,薰儿都被你害死了,你还有脸来我萧家。难道你以为,修炼到阳圣中期,我就不会杀你了吗?”萧沧海满面悲伤,萧家长老上前一步,强烈的杀机顿时锁住陆天无。



        “薰儿是被我害死的?”陆天无闻言,不由猛地一愣。



        “不然呢?薰儿本该成为拓拔家少奶奶,本该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就是因为你的出现,让她改变心意,让她脱离萧家。昨日,更是上吊自杀,说要为你留什么贞洁之身!我真恨,昨天为什么没有一掌劈了你!”



        昨日婚礼之后,拓拔野带萧薰儿到地牢,告知他陆天无已经离开,本想借此让萧薰儿死心。却没想到,回去之后,萧薰儿竟生无可恋,上吊明志。



        留下的书信中,也是希望萧家、拓拔家不要为难陆天无,让陆天无珍重。



        纵然萧沧海失望萧薰儿跟陆天无私奔,但唯一的女儿自杀,还是让他悲痛难以,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到了陆天无身上。



        “哈哈。”陆天无闻言,不禁惨笑一声,原来如此,原来萧薰儿只是假意嫁给拓跋孤,换取自己的安全,自杀是为了证明对自己的感情。



        他就知道,薰儿是绝对不会背叛他的!



        只是,薰儿你为何这么傻呢?



        我宁愿你嫁给拓跋孤也不愿意你自杀啊!



        陆天无脸色越来越冷,眼角眉梢,尽是浓浓的狰狞:“薰儿的死,我陆天无的确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你身为薰儿的生父,强行把他嫁给他不爱的人,导致她伤心欲绝,死后,更是扭曲她的遗愿,把责任归罪与我,简直配为人父。”



        “今日我便替薰儿教训教训你这个兽父!”



        突然间,陆天无轰然跃起,整个人如同发狂的猛兽般,猛地朝萧沧海窜了过去,快若雷霆闪电,瞬间奔至萧沧海面前,手如刀斧狠狠的劈下。



        一股惊天杀气冲霄而起,仿若惊涛骇浪,呼啸翻腾!



        萧沧海只觉得浑身被禁锢住,眼睁睁的看着陆天无的大掌落下。



        “砰!”剧烈的爆响响起,萧沧海惨叫一声,体内死气尽散,身体摇摇晃晃,再也承受不住,直接从空中跌落下去,重重的摔在地上,一口鲜血喷出。



        感受到身体的异状,他双目陡然睁大,惨叫一声,“你……你竟然废了我的修为!”



        他本是阳圣初期巅峰境界的修为,现在却感受不到体内有一丝死气存在。



        “若非你是薰儿父亲,我废的便不只是你的修为了!”



        陆天无语气如冰,令得四周气温陡降,一瞬寒冷如冰,而后看向错愕的拓跋孤等人,“现在,轮到你了。”



        “陆天无,你敢得罪我拓拔家?”拓跋孤怕了,萧沧海阳圣初峰期的修为还没出手便被陆天无废了修为,他只不过阴圣中期,面对陆天无,只有一死之路。



        “事到如今,我还怕得罪任何人吗?”陆天无哼了一声,手掌紧握,如同重锤,带着破空巨响,向着拓跋孤狠狠砸去。



        “救我!”拓跋孤惨叫一声,连连后退。



        “竖子敢尔!”拓拔野大吼一声,迎上了陆天无这一拳。



        他乃是阳圣中期的修为,和此时的陆天无相当,却被他这一拳直接打飞,在空中划出一道银光,退到百里之外,才侃侃停住脚步。



        “今日你必死无疑!”陆天无去势不减,眨眼间便窜到拓跋孤面前,一拳砸下。



        “砰!”巨响传来,大地重重的颤抖了几下,但拓跋孤却没有如陆天无所料的当场毙命。他望着突然飞来之人,陡然失声,“是你们?”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师门长者,云易门的宗主和三大长老,还有他的师父道一。



        “逝者已逝,天无,这件事到此为止吧。”道一真人叹了口气,目光中尽是悲悯之色。



        “师父,还请让开,今日拓跋孤、拓拔野必死!”



        陆天无面无表情,云易门对他最后的,便是道一真人。但,他杀意已决,任何人都阻拦不了。



        “陆天无,你眼中可有云易门这个师门?可还把你道一师父放在眼里?”云易门宗主呵斥道。



        “师门?哈哈!宗主,我问你,师门中可有谁真的视我为弟子?你以为我不清楚,我和薰儿的消息,是师门出卖的吧?”陆天无闻言,不由惨然一笑!



  https://www.sbiquge.com/2_2182/110330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