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零军嫂有空间 > 第446章 拖后腿(7000+)

第446章 拖后腿(7000+)

        多多参加青少年绘画比赛得了第一名,夏至很高兴,骑着车带着多多,回家的时候,忍不住问多多,“多多得了第一名,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多多好奇的抬起眼睛看着夏至,然后摇摇头,忽然笑着说,“有妈妈,多多...就很...开心。”

        多多不是一个贪心的孩子,或者说,多多根本就不知道贪心是什么。

        她心里最大的奢望,就是能够每天都能跟夏至在一块,跟妈妈在一起,在多多看来,她就是幸福的。

        但在回家的路上,夏至还是去买了只鸡、两斤排骨、一条鱼,打算回去给多多做顿好吃的。

        拎着东西回家,顾老太太见夏至拎着那么多东西,就笑着问,“今天怎么买那么多东西呀?”

        夏至说,“咱们家多多在青少年绘画比赛中得了第一名,做点好吃的,给她庆祝一下。”

        顾老太太一听多多得了第一名,顿时欣喜道,“哎呦,咱们多多那么厉害呀。”

        多多见顾老太太夸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抿嘴笑,然后把自己画的画递给老太太看,老太太接过去,认真看了起来,赞道,“咱们多多真厉害,画的可真不错。”

        老爷子正好从楼上下来,问道,“怎么了?”

        老太太就把多多的画递给老爷子说,“咱们多多在青少年绘画比赛中得了第一名。”

        老爷子一听很高兴,忙道,“让我看看。”

        老爷子接过画,打量了一会儿,笑着点点头,摸了摸多多的小脑袋,赞道,“多多真厉害。”

        安安也忍不住夸奖道,“多多姐真厉害。”说着,就凑到姥爷的身边看画。

        小猴子三兄弟也冲多多比大拇指,夸奖多多厉害,

        就连正在吃东西的暖暖也抬起头,瞪着一双溜圆的大眼睛,奶声奶气说,“多多姐...厉害。”

        众人被她逗得哈哈大笑。

        第二天,夏至一大早就去了服装店,在服装店里转了一圈,见众人都在忙碌,生意很不错,夏至就打算去工厂。

        没想到,刚出服装店门,就被一个瘦小的身影给拦下了,张盼娣满眼热切的盯着夏至,可怜巴巴道,“大姨。”

        夏至楞了一下,听到这种称呼,夏至才想起来面前这个女孩,应该就是夏玲的二女儿,张盼娣。

        夏至道,“你怎么来了?”

        张盼娣眼圈一红,就落下泪来,哭诉道,“大姨你帮帮我吧,我奶奶和我爷爷的工作没了,他们不让我,还有我姐,我三妹上学。”

        “天天让我们整天呆在家里糊火柴盒,还不让我们吃饱,大姨,你帮帮我吧。”

        夏至却淡淡道,“他们是你亲爷爷和亲奶奶,我一个外人说不上话,你还是赶紧回家去吧。”

        张盼娣已经看出夏至不想帮忙,立刻跪倒在地上,抱住了夏至的小腿,哭诉道,“大姨,我知道我妈以前做过很多对不起你的事儿,但是你们毕竟是亲姐妹呀。”

        “我不求你别的,你给我找个活干吧,你别看我人小,我会洗衣做饭,还会缝衣服。”

        来往行人见张盼娣一个瘦弱小姑娘抱着夏至的腿,哀求着什么,都忍不住指指点点。

        夏至道,“你先起来,我们去那边说。”夏至指了一条偏僻的小胡同。

        张盼娣却摇了摇头道,“大姨,你答应我吧,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夏至有些生气了,严肃道,“你今年才十岁吧,你一个十岁的孩子能干什么?就算有人肯雇佣你,你也是童工,你知不知道?”

        张盼娣哭诉道,“大姨,我也是没办法呀,我也想去学校里学习,去考大学,可我奶和我妈都不让我们上学,说是浪费钱。”

        “现在我们连饭都吃不饱,快饿死了,大姨,你救救我吧!”

        夏至实在是不想和夏玲,还有他的几个女儿有任何的牵扯。

        夏玲是可怜,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若是夏玲当年不执意嫁给张晓辉,她怎会有今天的苦日子?

        若是夏玲当年不偷拿家里的钱,不一次次的自己作死,夏建业又怎会不管她?

        夏玲看着张盼娣道,“你年纪还小,做不了主,就算我肯帮你,恐怕你妈也不愿意,你还是赶紧回家吧。”

        张盼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抱着夏至的腿就是不放。

        夏至语气冰冷道,“起来,今天你就是跪死在这,我都不会帮你。”

        张盼娣没想到夏至的语气这么强硬,愣了一下神,夏至趁机抽回自己的腿,看了眼跌坐在地上的小姑娘,心里叹口气,还是推着自行车离开了。

        张盼娣若是个性子好的,年纪再大点儿,她或许会给她找个工作,但张盼娣今年才十岁,能干什么?谁肯要这么小的工人?

        而且,张盼娣来找她,夏玲知道吗?若是夏玲知道,她给张盼娣找了个工作,夏玲来找她闹怎么办?毕竟张盼娣才十岁。

        张盼娣抹了把眼泪,恨恨的瞪了眼夏至远去的背影。

        许爱红和顾芳华被顾家赶出去后,顾老爷子让警察把他们抓到派出所关了几天,两人老实了许多。

        离开派出所后,也不敢再去顾家,两人甚至都有些不愿意离开派出所,在派出所里,两人还能混个饱饭,离开了派出所,两人就没地儿吃饭了。

        为了能够活着吃饱饭,许爱红就勾搭了个老男人,老男人叫赵大光,都40多岁了,年轻的时候娶个媳妇儿,后来媳妇因病去世了。

        赵大光小时候家境不错,家里是经商的,十年动乱的时候受到了牵连,成分不好,在工厂里做个临时工,做了20多年也没转正,因为成分不好,也没有女人再嫁给他。

        赵大光自己也好吃懒做,就这样混了几十年。

        许爱红从旁人口中知道赵大光的情况之后,就动了嫁给赵大光的心思,赵大光自己因为没孩子,也想着再找个媳妇儿,两方一拍即合,许爱红很快就跟赵大光住在了一块。

        两人只领了个证,也没办婚礼,赵大光家穷的很,没啥钱。

        赵大光家以前就是经商的,政策变了之后,赵大光的脑袋就活络了起来,想着做个生意,做生意可比老老实实的干活挣的多多了。

        许爱红也不是个勤奋的,知道国家政策变了,也鼓动着赵大光去做生意。

        但做什么生意,赵大光还没想好,这天赵大光在街上闲逛,忽然听到有人在谈论伊人服装店,赵大光心思一动,就去伊人服装店转了一圈。

        里面的衣服琳琅满目,装修的豪华大气,一件衣服卖一百,赵大光心中咋舌。

        又见店里的衣服虽然贵,但生意却好,就动了心思,也想做服装生意。

        赵大光回家之后,就把打算告诉了许爱红。

        许爱红眼睛一亮,问道,“你觉得,卖衣服真能挣钱?”

        赵大光拍着胸脯道,“能挣,咋不能挣?我看那衣服批发价也不过几十块钱,伊人服装店卖一百,卖一件衣服就能挣几十块。”

        “店里人来人往的,一天怎么着也能挣个几百块。”

        听赵大光说,伊人服装店一天能挣几百块,许爱红兴奋的双眼放光,双手紧紧抓着赵大光的手道,“那咱也卖衣服。”

        赵大光眯着眼点了点头道,“我回来的时候还去百货商店转了一圈儿,百货商店里的衣服,可没有伊人服装店里的衣服漂亮。”

        “咱们以后做衣服,就照着伊人服装店里的衣服做,做好了拿出去卖,肯定能卖钱。”

        许爱红兴奋的直点头,过了一会儿才,叹息道,“可咱们没钱呀,这买原材料,找人制作衣服,这都得花钱,咱家里可没几个钱儿。”

        赵大光却神秘一笑,凑到许爱红耳边道,“以前爷家里也是富裕过的,所以呀,这房子下面,老祖宗给我埋了几件好东西,拿出去卖,卖几百块钱不成问题,到时候咱们不就有了本金嘛。”

        许爱红双眼一亮,兴奋道,“真的?”

        她本以为赵大光是个好吃懒做的懒汉,家里又穷,没想到赵大光还藏着宝贝。

        赵大光摸了摸许爱红的脸,暧昧道,“当然是真的,只要你能给我生个儿子,以后我挣的所有身价全都是你们娘俩的。”

        许爱红听了,咯咯笑道,“想要儿子还不简单,就看你这身板能不能行了。”

        赵大光一听,顿时热血沸腾,直接朝许爱红扑去...

        第二天一早,许爱红虽然听赵大光说,伊人服装店里的生意特别好,但是毕竟没亲眼瞧见,心里还有些不确定。

        一大早吃完早饭,就让赵大光带着她去伊人服装店里转转。

        吃完饭之后,许爱红把碗一搁,对坐在一旁,低着脑袋吃饭的顾芳华道,“把碗洗干净。”然后叫上赵大光,两口子就离开了家。

        顾芳华吃完饭之后,就跟个保姆似的把碗洗干净,然后又把家里收拾了一遍。

        许爱红嫁给赵大光之后,顾芳华也跟了过来,毕竟不跟着许爱红,顾芳华也没地儿去。

        许爱红天生又是个懒的,就把顾芳华当保姆使唤,自己则每天睡大觉,或者跟邻居唠嗑,过的跟个富太太似的。

        赵大光带许爱红去了伊人服装店,此时夏至刚好骑着自行车,来店里视察。

        今天又来了一批新货,随着天气渐暖,店里的衣服也换成了褂子,夏至设计了一批风衣,风衣一上市就受到不少女同志的喜欢,价格比毛呢大衣便宜了一些,有钱的女同志都舍得买两件,店里生意特别红火。

        赵大光领着许爱红来到店里,许爱红身上穿这件,是结婚的时候赵大光给她买的红色毛呢大衣,百货商店里最便宜的40块钱一件。

        也就料子是毛呢的,没款没型,穿着还显得特别宽大,显老,一点儿也不好看。

        而店里的毛呢大衣则款式新颖,用料讲究,挂在墙上,许爱红一眼就看上了。

        嘴里对赵大光说着,“这些衣服可真漂亮。”

        陈大光笑着点头道,“是吧,我没骗你吧。”

        许爱红笑着点头,心里也觉得,若是她们也卖这样的衣服,肯定赚钱。

        两人正逛着,夏至正好从里面出来,三人碰了个面。

        许爱红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夏至,脸上的笑一下子僵住了,不过很快,许爱红就冷笑起来,嘲讽道,“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真是倒霉!”

        夏至冷冷道,“这句话应该我来说才是。”

        双方气氛剑拔弩张,一旁的赵大光也感觉有些不对,凑到许爱红身边小声道,“媳妇儿,这谁呀?”

        许爱红嗤笑一声道,“我舅妈。”

        赵大光一听就笑呵呵道,“原来是亲戚啊。”

        许爱红瞪了赵大光一眼,没好气儿道,“狗屁亲戚,不过是一个黑了心,烂了肠的坏女人罢了。”

        夏至有些生气了,“你嘴巴给我放干净些。”

        许爱红得意道,“怎么,不喜欢听?不喜欢听你也没办法,这里可不是顾家,你想怎样就怎样,你有本事就让人把我给赶出去呀!”

        夏至听了冷笑一声,然后大声道,“老闫,把他们给我赶出去。”

        闫庆义早就察觉到了这边的情况,听到夏至的话,连忙让两服务员,把许爱红和赵大光给赶出去。

        两个服务员上前,语气不善道,“两位,这里不欢迎你们,请离开。”

        赵大光和许爱红愣了一下,有些不清楚什么状况,两服务员见两人傻愣愣的,就笑了声道,“那可是我们老板。”

        许爱红脑子嗡的一下,差点气炸了,她没想到这家店竟然是夏至的,一张脸胀得通红,恶狠狠的瞪了夏至一眼,抓着赵大光转身就走。

        离开这家店之后,赵大光有些不解道,“媳妇儿,那不是舅妈吗?你怎么...?”

        不等赵大光说完,许爱红就瞪了赵大光一眼,恨声道,“你懂什么?叫她舅妈,她也配?”

        “之前我和我妈快饿死的时候,去他们家要吃的,她连门都不让进,这种亲戚我恨不得她们早点倒霉才好。”

        赵大光听了,心里暗暗可惜,他没想到自己媳妇的舅妈竟然是伊人服装店的老板。

        若是能和舅妈搞好关系,跟着舅妈干,一定能挣大钱,可惜媳妇儿跟舅妈的关系不好。

        许爱红眯了眯眼,冷笑一声道,“这生意咱们做定了。”

        “咱们把衣服制出来,就拿到他们家对面去买,跟她们家打擂台,她们家的衣服不是卖一百块钱一件么,咱就卖八十块钱一件。”

        “我倒要看看,老百姓是买她家的衣服,还是买咱们家的衣服?”

        赵大光听着,连连点头,他之前就是这么想的。

        赵大光跟许爱红一拍即合,许爱红之前还有些犹豫,今天受到了刺激,连忙催促着赵大光赶紧把古董给卖了,凑钱,找人制衣服,拿去卖、赚钱。

        她要给那些所有瞧不起她的人看看,她许爱红也能过上好日子。

        张盼娣是偷跑出去见夏至的,回到家之后,被冯晓莲逼着继续糊火柴盒挣钱。

        张盼娣实在受不了,每天被拘在家里糊火柴盒,就忍不住对冯晓莲道,“奶奶,这糊火柴盒,才挣多少钱呀?”

        “我想着去找我大姨,让她帮我介绍个工作,我挣钱,也好补贴家里呀。”

        冯晓莲诧异的看了眼自己这个十岁女儿,想了想道,“不行,你年纪太小,没人要你。”

        张盼娣就道,“奶奶,别的地方或许不要我,可我大姨不是自己开了一家厂子嘛,我要是去求一求她,她肯定愿意。”

        冯晓莲一听,也对呀,自己和自己老伴没了工作,家里的日子越发难过了,若是自己孙女儿能出去挣钱,这倒不失一个好办法。

        冯晓莲顿时夸奖道,“盼娣真聪明。”

        张盼娣见冯晓莲答应了,心里也是高兴,转了转眼珠子说道,“奶奶,您也知道,我妈和我大姨关系不好,要是我妈不同意我去怎么办呀?”

        冯晓莲眼睛一竖,拍了一下桌子,大声道,“她不敢,她夏玲嫁过来这么多年,连个孙子都没给我张家生一个,我张家眼看都要断了根,全是那个扫把星害的。”

        提起这件事情,冯晓莲就生气。

        她儿子都三十了,还没个儿子继承香火,可把冯晓莲急坏了。

        可再急也没用,自从夏玲上次流产后,就再没怀过孕。

        因为这事,冯晓莲没少骂夏玲。

        一旁正在糊火柴盒的张来娣听了,也忍不住鼓起勇气道,“奶奶,我也想去给大姨干活。”

        冯晓莲看了眼张来娣,想着两个孙女去了,能挣更多的钱,就点了点头,答应了。

        张来娣很是高兴,一旁坐着的张招娣也坐不住了,连声喊着,“奶奶我也去,我也给奶奶挣钱。”

        张招弟才八岁,长得又瘦又小,一团孩子模样,冯晓莲只想着钱,见张招娣愿意去,也就答应了。

        于是,三姐妹高高兴兴的又去找夏至了。

        夏至看着跪在她面前,哭的鼻涕眼泪横流的三个小丫头,也忍不住叹气道,“你们年纪这么小,不会有人要你们的。”

        张盼娣直接道,“大姨,您不是开个厂子吗?我们就在您厂子干,行不行?”

        “是啊,大姨,您就帮帮我们吧。”

        夏至叹了口气,“我就算答应,你们妈能答应吗?”

        张盼娣连忙道,“我奶奶已经答应我们了,我妈都听我奶奶的话。”

        ?夏至想了想道,“那行吧,你们去我厂子里,给衣服剪线头,若是做的好了,我就留下你们,每个人管吃住,一个月十块钱。”

        工资虽然不高,但三个孩子年龄这么小,换做是谁也不肯要的。

        三个小丫头每天被关在家里,吃不饱穿不暖,还要整天糊火柴盒,一个月也不过挣几块钱。

        现在听夏至说管吃住,一个月还有十块钱,顿时高兴的不行,连连点头答应。

        夏至就把三个小丫头带到了自己工厂里,交给了孟良,孟良见三个小丫头太小,有些为难道,“老板,这三个孩子也太小了,咱们厂里的活也挺重的。”

        夏至叹了口气,就说道,“老孟啊,这三个小丫头都是我侄女儿...”

        然后把她和夏玲之间的恩怨简单的说了一下,又说:三个小丫头在家里,不但不能上学,还每天被关在家里糊火柴盒挣钱,还吃不饱穿不暖。

        孟良见三个小丫头的确又瘦又小,身上的衣服也有些破烂,面黄肌瘦的,也觉得可怜,就点头道,“那行吧。”

        三个小丫头高兴的跳起来,孟良去帮三个丫头安排了活计。

        等回来后,夏至就悄悄的在孟良耳边道,“老孟,你帮我盯着三个小丫头一点儿,我跟她们娘的关系不好,怕她在背后使坏。”

        孟良听了,忍不住点点头,又对夏至说,“老板,您这何必呢?你呀,就是心太软了。”

        夏至无奈道,“三个小丫头这么小,跪在你面前,你能忍心不答应啊?”

        孟良头道,“那倒也是,大人的恩怨到底跟孩子没关系。”

        然后又说,“老板您放心,我会盯着她们三个的。”

        孟良办事,夏至放心,就把这件事情交给孟良,让孟良去操心那三个小丫头,自己则骑着车子回了家。

        可夏至刚回到家,闫庆义就满脸笑容的来找夏至,说有几个百货商店的经理找到他,说想进他们厂子里的衣服。

        夏至一听,忍不住笑起来,对闫庆义道,“以前是咱们求着他们,现在倒是他们求着咱们了。”

        闫庆义笑道,“老板,您是不知道,自从咱们店里开门之后,那些百货商店里的生意可是冷清了不少。”

        夏至听着,忍不住高兴的笑起来,闫庆义又说,“老板,咱们答应,还是不答应?”

        夏至想着还是答应他们,没有把生意往外赶的道理,然后又对闫庆义说,“他们来进货的时候,让他们签个合同,这衣服价格不经过咱们同意,不允许擅自降价。”

        闫庆义点头道,“老板放心,这个我明白。”

        没过两天,好几个百货商场都开始卖伊人女装。

        夏至去那些百货商店转了一圈,发现那些百货商店生意还不错,心里这才放了心。

        没想到,才过去不到一个星期,闫庆义就惊慌失措的来找夏至。

        “老板,不好了,有些没有从咱们厂子里进货的百货商店,也开始卖咱们伊人女装了,而且价格足足下调了20%呢。”

        夏至惊讶道,“什么?”

        夏至看着闫庆义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闫庆义稳了稳心神,说道:“厂长,整个京城进咱们衣服的百货商店只有两家,可现在整个京城的百货商店都在卖咱们的衣服。”

        “这?”

        闫庆义生气道:“肯定是那两个进咱们货的百货商店,把衣服又转给了其余百货商店,那些百货商店没有跟咱们签协议,不受咱们规矩的约束,想降价就降价!”

        夏至气的骂了句“一群蠢货!”

        高档商品,想降价就降价,还能是高档商品吗?

        这样一来,品牌还能做大做强吗?

        闫庆义也生气,但还是忍不住劝了一句“厂长,您先别生气,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要不要断了百货商店的货?”

        百货商店从夏至厂里进的衣服量很大,若是断了,夏至损失会很大。

        夏至想了想,还是咬牙道:“断!”

        闫庆义听了,又忍不住说道:“厂长,其实我们衣服卖80也能赚的。”

        夏至苦笑摇头道:“老闫你不懂,我们想要做的是高端品牌。”

        为何未来国际上的一些高端品牌几乎都是高外的,国内寥寥...

        国际上很多大品牌服装,动辄数十万,打着手中缝纫,刺绣的幌子,衣服简直卖到了天价。

        可说到刺绣,哪国的刺绣敢和华国比?

        华国刺绣在国际上当然有名,却也不敌那些外国品牌。

        这与国内的环境有很大关系。

        夏至想做的是独一无二,想做的是独属于华国的高端品牌。

        所以,她厂子里产的衣服,不禁样式新颖,而且做工讲究,尽量做到尽善尽美,与百货商店那些质量参差不齐的衣服,直接拉开距离。

        做高端品牌,价格是夏至设想的第一步。

        接下来,夏至还要给品牌加入文化、时尚、艺术等因素...

        可没想到,事业刚开始,就受到了打击!

        百货商店竟拖她后腿,这一降价,她店里的衣服还怎么卖的出去?

        她的信誉也会受到打击。

        但是,夏至的这种想法,在闫庆义或者很多人眼中就显得很奇怪。

        有钱都不赚,是不是傻?

        夏至想了想,又道:“老闫等一下,那些人若是还想进伊人的服装,协议要重新拟定,若再敢把服装擅自转给别的百货商店,我们要追究其责任。”

        闫庆义点点头,不抱希望道:“老板,那些人恐怕不会乐意。”

        “哼,就这么定了,还有我们的‘春丽’可以上市了。”

        春丽这个品牌,针对的是低端市场。

        夏至道:“春丽这个品牌针对的就是低端市场,到时候我们在价格方面,可以再降低一些。”

        闫庆义点头“我明白!”

  https://www.sbiquge.com/30_30395/182690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