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沙漠帝皇 > 第十章 卫宫切嗣的疑惑

第十章 卫宫切嗣的疑惑

        2ooo年。

        德国,爱因兹贝伦城堡。

        所有魔术师的渴望——|“根源之涡”,一切事物起点的坐标……是万物的源,亦是终点。

        在那里记录着世上所有的一切,也是创造世上万物的神灵之座。

        大约在两百年前,有一群人开始尝试前往那片「世外之地」。

        爱因兹贝伦、玛奇里、远坂。

        这群被称为初始三大家的人们试图重现世间诸多传承故事当中描述的“圣杯”。

        “能够实现一切愿望”的圣杯。

        三大家的魔术师彼此提供家族秘传的术法,终于让万能之釜,圣杯出现在世上。

        一个黑瞳黑,典型亚洲人面孔的男子,望着城堡上那华丽的彩绘玻璃,脸色淡漠:

        “……当创立了圣杯的三家魔术师了解到,圣杯只能实现一个人的愿望时,合作关系瞬间变成以血洗血的斗争杀戮。“

        他正在自言自语地复述着雇佣了自己,或者说招赘了自己的爱因兹贝伦族长,所叙述的圣杯战争的历史。

        这就是“圣杯战争”的起源。

        以六十年为一周期,圣杯会再度出现在当初的召唤地冬木市。

        圣杯会选出七位有资格拥有它的魔术师作为“御主”,将其庞大的魔力中的一部分各自分配给这七人,使他们有能力召唤英灵的仿制品——“从者”。

        七名御主以生死相博的厮杀方式来决定谁才是真正适合圣杯的使用者。

        而仲裁者,是圣堂教会以及魔术协会双方。

        魔术协会,时钟塔十二君主之一的布里西桑家族,会派出一名仲裁者。

        圣堂教会,也会派出一名仲裁者,来见证并规范这个杀戮的仪式。

        男人,也就是卫宫切嗣,所了解到的大概内容,就是这些。

        听起来一切正常。

        圣堂教会和魔术协会作为神秘侧的两大势力,对于一个可能会对世间造成巨大影响的魔术仪式进行管制监督,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但是,切嗣在详细听过爱因兹贝伦家族的族长亚哈特翁说了当时的情况之后,感觉到了奇怪。

        按照亚哈特翁的说法,在圣杯战争的举行,自然是瞒不过魔术协会和圣堂教会的。

        但是,在当时,圣杯战争的仪式,被主流魔术师们认为是“不入流的”、“乡下人的”劣质魔术仪式,什么能够实现一切愿望的说法,自然也是被嗤之以鼻。

        无论哪个流派,无论哪个家系,听说了圣杯战争的魔术师里,几乎所有魔术师都是这样的态度。

        但只有布里西桑家一家表示出了对圣杯战争的兴趣。

        而在之后,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派出了监督者,但是并没有任何参与到圣杯战争之中的意思。

        如果按照正常的判断,那么就是布里西桑家这个魔术名门对于圣杯战争失去了兴趣,认为这的确是一个不入流的仪式。

        但是,按照切嗣收集到的相关信息来看,直到上一次的第三次圣杯战争为止,圣杯战争所表露出的威能,已经足以让魔术协会重视了。

        这一点,从圣堂教会的反应便可以得知一二。

        每一次圣堂教会派来的监督者,几乎都比上一次的监督者拥有更重的分量。

        从一开始一个连末子(frame)等级的魔术师都比不过的教会人士,似乎是刚刚接触魔术世界一般的人,到现在.......

        想起那个资料让他无比忌惮的、叫做“言峰绮礼”的男人,卫宫切嗣就不由得感觉到了紧张。

        他沉默地摇了摇头。

        虽然圣堂教会那边逐渐重视,但是,魔术协会那边还是没有任何重视的意思。

        经过一番推敲之后,切嗣得出了一个结论。

        布里西桑家在向魔术协会隐瞒圣杯战争的一些信息。

        这个结论,让卫宫切嗣有些头大。

        他的目光转移到旁边的桌子上,将一份收集到的布里西桑家族的资料拿起。

        这份资料花了他很长的时间。

        这份资料很长很长。

        而经过了各种资料的对比详查,反复推敲之后,他将关键点确定在一个人的身上——

        “麦娜莉·布里西桑·克莱涅尔斯。”

        这是一个16世纪的人物,但是,现在依然活着。

        “不老不死的魔女”

        这是对方的称号。

        切嗣翻开资料,在写着对方详细信息的页面上,赫然是一张照片。

        一张十二三岁的、举着阳伞、穿着黑白色哥特风格裙装的少女,怀中抱着一只黑猫。

        “七岁时,布里西桑家的分家克莱涅尔斯家族的当主被其他魔术师用疑似魔眼类的手段杀死,从当主那里继承到了克莱涅尔斯家的魔术刻印。”

        “十岁时,凭着优异的魔术天赋,在恶魔传承学上获得了巨大进展,获得了时钟塔授予第三位阶——典位。”

        “而在十一岁时,再次获得进展,获得了色位的成就。”

        “期间屡次被现对普通人出手,收集普通人的情绪,受到了67次惩罚。”

        “十三岁时,布里西桑家族的当主在进行恶魔召唤仪式时出现失误死亡,在经过数人的争夺之后,其魔术刻印被麦娜莉继承。”

        “十六岁时,麦娜莉破译了传承科内部的恶魔学残本,开出了数种优异的恶魔召唤魔术,并因此担任了传承科的君主。”

        “1ord·布里西桑。”

        “但是,不知什么原因,对方选择了封闭新研究出的恶魔召唤魔术,但是向时钟塔公布了一些内容。”

        “那本被麦娜莉破译的恶魔学残本章节,属于中东地区的传说——72魔神柱。”

        “准确地说,是73魔神柱。”

        “名为‘伊兹尔’的魔神,称号为永囚之眼。”

        “第零柱魔神。”

        “是72魔神柱的真正主宰者,但是,在与恶魔之王贝利尔的斗争之中被杀,并且因此被恶魔之王贝利尔除名。”

        “这本恶魔学残本是魔神伊兹尔留下的‘扭曲之书’的残页,记录着许多扭曲的知识。”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同样被恶魔之王贝利尔所被掩埋的原始神话。”

        “但是因为是残页,上面记述的神话并不完全。”

        “创造了世界、创造了一切的厄勒,意为‘至高’、‘起源’、‘眼睛’。”

        “从厄勒的身体之中分出的暗面和亮面——暗面神德莱兹忒,意为‘终焉’、‘终结’、‘混沌’。”

        “亮面神普罗哥陶,意为‘炼狱’、‘灼热’、‘太阳’。”

        “主宰神宾卡殿,意为‘冻土’、‘寒冷’、‘死亡’。”

        “杀戮神哥塔瑟托芙,意为‘灾难’、‘杀戮’、‘战争’。”

        “繁荣神帕乐西伏特,意为‘繁荣’、‘灭亡’、‘两面’。”

        “滋润神忒克芙赫,意为‘少女’、‘流水’、‘变化’。”

        “据残页上的说法,除了这七位之外,还有四位原始神,但是到了忒克芙赫这里,就是残页的最后一段了,据麦娜莉的说法,这个神话可能是迦南地区神话的一个分支。”

        “这个现对于当时的恶魔学研究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切嗣皱着眉头,念着资料上的文字,脸色略有些奇怪。

        “有点奇怪。”

        他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的地方,但是有不知道有什么不对劲。

        暂且记下这种感觉,切嗣第二十次读起这份资料:

        “麦娜莉在将这些透露给时钟塔之后,这个神话不知道以什么途径,在十六世纪广泛传播,许多作家以这个被历史掩盖的神话作出了相关作品,包括著名的戏剧家莎士比亚.....”

  https://www.sbiquge.com/31_31754/198472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