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末昂魏 > 第二百零八章 不可言说之味

第二百零八章 不可言说之味

        就算是铁乌龟壳,那也是乌龟壳。

        结成这般大阵,唯一的用处就是堵塞道路,阻曹昂去路,但是曹昂看着侯选还算是个可造之才,毕竟曹昂麾下都是那些以正胜的大将,根本没有似侯选这般用兵使“奇”的。

        然而奇谋只能打人一个措手不及,若是手头上正有能破奇谋的物事,用奇谋的也只能饮恨当场。

        所以当投石车架在侯选大阵正前方的时候,侯选心中一悚。

        “放!”

        曹昂冷冷的一甩手,如今已然耽搁了半个多时辰,若是能降伏侯选还好,若是不能,那就杀个干净,以泄心头之愤!

        巨石宛如飞蝗一般被抛向侯选组成的大阵,可能是因为力臂是新的,没磨合好,因此巨石越过了那只黑铁王八,狠狠的砸在十余米远的地上。

        “轰!”枯叶乱飞,烟尘四起。

        侯选咽了一口唾沫,这他娘的城池都扛不住吧!

        曹昂皱了皱眉,“瞄准点,再来!”

        “诺!”

        侯选远远的看着数个军士搬着大石头还想再来一次,忙使人冲着曹昂大喊:“降,降!”

        曹昂冷笑:“吾岂知汝是否真心降吾?若汝阵前反水,吾岂有命耶?”

        曹昂摆摆手,示意军士继续架上石头。

        侯选快哭了,让吾降的是汝,不信吾也是汝,汝怎地如此疑心!

        侯选脑子就是好用,忙让军士把他抬起来,冲着曹昂大喊:“州牧且住,吾有一计,可使州牧信吾!”

        曹昂奇道:“汝有何计?”

        侯选令军士勿动,自己小跑到曹昂马前,曹昂眼中神色更奇,这侯选,是个有胆色的人啊!

        侯选跑到曹昂马前,拱手拜道:“禀州牧,此五千人乃是吾麾下亲军,常为吾节制,因此大半为吾心腹。”

        曹昂轻笑道:“汝亦言大半为汝心腹,定有小半心向韩遂,吾如何信汝?汝莫不是教吾杀了了小半?”

        侯选忙晃脑袋:“非也非也,那小半虽心向韩遂,然毕竟是吾麾下兄弟,吾如何能使其赴死?如此岂不非人哉!”

        曹昂笑了,这侯选,可以,合口味,“汝欲如何?”

        侯选正色道:“吾独身随州牧大人往太原去,令吾麾下兄弟驻扎此处,待州牧大人回军收编便是。”

        曹昂笑道,“吾又如何信汝?”

        侯选脸就跟绿了一样,若不是干不过曹昂,他真想踹曹昂几脚:汝怎地恁多事!

        侯选苦笑一声:“将军以为,吾与五千大军与将军交战,会有何等战果?”

        曹昂心中轻笑,换称呼了,这点儿上曹昂自然不会自谦,傲然道:“汝军尽灭,汝亦授首!”

        侯选苦笑的指着自己的脸,再指了指身后的那群兵士,“吾等该死乎?”

        “韩遂与吾军令,令吾等死命拖住将军,为其争取夺太原之机也。”侯选的面色有些狰狞。

        “吾不惧死也,为将者征战沙场,终日杀人,迟早为他人夺了性命,然干吾身后那些兄弟何事?”

        曹昂微微点头,真情实感,十分里面八分是真的,大家都是为了荣华富贵拼命搏前程的,汝这般明显的让人家送死,任谁甘心?

        多忠心得明知必死还非得上去死扛啊,而且还是为了给你争取一个夺城的机会?

        曹昂摇了摇头,他觉得自己都没这么大的魅力,一般这种情况下不威胁一下,他觉得一点儿都不保险。

        “好,既如此,汝便随吾往太原去,汝麾下军士便在此安营扎寨,待吾攻退韩遂,再安置尔等。”

        侯选躬身拜道:“多谢主公!”

        侯选麾下五千军士在此处安营扎寨,曹昂带着五千骑兵往太原杀去。

        却说马超使人与曹昂示警,那数人放出响箭后,不敢窥探,唯恐被双方齐齐攻杀,不敢久留,因此拨马便走,归大寨来回报马超。

        时营中只有几千管理辎重的军士,其余军士皆在韩遂、李堪、程银的指挥下攻城。

        因此这数人行迹倒无人怀疑,马超闻庞德报,言说军士已归,忙召众人来见。

        人报事已然成也,曹昂已然警觉,恐侯选五千军拦不得曹昂多长时间。

        马超估摸了一下梁兴军的战斗力,又想了想曹昂军的战斗力,心下大喜。

        令众人退下,与庞德抢着道:“依吾估计,侯选军能抵挡曹昂军三个时辰,毕竟五千军马尽杀不易也。”

        庞德微微点头,“孟起之意?”

        马超沉吟道:“若吾所料不差,明日丑时,曹昂将至也,吾需早做准备。”

        庞德点头,曹昂行军之快非他人能及也。

        “令明,既如此,汝使军士白日暗养精神,以防夜间厮杀丢了性命,待夜间乱起,吾等便往河西去。”

        “诺!”庞德遂领命下去分派。

        却说韩遂自引领大军攻东门,使程银、李堪分别攻北、南两门,攻势皆迅猛非常。

        王双苦不堪言,五千多军马已然损失近两千!他已经红着眼提刀不知杀了多少敢于爬上城的西凉兵了,但是,西凉兵实在太多了,三门齐攻,这真顶不住啊!

        王双快气疯了,一刀砍死一个西凉兵,怒喝道:“这是汝逼吾的!”

        从怀中掏出一个锦囊,哆哆嗦嗦的抽出一张纸,唤亲卫去执行纸上之策。

        一刀砍在一个西凉兵的胸骨上,一脚踹开把刀解放出来,如此攻杀十数阵,先前拿着纸条下去的西凉兵脸上蒙着一块布上了城墙,闷声闷气的道:“将军,事已成也!”

        王双本来满是杀意的脸顿时变得古怪,“令守城军士皆如汝这般面罩厚布,再将那物弄上城来!”

        “诺!”

        这军士不敢大意,如此生死存亡之际,也只有这种点子能救命了!

        待军士都裹好了厚布,终于数百个民夫开始一桶一桶的往城墙搬。

        王双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中郎将真狠啊!

        “咚咚咚!”

        西凉兵攻城鼓又响,王双面色变的冷厉,“准备!”

        “诺!”

        军士皆强忍着不适,两人端着一桶,死死的按住盖子,准备动手。

        李堪骑着良马,手中拿着宝剑,看着南门上的守城军士,一挥剑,“射!”

        顿时城上军士都不敢露头。

        李堪立马令军士爬城攻伐。

        王双见西凉兵将要爬到一半,心中一狠,“放!”

        众兵士揭开盖子,将桶里滚烫的热屎尿一把泼了下去。

        顺便还将手上的桶往下扔了下去,每个城门,总有几个倒霉蛋热屎淋头,顺便被木桶扣在脑袋上狠狠的享受了一把这种酸爽。

        顿时城下西凉兵都疯了,这他娘的平日里踩一脚屎都觉得恶心的不行,这他娘的被屎淋头,还是热的,烫的起泡的那种热度。

        “呕”

        “呕”

        西凉兵没有一个人能挨得住这等精神双折磨的攻击,爬城爬的好好的,热屎淋头,直接往后一仰,命都不要了!

        程银、李堪都疯了,隔着那么远都能闻到那呕……

        西凉兵攻势被终止。

        据说韩遂在大帐之中大怒:“尔等…呕…呕…速…速呕…将那粪清理干净!呕!”

        程银硬着头皮道:“主公。那污秽之物皆在城下,恐使军士清理之时,为王双所趁也!”

        “必,须,清,理,干,净!”韩遂一脸狰狞!

        “诺,诺!”

        程银与李堪忙赶去令军士清理。

        韩遂大帐离得远,味道不是那般浓烈,但是他二人是在最前方顶着攻城啊,“来人…呕…他…他娘的…呕…快去清理!”

        李堪自作聪明,使人用烈火去烧,结果更臭了,好巧不巧的风把味道送往韩遂营中……

        “噫,何处烧焦之味?”

        “吸……”

        “呕!”

        “呕!”

        “呕!”

        ……

        “李堪,汝欲死乎?!”

        吓得李堪忙使军士顶着大盾去城下用土把那污秽埋藏。

        但是一张大盾总是遮不住人,王双召集了城中最好的射手,一旦有人来清理,马上射杀!

        就这样,这近百桶热屎从中午清理到傍晚,味道才没那么浓烈,勉强能让人接受,为此韩遂付出了近一千人的代价,而城上只耗费了数千支箭的代价。

        韩遂阴沉着脸,召二将来商议。

        “今无法正面直攻,只可偷城也,晚上汝二人孰愿去偷城?”

        二人皆道:“禀主公,吾愿率领兵偷之!”

        韩遂沉吟道:“白日被王双小儿小胜一番,其定骄纵,既然汝二人皆愿,便各选三千精兵。夜间去偷城!”

        “诺!”

        二人对视一眼,眼中隐隐约约的有些不服气的样子。

        待到夜半,程银、李堪皆收拾妥当,各选出三千精锐,各持着爬城器械,往太原城北、南二门攻来。

        却说王双着实是大意了,他毕竟是不喜欢动脑子的猛将。白日用了曹昂一计,以为西凉兵不愿意再面对这般污秽之物,应当计较着退军了,根本没想到夜间偷城之事。

        夜间太原城的守卫其实不差,但是对于二门各有三千精兵的攻杀,着实有些不够看。

        方过一刻,城上喊杀声起,四下亦死活,西凉兵大多亦涌出营寨来攻打太原城。

        王双拼死抵抗,然还是有部分西凉兵入了城,曹昂留守的虎豹骑开始以二十人为一队围杀入城的西凉兵!

        却说正酣斗间,东方喊杀声起。

        马超于营地之中大惊,他本在营中苦叹这下韩遂用不了半个时辰便能拿下太原城,没成想曹昂居然来了!

        马超忙点齐麾下剩余的骑兵,带着军马便往西窜!

        韩遂亦闻东方喊杀声起,心中大惊,有些不敢置信,曹昂比他预想的早来了不知几个时辰啊!

        心中大骂侯选无用,死的活该,忙传程、李二将往河西撤退。

        曹昂来了,太原城他肯定是拿不下了,打下去白白的损耗兵力,不如早扯,反正还能占据一个河西!

        却说曹昂杀到,然兵马大半气力不足,难全力厮杀,曹昂便使人大发喊杀声,惊退西凉军,同时借着威势攻杀小股西凉兵。

        西凉兵得了韩遂军令,忙往河西城去。

        程银知事不可为,忙引军绕过太原城,往河西逃去。

        唯有李堪,他舍不得,如今南门已经被他打下来了,没错,就在刚才,就是韩遂带着大批军马撤退的时候。

        李堪心中苦涩,能打啊,跑什么啊!

        越苦涩,越不舍,这大概就是李堪的心境,好不容易下了决心想跑的时候,王双跃马前来与之缠斗,就是不让他跑!

        王双虽然十数个时辰没好好安歇,又厮杀了良久,但是威风犹在,况且这一两日杀了不少凶悍的西凉兵,身上的那股子血腥气更是让人头皮发麻,因此即便气力不济,也能留下李堪。

        二人正厮杀间,曹昂已至,“子全,汝且退下!”曹昂见王双已然气喘吁吁,忙大声喝道。

        “择之,他便是汝之投名状!”曹昂摆了摆手,左右当即有人给侯选递上兵器。

        侯选一咬牙,一把接过马槊,挺槊便朝着李堪杀去,“王将军且退,吾来诛杀此獠!”

        王双忙一刀逼退李堪,往后推去,厮杀恁长时间,他实在是没了气力。

        李堪有些懵逼,侯选?汝不是吾这边的?怎地来杀吾?

        不过李堪不是傻子,脑袋稍微那么一想就知道了,曹昂为何来的这般快?

        李堪大怒,真是大怒啊,只要曹昂晚来两个时辰,不,一个半时辰,那时候西凉大军便能尽数入城,到时候太原就夺下了!若是汝侯选不降曹昂,太原已然夺下了啊!

        李堪怒骂一声:“汝因何不阻曹昂?汝因何不阻曹昂!”挺着长枪状若疯癫的冲上去要杀侯选。

        侯选本来心里还有些下不去手,听到李堪这话,一下就炸了,吾就该死,吾就该用命去填,吾就该用命去成就汝之功业?

        侯选捏紧马槊,“吾,去,汝,娘!”

        二人皆怒火暴涨,不要命的往对方要命的地方戳,曹昂倒是看的津津有味。

        侯选有谋,有义,虽然忠这方面有待考量,但是他有信心能用利益拴住他,这般看来,侯选的武艺也不差,二流左右,统兵是够了,韩遂,汝这次倒是送了个宝贝啊!

  https://www.sbiquge.com/33_33262/192987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