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末昂魏 > 第一百五十九章 王越

第一百五十九章 王越

        曹昂将任务分派下去之后,每日只是处理徐州政务,轻松了不多时日,人报有人来投。

        曹昂真想学着李世民仰天长笑:“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

        人报来人名唤王越,字安睿,自荐剑术无双,乃万人敌,欲为主公效力。

        曹昂轻笑,王越,此人他知也,当日曹丕欲与曹昂学武,曹昂委婉的拒绝了他,曹丕遂学剑史阿,史阿之师便是王越,据说史阿尽得王越剑术精要。

        “召其至庭院场中等候。”

        “诺!”

        曹昂入后院换衣,转入庭院之中,见一人穿青衣,腰间插着一把长剑,怀中抱着一个长盒,侍立于庭院之中。

        “是何等勇士敢言步战无双?”

        王越汗毛乍起,似他这等高手,竟未察觉到曹昂的脚步,见曹昂已近,忙拱手拜道:“王越拜见州牧大人!”

        曹昂笑道:“闻说汝步战无双,可愿一战?”

        王越笑道:“不过自荐而夸罢了,越此来实则欲献宝物于州牧。”

        曹昂惊讶道:“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献宝于吾。”

        王越笑道,“天下能征善战者无不爱此物也。”遂拱手献上手中盒子。

        曹昂微微侧身打开,只见盒中躺着一把宝剑,剑柄青铜纹饰,剑柄略长,颜色宛如青玉一般润滑,满是古朴与威严的气息。曹昂一把抓起,赞道:“当真一把好剑!”

        用拇指轻轻顶开,剑身上竟是天然形成的两个篆字,“湛卢。”

        长剑出鞘,曹昂以手指揩刃,皮肤竟微微有了鸡皮疙瘩,其上寒意,令人心惊。

        归鞘,放回盒中。

        “公之剑价值千金亦不为过,昂无功不受禄,实不敢受之。”

        说罢曹昂便欲归厅堂之中,王越急声道:“此等威道之剑,若公子不取,天下孰能配之?”

        曹昂笑道:“公既知此乃威道之剑,战国楚之至宝,当知其贵也,吾如何敢取?”

        王越拜道:“吾闻州牧威霸天下,四方寻宝以赠州牧表吾投靠之心,还望州牧明越之心意。”

        曹昂笑着扶起王越,把湛卢挂在腰间,“既如此吾便却之不恭了。”

        王越笑道:“此物得公子所持,方尽其能。”

        二人相视大笑,曹昂请王越入厅堂之中。

        “安睿可愿在徐州效力?”

        既然拿了人家送的宝贝,该做的事曹昂自然不会落下。

        果真,王越大喜,“此乃越求之不得之事也。”

        曹昂笑着点头,自典满被典韦叫回许都之后,他的亲卫队长一直空缺,魏延虽然担任了一段时间,但是魏延是将才,不能埋没了他,而如今的王越,剑术无双,是个好人选。

        “安睿,吾闻说汝剑术高,精擅步战,可愿为吾亲军将领?”

        王越大喜,忙拱手而拜,“多谢主公!”

        “来,且试试汝武艺如何。”

        二人拔剑入庭院之中,王越气势顿变,腾挪跳跃,挑刺砍削,皆有一番气度。

        二人酣战多时,曹昂啧啧赞道:“安睿剑术当真无双,闻说史阿得汝剑术精要,史阿之勇如何?”

        王越收剑,“吾曾开过剑馆,教过不少徒弟,但是其中最有天赋者莫过于史阿,如今史阿正是壮年,虽不似吾般畅游天下磨炼剑术,然得吾精要,便有吾七分之能。”

        曹昂微微点头,既如此,想必曹丕手下有一批好手了。

        唤亲卫军五百人至,使王越统之,在这个位置,既能观察王越,又能显示信任之意,可谓是再好不过。

        之后亲卫军便每日随王越习剑术。

        却说孙权水战败的那么惨,丢了长江北岸心下极其不甘,然凌操制定的战

        术忒厉害了些,投石车配合强弩,再加上水军阵势,多少人都是死。

        一定要弄到投石车的图纸!这是孙权心中最迫切的想法。

        但是已然折损了一百江东卫,曹昂定然有了防范,这该如何是好?

        却说曹昂得了王越,将其放在亲军将领的位置上观察了一段时日,觉得王越应当无其他心思,应当是诚心来投。

        曹昂心中遂有了计较,“安睿。”

        王越闻曹昂唤,忙来拜见。

        “汝可愿在城中开设剑馆?”

        王越有些迟疑,“主公之意?”

        “吾之意,强民之体魄罢了。”

        曹昂笑道,“州府出资,由安睿为主设一剑馆,每几日在高台上教授一次,各人均可观看,如何?”

        王越挠头,“主公,若非手把手的去教,其中诸多精要之处,单单看是学不会的。”

        曹昂笑道:“吾非令安睿倾囊相授,只教些简单的,强身健体的,又不是令民众皆变成好剑手。”

        王越拜道:“既如此,易也,只一馆舍一高台便可。”

        曹昂笑着点头,唤陈登至,言说此事,同时将王越介绍给陈登,二人互相见礼后,共谋此事。

        翌日,陈登便寻一有大空地的馆舍,又带着匠人修整一番,助王越熟悉一番,又建高台。

        曹昂又下了一纸告示,言说州牧为强民体魄,特请高大剑师开设剑馆,体质孱弱者可往去修习。

        人闻说王越剑术高,与州牧不分上下,皆闻名而来,徐州城顿时掀起一股习武之风。

        如此,徐州文有书院,武有剑馆,剑馆规模虽然影响力却一点不王越每五日授课一次,讲的虽然都是些基础招式,然王越遍游天下,对这些招式的感悟更加深厚,因此众人皆有所得。

        改善体质非一日之功也,但是开设剑馆,令四方来学,只要长久的坚持下去,曹昂相信,徐州民众的后代体质会越来越强。

        就在这时候,人报制作蒸馏器的匠人已然做出成品,正在最后组装修整阶段。

        曹昂大喜,忙去查看,见物已成,其中每个零件用处都合他心意,曹昂遂厚赏这些匠人,令人抬回府中。

        众女见曹昂弄回这造型奇怪的东西皆好奇的很,但是看曹昂一脸期待的样子不好问,只好看着曹昂折腾。

        曹昂使人取酒、水、木柴至,倒入酒、水,架好柴草,曹昂看着那个逐渐升温的水,“要成功啊!”6

  https://www.sbiquge.com/33_33262/189230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