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末昂魏 > 第一百九十二章 炸营

第一百九十二章 炸营

        夜色昏黑,大风呼号,如今已然是六月天,大风带来的不仅仅是燥热的空气,还有致使伤口发炎的病菌。

        酒精当然不可能全军配备,只配发给亲军、虎豹骑、精锐及诸位将军,林林总总的开支加起来也就是勉强负担。

        公孙恭选出的五千精军,就是不带伤的、精壮的,刀伤加海风,在没有消炎药品的情况下,会发臭溃烂。

        二更时分,公孙恭令全军饱食,为防止三千军马暴动,其在营中假传“审配引五千精锐暗袭,其自领三千精锐固守”令谕。

        自带亲军换上普通军士的衣甲,杂在审配所率军中,裹挟着审配,半夜三更出城!

        急行军忙往北面海上方向去。

        一路无拦截,公孙恭大喜,将至海边,公孙恭不由得放声大笑:“人皆言曹昂用兵如神,今吾见之,不过尔尔!”

        审配心下不安,曹昂擅设伏兵诈城,怎会失算?曹昂不来,他如何用计?

        审配隐隐的看了狂笑的公孙恭,需早做打算也。

        却说寇封往建昌赶去,关羽急归长沙报刘备。

        刘备忙问计贾诩。

        贾诩指着地图,“建昌乃是攻洞庭之基,必须握在吾荆南之手,寇封军虽一万,如今却是落在一个口袋之中!”

        刘备去看地图,只听贾诩道,“建昌如今为张将军所夺,九江却是甘宁所辖区,远处巴陵是凌统所统,若寇封识趣,败逃之时便放他一条性命,若是不知好歹……”言下之意,定教寇封死无葬身之地。

        关羽不知为何,就是看寇封不顺眼,闻贾诩有计能杀寇封,忙问如何。

        贾诩看了刘备一眼,刘备知道关羽心思,轻轻点头。

        “将军可率一军埋伏在建昌之南,南昌之西,大江之流西侧,”贾诩指着地图上的这个位置,“张将军之勇,非寇封能敌也,再说,寇封所率之军虽众,却是疲军,被张将军杀败一局,必溃败而逃也!”

        关羽闻之大喜,忙看向刘备,刘备微笑点头,关羽拱手引军往去埋伏!

        刘备看着地图,不由得笑出声来,建昌一得,他荆南土地又增一分,何其美哉!

        却说公孙恭使亲卫军发信号,唤辽东战船。

        不多时,远远的便望见战船破海而来。

        公孙恭心中大石终于落地,一百脱下外边罩的小兵衣服,哈哈大笑。

        正笑间,四下火起,远处宛如火龙一般冲杀而来,喊杀声起,“休要放走了公孙恭!”

        此时辽东船却是将至未至,五千精锐具皆惊惶,乱丢火把往海边涌了过去,甚至有水性好者直接往水里跳,想要往船上爬。

        公孙恭心中惊惶,忙令左右遏制军马,令其成阵以拒曹昂,然这般时候,背水绝地,精兵亦惧也。

        四下遂乱,曹昂引兵杀至,砍杀一层又一层的辽东精锐,一时之间,哭喊之声、惨叫之声与喊杀声夹杂在一起,公孙恭忙令亲兵护着他爬船。

        审配引几个心腹紧随其后,有兵士与公孙恭争抢者,审配拔出腰间长剑便捅杀,同时口中大喝,“主公在此,汝等欲行谋逆乎?”

        即便四下砍杀,亦是禁止不住,四下军士皆深恨公孙恭。

        此时曹昂已杀到,该杀的杀,该驱赶到海里的驱赶到海里,一时之间这片土地变得泥泞松软。

        夜色依旧深黑,虽有火把,曹昂却看不清公孙恭究竟在何处,集结兵士朝着辽东战船开动的方向猛射,直到辽东船出了弓弩射程方才罢休!

        却说公孙恭方爬上主船,刚刚直立起身来,忽觉得背后一痛,伸手一摸,摸到一支硬木弩箭,后背上一片血乎乎的。

        “砰”,公孙恭直接晕倒在地。

        左右大喊“主公”,忙扶到船舱之中唤随军医匠救命!

        曹昂不知,领军往牟平去绞杀剩余辽东军。

        审配则是心中暗暗盼着公孙恭被永远不要醒过来,也永远不要死掉!

        却说马堂被腾矣夺了军权,心中火大,这几日又被排挤,被派到城头上守卫,麾下军士本就不多,也不是精锐,两日下来便死的就剩下数十人!

        马堂大怒,唤剩余七十七人入帐中。

        帐中尽是酒肉,马堂端着酒肉往众人怀里塞,大吃大喝。

        酒至半酣,马堂躬身,“诸君,马堂无能,或许来日便累诸君送命也,今日特尽散余才换取酒肉与众人同欢。”

        此之众人皆是伤弱,闻马堂此言心中不由得戚戚然,一派悲痛之色。

        其中一人乃马堂死忠,已得马堂授意,见众人皆低着头,默默无言,连着痛饮几碗壮了壮胆,“将军,既欲杀吾等,吾等因何坐以待毙?杀一个不愧,杀两个赚一个,总不能白死!”

        这话激起了众人心中的火气,这些日子身边的人在城头上被砸死的模样他们都看到了,都是爹生娘养的,凭甚么他们这么遭罪,死都没个好死法!

        “将军,反了吧!”

        “是啊,将军,反了吧!”

        “杀了这帮狗养的!”

        “凭甚么恁地糟蹋俺们!”

        ……

        马堂咬牙切齿,“既然兄弟们有此心意,那就拼一把,说不得杀了这帮人,吾等抢了好马,还能逃出城去!”

        这话让众人心中一震,眼中顿时更加火热起来了,“杀了这帮狗养的!”

        马堂当即分派众人半夜下去放火,众人皆换上马堂私藏的甲胄,怀揣利刃,挎着环首刀,手执长枪,只待半夜行动。

        三更时分,琅琊城中各军寨所屯粮草处皆起火,火光滔天,即便城外于禁营中也看的清楚,于禁唯恐有诈,只令军士四下围东西南三门,敢奔逃外出着具皆砍杀!

        琅琊城中各军皆以为有敌军偷城,于黑夜之中四下攻伐砍杀,五千余兵杀作一团,即便是腾矣也止之不住。

        马堂忙带着几十人往北门逃去,腾矣见事不可为,又闻说东西南三门皆有重兵,只得带一百余亲军往北门奔去,只盼着自己能突破敌军的围困。

        马堂等数十人被两轮箭雨射死,腾矣等一百余人吃了几波箭雨之后被王越率兵冲杀一阵之后皆亡!

  https://www.sbiquge.com/33_33262/191272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